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就是卖猪肉的〕〔替身强欢:霸道总〕〔九零女配逆袭记〕〔杀神赘婿〕〔农女有田超给力〕〔兵王弃少〕〔我真没想拯救世界〕〔国公府的庶女〕〔农门春来早〕〔指菲为妻〕〔追妻令〕〔落日胡尘〕〔重生在初唐〕〔一品弃妃:冷傲王〕〔最强武皇〕〔我的战场我的连〕〔时之道境〕〔至尊纹章〕〔星际之墓〕〔最强爆炸升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752.段氏麒麟
    记住本站【】或手机输入: 求书、报错请附上:【书名+作者】

    俊俏公子哥和赵昺对坐。赵昺、玉玲珑等人则是坐在旁侧。

    而两位灰袍持剑老者,此时虽有座位,却也只能在旁边开个小桌。两人正在对弈。

    解立三和破军宫主眼神有过数次相对,俱是神色莫名。

    到他们这种境界,大概是谁也不服谁的。解立三也看得出来,破军宫主还未到极境。

    只是两人或许后面会讨教讨教,但自然也绝对不是现在。

    这里,真正的主角只能是赵昺和俊俏公子两人。

    而真正说起来,赵昺的气场也没法和俊俏公子相较。这点,不仅仅其余人能看得出来,便是他自己也能够感受得到。

    人在屋檐下,这蜀中,终究是俊俏公子的蜀中。他赵昺纵是真正的大宋皇室,在这里,也只能是个傀儡。

    起初,没有人说话。

    直到过去好阵子,赵昺意识到俊俏公子并没有端杯的意图,才不得不举起酒杯道:“段少主英姿勃发,果然闻名不如见面啊!”

    他当然清楚段麒麟这是在给他下马威。但没办法,他没资本在段麒麟面前继续端着架子。

    到蜀中以后,纵是有解立三相互,他的这条命也其实是拿捏在段麒麟手中的。

    这刻,赵昺心中或许有些后悔。

    若是老老实实在大宋做个安逸王爷,也要比在这蜀中做个傀儡好上太多。

    名麒麟,人也如麒麟的段麒麟轻笑端杯,“广王殿下,久仰了。”

    两人举杯饮尽。

    话题算是就这么拉开。

    旁侧解立三、破军宫主还有玉玲珑只是听众,并没有什么动静。

    赵昺些微苦笑,道:“赵昺现在哪里还是什么广王,被我那哥哥打得狼狈逃来蜀中,实在是让段少主见笑了。”

    段麒麟挑挑眉毛,竟是没有否认,连句客套话都没有。显然,他并不在乎赵昺心中会如何想。

    甚至,他这般做就有激怒赵昺的意图都说不定。

    傀儡嘛,总得要敲打敲打才会老实。他要是现在还对赵昺如同当初赵昺未入蜀中时那般客气,那他就不是段麒麟了。

    能够暗中掌控蜀中大地的人,这点心思,不可能没有。

    赵昺见状,心里的确稍有不快,跳过话题,索性直接问道:“段少主打算何时让我登基?”

    段麒麟轻笑,“你这般着急么?”

    他这话说出来,顿时便变得好像是赵昺在求着他似的。

    赵昺也意识到自己操之过急,连忙道:“我自是不着急。只是到这蜀中,不能为段少主做些事,昺心中有愧啊”

    “哈哈!”

    段麒麟哈哈笑,“广王客气了。在这蜀中吃好住好即可。”

    说着有些意味深长,“这登基之事急不得,段某还在等待时机。”

    “时机?”

    赵昺疑惑道:“什么时机?”

    段麒麟却是摇头轻笑,只是又举起酒杯,并不再说话。

    赵昺瞬间明白他的意思,眼中掠过些许恼怒,而更多的,则是无奈。

    他只是傀儡,已然没有话语权,也没有知情权了。

    段麒麟这意思,很明显就是让他老老实实做个傀儡即可。这蜀中的事情,不需要他过问。

    这让得赵昺意识到,自己想要在蜀中打开局面,并不是什么易事。这个段麒麟,当得上深不可测这四个字。

    或许,在勉强算得上是同辈的年轻人里,除去自己那位看似亲和的哥哥以外,再无人能够和他相较。

    赵昺心中对赵洞庭又阴影,连带着,对着段麒麟也不知不觉有几分忌惮起来。

    这顿酒,只是段麒麟为赵昺接风。说过这几句后,便就只是再说些风花雪月的事情。

    直到最后,要散席之际,赵昺才又道:“段少主,我和玉玲珑姑娘的事?”

