刚刚更新: 〔且盼如意得长久〕〔本宫玩转高科技〕〔风熠宸顾好〕〔宠妻总裁坏透了〕〔陆言遇白葭免费阅〕〔将军他怀了龙种〕〔行走江湖的说书人〕〔大明最后一个狠人〕〔金陵异闻录〕〔终是繁华如梦〕〔九阳踏天〕〔龙门枭雄〕〔神级女婿何金银〕〔上门为婿〕〔何金银和江雪小说〕〔陆言遇白葭〕〔双宝来袭:亿万爹〕〔过期不爱:隐婚总〕〔洛卿卿唐琛〕〔透视医圣林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689.剑仙剑阁
    :

    长沙城皇宫内。

    赵洞庭生活一如既往的平静,只是除去常常呆在武鼎堂外,现在也时常到各部门去瞧瞧。

    特别是军工部和军工部衙门以及下辖的作坊,他去的尤其多。

    自他发明马蹄铁后,现在马蹄铁已经在各军中普及,但是想要普及神龙铳等,却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这年代物资匮乏,不是短时间内可以改变。

    他也终于抽空带颖儿出宫过夜了。

    只是现在颖儿是否已经怀有身孕,还没法看出来。

    四月初七,节气小满。

    长沙境内从越李朝引进的占城盗已经逐渐颗粒饱满起来,只是仍旧青葱,还未到完全成熟的时候。

    长沙城外各地稻田之中青葱满目,水稻长势喜人。

    不出意外这将会个丰收之年。

    大雪瑞丰年啊,年关前后的那几场大雪果然是带来了丰年。

    民间对赵洞庭感恩戴德,有人言,能这般风调雨顺,都因为皇上是真龙天子。更有甚至,说天气根本就是皇上在掌控着。

    个别地方,赵洞庭简直有被神化的趋势。

    而赵洞庭前些时日又颁发的新政,更是让百姓们对今年收成充满期盼。

    皇上说了,等秋收过后,会派遣小吏到各家各户称量粮食产量。每个村子里亩产最高的人,可以免税两年。

    每个县区亩产最高的人,更会发以奖励,授“农耕能士”的称号。这虽然不是什么爵位,但却可以终生免税,而且还会受邀到节度使府衙和其余各县农耕能士共同探讨农耕经验,这绝对也能算是出人头地了。

    而各州的“农耕大能士”奖励自是更为丰厚。

    至于全国境内评选出来的“农耕魁首”,更是不得了,可以进京面圣。而且,皇上会亲封其入农业部为官。

    这也算是不识字的百姓们的出路。

    谁都希望这种幸运能够降临到自己身上。

    这些常年在田里耕种的农夫们,不会读书,不会写字,但对于耕种,怕是都各是有各的独到见解。

    这种奖励制度,正是出自钟健的考卷。

    赵洞庭在皇宫内听得民间百姓们这些日到田中观察、劳作更是勤快,也是开心。

    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接连有两道喜报传到长沙,前后相距不过数个时辰。

    两封喜报都来自雷州,八百里加急。直接呈送到赵洞庭御书房。

    小黄门朱海望匆匆跑到武鼎堂藏书阁内,将赵洞庭给请到了御书房里。

    赵洞庭坐到龙榻上,拆开第一封密信,脸上便露出惊喜之色,“好,好哇!”

    他是真心欢喜。

    两年多以前奉他命令出海,从雷州出航的官船队伍如今终于是赶回来了。

    密信中写明,他们已经到过皇上嘴里所说的那名为“美洲”之地,且在美洲依着赵洞庭给他们画的图案找到了玉米、甘薯、马铃薯、烟草等作物。而且现在都已经带回雷州。

    这意味着什么,整个大宋没人比赵洞庭更清楚。

    在这个农耕并不发达的年代,水稻产量终究不高。玉米和甘薯、马铃薯都能充做食粮,其意义便是十分重大了。

    这足以让得那些贫瘠地方的百姓都能吃上饱饭。

    到时候大宋便真是国泰民安。

    赵洞庭没急着拆开第二封信,当即就说道:“拟旨,宣官船队伍进宫见朕。”

    “是。”

