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主宰了灵气复苏〕〔从流量到影帝〕〔我的奇幻道具〕〔万劫圣尊〕〔我为国家修文物〕〔龙拳〕〔我!掌控全球〕〔太古丹尊〕〔傍晚一场梦〕〔妙手狂医〕〔超级弃少〕〔慕林〕〔花瓶女配开挂了〕〔回到古代开书院〕〔地球最后一条龙〕〔刀不语〕〔我的未婚妻是主播〕〔豪门霸宠100招〕〔明月笙箫挽清风〕〔BOSS,你老婆带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696.暗查广王
    :

    湖中浮漂突然有了动静。

    芦苇杆猛地沉到了水下面去。

    纤细竹竿被拉扯到水中,以颇快速度射向湖面。

    这引起张茹惊呼。

    赵洞庭偏头瞧过去,飘身而起,落入湖面。

    龙袍鼓荡,踏水而行,溅起水花朵朵。赵洞庭的速度竟是比那激射的鱼竿还要快上几分。

    追上鱼竿,他轻喝提气,双足在水面轻点,竟是向上跃起。而后向下扎去。

    一手抄起鱼竿,一掌拍于水面。

    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

    君天放眼中都是露出惊色来,“上元境……”

    显然连他也没有预料到,赵洞庭竟然在短短时间内就已经攀登到这样的境界。

    赵洞庭借着单掌拍击水面的力道再度跃起,双足复又落到水面上,踏水回到回廊之内。

    这一连串动作施展开来,可谓是极具观赏性了。说是如同仙人降世也并非不可。

    咬钩的鱼还未脱钩,连带着被赵洞庭甩上回廊。

    好条大青尾,怕是得有十余斤重。

    赵洞庭只是鞋脚被打湿。

    君天放站起身,感叹道:“皇上真是天纵之资啊……”

    同时也很欣慰。

    虽然赵洞庭是皇上,未必能将他传授的归元剑法和逍遥游发扬光大,但是以赵洞庭之天赋进境,这两项顶尖功法总算后继有人。

    赵洞庭客气了句,“让前辈笑话了。朕对逍遥游、归元剑法都还要不少疑惑之处,还得请前辈指点才好。”

    君天放自是点头,然后眼神却是悄然瞟向正在和颖儿交谈的韵景去。

    赵洞庭会意,轻轻咳嗽了声,问道:“韵景姑娘,你可愿随君前辈前往靖州?”

    韵景回过头,却是低眉沉默了好些时间。

    她显然是并不愿意去靖州的。

    君天放却不生气,只是露出些微笑容。

    他和韵景在外流浪数年,对于这视作女儿的徒儿的心思,他又怎么可能不了解?

    颖儿悄悄拉了拉韵景的裙摆。

    韵景终于出声,道:“皇上,韵景想留在皇上身边为皇上侍剑,请皇上恩准。”

    说罢便缓缓跪了下去。

    赵洞庭微微愕然。

    侍剑女官么?

    他倒是没有想过韵景竟会有这个想法。

    “请皇上成全了她吧!”

    君天放也突然在旁边开口。

    赵洞庭想到以前韵景说余生只为李元秀而活,又瞧瞧韵景脸上的坚毅之色,最终点了点头,“好吧!”

    就这样,韵景留在赵洞庭身边,做了侍剑女官。

    其后赵洞庭带两人到寝宫内用膳,又到武鼎堂带着君天放和洪无天等人相聚。

    韵景手捧湛卢剑,始终跟在赵洞庭的后头。

    往后半月有余。

    赵洞庭除去在御书房和那些读书人编撰教科书以外,便大多数时间都是扎在武鼎堂内。

    有君天放指点,他在归元剑法、逍遥游上所遇到不能融会贯通之处都得以突破。剑法、步法俱是有所精进。

    赵洞庭在武道之路上越攀越高。

    而后,君天放离开长沙,前往荆湖北路靖州而去。

    有他守护,想必除去蜀中、元朝等国派遣出伪极境那等层次高手,不然谁也难以奈何张珏。

    当然,纵是伪极境乃至极境,想来也没胆色敢到军营中去刺杀张珏。

    大宋的神龙铳禁军可不是吃干饭的,这些年来累积的赫赫杀名,已经比元朝之前堪称所向披靡的铁骑还要更甚。

    黄梅时节家家雨。

    长沙城外水稻长势更是喜人。

    在君天放刚刚离开长沙不久,自从年关以后便出宫而去的无名悄然回到了宫中。

    他当初在雁羽营时往全国各地撒下耳目无数,如今虽然十余年过去,但大多数都还活着。

    有的潦倒,但有的却是已经发家致富。

    赵洞庭在御书房接见无名。

    无名只说,这些人都仍会为他卖命。而他哪里来的底气,便是赵洞庭也不知道。

    赵洞庭也没打算多问,只是说道:“以后就由前辈您负责武鼎堂暗阁,专司江湖消息打探以及……朕的秘密打探任务。”

