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虐渣我是专业〕〔我是最强战神〕〔福妻临门:农女巧〕〔咸鱼锦鲤的败家日〕〔第一战王〕〔超级弃少〕〔美利坚纵享人生〕〔我真的不想当影后〕〔快穿之魔王有点甜〕〔姻缘仙师〕〔万年小妖爱上我〕〔娘子当家:拐个王〕〔她来运转〕〔仙尊奶爸〕〔东风知意〕〔我从海底来〕〔那年情深不知所起〕〔吸血鬼女王又黑化〕〔帮主她不是人〕〔我命清风赊酒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796.有意立威
    一秒记住【】或手机输入:wap.. 求书、报错请附上:【书名+作者】

    作为此次江湖风波的关键人物,他明明没有偷盗紫气功,却被紫荆山庄如此栽赃,自是能嗅出来常人嗅不出的味道。

    心里,对紫荆山庄怕也是恨得不轻。

    做贼的,更为深知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的感受。

    六指儿虽扪心自问江湖中无人能看穿他的易容伪装,但想想自己被那么多江湖人惦记,心里也总是有点儿不得劲。

    便是喝酒,也感觉没有以前那般畅意的味道。

    台上那些妙龄的青倌人们,看起来也同样要少几分婀娜滋味。

    只不多时,他大概是觉得脚丫子也过瘾了,自己便有些索然无味。扔了些银钞在桌上,便起身离去。

    离去时,嘴里都仍在嘀嘀咕咕,“草你大爷的紫荆山庄。害得老子什么心情都没了。”

    刚出门,却就撞得有数十江湖打扮的人恰恰从这青楼门前大街走过。

    六指儿眼神很是毒辣,自这些人身上扫过以后,眼睛很快落在他们些许鼓囊的腰间。

    而后,这家伙脸上竟是立刻出现醉意来。俊俏的脸上带着酒红,踉踉跄跄。

    “哎哟。”

    待得数十人到近前时,低着头的他好似不经意地撞上某人,发出哎哟声,然后,跌倒在地。

    数十人都驻足,看向他。

    这数十人,自是铁离断、高瘦子、矮胖子和那数十雷霆殿供奉。

    铁离断背负着门板似的万钧剑走在最前头,回首看到只是个醉汉,便也没有太往心里去。

    “走。”

    他清冷开口,继续前行。

    数十供奉自也同样不会往心里去,跟着铁离断继续前行。走向城外。

    而他们自是不知道,就在他们消失在街道拐角时,六指儿便很是麻溜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丝毫醉意都没有。

    他将藏在腰后的手拿出来,掌心中有枚铜制令牌。

    令牌上,写着雷霆两字。

    六指儿嘴角微微勾起,嘴里嘀咕:“武鼎堂雷霆殿?”

    然后将令牌翻过。

    在背面,有兆丰两字。

    这两个字,就是被他盗取令牌的那供奉的字。而这令牌,无疑是武鼎堂内代表身份的令牌。

    六指儿瞧向铁离断等人消失的方向,眼中露出些许玩味之色,“死了几个供奉,武鼎堂这也是要动真格的了?”

    而后,他竟然又是向着身后青楼里走去。

    再出来时,便是个江湖打扮的精干中年汉子。满脸的络腮胡,硬是让得他显得有些蛮横。

    怕是谁也没法将这张脸和之前那俊俏公子哥重合起来。

    易过容的六指儿没有再在青楼门前多呆,毫不迟疑,快步就向着铁离断等人消失的方向追去。

    等他好不容易追到城门口,只见得数十骑匆匆出城。

    铁离断等人已经在驿站领取快马。

    六指儿轻笑,优哉游哉走到门口。不出意外,被守门的士卒拦住。

    自从江湖中生出乱子以后,长沙城虽然没有宵禁,但也禁绝闲杂人等夜里出城。

    六指儿从他的袖袍中掏出那枚令牌,脸上显得甚是有威严,“本供奉要出城。”

    守城士卒微微露出诧异之色,百夫长接过令牌,询问道:“供奉大人怎的独自出城?”

    刚刚出去的数十个人都是武鼎堂供奉,他自是有些疑惑。这位供奉怎么没和那些同僚同行。

    六指儿连声色都是变了,显得粗狂,和他此时的容貌很是搭配,“本供奉另有职差,这,难道需要向你汇报不成?”