    伺候在旁边的朱河琮、朱海望兄弟两连忙答应。

    赵洞庭这才又拆开第二封信。

    这封信是柳弘屹亲手所书。

    两个多月以前,柳弘屹到长沙述职,就有跟赵洞庭说东沙群岛的建设已经接近完善。如今,终于是大功告成。

    东沙县。

    这个赵洞庭穿越到南宋以后,建立的首个海上中枢终于可以开始运转。

    从表面上看,东沙群岛似乎只是个能为朝廷带来不少财政收入的贸易战而已。而实际上,自然还有着更深层次的意义。

    赵洞庭亲自拿起笔墨,在纸上奋笔疾书起来。

    着,择吉日为东沙县集市正式挂彩开业。柳安抚使亲自主持,东沙县,为我朝与海外麻逸、流求等国贸易中枢。

    然后又让朱河琮将这封圣旨重新抄撰,便让八百里加急传往了雷州去。

    南宋经济局面可以说就此逐渐被打开,不仅仅再限制于国内。

    蜀中剑门关藏剑阁。

    自从空荡子闭阁以后,这里自是要冷清许多。巍峨剑阁,山中蜿蜒石阶上已经看不到有什么身影。

    不是没有人再来撞运气,想得到剑阁青睐,但越来越多人吃到闭门羹,无人例外以后,江湖剑客们终究还是放弃。

    但这日,却是有两个身影沿着石阶向剑阁缓缓而行。

    青衣红衣。

    正是君天放和韵景两人。

    他们护送李秀淑回到西夏以后,辗转来到这里。

    到得剑阁外广场上,可见广场上已经洒满落叶。一派寂寥气象。

    风徐徐而过,落叶翻飞。

    韵景突然偏头看向君天放,轻声问道:“师傅,您真的要挑战剑神前辈?”

    君天放轻声笑道:“这是我辈剑客最高追求了。此生若不挑战老剑神,心中终究是有憾。”

    韵景些微担忧,“可弟子听说那些守阁剑奴个个都是真武境高手……”

    “无妨。”

    君天放笑道:“你难道对为师还不放心么?”

    他摘下背后长剑,轻声道:“这柄长虹跟着为师已有数十年了,如今,也是该到弃剑的时候。”

    韵景疑惑,“师傅您这是觉着自己打不过剑神前辈么?如此为何还硬要打?”

    君天放抬头瞧向剑阁顶端,金色琉璃刺眼,“只有舍剑,才能领悟那万物皆是剑的境界。要破极境,执着于剑者不可能做到。这也是江湖中为何始终没有出现过依赖神兵利器者能达到至高境界的原因。景儿,你虽修剑舞,但剑舞亦是剑道。且要记住,剑道如人道,有舍才有得。你天资不俗,若是日后能够以剑舞破真武境,为师此生便是再无憾事了。”

    他真是将韵景当成亲女儿看待的。

    以前他女儿就曾许下过这样宏愿,要为剑舞正名。剑舞绝不是只供观赏的剑术,如今,他自是希望能在韵景身上实现。

    韵景轻轻点头。

    青衣剑仙放声高喝:“君天放前来拜会剑神前辈,请前辈开阁!”

    藏剑阁顶端却只是传出空荡子波澜不惊的话语,“老朽已经闭阁谢客,剑仙请回吧!”

    君天放双眉微凝,“君某真心求教,还请前辈破例。”

    然而,阁内却是再无声音传出。

    君天放眉毛皱得更紧,又道:“君某这便准备离开潼川府,还请前辈成全。”

    阁内,仍是没有声响。

    “恕晚辈无礼了!”

    君天放似是打定主意今日定要见到空荡子,向着藏剑阁拱手,大步向着藏剑阁走去。这显然是要强行破阁。

    “且慢!”

    而这个时候,从台阶下却是忽有声音传到。

    有两道身影乍然出现在广场之上。

    一黄色僧袍老僧,一着白裙妙龄少女。自然正是无得和尚和乐舞丫头。

    他们两人不知道为何也突然赶到藏剑阁来。

    老龟还在台阶下面缓缓向上攀爬。

    韵景回头,瞧见乐舞,先是微惊,随即露出喜色,“小舞妹妹!”

    “韵景姐姐!”

    乐舞也甜甜地喊。

    随即眼眶却不自觉有些微发红。

    她如今也是有些想念父亲、姐姐还要那个人了,见得韵景,这种想法霎时间便愈发显得深刻。

    可是,她却也是拗着气。不相忘,便不愿意回去。

    青衣剑仙回头,瞧见无得和尚这位现在仅有的以确定登极境的至高强者,也是愣住,“在世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蛊真人之齐天传〕〔有福的江湖〕〔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