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拯救中年危机开〕〔临江楚侯〕〔每七天一个新手礼〕〔木叶之凡人的智慧〕〔重生青梅逆袭记〕〔千帆过尽水悠悠〕〔偏执秦爷他黑化了〕〔穷拽的女人〕〔爱你入骨:聂少的〕〔世有弦月〕〔我家师姐可能要杀〕〔斩尽天上仙〕〔都市全能医皇〕〔每秒都在升级〕〔道身变〕〔空间农女修仙记〕〔狂婿〕〔香江制造〕〔重生九零小军嫂〕〔肌肉影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825.一门忠义
    一秒记住【】或手机输入:wap.. 求书、报错请附上:【书名+作者】

    但是,岳玥还是说:“可皇上,纵是如此……岳玥也劝您留在长沙。毕竟这全国大局还得由您统筹。”

    只是不知道为何,她说这话时,俏脸却是忽的生出些红晕来。

    赵洞庭眉头紧皱。

    这点,他何尝又不知道。

    现在不仅仅是蜀中、大理、越李朝要攻宋,国内的舆论还在发酵,也可能生乱。他当然不适宜离开长沙。

    可他若是不离开长沙,又有谁能去阻挡那五万越李朝的大军?

    哪怕是到现在,赵洞庭也觉得,整个大宋境内,只有自己才能够将火器的优势最大可能的发挥出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只是小黄门的朱河琮忽然跪倒在地上,道:“皇上,微臣请求前往广南西路。”

    赵洞庭微愣。

    紧跟着,朱海望竟也跪倒,“皇上,微臣也请求同去。”

    赵洞庭低声呵斥,“这乃是军国大事,你们两人不要意气用事。”

    他们两个人,赵洞庭都只是当成文官培养的。也打算过些时间,便将他们下放到地方去为官。

    这朱家两兄弟饱读诗书,现在治理政务已经有些本事。但打仗,可和治理政务截然不同。

    “皇上!”

    朱河琮的声音却是变得更为坚定,“微臣兄弟两在这御书房侍奉皇上已经两年有余,这些时间里,我们兄弟承蒙皇上看重,耳濡目染之下自问对皇上所创的各种兵法已经烂熟于心。且又常常和皇上沙盘演绎,微臣有信心能够击溃越李朝五万大军!”

    朱海望脑袋重重叩在地上,“国难当头,我等理应为国抛头颅,洒热血。若不退越李朝军,我和大哥愿任由皇上处置!”

    赵洞庭再度怔住。

    国难当头……

    是啊,现在是国难当头。

    他看着满脸坚定的朱河琮兄弟两,轻轻叹息,“可沙场作战,和沙盘演绎,又有太大不同啊……真正是沙场变化莫测,而且,也是真正会死人的。”

    朱河琮道:“可不是还有柳安抚使等人也会前去抵挡越李朝大军么?”

    岳玥也忽然跪倒在地上,“请皇上三思!”

    乐无偿等人也是跟着跪倒:“请皇上三思!”

    现在的大宋,不是以前的大宋了。

    以前的大宋濒临灭亡,赵洞庭御驾亲征是没有办法。现在,他们都不愿意再看到赵洞庭去以身犯险。

    赵洞庭有些动容,看向朱宗耀去。

    他的确被朱河琮、朱海望兄弟两说动了,也不愿辜负他们兄弟两个的这番热血。

    只是,却也不得不顾及朱宗耀的感受。毕竟,朱家可就这两个男儿。

    而且,连朱宗耀自己,也是希望两个孩子在朝中为官的。

    朱宗耀感受到赵洞庭目光,心中轻轻叹息,却是道:“皇上,臣也请求前往广南西路。”

    “朱殿主,这……”

    赵洞庭震惊。

    朱宗耀缓缓摇头道:“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我朱家若非蒙受皇上大恩,早已经分崩离析。如今国难当头,我朱家不应再留在这长沙城内。臣很自豪,我朱家两个孩儿都是响当当的热血男儿,臣恳求,皇上给他们这次机会!纵是我们父子三人全部染血沙场,臣也不悔。臣只求……皇上能够帮臣照料家中妻女。”

    连空千古等人都是动容。

    一家父子三人都上战场,这份忠义,足以感染任何人。

    特别是,朱海望他们还是主动请缨。

    朱宗耀是安卫殿殿主,本应在长沙训练安卫殿供奉。朱河琮、朱海望兄弟两更是能指日平步青云的小黄门,他们完全没有必要前往广南西路去以身犯险的。

    他们能够说出这等话来,是何等的忠义,是何等的勇气!

    “好!”