    他最后这几个字说得极为意味深长。

    无名脸色却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拱手,“臣无名领命。”

    赵洞庭不再说话,低头在书案上写下几个字。

    行笔如龙蛇。

    几个字跃然于纸上。

    赵洞庭书法功底在到得南宋数年以后,可谓是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这手字便是拿到那些民间大书法家们面前,那些书法家们怕也得说上几句颇得狂草之韵味。

    而南宋历代皇帝所热衷青睐的瘦金体,却是被赵洞庭弃之不学。

    瘦金体有骨有气,但终究是出自那人之手,赵洞庭心里少不得要评点一句只是虚有其表。

    他将纸递到无名手中,又低声道:“此事,只有你知我知。”

    无名打开手中宣纸,饶是以他心性,也不禁是露出些微惊色。

    纸上只有四个字。

    暗查广王。

    这便是赵洞庭给暗阁的首个密令。

    哪怕是此时伺候在御书房内,可谓是极得赵洞庭信任的朱海望、朱河琮两个小黄门,也没能得以知道这密令内容。

    而要是知道,怕是瞬间就得冷汗涔涔。

    这件事当真是牵扯太深了。

    无名轻轻抬头打量赵洞庭的脸色,但是,却并未看出什么端倪来。

    赵洞庭眼中并无什么杀气。

    无名只想,大概皇上现在对广王只是有些不放心而已。如果真要捏着广王什么把柄,便不至于这般云淡风轻。

    “臣领命。”

    他又悄然低下头去,低声领命,催动内气,将手中宣纸化为齑粉。

    赵洞庭低声又道:“此事只可暗查,不可走漏半点风声。若有消息,你亲自向朕汇报。”

    无名轻轻点头,“臣知晓。”

    以他当年在雁羽营任职的经历,自然能够预料得到这件事的严重性。

    广王虽然只受封邕州等地,但他终究是这大宋现在唯一的亲王。

    若是暗查广王的事情传出去,广王纵是没有异心,怕也会被皇上的疑心给逼得夜不能寐。到时候,或许会将这位广王殿下硬生生给逼反。

    说完以后,无名又加上了句,“臣纵死,也绝不敢走路半点风声。”

    赵洞庭轻轻点了点头。

    心中却是在叹息。

    他希望自己是捕风捉影,但是,做了这皇帝以后,却是有太多事情都身不由己了。

    邕州不大,可是,却临近着大理啊……

    不多时后,无名离开皇宫以后,便又悄然离开了长沙城去。

    赵洞庭坐回到龙榻上,很是苦恼揉了揉额头,对朱海望道:“让夫子们都过来吧!”

    他光是想想编撰教科书这事就已是觉得头痛。

    到现在,还只是编撰完小学三年级的书籍而已。要编撰出高中书籍,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

    至于那大学的知识,赵洞庭现在是想也不敢想了。

    他自己还记得的本就不多,原本还想着依靠这些大宋的读书人,可现在来看,这些读四书五经长大的人显然是靠不住的。

    那些高中的知识,就已然是让得他们惊为天人了。

    御书房内很快又热闹起来。

    赵洞庭看着一众年迈读书人在自己面前争得面红耳赤,唾沫横飞,很快头大如斗。

    而在朝中任国务令的陆秀夫却好似颇为享受,在人群中争论得好生欢快。

    “不不不,你所算差矣。二次方应该这般算。”

    “不,你所算才是错误。”

    你来我往,争来争去,最终却都是眼巴巴看向赵洞庭,“皇上,这道题到底如何算才是正解?”

    赵洞庭带这些大宋最富学识的老人,只如同带群小学生,分分钟都有生不如死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许你一生宠你一世〕〔波旁之主〕〔温吞〕〔女总裁的护妻高手〕〔带着淘宝到古代〕〔封寒狱〕〔我爸真是大明星〕〔最强女装大佬〕〔堕落的魔术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