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明帝国的崛起〕〔男神投喂指南〕〔绝世神皇〕〔万古邪帝〕〔帝尊倾城〕〔都市最强赘婿〕〔凌天凡〕〔我重生到了地球〕〔逆武通天〕〔秦风李秋雪〕〔万千之心〕〔花瓶女配开挂了〕〔时婳霍权辞〕〔你是我的风景〕〔我为国家修文物〕〔没金手指照样无敌〕〔温暖战九天〕〔东晋北府一丘八〕〔最佳修仙狂婿〕〔深渊第一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823.又一年榜
    一秒记住【】或手机输入:wap.. 求书、报错请附上:【书名+作者】

    颖儿生的,又是个男孩。

    不多时后,赵洞庭手里抱着孩子,不等前往太庙祭告祖宗,就直接道:“德妃所生皇子,朕为其取名为赵安。此时正值我大宋又面临险境之际,朕希望这个孩子,能为我大宋带来太平、安康!”

    院内众人再度跪倒。

    赵安、赵安,国泰民安。

    同是在这日,国务省也终于在皇宫之外张贴此届科举的进士榜单。

    科举考试已经于十余日前就结束了。

    今年放榜要比去年稍晚几天,这却是因为审核考卷的时间较之去年要长些。

    去年的那些进士们虽然没有谁直接飞上枝头变凤凰,但仍旧让寒窗学子们看到希望。这让得今年殿试举生数量较之去年要多得多。

    而赵洞庭于月前签署的钟健等人的擢升调令,也让得这届科举同样受人重视。

    虽然刚刚考取进士可能难以得封太高的官职,但只要表现良好,他们却能在官场上平步青云啊!

    要知道,钟健去年尚且还只是邵州农业厅副厅长。而今年,可就直接提拔为邵州农业厅正厅长了。

    还有那毛崛等人,也都是提拔为了正官。

    别看只是正副一字之差,这中间的差别却是大了去了。

    以往的官员想要由副变正,谁不得矜矜业业数年努力。根本就没有谁能够像上届进士们那般擢升得这么快的。

    皇上不是舍不得封官,而是要考究,给那些真正有能力的人封官。

    这点,稍微有点眼力劲的人都看得出来。

    于是乎,放榜处又是人山人海的壮阔景象。

    许多学子,以及学子的家人们都在人群中摩肩擦踵,这让得维护秩序的禁卫们个个都是满头大汗,不得不时不时吆喝几句。

    “中了!我中了!”

    “祖宗保佑啊!”

    “我家孩子高中了!”

    “我老李家终于要光宗耀祖了啊!”

    “我……我落榜了……”

    皇榜贴出来的刹那,人群几乎将禁卫们都冲散。无数人的眼界都直勾勾地看向那十余张皇榜。

    此次皇榜较之去年有些不同,已经分门别类。如农业部、水利部、建设部、儒将榜、猛将榜等等……

    赵洞庭这是真正要做到人尽其才。

    中榜者,总共有二百九十八人,是去年的两倍还多。

    只是,再没有赵洞庭的御笔亲提。

    各部进士都以名次由高到低排列,为首者自是此次殿试成绩最好的。但终究,还是不如去年钟健那般被万人瞩目。

    直到过去许长时间,皇榜前面都还聚集着不少人。

    有人实在舍不得离去,看着这些皇榜黯然失神。

    还有的进士倒是想走没法走,因为已经有着长沙的官宦富豪,甚至是来自其余地方大家族的人物在和他们交谈。

    最为普遍的法子当然还是结亲。

    当然,还有诸如拜师等等。

    这年头拜师是很慎重的事情,门徒便相当于半个儿子。

    出自哪家,师父是谁,这对以后这些进士们在朝中的升迁起落都将会有不小的影响。

    至于那些猛将、儒将们,则是还没等到这些大人物或是代表们和他们亲近,便被军机省或并不、军工部、军科部的官员带走了。

    现在是特殊时期。而他们的命运,也将和去年的那些进士不同。

    特别是猛将,怕是过不得多长时间就要前往军中去任职。

    而赵安出生和放榜的事,也终于是短暂将恭帝遇刺之事的风头给压制下去。起码在这长沙城内是如此。

    又过两日。

    忽有信鸽到长沙皇宫之内。

    小太监易诗雨再度匆匆跑向御书房。

    赵洞庭在御书房见过易诗雨,看过密信以后神色瞬间凝重,嘴里喃喃,“终究还是要开战么……”

    这密信乃是经过潜藏在蜀中的军情处探子传回来的。

    上面说,蜀中龙游、虎贲、熊嚎、鹿角、鹰啼、铁马,以及震天军同时从各地离开军营向东行。

    人数不详。

    蜀中的东边,可不就是夔州路么?

