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凌霄江惜月〕〔重生狂妻,慕少花〕〔琴定山河〕〔顶级演员〕〔超级无敌强化〕〔邪王轻轻爱:王妃〕〔漫威里的赛亚人〕〔墨玉本佳人〕〔乡村透视仙医〕〔一梦来到青春时〕〔一场繁华一场梦〕〔妈咪抢手,爹地要〕〔爹地你别跑安盛夏〕〔沧元图〕〔重生九零逆袭娇妻〕〔至尊龙婿〕〔总裁爹地请温柔〕〔全京城都盼着我克〕〔丹青不知岁月老〕〔我在古代嗑CP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794.红被醉人
    一秒记住【】或手机输入:wap.. 求书、报错请附上:【书名+作者】

    然后,他们一行人便在刘再远及五百亲卫的护卫下,上得马车,向信阳城方向而去。

    马车颠簸。

    马车内皇亲国戚们心中麻木。

    苏泉荡带着数千骑兵如风卷长龙般,在多不时后便到得那泷欲以及破军学宫数名长老大开杀戒的小镇。

    元军士卒的甲胄和兵刃都已经被镇内的百姓们给扒走了,并且有百姓已经在开始将这些尸体抛到荒山野岭中去。

    已经等过半日的时间,看来元军也不会再过来给他们这些袍泽收尸了。

    而就在这时,苏泉荡带着数千铁骑赶到。

    他们直冲冲席卷到镇内街道上,看到前面遍地的尸首和正在忙活的百姓,齐刷刷的都勒住了马。

    苏泉荡眼神冰冷。

    镇内百姓们忙不迭都扔下手中的尸体,跑到街道旁边去。看着这支如洪流般的铁骑,脸上尽皆露出敬畏之色。

    赵洞庭在国内施仁政,善待百姓,但在这种年代下,再好的政策,也难以蔓延到这种偏远之地。

    苏泉荡也不理会这些百姓,翻身下马,向着那些尸首走去。

    其后有天立军士卒跟着下马,跟随在他后头。

    苏泉荡一双靴子很快便被血水浸染,但他好似并无察觉,眼神只是在地上一具具尸体上扫过。

    终于,见到躺在角落里的赵显。

    赵显是头朝地栽倒的,只是他的服饰还是和元军士卒不同。

    苏泉荡瞧见他以后,快步走过去。但看着赵显脑袋下面那滩血液,却也明白,恭帝已经不可能还活着了。

    他走到赵显尸身旁侧,掰过赵显的脸。

    此时,这位大宋前皇帝的脸上自是已经没有任何的血色,苍白无比。因埋在雪地中时间过程,还隐隐有些发紫,眉毛上结着冰凌。

    苏泉荡当然见过他,这刻,心中矛盾得很,也不知道是该悲,还是该喜。

    他淡漠开口:“护送恭帝遗体回朝。”

    跟在他后头的士卒们脸上倒是没有太多的神情变化。

    他们都没见过赵显,且大多都是在赵洞庭光复大宋以后才入伍的。对赵显,并没有太多概念。

    有个魁梧走上前,将赵显的尸身背在背上。

    苏泉荡眼神扫过众镇内百姓,也不说什么,走回到战马旁,翻身上马,“走!”

    然后,便就又带着大军离去。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等他们赶上刘再远那帮人时,刘再远等人还未回到信阳城内。

    因有数十里远距离,少不得又要在途中小镇过夜。

    只是这夜,并没有再发生刺杀事件。

    苏泉荡没有去殷勤伺候谢太皇太后等人,谢太皇太后等人也老老实实,竟是没有摆皇亲国戚的谱。

    长沙城内依旧热闹。

    哪怕是到这夜里,宫中的鞭炮声和烟火也仍旧没有断绝。

    虽然现在大宋国库并算不得富裕,但赵洞庭自也不会迂腐到连和自己心爱的女人成婚都去节省。

    再者,太过节省,说不得反而会在民间引起什么舆论。

    现在大宋可正是欣欣向荣,迈向盛世的时候。皇上大婚都寒酸,百姓们心中会如何想?

