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九零逆袭娇妻〕〔守婚战〕〔颤抖吧,渣爹〕〔都市超级高手〕〔超宠契婚:老公,〕〔我的亲妈是白富美〕〔无敌修真女婿〕〔帝后世无双〕〔超品神农〕〔都市绝品仙尊〕〔地球至强男人〕〔贴身军医〕〔头狼〕〔归向〕〔全能小医神〕〔我有祖宗十八代〕〔都市至尊〕〔超武女婿〕〔借阴寿2〕〔九阳帝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764.大理易主
    记住本站【】或手机输入: 求书、报错请附上:【书名+作者】

    段麒麟眼眶微红,缓缓跪倒下去,但始终不曾垂泪。

    对段兴智,他的感情是颇为复杂的。

    明明是亲父,却又因为两人鲜少相处,让得他心中的悲愤始终不曾达到能让他落泪的那个地步。

    寝宫之内宫女俱是惶惶跪倒。

    仍旧站着的人,仅剩灰袍负剑老者。

    他是破军学宫副宫主,剑道修为仅次破军宫主,破军剑法早已修炼到登峰造极地步。武道修为,也达到真武后期层次。

    段麒麟虽然武道修为不弱,但年纪摆在这里,江湖中终究还是有不少人能斩他。他由蜀入理,破军学宫没理由不派强者保护。

    段麒麟对蜀中、对大理,都太过重要。他身上承继着太多的期望。

    如果不是破军宫主还要留在蜀中震慑解立三,兴许会由他亲自护送段麒麟入理都说不定。

    大理这些人明面上不敢和段麒麟争夺皇位,但段麒麟要是敢只身入理,十有八九逃不过被人暗杀的结果。

    也唯有真武后期这等绝世强者,才能够断绝那些人的心思了。

    “准备国葬……”

    沉默半晌后,段麒麟忽然开口。然后便起身,向着外头走去。

    那几位贵妃都听得屋内哭声,此时颤颤惊惊跪在屋外。

    瞧见段麒麟那双镶金丝祥云的青色长筒靴,她们也没敢抬头。

    可没想,段麒麟却是清冷开口,“父皇身子虚弱,你们都有过错。便都给父皇殉葬吧!”

    几个贵妃俱是在霎时间花容变得惨白。

    她们深知自己没有任何觊觎大理权势的根底,也自觉老实得很,却未想过,段麒麟竟然仍旧要杀她们。

    难道她们几个弱女子,就那般碍这位素未谋面过的太子殿下的眼么?

    但是,此时却无人敢直面质问段麒麟。

    这些个贵妃们只是哭哭啼啼,请求段麒麟饶命。要敢质问,便真的没有任何活命的可能了。

    甚至,有贵妃抬头,梨花带雨,朱唇轻咬。

    那眼神中的意味,自是无需多加揣测。

    这年头,自承父位、弟继兄位,将父亲或是兄长的妃子留在宫中继续为妃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她们这些人虽是伺候段兴智的,但其中有那么两个年岁还不及段麒麟,就这两年才进宫,且是依仗着天姿国色才受到段兴智宠爱,对自己的相貌自是有着绝强自信。若是愿意床榻承欢,说不定太子殿下会继续留着她们。

    但可惜的是,段麒麟神色并未有任何意动,反而是眼中流露出更为阴沉的光芒。

    他轻轻哼了声,便迈步出门槛,向外走去。

    始终默默跟在他后面的灰袍破军副宫主悄无声息拔剑,一剑流光,几位贵妃喉咙出现血丝,神色顿然遏止,然后颓然倒地。

    段麒麟没回头,却好似知道后头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对着外头院中跪倒的太监们道:“几位贵妃追随先皇而去,和先皇同葬皇陵。”

    然后便径自走到院中树下负手站定,不再说话。

    连玉玲珑那般绝色他尚且都可以拱手让给赵昺,这些贵妃又算得什么?