    他是真正对玉玲珑有想法。毕竟,这样的女人,便是倾尽全天下,也找不着几个。

    段麒麟瞧瞧玉玲珑,见玉玲珑脸上没什么表情,笑道:“广王放心,等你登基,玉玲珑自会成为你的皇后。”

    “如此,多谢了。”

    赵昺拱手。

    心中,或多或少是有些意外的。

    他没想到,段麒麟竟然真正舍得将玉玲珑这般绝色给让出来。在他看来,这样的女子,任是谁都会当成禁脔的。

    而这,也让得他对段麒麟更为忌惮。

    不重女色,只重权势。在这样的人身边做傀儡,想要发展自己的势力,实在难如登天。

    而玉玲珑则只是微微低头,心里头想的什么,却是谁也不清楚。

    花船摇曳着,在微波起伏的仙女湖中缓缓飘荡,靠岸。

    上岸以后,段麒麟只是交代玉玲珑照顾好赵昺、解立三两人,然后便带着破军宫主和两个灰袍老者离去。

    赵昺看着他的背影走出许远,这才收回目光,忽然道:“我还以为玲珑姑娘和段少主”

    他轻轻叹息,似乎有替玉玲珑惋惜之意。

    玉玲珑声音嘶哑却清冷,道:“玲珑只是主上奴婢而已。”

    赵昺话里话外的挑拨之意,哪里瞒得住她。

    赵昺挑挑眉毛,不再说话。

    段麒麟和破军宫主等人走出许远。

    破军宫主道:“徒儿,听说宋军又破了威楚府,大理形势堪忧啊”

    “师傅现在也关心天下大事了?”段麒麟笑着问道。

    破军宫主叹息,“自和空荡子交手以后,为师便算入世。总得对天下之事有些了解的。”

    “是徒儿牵连师傅了。”

    段麒麟忽的顿足,对着破军宫主拱拱手,“若非徒儿,破军学宫完全可以继续超然于世外的。”

    破军宫主摆摆手,“说甚么牵连不牵连。不论是我们破军学宫,还是你鬼谷师傅的鬼谷学宫,只要存在这世间,本就没有什么超然于世外的想法。乱世之时,我们两宫都是有弟子出宫,各自选择任何可能称霸的势力,你可知道我们两宫为何不对弟子们的选择强加干涉,由他们想选谁便选谁?甚至他们互相争斗,咱们也不过问?”

    段麒麟轻笑,继续抬步往前走,“这便像是捕鱼,个个角落都下网,才能确定最终能捕到鱼。”

    “是啊。”

    破军宫主轻轻点头,“只有如此,最终不管哪个势力最终得到天下,咱们破军学宫和鬼谷学宫才能得以延续下去。”

    说着,深深看向段麒麟,“但这是赢,也是输。每逢乱世,纵是鬼谷学宫,在这样的年代也每每是损失贤才弟子无数。最终能功成名就的,永远只是那极少数幸运儿,甚至能背负千古骂名的都已经算是不错,总较之那些连个名字都没能留下的要好。而他们,除了能够勉强让皇室不除掉咱们破军学宫和鬼谷学宫以外,也再无力做什么。破军学宫和鬼谷学宫终究只是为这世间输送佳才的,兔死狗烹,说得不好听些,我们便是那条狗。如此,终有一日,这时间将不会再有破军和鬼谷。”

    “所以”

    他声音很是凝重道:“这回乱世,我和你鬼谷师傅选择你。因为,你有王才。”

    话到这里,他便没有继续说下去。

    段麒麟自是闻弦音而知雅意,连忙道:“师傅放心,徒儿若是得到天下,定不忘两位师傅之恩,亦不忘两宫之恩。”

    破军宫主难得的露出些许笑意,“我们不求大富大贵。只求两宫真正能名扬天下便足矣。”

    两宫相传数百年,在各乱世都从未做过主角。这回,破军宫主和鬼谷宫主显然是有些不甘寂寞了。

    而后,破军宫主又将话题引回原处,“大理的事,你打算怎么办?”

    段麒麟答道:“宋帝竟然会挥军直接西进,这的确出乎徒儿的意料。徒儿之前也没有做任何准备,但他们长驱直入,想来也只是做做劫掠之事,便无大碍,便由得他们闹去。大理发展数十年,根基不是这般容易就会跨的。他们大宋,现在还耗不起。”

    “如此便好”

    破军宫主轻轻点头,不再多说。

    对于这种事情,他很少过问。因为论这个,他较之鬼谷宫主无疑要相差甚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鲜妻太甜:偏执老〕〔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