    寝宫内,张茹和颖儿两女都已经各自回了房间。

    乐婵的新房内,乐婵端坐在床榻上。

    乐舞丫头俏生生站在旁边。

    除此之外,再无他人。

    乐婵几次都想要揭开红盖头,却被乐舞止住。她说,这红盖头得由新郎官揭开,若不然不吉利。

    赵洞庭在大殿内陪着陆秀夫、苏刘义等文武大臣、武鼎堂众人,以及从靖州赶过来的百草谷老谷主覃香等人喝得有些微醺,终于散了酒席,带着几个太监前往寝宫。

    他是真高兴。

    经历过上辈子被女人背叛的事,便更加觉得真情难能可贵。

    寒风吹过,让得行走在回廊之中的他酒意飒然清醒些许。

    赵洞庭偏头看着夜空中绽开的灿烂焰火,嘴角勾勒出些许笑容。笑容很浅,笑意很浓。

    原来这个年代的夜,这般美丽。

    皇宫大殿内欢笑声、推杯换盏声还隐隐约约再传过来。

    “盛世,盛世。若要齐家,且要安国。”

    赵洞庭嘴里喃喃几句,眼神逐渐变得坚定,继续向着寝宫走去。

    旁侧,刘公公眼中隐约露出笑意。

    皇上刚刚说的话,他却是都听清楚了。

    大宋能有这样的皇上,是大宋的福气,是黎民的福气。

    这个为大宋皇庭操劳数十年,也瞧尽了大宋兴衰起落的老奴,也偏头瞧了瞧夜空。这刻,油然对上苍生出几分感激。

    没谁想过,大宋在被元朝逼迫到硇洲那样的荒岛上之后,竟然还能够起死回生的。而且,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出现能和元朝分庭抗礼的局面。

    落在赵洞庭身后数步的老太监心里低语,“恭帝,您回来,还不如回不来啊”

    赵洞庭到寝宫以后,刘公公等人在院外驻足。

    赵洞庭径直走到乐婵的房间门口,脚步仍是有些晃悠,脸色通红,推门而入。

    床榻上的乐婵似是感应到什么,轻轻发抖。

    乐舞双眸看向赵洞庭,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若是此时成为赵洞庭皇后的是其他女子,她定然是艳羡嫉妒的。但此时坐在床上的,却是她的姐姐。

    这便注定,有些话她不能说出口。

    姐姐让她陪嫁丫鬟进宫,意思,她明白。但是,她却是不太愿意接受。

    “皇上。”

    对着赵洞庭盈盈施礼以后,乐舞便不打算在房间内多呆,向着门外走去。

    赵洞庭看她的眸子亦是有些复杂,但终究没有出声将她叫住。

    他现在也有些不清楚,自己心中对乐舞这丫头到底是含着怎样的感情。以前只是当成妹妹看待的,但现在,仍是如此么?

    乐舞将门掩上了,花容消失在门后。

    赵洞庭心中轻轻叹息,摇了摇头,不再想这些。瞧向乐婵,向着乐婵走去。

    到得床榻前,又是轻轻喊了声,“婵儿。”

    这声喊,带着深深的爱怜。

    乐婵轻轻低下头去。

    这日,她也期盼许长时间了。但真到这刻,却也难免很是害羞。

    赵洞庭拿起床边上摆着着金称杆。

    便是他,此刻也是有些小心肝怦怦乱跳。

    浑身内气,也压不住他现在微微发抖的双手。

    轻轻挑起红盖头,有绝世容颜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夜的乐婵,真是美艳到了极致。

    那艳红如火的唇,清澈如水却又含情脉脉的双眸,以及因为些许紧张而微微蹙起的眉。

    赵洞庭不出意外瞧得傻了。

    乐婵瞧了眼赵洞庭,见他火辣辣的眼神,忍不住害羞,又低下头去。

    赵洞庭总算是回过神,轻声道:“婵儿,以后你便是朕的女人了。”

    佳人轻咬唇,不说话,只是轻轻点头。

    赵洞庭弯腰,向着美人红唇吻去。

    有些温热,还有着淡淡的芬芳。

    乐婵嘤咛。

    这夜其后发生的事情,自是不必多提。

    乐婵显然没可能在这夜来例假。如果是这样,卿天监那些算命的估计都得被赵洞庭骂得狗血淋头。

    那也太煞风景了。

    红被醉人。

    整个卧室内都弥漫着浓浓的爱意,和某种异样的味道。

    乐婵在这夜,蜕变成了女人。

    而乐舞,在离开房间以后,离开寝宫院子,却是径直向着宫外走去。

    有禁卫拦住她,她只是说:“皇上让我出宫去做些事。”

    禁卫们便不敢拦。

    这几日,他们大多都已经见过这位乐舞姑娘,也知道这位乐舞姑娘的身份。这是每个禁卫的本分。

    在皇宫当差,若是连朝廷内这些重要人物都认不出来,那下场怕是不会太好。

    乐舞出宫。

    一串孤单的脚印渐行渐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