    武鼎堂内供奉,纵然不是荣耀殿的,也不是寻常守城士卒可比。

    这百夫长听得六指儿这么说,便不敢怠慢,连忙将令牌还给六指儿,道:“属下无礼,请大人见谅。”

    “嗯。”

    六指儿从鼻孔中发出声应答声,翩翩然向着城外走去。

    守城士卒们并未将这往心里去。

    到得城外火把找不到的漆黑之处,六指儿的身形便陡然快起来。在这夜色里,仍是健步如飞。

    如他这般的江湖大盗,自是有着常人没有的本事。虽不敢说视夜如白昼,但也可以说相去不远了。

    而他的内气修为、轻功竟然也是极强,始终都追在铁离断等数十骑后头,没有被甩开。

    夜色愈发深沉。

    数十骑在半个时辰后已离长沙城三十余里。

    在这个年代,夜色是真正漆黑的。不像后世的城市,纵是夜里,霓虹灯的光芒也能闪耀半边天空。

    官道右侧不远处,隐约可以见得有些许亮光,似就点缀在群山之中。

    数十骑在小道上不能再疾驰,纷纷下马,牵马往那亮光中走去。

    六指儿跟在后头数百米远处,始终都没有被人发现。

    如此,又过数十分钟。数十人便到那有着亮光的村庄前面。

    有供奉走到铁离断身旁,低声道:“大人,据军情处的消息,那穆武僚便是躲在这兴庆庄内。”

    铁离断轻轻点头,道:“进村以后不要滥杀无辜,只要擒出穆武僚,立刻斩杀便是。”

    向他禀报的供奉却是有些迟疑,道:“大人,想要斩杀穆武僚怕不是那么简单。”

    “为何?”

    铁离断有些诧异。旁侧高瘦子、矮胖子也是露出这般神色。

    供奉道:“大人有所不知,这兴庆庄庄主段九刀也是江湖中人,在数年前就曾斩杀江湖中接近上元境的某位魔头,其后兴庆庄便逐渐在这长沙城内外声名鹊起。其人仗义,这些年来有不少江湖人都投到他的门下。穆武僚既然躲到这村子里,怕是也和这段九刀有些关系,段九刀未必会坐视我等斩杀穆武僚。”

    “哼!”

    铁离断轻轻冷哼,“穆武僚滥杀无辜,要是段九刀敢包庇于他,便也斩了便是。”

    作为曾经的雁羽堂中人,他自是有着他的傲气和底气。

    以前雁羽堂能够压得整个江湖都不敢抬头,可不仅仅只是因为武力超群,其铁血手腕也是根本。

    在铁离断这些雁羽堂老人心中,江湖人只有两种,老实的和不老实的。而那些不老实的,斩杀便是。

    侠以武乱禁,也只有强硬的手段,才能让得这些桀骜不驯的武夫变得老实。

    旁边供奉听得这话,便不再多言,走到前面带路,向着村内有着亮光的那处走去。

    虽然兴庆庄内有不少江湖人,但也只能说是龙蛇混杂。有铁供奉这位真武境带队,他不觉得会出现什么意外。

    纵是整个兴庆庄内的人全部加起来,也不会是铁供奉的对手吧?

    甚至,这供奉心中都觉得,铁供奉亲自来找这穆武僚实在是有些太过小题大做了。

    穆武僚虽然在此次江湖风波中杀了两人,但其实力,也不过是中元境而已。在铁供奉面前,只是小蚂蚁。

    却不知,铁离断此举未免没有杀鸡儆猴的意思。

    寻找六指儿,寻找紫气功,那和武鼎堂并没有太大的干系。武鼎堂,只是要压得这个江湖重新变得平静而已。

    很快,数十人便到得村内那仅有的还亮着灯火的段府门外。

    段府大门紧闭。

    领路的供奉上前叩响铜环。

    足足过去两分钟之久,才有年轻仆人打着哈欠打开门,瞧见数十人牵马,疑惑问道:“你们是何人?”

    看他神色,也没有太将铁离断这数十人放在眼里。

    段庄主仗义疏财,在江湖上名头不小。以往,可没怎么出现过有人敢到庄子里找麻烦的事。

    铁离断冷冷开口,“我等是武鼎堂众人,你家庄主何在,叫他出来见我。”

    领路的供奉掏出自己的令牌。

    开门的年轻仆人无疑也是知道武鼎堂的,瞧见令牌,神色微凛,也不敢再怠慢,连道:“诸位稍待,我这就去通报庄主。”

    然后忙不迭向着府内跑去,也顾不得这时是夜深,段九刀应该已经睡下。

    铁离断看着他跑开,又道:“你们速速将整个段府都包围起来,有人出府,即刻擒住。”

    说罢,他抬头看向了夜空。

    武鼎堂的威名,便从这里开始,在江湖上打响吧!

    当初雁羽堂能震慑整个江湖,现在武鼎堂,同样可以做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日渐崩坏的地球〕〔最佳赘婿〕〔洪荒之六道真人〕〔六宫凤华〕〔手术直播间〕〔重生北大荒〕〔龙神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