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商女为妃:世子大〕〔我有钞能力〕〔开启黑科技时代〕〔女帝玩转时尚圈〕〔农女的悠闲生活〕〔八零锦绣小福女〕〔寒门凤华〕〔咸鱼锦鲤的败家日〕〔都市之狂少归来〕〔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无限娇〕〔误惹冥帝之萝莉请〕〔你是我以墨书写的〕〔傻妹穿越追玉堂之〕〔超强兵王在都市〕〔顾总别凶,萌妻认〕〔宋医生,谈个恋爱〕〔重生似水青春〕〔快穿之可爱的我超〕〔关山纪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772.比斗之约
    记住本站【】或手机输入: 求书、报错请附上:【书名+作者】

    而此时,正在出宫路上的元朝使者团中也并不平静。

    王恽走在洛陀的旁边,低声问道:“国师,您说刚刚宋皇是真正发怒,还是故意发怒?”

    “自是故意。”

    洛陀轻声道:“若是真正发怒,又岂会因为你区区一句息怒而真正平息下去,这宋皇,不可小觑啊!”

    其实他心里还有句话,只是并没有说出来。

    哪怕是他们元朝皇帝忽必烈在这个年纪,也只是在草原上拉弓射箭,较之赵洞庭真是要差得远了。

    王恽微怔,然后叹息,“可惜我们没有足够的底气啊!若是我朝铁骑能够驰骋宋朝,他又有何胆说出那种话来?”

    洛陀轻轻瞥他,“若是如此,我二人又何须出使?”

    王恽失笑,“法王所言甚是。”

    只是这笑容里,难免有些无奈。

    宋朝发展真是太过迅速了,连向来铁血的圣上,居然都只能用这种伎俩来削弱宋朝实力。

    过数秒,王恽又道:“那咱们这就将宋朝那些皇室给还回来?”

    洛陀抬头瞧了瞧天空,“不然还能如何?”

    王恽苦笑,“原本想着逼迫宋皇付出大代价,这五百万两……真是心有不甘啊。”

    洛陀道:“能有五百万两白银,已经算是意外收获了。如果不是宋朝那些臣子心焦,宋皇怕真是一两银子都不会舍得给。”

    王恽无言。虽然不甘心,但不得不承认法王说的是事实啊。

    ……

    又过两日。

    镇南军区捷报正式传到长沙。

    此役可谓是打出了大宋的威风,让得大宋境内百姓对军队的信服力更是高涨。

    不仅仅小吏的地位提高,现在家里人若是有人在禁军中当差,那也是倍儿有面子的事情。

    赵洞庭难得的召集群臣到大殿举行朝会。

    在朝会上,他亲自下旨,犒赏镇南军区将士。主帅张珏本以位极人臣,这时更是得封“镇西王”。

    这是皇上取消世袭罔替以后,大宋出现的首个异姓王。可谓是让得张府更是门庭高贵。

    哪怕是文天祥、陆秀夫等人,现在也只是和张珏堪堪持平而已。

    朝中霎时间不知道多少人为之心动。

    虽然镇西王爵位并没有任何实权,但是这是光耀门庭的事。

    在朝中当官为将,有几人的最终梦想不是封侯立爵?

    哪怕是陆秀夫等人,也是有些眼红张珏的。只是这种战火纷争的年代,文官想要封爵,却不如武将那般容易。

    出人意料的是,听闻张珏封王。元朝法王洛陀竟是忽然求见赵洞庭。

    赵洞庭尚且还在大殿内和群臣议事,门外就有太监匆匆跑进来,道:“皇上,元朝法王求见。”

    “法王?”

    赵洞庭露出意外之色,然后稍稍想了想,道:“宣。”

    他只以为洛陀是来说赵显等人回国的事。

    难道是因为张珏大胜封王,让得元朝更加感觉到压力了?

    洛陀跟着太监缓缓进殿。除他之外,使者团再无人相随。

    赵洞庭好似已然忘却两日前的不愉快似的,笑眯眯道:“法王见朕,可是当日之事已有定论了?”