    赵洞庭重重点头,“朕便封朱海望、朱河琮你二人分别是讨逆左右副帅,你二人和朱前辈、岳殿主以及洪前辈、许前辈等人明日便前往邕州。朕会飞鸽传旨柳安抚使,让他率军往邕州和你们汇合。同时,朕还在荣耀殿中再抽调红鬼、剑十四等四位真武境供奉随你们前往邕州。你们务必协助柳安抚使以最快的速度击溃越李朝大军!”

    “朱海望领命!”

    “朱河琮领命!”

    朱海望、朱河琮兄弟两脸上都是露出些许激动之色。

    谁说书生无热血?

    赵洞庭当即就在御书房内写下任命书,并给朱海望、朱河琮兄弟两发放了令牌,“你们,这便回去和家人辞别吧……”

    朱宗耀、朱海望、朱河琮等人离开御书房而去。

    但熊野却是没走。

    赵洞庭知道他在想什么,眼神落到他身上,道:“待大宋再度安定,朕便封你往横山寨任苗王。”

    这些年来,熊野也的确为大宋做了不少贡献。赵洞庭虽然仍旧不喜他,但当初的仇恨也淡淡的忘却了。

    眼下邕州无主,苗地纷乱。让熊野这位出于苗族的真武境强者往苗疆任苗王,或许不是件一举两得的事情。

    假若熊野没有治理苗疆的才能,便再派他人往苗疆任职,架空他的权利也不迟。

    熊野听得赵洞庭的许诺,些微动容,拱手之后也是离去。

    赵洞庭看着空千古、乐无偿、黄六甲等人,轻轻叹息道:“咱们要做的,就是让这大宋境内不再出现任何乱子了。”

    大战当头,大宋国内也经不得再起什么乱子。

    ……

    蜀中嘉定府。

    嘉定府内有新建的皇宫。

    夜微凉。

    大殿外显得颇为冷清,不过数十禁卫站岗。在离着大殿数十米范围内,都看不到人影。

    大殿内有光。

    此时,新宋皇帝赵昺就穿着龙袍站在大殿之内。不过他却是满脸通红,额头冒汗,正在咬牙切齿。

    “贱货!”

    “竟敢欺骗朕!”

    他神色狰狞,嘴里正不断在骂骂咧咧着。

    而在他的身下,有美人在痛呼。

    是红袖。

    红袖穿着极薄的红纱,几若片缕,浑身大多数美好的风光都露在外头。

    她满脸痛楚,正在忍受着赵昺的鞭笞。但是,却什么都不敢说。

    赵昺的残暴变态,早已经让她畏惧到骨子里。她无力反抗,只能颤颤巍巍的承受。

    她怕是新宋皇宫之内最凄惨的女人了。

    她没有栾诗双那样的好运。

    栾诗双不仅仅给赵昺生了子嗣,而且,现在成了新宋的皇后。赵昺就算再不怜惜她,也不会将她折磨得如红袖这般遍体鳞伤。

    而红袖,也自是清楚赵昺此时嘴里在骂的是谁,心中在恨的是谁。

    是那个叫玉玲珑的姑娘。

    那个神秘莫测,原本应该成为赵昺皇后的姑娘。

    在赵昺登基的前夜,那个姑娘竟是偷偷离开了皇宫。放下了她在新宋的地位,放下了她在新宋的富贵荣华。

    其实即便她不离开,以她在那个真正的新宋之主心中的地位,赵昺其实也不敢拿她怎么样的。

    红袖眼中含泪,浑身麻木,这刻,只满脑子都在想着玉玲珑。

    她真的很佩服玉玲珑的勇气。

    可惜,她自己却是没有那样的勇气,也没有那样的实力。她逃离不开赵昺的魔爪。

    不知道什么时候,赵昺忽的抽搐,然后便骂骂咧咧的抽身回到了龙椅上。

    红袖瘫软在地。

    看着眼前摇曳的灯火,她渐渐出神。

    她便似这灯火,被禁锢在这大殿之内。但若是灯火倾倒……

    赵昺坐回到龙椅以后,不再看红袖半眼,仍是满脸狰狞,“待朕灭宋,看你能跑到何处去!朕定然叫你生不如死!”

    他是真正想得到玉玲珑的,因为他这个人的欲望极强。不论对权势、金钱、女人,都是如此,已经到病态的地步。

    而玉玲珑的悄然离开,无疑让他感觉到自己被玩弄了。这让得赵昺有种深深的屈辱感。

    越是自卑,就越是受不得半点屈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重生八零:媳妇有〕〔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快穿:反派女配,〕〔他是病娇灰姑娘〕〔高冷慕少狂宠妻〕〔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