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宋离周沐雪〕〔无敌小刁民〕〔影帝重回十八岁〕〔重回八零之珠光宝〕〔快穿之这位神仙请〕〔三哥的拳头〕〔灭世武修〕〔萌宝向前冲:带着〕〔精灵手机〕〔砂隐之氪金矿影〕〔第一赘婿(秦立)〕〔军门第一闪婚〕〔神亡禁曲〕〔后海有家酒吧〕〔来世我为神〕〔巨门卷〕〔绝地求生之魔王系〕〔快穿之历劫小妖精〕〔全才天医免费阅读〕〔全才天医小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744.释放降卒
    :

    为克制大宋禁军的热气球,城头上隐约可以看到有被士卒押着的百姓。

    到底是真百姓,还是士卒假扮而成,这无从得知。

    但是威楚府总管应该是真被逼得没有法子,才用出这样的方法来。

    大宋本没理由会怜惜他们大理的百姓,但在善阐府内,宋军没有骚扰荼毒百姓,这其中释放出来的信号,有让得威楚总管带着侥幸。而且,大宋皇帝看重百姓,这也已经是天下皆知的事情。

    不用这样的法子,他们根本没法挡得住宋军的掷弹筒和热气球。因为,宋军中还有着那克制热气球的新型武器。

    张红伟、刘诸温两人立在城下,各是举着望远镜看城头。

    在依稀火光中,他们也自是隐约看到那些百姓。

    张红伟嗤笑道:“这威楚府的总管也真是狗急跳墙了,竟然用他们城内的百姓来做血肉城墙。”

    刘诸温轻笑,“可咱们却也不得不承认,他这个方法,的确很有效,不是么?”

    “唉……”

    张红伟叹息,“如果皇上不严令不许伤害百姓,或许仅凭我们镇南军区的几支禁军,就足以平定大理了。”

    “皇上这才是深谋远虑。”

    刘诸温眼中却是露出佩服之意,“失民心易,得民心难。若是我等如元军在我们大宋国内那般行径,或许过数十年,都没法真正让得大理境内的百姓们认可朝廷。到最后,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民间义军会层出不穷,就如同我们大宋那些义军那般,不断起兵反抗元朝。而我们不扰民、不害民,却可以大大减少大理百姓们对大宋的恨意。以后再败大理大军,皇上再辅以各种安抚政策,大理便能在很短的时间内,真正成为我们大宋的国土。大理百姓,也将成为我们大宋百姓。”

    张红伟微愣,然后失笑,“还是你们这些读书人懂得多。”

    只是随即又皱起眉头,“但如此,我们怎样才能拿下这威楚府?”

    他脸上神色其实并不轻松,相反还很是凝重,“我们到这威楚府,大理国都怕是也收到消息。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他再有信心,也不至于会觉得自己和刘诸温不到两万禁军就能够战败威楚府和大理国都的那些大理禁军。

    且不说威楚府内禁军就有数万之众,那大理国都之内,禁军更是要超过十万之众的。

    刘诸温轻轻摇着扇子,却是回头对着传令兵说道:“去将降卒全部放了。让他们到城内作乱。”

    传令兵没有多问,拍马而去。

    张红伟脸上露出深深疑惑之色,“刘军长你这是何意?这些降卒岂会真正相助我等?”

    他们俘虏秀山郡、善阐府的降卒才不过数日时间,这数日内虽不断派人在游说,但显然也不可能真正让他们臣服。

    这毕竟是在大理境内,而不是宋朝国土。而且,现在的大理仍旧底蕴深厚,并未露出丝毫要被灭国的迹象。

    任是哪个大理将军,也不可能就这般轻易选择臣服大宋的。

    刘诸温却是轻笑,“张军长你觉得这些降卒不可能真正臣服我朝,但城头上那些人,会如此想么?”

    张红伟眼神又向着城头落去,久久未语。

    刘诸温又道:“这些降卒已经投过降,不可能再那般受到信任的。跟着我军劳累奔波赶来这威楚府,此时我军将他们放走,他们心里怕满是想着进城以后要如何配合威楚府守军挡住我等,以报兵败之仇。而在这样的心态下,若是城头上那些人因不信任他们,而不放他们入城,你觉得他们心中会如何想?”

