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医武兵王〕〔绝世妖帝〕〔剑骨〕〔都市极品医圣〕〔武神天尊〕〔特种龙王〕〔踏天龙皇〕〔暖婚100分:总裁,〕〔隐婚总裁霸道爱〕〔超时空评测〕〔偷爱〕〔都市之六界裁决者〕〔日常系神壕〕〔惹谁都别惹医圣大〕〔高龄巨星〕〔若有情爱〕〔蚀骨宠婚:早安,〕〔我的重生不一样啊〕〔看书就能掉装备〕〔盛总,你老婆又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938.泉荡动情
    前往【小説2016】阅读最新章节,手机wΑp.xiaoshuo2016 com 求书、报错请附上:【书名+作者】

    是那个替他磨墨的侍女。

    苏泉荡虽是名将,但武道修为距离黄粱策无疑还有着很大的差距。

    他刚刚虽鼓足力气抵挡黄粱策抬腿踢来的长剑,只力道、内气不足,长枪眨眼脱手。黄粱策踢出的剑只是稍微改变轨迹。

    这剑,本应该是刺入苏泉荡脑袋的。在偏离轨迹的情况下,也应刺入苏泉荡的胸膛。

    是这侍女回神过后忽然冲将过来,替苏泉荡挡住了这剑。

    她拦住苏泉荡半个身子,长剑刺进她的右肩。穿透而过,最后抵在苏泉荡的甲胄上。

    侍女淡绿色衣裳这时已是被鲜血染红。

    苏泉荡双眉紧凝,对着外面喝道:“叫郎中来!一应刺客,格杀勿论!”

    这刻,他忽然间震怒了。也不知是因为若非这侍女替他挡剑,他胸口便会被刺穿,还是因为看到这侍女左肩殷红的鲜血。

    有位供奉忙向着外面跑去,“快些叫郎中来!”

    门外又有枪响。

    还有几个刺客中枪未死,禁军神龙铳手们都在他们脑袋上补了一枪。

    然后便是许多人涌到苏泉荡门口。

    见苏泉荡安然无恙,这些禁军将士和神龙铳手们总算是松口气。

    这些刺客端得是厉害,在重重明哨、暗哨的防护下竟然还是得以冲杀到苏元帅面前。甚至,禁军折损人手远比那些刺客要多。

    苏泉荡看着怀中侍女,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这侍女面容姣好,虽算不得绝美,却也自有柔弱之资。苏泉荡身旁本无女人,她却是张向阳近来特意派来照顾苏泉荡饮食起居的。

    苏泉荡本顾及军中不应滞留女眷,只又撇不开张向阳的面子,便将她留在身边。

    最近宋元对峙,他常常在军中办差,心思繁重,甚至都没有和这侍女说过话。

    侍女脸色些微苍白,痛得香汗淋漓。

    刚要答话,却又听得苏泉荡说:“你且先不要说话,郎中就快来了。”

    侍女有些羞涩低下头去。

    等不多时,便有郎中赶到,就在这房间内替这侍女疗伤包扎略过不提。

    荆湖北路节度使张向阳亦是匆匆赶到苏泉荡这住处。

    看过满院的尸体,这年岁较之苏泉荡要大得多的节度使也是勃然大怒,气冲冲道:“元贼怎敢这般大胆!”

    苏泉荡和张向阳见过礼,幽幽道:“元贼出动这么多高手,看来也是得知夔州战事,迫切地想要和我军开战了。”

    说着看向旁边副手,道:“传令下去,再派两千精兵镇守城头。让看守粮仓、军械库的将士们都打起精神来,严防元贼再做偷袭。另外,将此事传往当阳县,让刘军长等人务必谨慎!”

    只说这话时,他眉头轻蹙,心中忽然间有些不妙的预感。

    有将领连忙跑开了去。

    苏泉荡又看向张向阳,道:“张大人,眼看战事在即,要不你先和城中官吏们且先去常德暂避战祸?”

    张向阳只道:“我身为荆湖北路节度使,根在江陵府,怎能离去?若我离开,城中百姓们会如何想?如何看我张向阳?”

