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学霸的妖孽系统〕〔千金律师星光闪耀〕〔从1983开始〕〔我的人生重置了〕〔我是污妖王〕〔时光不复,爱你如〕〔逆流纯金年代〕〔我的奇幻道具〕〔下海潮〕〔全球巨导〕〔我有石磨磨啊磨〕〔鸡毛蒜皮都是情〕〔乡村小医圣〕〔我有一个属性板〕〔都市仙尊洛尘〕〔我真没想重生啊〕〔主角是洛尘的小说〕〔南风已知我心意〕〔全国首富〕〔家财万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710.风雨欲来
    :

    当张珏、赵洞庭几人从客房中出来后,便有信鸽从靖州飞起,向广南西路境内主府静江府而去。

    这年代通信不便,赵洞庭将军队控制权牢牢握在手中,全国军队都只认和玉玺同等地位的大元帅虎符。

    没有他亲自印下大元帅印的调令,便是各路、各州军事主官,能调动的军队也是极其有限。

    就以各路安抚使而论,能调动境内半数军马已经是极限。稍有超过便是逾越,会受到提刑部驻军司审查。

    这虽然颇为不便,却也是为防止大宋境内军队哗变的无奈之举。只是没想,最终还是没能够阻止赵昺的造反。

    才是到这夜傍晚,信鸽便落在静江府内安抚使衙门之中。

    为东沙群岛剪裁的柳弘屹这个时候自然已经回来。

    士卒将密信传报给他时,他还正在衙门后院内和夫人何慧香以及虎儿在用饭。

    虎儿如今已经长成虎头虎脑的稚童,平素里颇为顽皮。

    士卒才刚刚禀报说有密信传到,他就装模作样道:“速速呈给本将军来看。”

    这让得柳弘屹的筷头立刻落在他的脑门上。

    何慧香哭笑不得。

    虎儿揉着脑袋龇牙咧嘴。

    士卒佯装没有看到。

    柳弘屹起身,到士卒面前接过密信,打开,眼中露出极为惊讶之色。

    广王欲反,朕命你即刻传令邕州各县守军,到罗殿和张珏副军机令汇合,举行军演。

    这当然由不得柳弘屹不惊。

    邕州就在广南西路境内,虽是广王赵昺在治理,但赵昺欲要造反这事,却是连他这位广南西路安抚使都没有半点察觉。

    这或多或少,也可以说是柳弘屹的失职。

    于是他在惊讶过后便是露出些许怒容出来,对着士卒说道:“你且在这等着。”

    然后便连饭也顾不得吃,匆匆往书房里跑去。

    再出来时,手中拿着数封封好的信件。

    他将这些信件都递给士卒,道:“即刻将这些传达下去。”

    信件共有五份,在信封上着字,分别是永宁郡、宣化县、武缘县,以及左、右两江道。

    邕州境内多少数民族,地域辽阔,形势颇为复杂。除去宋朝认可的宣化、武缘两县以及郡城永宁郡外,左右两江道分别以左江、右江划江而治,在境内,各有许多自称为“州”,实际上不过是少数民族聚居的寨子。

    朝廷没那么多精力来治理这些少数民族寨子,又不愿封县,索性才划出左江道和右江道来统筹治理。

    不出意外,这两江道之内的守军绝对较之宣化、武缘两县还要多,甚至比之永宁郡内的永宁军数量也要多得多。

    大宋境内自从实施新政以后,各路主府守军建制都不过两千。而如永宁郡这样的郡城,更是只有一千五百的建制。

    而左右两江道境内的寨子里都有豢养私兵的习俗,便绝不可能只有这点人马。

    他们大概也是赵昺敢于造反的依仗。

    很快,便有柳弘屹亲兵数十出始安郡,向西南,往邕州方向而去。除去带着五封柳弘屹亲笔书信以外,还带着赵洞庭那封印有大元帅印的信件。没有他这封信,哪怕是以柳弘屹的职位,也无权调动邕州境内全部兵马。

    毕竟安抚使本就只有权力调动各县半数军马,而且,邕州是赵昺封地,在这地方,柳弘屹的军令就更不起什么效用了。

    等柳弘屹再回到桌旁,何慧香见丈夫神色凝重,忍不住出声询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柳弘屹只是轻轻摇头。

    他也预测得到广王造反的事会要在朝廷之内掀起多大的波澜,这件事在平定以前,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何慧香见他这般,便也不再多问。

