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尊奶爸从无敌开〕〔超神慈善家〕〔这个海军不正经〕〔布莱肯林场〕〔震痛随笔〕〔我真不想吃软饭〕〔地表超能保镖〕〔宿主快去收废品〕〔邪王嗜宠鬼医狂妃〕〔我的动漫聊天群〕〔终极学生高手〕〔妖孽龙皇在都市〕〔我被时间回旋踢〕〔花掉1000000亿〕〔抠神〕〔这个明星有些咸鱼〕〔翊坤宫微风沉醉的〕〔首富悍妻有空间〕〔我家夫君真好看〕〔重生八零甜如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690.一招断剑
    :

    无得揖佛礼,“方才老僧无得唐突了,还请施主见谅。”

    君天放还礼,对这位只身挡洪峰的高僧也是满怀敬意,“在世佛怎会到剑阁来?”

    无得道:“来见故人。”

    说着亦是抬头看向剑阁。

    君天放又是微愣。

    无得放声高喝,声音却是如古井无波,“故人来见,剑神还不打算开阁门么?”

    这剑神两各字从他嘴里说出来,竟是破天荒般带着极重的嘲讽意味。

    这让得君天放眼中都不禁是露出嘲讽之色来。

    哐。

    剑阁第十七层的窗户忽然间洞开。

    剑神空荡子身影出现在窗前,道:“请几位入阁!”

    君天放携着韵景,无得和尚单臂提住乐舞,俱是向着藏剑阁高处飘身而去。

    几人身影很快便出现在窗口,飘逸而入。

    阁内空荡荡。

    除去空荡子,还有他座下的蒲团,再无他物。

    也不知道,空荡子这个名字是不是就是这么取出来的。

    空荡子看向君天放,轻轻点头,“剑仙。”

    然后再看向无得,却是什么都没有说,神色很是有些复杂。

    韵景和乐舞都连忙给空荡子见礼,“晚辈韵景、乐舞见过前辈。”

    空荡子露出笑容,对两女颇为和善的点头。

    无得坐到空荡子面前约莫两米处,左手滚动佛珠,“让剑奴入重庆,又闭阁,你到底是何意?”

    空荡子轻笑,“你都已经遁入空门,又以升入极境,还放不下?”

    无得道:“或许圆寂之时才能放下。”

    空荡子又道:“咱们以有多长时日未见了?”

    两人交谈,倒是没有顾及君天放、乐舞和韵景在场。

    无得道:“自襄阳之战后,已经整整十年有余了。”

    “十年了……”

    空荡子衣袍忽的些微鼓荡,复又平静,“襄阳战败过后,我自作主张解散雁羽营。你遁入空门,泷欲等人心怀恨意,或是隐世,或是到元朝等国求财求名,甘做鹰犬。我创下这藏剑阁坐镇蜀中,不再过问国事。如今,铁离断重新为皇上效力,你来此,是想问我到底是何立场吧?”

    “正是。”

    无得和尚眼中难得的露出些许锐色,“当初雁羽营众兄弟,或是隐世,或是为祸江湖,我都可以理解。但如泷欲那般与大宋为敌,我却不能坐视。我们生于大宋,纵是朝廷当初有负我等,我等也不该负如今之圣上。对泷欲,我付出一臂让他甘愿退走,如今我来找你,却也是想问问你,到底意欲何为!”

    “呵呵。”

    空荡子忽然笑出声来,“金刚啊金刚,你都是和尚,是高僧了,这性子,却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啊!”

    说着眼神突然变得深邃起来,“你认为我意欲何为?”

    无得道:“左右逢源,明哲保身?”

    空荡子轻笑,“难道我在里心中,是这样的人?”

    无得道:“但是你近来所为,只有如此才能解释。”

    空荡子微微眯眼,“那我若是说我向蜀,你今日,是不是要杀我?你虽破极境,但已断臂,能定然胜过我么?”

    无得幽幽道:“拼死总是可以。我不想老兄弟在最后走错路,如此,还不如到黄泉下去作伴。”

    “好个老兄弟!”

    空荡子哈哈大笑,胡须飘荡,“今日就为这句老兄弟,当痛饮。”

    然后他出声高喝,道:“诸位弟兄,都上来喝酒。”

    楼下,有近十人飘然上阁。

    这些人个个都修为通天,看气息,已是到真武之境。

    个个脸上本都古井无波,看到无得和尚以后,却是又各自都露出激动复杂之色来。

    有剑奴乍然出声,“副营主!”

