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流量到影帝〕〔我无敌了亿万年〕〔夺帅之剑〕〔我把末日变成了游〕〔联盟之从外援开始〕〔弃牧玩骑〕〔我真不是江湖败类〕〔一生富贵全靠躺〕〔随身携带一座科技〕〔战兽天下〕〔天命贵女:坏坏夫〕〔我的日本炸裂了〕〔熬死诸天〕〔靠联想成就武神〕〔诡妻一枚〕〔中医也开挂〕〔万古最强宗〕〔江湖之寻剑录〕〔道门商旅〕〔重生之嫡女有点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862.松溪开战
    一秒记住【】或手机输入:wap.. 求书、报错请附上:【书名+作者】

    御书房内气氛陡然间有些古怪起来。

    忽必烈眼中掠过精光,看着这明显是蒙古人的大臣道:“继续说下去。”

    这老臣拱拱手,“宋军佯撤,吕文焕仓促进军,臣以为,这可能是吕文焕他”

    后面的话到底太过诛心,是以这个大臣并没有继续说下去。不是怕得罪吕文焕,而是怕被忽必烈不喜。

    忽必烈眼睛微微眯起眼睛,然后缓缓摇头,“吕文焕曾跟着伯颜几乎歼灭整个宋国,应无这种可能。”

    这老臣却又道:“以前的宋国君昏臣佞,而现在的宋国其国君可很是英明啊”

    这又是句隐隐诛心的话。这老臣只怕是和吕文焕有什么过节。

    但是,他这话说出来后,御书房内众人的眼中却都是划过异色。

    吕文焕镇守襄阳六年,对宋国忠心耿耿。当初投元,可全是因为他对宋国朝廷彻底失望了。

    哪怕是忽必烈这位大肚能容的君主,此时心里也是有些打鼓。他想要相信吕文焕,但这老臣的话却始终横亘在他的心头。

    吕文焕作为一路主帅,如果他真有投宋之心的话,那一路十余万大军可逃不出全军覆没的下场。

    只是,临阵换将却又是大忌。

    忽必烈无疑还是有些迟疑。

    最终他看向他的智囊桑哥,问道:“桑哥,这件事情你有何看法?是否换掉吕文焕?”

    桑哥微微躬身道:“臣以为临阵换将乃是大忌。且吕文焕位我朝立下颇大功劳,若是如此换掉他,只怕会寒了朝中那些降臣的心,到时候影响便大了。皇上不如派遣特使到吕文焕军中行监察之职,不给他调兵遣将之权,但给与他否决权。如此,纵是吕文焕真有异心,也可防他让断送我大元军卒的性命。”

    他到底不愧是忽必烈身边智囊,这种反应,不是寻常大臣能及。

    旁侧耶律铸等人都是认同点头。

    忽必烈也不禁点头,然后便道:“那耶律铸你便去吕文焕军中吧!”

    派寻常大臣去,还真未必压得下吕文焕,毕竟吕文焕在元朝中地位不低。但耶律铸位极人臣,自是可以。

    而且,耶律铸也是智谋超群,绝对算得上是最佳人选。

    “臣领命。”

    耶律铸躬身答应。

    就在这日,耶律铸便从元朝中都带着忽必烈的圣旨出发,往吕文焕军中而去。

    忽必烈还派遣身边最亲近的高手黄粱策贴身保护他。

    福建路建宁府境内。

    建宁府北松溪、政和两县,现在县内百姓也已经全部撤出县城。天速、天杀两军为百姓断后。

    撤往建宁府的百姓蔓延不见尽头。

    而原本驻扎在两县城之外的元军在进驻到松溪、政和两县后,便以极快的速度向着宋军追击而来。

    他们怕是并未多想。

    因为城内百姓都已经迁徙出城,这看起来真不是佯撤。

    双方都互有斥候打探。

    中间斥候小队发生遭遇时展开的厮杀略去不提。

    禁军中斥候俱是精锐,弓马娴熟,眼力不俗。自是元军的斥候损失要惨重得多。

    松溪县外十余里。

    黄昏的夕阳照射在官道旁的小溪上,波光粼粼,如同片片金黄的叶子在随波逐流。

    后面追击的元军距离天速军越来越近。

    这恍然有种刘皇叔当初长坂坡之战护送百姓撤离的既视感。

    当元军距离宋军大概不过五里远时,天速军中主将终是下令道:“全军列阵!抵挡元军!”