    到翌日。

    才是天色刚刚微亮之事。

    雾很弄,白茫茫的,好似将整个天地都笼罩在内。

    这样的早晨便较之寻常的早晨要更显得静谧许多。浓浓的雾总是能让人感觉到神秘,好似里面可能有巨兽突然奔袭而出似的。

    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镇守靖州的飞天军和天机军已经在城外集结待发。

    副军机令张珏腰间悬剑,亲立军前。

    而赵洞庭、洪无天等人,只是装扮城亲兵,穿着甲胄,立马在他后头。

    知道皇上亲至者,暂时还只有张珏以及天闲军都指挥使张红伟、飞天军都指挥使任伟等寥寥数人。

    发兵之名,只是军演。

    “出发!”

    在张珏拔剑挥手,大吼出声以后,飞天、天闲共计两万大军浩浩荡荡远离靖州,前往罗殿。

    蜿蜒如蛇的军阵中间,是足足六百辆赵洞庭发明的新型粮车。

    粮车过后,并不湿润的官道上都留下浅浅痕迹。

    而与此同时,拱卫靖州的石家、零溪、贯保、大由四堡内,也都有大军向着罗殿而去。军中各有粮车数百。

    石家堡的天猛军、零溪堡的天威军、贯保堡的天贵军、大由堡的天孤军,尽皆是接近倾巢而出,堡内仅留数百士卒镇守。

    这已是张珏镇南军区的全部军力。

    光以禁军数量而论,宋朝无疑要较之拥兵上百万都不止的元朝要差上太多太多。甚至较之大理都要差上几筹。

    其后接连十日,赵洞庭都只是跟在军中,化成替张珏守帅帐的亲兵。

    柳弘屹的信终于到得邕州境内。

    永宁郡内守军以及宣化军于当日就从永宁军出发,向着罗殿而去。

    而武缘守军以及左、右两江道却是不见丝毫动静。

    在这段时间里,赵昺和陈宜中俨然已经真正接近将整个邕州都尽数控制在手中。

    就在张珏领兵到罗殿深山之中,在深山内开始扎营之时,左江道军司节度使更是亲自到了横山寨内。

    横山寨就处于左江道境内,很显然,这位左江道军司节度使已经彻彻底底被赵昺收买,或是控制。

    才刚到广王府外通报,这位节度使便立刻受到了赵昺的接见。

    他匆匆走进王府,在大殿内见到赵昺,跪倒在地以后便道:“殿下,有柳弘屹亲兵至左江道军司传旨。”

    “传旨?”

    赵昺带着些微惊讶问道:“传什么旨?”

    他脸色很是有些难看。

    赵洞庭略过他,直接让柳弘屹传旨邕州,显然已经是有即将出兵的打算。这是要以武力收回邕州。

    名为肖正浩的中年节度使禀道:“传令我左江道军司全部守军前往罗殿,进行军演。”

    “军演么”

    赵昺微微眯起眼睛,沉吟起来。

    然后忽的冷笑两声,道:“我这位哥哥还是喜欢耍这样的把戏啊!现在那传旨的亲兵在哪里?”

    “已经被末将扣压在军司内,等待殿下发落。”肖正浩答道。

    “好!”

    赵昺闻言,眼中瞬间露出冷厉光芒来,道:“就斩这些亲兵,为我大军祭旗。”

    肖正浩有些迟疑,“殿下,如此岂不是正给皇上发兵邕州的理由?”

    “呵!”

    赵昺冷笑,“现在理由不理由的,哪里还有那么重要。不出意外,他们在赶到你左江道军司以前,已经顺道到邕州、宣化、右江道等军司传过旨了。”

    “咦。”

    说到这,赵昺却又是轻轻咦了声,“还是不杀他们,放他们回去。”

    肖正浩疑惑。

    赵昺又道:“邕州、宣化内的守军还并未臣服于本王,他们接旨以后,定然会前往罗殿。而在他们赶往罗殿以前,我那位哥哥应该是不会发兵进犯邕州的,这样,本王就还有时间可以收买那些喂不饱的寨主、族长们!若是能得到他们帮助,哼,就算是大理不发兵来援,本王也有底气和这哥哥较较斤两。”

    邕州境内那些少数民族本就习惯于自治,赵昺虽到邕州有些年,但显然也没能让得那些少数民族对他心悦诚服。

    他现在只想拖延时间,争取得到更多境内势力的效忠。

    既然已经决定造反,他显然也不会再计较这些少数民族族长们是如何的狮子大开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鲜妻太甜:偏执老〕〔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