    当然,段麒麟杀她们,主要原因自然不是因为他看不上她们。

    这些贵妃们或许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又无子嗣,无望皇权。但是,她们后头的那些家族未必会真正老实。

    段麒麟这是杀她们以镇她们后头的那些外戚家族。

    他这是在宣扬他的底气。

    你们若是敢有什么异心,便来试试便是。我段麒麟可以杀你们族中贵妃,同样,也可以将你们整族覆灭。

    这日里,大理国都看似是风平浪静,但暗地里怕却是不知如何的云潮涌动。

    那些外戚大人物们各自在心中怕是恨不得将段麒麟直接撕碎才好。

    但终究,还是没人敢去触段麒麟的眉头。

    国都之内、皇宫之内那些禁军可不是摆设。谁敢异动,这些禁军必然立刻就能跑到他们府中去大开杀戒。

    段兴智驾崩的消息传扬开去,让得原本就愁云惨淡的大理国都顿时间更是又弥漫上悲戚味道。

    段兴智执政这些年,虽没能开疆扩土,但也无大过。国内百姓还是过得颇为安稳的,对他的驾崩,也是真正悲伤。

    才等驾崩之事传扬开去不久,其后民坊间就有流言四起。先皇原来有子嗣,现在已从外地赶回,到得宫中,准备登基大宝。

    这些流言,自然是段麒麟让人刻意传播出去的。

    朝中的人知道他的存在,但民间却未必知道。他只有如此,到时候登基才不会显得突兀。

    这大概也是他为何没有立刻就要登基的原因。

    如果民间都知道他的存在,他完全可以在段兴智驾崩的那刻就召集众臣,商议登基之事。

    也不能说是商议,大概没人敢会有什么异议。这点自信,段麒麟还是有的。

    再其后不长时间,段麒麟便真正以大理太子的身份出现在文武百官面前。他亲自操办段兴智的葬礼。

    段兴智谥号平宗神圣孝章皇帝。

    而在宣读段兴智谥号时,段麒麟也从大内总管公公手中正式接过象征皇权的传国玉玺。

    前面广场上,大理满朝文武尽皆跪倒。

    军权在握,段麒麟登基大宝已成定局。他们这些人,此刻怕只是想着如何继续维持地位都足以头疼,夺权,是不可能了。

    仅过数日。

    大理国都境内白雪皑皑,便如同当初西夏李望元出葬那般情景。

    段兴智披白,率文武百官送段兴智灵柩入皇陵。殉葬的几个贵妃,无人问津。

    她们的死,谁都看得出来段麒麟这是要威慑外戚,此时再去发难,是自取灭亡。

    而这个时候,段兴智驾崩的消息自然也已是传到大宋、西夏、元朝等国。

    这样的消息根本是瞒不住的,而且,段麒麟也根本没有任何要瞒的打算。

    长沙城内。

    这时候的长沙还未下雪,但凉意却很是渗人。

    南方的冷和北方不同,便如同南方言语的浸润无声,这冷意也是如此。总是能直接浸到骨子里去。

    只是赵洞庭的御书房内却是暖意动人。

    当初建立行宫之时,虽然经济拮据,但还是在行宫地下铺设有几条地龙。到这寒冷季节,便有无数的木炭堆积到地龙内,虽不能让皇宫处处都如暖春,但御书房、皇上太后寝宫以及那些个重要衙门,都绝对感受不到凉意。

    此刻,赵洞庭就盘膝坐在御书房内床榻上。身前书案上,一如既往摆放着一摞摞的奏折、密信。

    他虽然大权放给国务省,但这些奏折,还是会送到这里来给他过目。看不看,是他自己的事。

    对于这些奏折,赵洞庭有些看了,有些的确没看。但那些密信,却是从未漏过。

    整个国家的发展方向他已经大概定下,有陆秀夫等人操心,他无需太过担心。他现在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对抗外敌之上。

    如此,这些密信于他而言,就比奏折显得要更为重要些。

    又拿起桌上一封密信拆开,赵洞庭才刚刚扫过,神色便是微怔,低声自语,“段兴智死了?”

    这话说出口,让得旁边的乐婵也不自禁视线向着他手中密信落去。

    段兴智到底是大理国君,他的死,对于这战火纷争的天下而言,都绝不能算是小事。

    一国之君,足以影响一个王朝的走向。

    “段麒麟……”

    紧接着,赵洞庭脸上又是露出意味莫名之色来。

    密信上说,大理太子殿下从蜀中入理,接掌传国玉玺,登基已成定局。

    段麒麟,赵洞庭没见过,也没听说过。但此刻,无疑也能猜想得到他的身份。

    嘴角忽的扯出些许笑意来,赵洞庭又是喃喃自语,“段麒麟……你总算舍得走到明面上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神乾坤〕〔奶爸圣骑士〕〔修仙奇才在都市〕〔窃盗诸天〕〔诸天仙武半侠传〕〔总裁,你儿子找上〕〔快穿之炮灰凶残〕〔王爷,你的肋骨掉〕〔言神,你辅助掉了〕〔炮灰无限试炼乐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