    文天祥最是擅长游击,但这回,竟是没有让麾下军队和元军展开游击的打算。在官道上列阵,很显然是要硬碰硬。

    这下令的军长名为贺成华。他穿着墨甲,头戴缨盔,看起来很是勇武。

    若说他的名字,现在大宋境内或许并没有太多人知道。但若是说起他哥,则定然是尽人皆知。

    因为他哥哥便是原畲民军队的领袖,也就是现在的广南东路安抚使——贺东强。

    当初大宋收复福建,畲民军卒和头陀军中的大多精锐都被收编到文天祥麾下新设立的天暗、天佑、天空、天速、天异、天杀六支禁军当中。而其军中的领袖也同样都跟随着黄华还有许夫人投向了宋朝。

    赵洞庭和文天祥对这些将领都很是信任。其中有很多人便就在这福建军区中任职。

    想之前贺成华被任命为天速军军长之时,这还在福建当地成为佳话。他和他哥哥都位列重臣,可谓是大大光耀了门庭。

    听得他下令以后,天速军将士们便不再往前行进。骑兵、步兵都是缓缓驻足。

    贺成华在军中喊道:“将士们,在大宋禁军之中,我们福建军区六支禁军成立最晚。在皇上设立我们天速军以前,我们都只是义军,我知道,军中流传着我军装备、伙食皆不如天罡、天魁等军,连战斗力也不如他们的话,但本将现在可以告诉你们,那都是屁话。皇上一视同仁,大宋各禁军的装备、伙食、饷银等等都是同等的!如果战斗力不如天魁、天罡等军,那是我们训练不够刻苦!现在,你们告诉本将,你们的训练,刻不刻苦?”

    “刻苦!”

    “刻苦!”

    “刻苦!”

    军中齐齐响起这样的应答声。

    大宋各禁军都是精锐,其中又以天魁、天罡等军风头最盛。后成立的天速、天杀等军名气最浅。但说到底,谁服气谁?

    “好!”

    贺成华点头大声喊道:“那就在此战中,让本将、让这整个天下,瞧瞧咱们天速军的战斗力!”

    “我们,会比天魁军差吗?”

    “不会!”

    “我们,是禁军中最弱的吗?”

    “不是!”

    “你们如何证明?”

    “杀敌!”

    “杀敌!”

    “杀敌!”

    一声声喊,在军中整齐的响起。

    虽只是只言片语,但贺成华却是成功的将天速军将士们的士气都调动起来。

    “列阵!”

    然后在贺成华的列阵中,天速军将士们便紧锣密鼓的布起阵来。

    他们的阵型将整个官道都挡住。

    军前是雷阵。

    雷阵后便是以石头匆匆堆砌起的掩体。

    掩体后是神龙铳手们。

    骑兵们都下马作战。

    更后头,则是军中的投炮车等火器装备。

    掷弹筒营隐藏在官道旁山坡上,百挺掷弹筒整齐排列着,对准官道,组成了炮阵。

    整整万人的天速军,仅仅有数百步卒押送粮草先行。

    类似这样的阵型,他们在军区内已不知道演练过多少次。

    而这些天速军将士们以前都是在战场上见过血的猛人,自也无需担心他们会向守备军士卒们那样紧张。

    过些时候,北面尘土飞扬。

    有斥候匆匆驰马而归,到贺成华面前,“军长!元军到了!”

    话音刚刚落下,在那官道尽头弯道处,便有元军的骑兵露出身影来。

    根据斥候的探报,这股出松溪县追击的元军,大概有三万余人。

    这应该占据松溪县元军的半数了。足以可见元军对大宋禁军是如何的重视,甚至是忌惮。

    如野外作战,双方排兵布阵冲杀。三倍的兵力能够造成的优势是难以想象的。

    但是,即便知道元军军卒众多,天速军中却也没谁露出害怕之色,反而都是隐隐有些激动。

    他们现在可不是义军了,而是正经的大宋禁军。

    纵观以往大宋禁军的个个战例,有几次不是以少胜多?

    那些最先成立的禁军可以做到,他们,也同样可以做到。

    这不仅仅只是为天速军扬名,也是为他们畲民争气。同时,也好好打击打击那些原本气焰彪炳的元军的气势。

    “备战!”

    随着贺成华及军中诸将的吼声响起,躲在掩体后的士卒们个个都将枪上了膛。

    咔嚓、咔嚓。

    齐刷刷的响声。

    而负责引动雷阵的士卒,则是双眼紧紧盯着前面的元军。

    前面数十米的距离内,都被他们埋下了轰天雷。虽然因为时间仓促而显得有些粗糙,但这些元军总是要趟过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鲜妻太甜:偏执老〕〔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