    张红伟微微沉吟,道:“当然是大失所望。甚至,有可能会真正归降于我军都说不定。”

    然后却又不禁皱起眉头,“可若是城头上那些人放他们进城呢?”

    “这便更好。”

    刘诸温道:“他们不可能全然相信这些降卒的。过万降卒入城,难免被百般猜忌,到时候再有我等从中作梗,想不乱,都难。”

    张红伟又是失神,然后喃喃感慨了句,“幸得刘军长你是咱们大宋的人。”

    刘诸温失笑,不置可否。

    军中被扣押的上万降卒在这样的夜色中脱离大军,跑向威楚府城门。

    他们手中都无兵刃,但甲胄却是并未被扒下。

    尚且还离着城门有段距离,军中就有怀有内气的人出声高喊:“我等乃是善阐府、秀山军,速速放我等进城。”

    这让得城头本来打算放箭、抛雷的威楚府将士们微微怔住。

    有穿着官袍的老人站在城头,眼神微凝。

    这老人看起来怕已经有六七十岁年纪,须发微白,但气场很重,不怒自威。

    这样的人往往都是身居高位之辈。

    而这人,正是威楚府的总管邢元德。

    邢元德也是根正苗红的大理老臣,虽然大理是八府四郡,但府的地位还要稍稍高过郡。邢元德在大理朝中的地位,较之赵良才也就还要稍胜几分。朝中能够和他相提并论的,也就姜夔等寥寥数人而已。

    他看向城下,有穿着银甲的将领走过来禀道:“总管大人,咱们是否放他们近城?”

    邢元德只道:“等他们真正走近些再说。”

    等得万余降卒汹涌到城门口,他从旁边亲卫手中拿过火把,向着城下扔去。

    火把光芒照耀范围内,个个降卒都是手无兵刃,满脸期待地看着城头。

    “革将军!”

    邢元德旁侧将领低声惊呼,“总管大人,他们真正是秀山军的将士。这革将军,末将曾见过几面。”

    降卒中的那些将领都站在最前头,这将领会看到熟人,并不意外。

    而他嘴里的革将军,更是秀山军中万夫长。在大理军中,也算得上是号人物。

    降卒身份,毋庸置疑。

    但邢元德却是沉默不语。

    他的确担忧。

    虽然短短时间内,这些降卒不大可能真正降服宋朝,但这种事,谁又说得准?

    而且他们若未臣服,宋军又怎会这般轻易放他们进城?

    这不是白白让他们威楚府的力量更为壮大?

    旁侧将领拱手,请示道:“总管大人,咱们快些将他们放进城来吧!”

    “若是他们已经臣服宋朝呢?”邢元德声音有些低沉。

    身形颇为魁梧的将领皱眉道:“这不大可能吧,宋军不过区区两万。他们难道会这般不知道取舍?”

    邢元德又是沉默。

    城下有人又是大喝:“为何还不放我等进城?”

    降卒中,已是有人微微色变。特别是那些将领们,眼中更是露出复杂之色。

    城头上袍泽为何这般犹豫,他们当然知道。这时候,内心的失望和愤怒是那般汹涌,压都压制不住。

    他们为国家血战,最终迫不得已才投降。现在尚且还是满怀热血,可到头来,却是被自己的袍泽猜忌。

    但这种时候,却又没人去深思刘诸温的深沉用心。

    刘诸温让人放他们时,只说让他们去城内作乱,里应外合。此时,这些降将降卒们心中怕都还在嗤笑刘诸温真是天真。

    这几日里,那些大宋说客不过是跟他们讲大宋皇帝如何仁义、大宋如何富饶而已,他们又没亲眼见到,怎会真正相信?

    再者就是真正相信,他们的家在大理、根在大理,又岂会轻易臣服?

    大宋禁军攻占秀山郡后而弃之,谁都能看得出来他们是来打秋风的。谁还会愿意跟着大宋禁军回去宋国国土不成。

    刚刚这声喝声中,俨然已经带着些许怒气。

    邢元德终于松口,对旁侧将领道:“开城门,放他们进城!”

    不过却也不忘嘱咐,“待他们进城后,带到军营内严加看管,不允许任何人离开军营半步!”

    “是!”

    将领拱手,然后大喝:“打开城门!”

    吱呀声中,威楚府东门渐渐洞开。

    夜色中,护城河上吊桥也被放下。有数十轻骑持着火把冲出甬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