    他对着苏泉荡笑,“再者,有苏帅镇守江陵府,我相信这江陵府定然不会遭受元贼践踏。”

    苏泉荡见张向阳这么说,便也不再劝解,豪迈道:“既张大人相信我苏泉荡,那就安居城内。苏某定让江陵府安然无恙。”

    张向阳拱手,“那张某就先行替这江陵府内百姓们谢过苏帅了。”

    稍作寒暄以后,他便离去。

    眼下虽是边疆气氛紧张,但其实也没有他这个节度使太多事。除去乱民烧储粮库那阵有点手忙脚乱,现在又清闲许多。

    毕竟苏泉荡麾下总管才不到四万军卒,要筹措粮草并不是很难的事情。更何况,大宋也不像以前那般民不聊生了。

    苏泉荡让士卒打扫过院子。

    那些元朝刺客和阵亡禁军、供奉们的遗体都被抬了下去。

    近十个上元境,再有一个真武境高手。苏泉荡虽受惊吓,但当然是不吃亏的。

    那郎中也从他房间内走出来。

    苏泉荡脸上泛起些许担忧之色,迎上去问道:“如何?”

    “苏帅。”

    郎中给苏泉荡见礼,答道:“这位姑娘性命并不大碍,只需静养数月便能见好。只是……以后怕是会留下疤痕和隐疾。”

    “这不妨事。”

    苏泉荡眉头微皱,嘴里却是如此说,然后对旁边人道:“看赏!”

    等郎中道过谢,他已是向着房间里面走去。

    房间内仍显得有些凌乱,那侍女躺在床上,可能是刚刚包扎生疼,脸色较之之前还要苍白许多,几乎看不到什么血色。

    见到苏泉荡进来,她却还要起身行礼。

    苏泉荡连忙道:“你好好躺着便是。”

    然后走到床边,柔声又道:“你叫什么名字?”

    侍女答道:“奴婢姓周,名浅萝。”

    “浅萝……”

    苏泉荡轻声低语,“好名字。本帅这条命多亏是得你救下,你,想要本帅如何报答?”

    周浅萝只道:“苏帅为国为民,浅萝不敢求苏帅报答。”

    “诶!”

    苏泉荡道:“为国为民那是本帅身为臣子之本分,怎的能不报答你?你但说无妨,只需本帅能办到的,必定替你办到。”

    周浅萝微低着头,沉默了半晌,道:“那……浅萝想回家里去。”

    苏泉荡为之愣住。

    然后他道:“自皇上实施布恩令后,社稷又无甚么奴籍。你要想回家去,便可禀明张大人回家去便是,何须求我?这不算。”

    周浅萝道:“当年浅萝随着父母兄弟来这江陵府,走投无路,多亏张大人收留奴婢进府为婢。就这般走,浅萝心中不安。”

    她用些微恳求的眼神看着苏泉荡。

    苏泉荡笑道:“你虽为女流,却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不知要胜过这世间多少男儿汉。只是,你为何忽的想回家里去?”

    说着瞧瞧自己这房间,道:“是不是本帅平素里太过随性,你需要操劳的事情太多了?”

    这还真是实情。

    苏泉荡平素里公务繁忙,本又身边常常没个女人照料。在周浅萝过来以前,他房间里真是挺乱的。

    “不是。”

    周浅萝却是连忙摇头,却牵动伤口,轻声痛哼了声,道:“是奴婢这般模样,已是没法照料苏帅了。”

    她眼眶见红。

    她也问过郎中,知道自己这伤势难以痊愈,会留下疤痕不说,以后怕是还做不得什么粗活。

    鲜少会有女人不在乎自己形体容貌的,周浅萝也同样是如此。

    苏泉荡闻言恍然,忍不住笑,道:“你无需担心,本帅会禀明皇上,请皇上派遣宫内御医来替你医治。以御医之能,必会让你伤势痊愈,你以后便安心留在这府中照料本帅便是。”

    想了想,又道:“你家中兄弟父母,本帅也都派人接来。以后就在这府中住着。”

    周浅萝惊道:“这、这如何使得?”

    苏泉荡道:“你是本帅救命恩人,这又有什么使不得的。莫非,是你不愿照料本帅?”

    周浅萝脑袋又不禁微微低了下去,“奴婢……听从苏帅的便是。”

    语气中含羞带怯。

    本是孤男寡女,虽以前苏泉荡几乎从未和她说过话,但苏泉荡威风凛凛,长得也俊俏。她心里,难免对苏泉荡有些好感。

    苏泉荡放声笑,“那就这么定了。”

    自从这事以后,他只觉得周浅萝这人好似突然闯进他的心。自是不愿意放她离开的。

    等到苏泉荡笑声落下,房间里氛围好似忽然间变得有些古怪。

    苏泉荡大老爷们,却是还从未涉过情场。这刻,脸上竟是也露出些不知所措之色。

    好在周浅萝低着脑袋,倒是没有瞧见。

    “苏帅!”

    这时候,有士卒匆匆在门外叫喊。

    【推荐:txt2016 一个超【十万】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m.txt2016co㎡)可直接下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约会从美食开始〕〔重生日本当神官〕〔帝国吃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