    岳鹏镇守的重庆府怕是要首当其冲。

    让易诗雨退下去以后,赵洞庭手中拽着密信,当即吩咐朱河琮,“河琮,去宣赵大、赵虎两位将军来!还有苗右里将军!”

    朱河琮当即向着御书房外跑去。

    只不多时,赵大、赵虎和苗右里就赶到御书房。三人竟然不约而同的都是穿着甲胄。

    见得他们这样,赵洞庭脸上不禁露出些微笑容:“看来你们都知道朕宣你们来是做什么了?”

    赵大咧咧嘴,道:“皇上,我这些时日早就让弟兄们做好准备了。您就说,让咱们去打哪里。”

    苗右里也道:“末将天伤军也已经做好迎战准备。”

    赵虎听得这话,在旁边笑眯眯,“苗伯伯,您就别跟我们来抢这次机会了。”

    苗右里登时脸红脖子粗,“你这莽货,想要说我老便直说便是。以前怎么不见得你这么客气的叫我苗伯伯?”

    赵虎却只是呵呵笑。

    他和赵大、苗右里都是军机省镇守长沙的将军,难免要经常亲近,所以说话也颇为随便。

    赵大却还嫌将苗右里刺激得不够,在旁边道:“苗伯伯,您不会觉得您的天伤军是俺们飞龙军的对手吧?”

    苗右里眼睛都瞪圆了,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气呼呼道:“你们两个混球!”

    天伤军虽是禁军,却还真不是飞龙军这特种部队的对手。

    这几年,赵洞庭将最好的军械、最精良的士卒都填补到飞龙军里,光是起点,飞龙军就要比其余军队高得多了。

    哪怕是其余禁军中的那些特种部队,若论单兵作战能力,现在怕也没法拉出来和飞龙军士卒过招。

    赵洞庭听着只哭笑不得。

    这些家伙怕是在长沙闲的时间太长,自己这都还没有说什么,他们倒是先争起来了。

    不过也是,算算时间,除去那次张珏征邕州的内战不算的话,大宋已经两年半有余大规模作战过了。

    赵大、赵虎这些人都是在雷州时跟着自己杀出来的,怕是早就心痒难耐。

    武将不是文臣,没有仗打,他们心中难免觉得空虚。

    “都住嘴。”

    赵洞庭没好气瞪着赵大、赵虎两人,“你们两个莽货,苗将军怎么说也是你们长辈,再这么言行无忌,就给朕滚出去。”

    赵大、赵虎两人明明知道赵洞庭只是半开玩笑,却也不禁是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

    苗右里则是有些得意地冲着这哥儿两眨了眨眼睛。

    论年纪,论资历,他的确是比赵大、赵虎两人要深得多。甚至在各大禁军之中,也就只有文天祥、张珏等少许人能和他拼资历。南宋还未灭时,他可就已经是殿前司的万夫长了。

    赵洞庭眼神落到苗右里身上,又道:“苗将军,朕着你即刻点将整军,两日之内出发前往重庆府。你是朝中老将,朕封你为镇西副帅,大宋国土西面之战,由你和岳元帅统筹。岳鹏年纪尚幼,难免冲动,你要在旁侧好生看着他,若是劝不住他,便传信给朕,让朕定夺。”

    “末将领命!”

    苗右里眼中登时放出光来。

    上回去夺重庆府被岳鹏抢先,他没能前往。这回,他总算是不用再呆在长沙城内了。

    “皇上,那咱们飞龙军……”

    赵大、赵虎两人却是有些急了。

    他们是大宋最为精锐的军队,可看这情形,皇上似乎要让他们镇守长沙城啊!

    而这时,赵洞庭的眼神便落到他们身上,道:“赵大、赵虎,你们二人率领飞龙军稍等十日,等这潭州的粮草齐聚,你们再运送粮草前往重庆府。到得重庆府以后,便听从岳元帅和苗副帅的指挥。不灭蜀中白马军,不必回来见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夫子剑〕〔史上最强炼气期〕〔长生种物语〕〔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某魔法的霍格沃茨〕〔大美时代〕〔世纪第一宠:厉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世界文豪〕〔恶食之门〕〔影后归来:霍少,〕〔万兽独尊〕〔我是农名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