    雁羽营副营主金刚。当初横练功夫登峰造极,以此登真武,有金刚怒目之威。

    雁羽营营主空千古,天资绝世,剑意无双,堪称剑意压千古。

    这两人,正分别是现在的无得和尚和空荡子。

    而这些藏剑阁剑奴,自然也都是原雁羽营之人。只是雁羽营解散以后,他们没有各自离去,而是跟在了空荡子的身边。

    化作剑奴,苦修剑道,至今整整十年有余。

    论他们心境,自然个个都已经是到泰山崩于前而不起涟漪之境,但现在看到无得,却仍是难免激动。

    曾经并肩作战的日子,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忘怀的。

    他们曾多少次生死与共过?

    这样的情意,说是盖过亲兄弟都并非不可能。

    “擒龙、幻影、魔符……”

    无得和尚脸上亦是有些复杂,念出这一个个深藏于心中十余年的名字。

    然后倏然又看向空荡子,“若你心向蜀中,便出手罢!我不能让你陷弟兄们于不忠。”

    乐舞听得出来无得有拼死之意,心中大急,“师傅!”

    无得却只是轻轻摇头。

    空荡子嘴角露出笑容来,“兄弟数十年,先喝再谈?”

    无得和尚轻轻点头,“好。”

    不介意破戒。

    到他这种境界,自然不会在拘泥于这些东西。而且,他本来也就不是拘泥于这些俗法的人。

    要说起以前的金刚,绝对能让无数人掉下眼珠,远远没法和现在的在世佛无得重合。

    当初雁羽营中,杀人最多的,应当就是这位金刚无疑了。

    九个剑奴各自座下,从腰间解下酒囊。

    空荡子看向君天放,“剑仙助大宋救张珏副军机令,又助大宋守重庆,同饮?”

    君天放点头,也坐下。

    众人无话,只是各自饮酒。

    到壶中酒空,无得和尚道:“酒已空……战否?”

    君天放忍不住出声,“两位前辈战前,能否让君某先向剑神讨教。”

    “也好,也好!”

    空荡子笑着点头,身影忽然间消失在原地,飘然到了窗外,“请剑仙出招。”

    君天放露出惊色,“前辈不用剑?”

    空荡子微笑摇头。

    君天放苦笑自语,“就此,君某已是差了前辈数筹了。”

    然后却又道:“不过,今日君某还是得请前辈赐教。这也是君某此生唯一夙愿了。”

    如他这般的江湖高手,被空荡子力压十余年,有几个不想和空荡子过过招的?

    君天放持剑也飘然出阁。

    到阁外,两人又飞身下阁。在广场上相视而立。

    “请赐教!”

    君天放对着空荡子施礼,缓缓将长虹剑拔出了鞘。

    这长虹剑,从他成名之时起就是他的佩剑。也是登上神兵榜的神兵利器。

    一剑归元。

    君天放出手便是最强绝学归元。

    这一剑,可谓剑意、内气汇聚都到极致。剑势无匹强横。

    广场上霎时间落叶翻滚不休。

    无数落叶都随着剑势向着空荡子席卷而去。

    剑招才出,地面上就出现无数裂缝。这乃是被溢散的剑气所裂。

    无形却极为迫人的剑势以开山裂石之威袭向空荡子。

    这剑势,可让瀑布倒卷。

    然而,空荡子却只是负手而立,嘴角仍是带着些微笑容。

    在他面前忽然有青色大剑出现。

    这大剑长达数米,轰然斩下。

    气劲剧烈碰撞。

    无数落叶化为齑粉。

    广场上出现一道极深沟壑,露出大理石下深黄土壤。

    风沙落尽。

    君天放嘴角有丝丝血迹,面带苦笑,手中长虹断裂成两截,向着空荡子揖礼,“君某多谢前辈赐教。”

    剑阁十七层,无得和尚微微色变。

    原来,空荡子也已入得极境。

    那日和接近极境的破军宫主交手,他显然是藏了拙。

    空荡子飘身又上阁,只有话语飘落,“剑仙此生有五成机会臻入极境。”

    君天放看着手中断裂的长虹剑,将剑柄扔到地上,露出笑容,也飘身上阁。

    他当然明白,空荡子断他长剑,就是在帮他舍剑。

    空荡子再到得阁楼里以后,脸上竟是露出微微嘚瑟来,“你纵入极境,可还有信心能够拼死我?”

    无得和尚转动佛珠的手微微停顿,竟是露出苦笑之色,“你这家伙,当真是压得天下修士尽皆无光啊……”

    在雁羽营时,他是仅次空荡子的绝世高手,始终在追赶。后来遁入空门,悟得放下之道,得以破极境,没想,竟然还是被空荡子甩在后头。

    纵是双臂健全时,无得和尚怕也未必是空荡子对手。现在,就更是胜算渺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生活系男神〕〔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