    他根本就不担心元朝不放回赵显等人。对他而言,不放反倒省事。

    谢太皇太后那些人以前掌握皇权,强势惯了,真回到朝中,赵洞庭不相信他们会老实。真任由自己这个庶出继续坐着皇位。

    而到时候,不杀也不是,杀也不是,便是两难。

    洛陀对着赵洞庭揖佛礼,不卑不亢答道:“正是,我朝愿意将贵朝皇室放回。”

    殿内众臣都是露出喜色。

    他们之间虽然绝大多数人没有参与前两天那次会晤,但这两天自然都已经听到消息。

    这里有太多的老臣,都曾在谢太皇太后、赵显手下为过官。他们心中是真正期盼谢太皇太后等人回宫的。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谢太皇太后可是皇上的奶奶。

    而恭帝,虽是皇上哥哥,却也是全太后所生嫡系。

    想到这里,朝臣们中间不少人看向赵洞庭的眼神中也是有些复杂起来。

    他们自然愿意支持赵洞庭,但是,若是谢太皇太后和恭帝以先嫡后庶的由头要拿回皇位,那如何是好?

    这件事,不仅仅是赵洞庭觉得为难。这些朝臣们,也同样觉得为难。

    而这时候,洛陀又开口道:“贫僧听闻贵国武鼎堂内高手辈出,想要讨教讨教,互相印证武学,不知宋皇可否让贫僧如愿?”

    赵洞庭和朝臣们都是微愣。

    哪怕在座大多都是文官,却也都知道洛陀在江湖高手榜上的名头。

    大宋现在哪里有能和他较量的高手?

    这是故意打脸来的吧?

    赵洞庭神色有些难看,道:“武道在我大宋不过修生养性之术,没有什么好印证的吧!”

    “阿弥陀佛。”

    洛陀却是揖礼,又道:“既只是修生养性之术,相互印证又有何妨?难道皇上是在乎输赢不成?”

    赵洞庭心里暗骂自己白痴。

    他娘的,刚刚说话没经过脑子,竟是被这老和尚给钻了空子。

    他现在,还真不知道用什么理由拒绝洛陀才好。只是,若是应承下来,武鼎堂又必然落败。

    这件事说小说小,说大可大的。特别是在这样的关头,便尤为显得敏感。

    大宋出钱赎恭帝等人回朝,比武又败给元朝法师。传出去,会不会让百姓们觉得宋朝不如元朝?

    只是若是拒绝,大宋又丢不起这个脸。泱泱大宋,连个敢和元朝法王交手的人都没有,岂不是笑话?

    纵是输,也比不敢比要好看。

    经过犹豫以后,赵洞庭最终还是说道:“既是如此,那便切磋切磋吧!”

    他眼下已然没有退路。

    洛陀脸上露出些微笑容,轻轻点头。

    其实光是较量武学也没有太大的影响,他说不准只是想出口气而已。毕竟之前没能得到福建路,也没有得到工艺,纵是这位法王心胸再为宽广,心里也是有些憋屈的。

    赵洞庭又道:“那法王看什么时候合适?”

    洛陀稍作犹豫,道:“眼下年关将近,不如便博个彩头,就定在年关之日,如何?”

    赵洞庭暗暗撇嘴。

    他娘的,这老和尚竟然还真打算在长沙过年。

    他实在不想这老和尚在长沙呆得太久,因为以这老和尚的武力,真是颗定时炸弹。他在长沙,还时刻得找人盯着他。

    但也总不能赶人回去,赵洞庭只得点头道:“那好吧,便就年关之日。”

    “阿弥陀佛!”

    洛陀又对赵洞庭施礼,然后便就向着殿外走去。

    殿内,众臣脸色都不太好看。武鼎堂内的供奉们,不出意外是打不过这元朝法王的,排名相差太远。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此时在蜀中剑阁,正有一行人飞速掠下剑阁。

    这自是空荡子和剑阁中仅剩的那数位剑奴。

    他们速度俱是奇快。

    他们出阁以后,便向东行。就在这日傍晚,便到得夔州路的黔州城内。

    进城以后,他们又直接往城内一“来福客栈”走去。

    而在这客栈外,有老龟。

    老龟很有灵性,也很懒,只是趴在原地,却仍旧引得不少百姓观望,啧啧称奇。

    客栈内,有老僧和小女孩。

    两人吃得很是清淡,只是随便点些素菜,但旁侧并无人露出任何轻视之态。

    僧人在这个年头地位是很高的,也就是这些百姓不认识无得和尚,要不然,此时怕得顶礼慕拜。

    无得和尚和乐舞丫头也不理其他人,只是自顾自的吃。

    空荡子显然是知道两人在里面,带着剑奴径直走进客栈。

    无得和尚似有感应,偏头看向门口,瞧见空荡子,脸上露出来些微诧异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