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宁帝军〕〔三国骑砍〕〔凤鸣在天〕〔祖宗在上〕〔美剧世界有点乱〕〔自走棋入侵异世〕〔星际争霸之渐变世〕〔从选择灵兽圈开始〕〔海贼之黑暗操纵〕〔燧灵记〕〔我的正义在射程之〕〔漫威之我家英雄很〕〔桑泊行〕〔农家科举之路〕〔校草居然是你前男〕〔斗破之魂风〕〔咱家有颗仙灵果〕〔我在NBA当大佬〕〔别叫我歌神〕〔全职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019.福建节度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0丨6.com 以免丢失

    黄华、支永寿、奎英豪等人在旁看着,神色悲戚,心情更是凝重。

    这回支永寿和千余将士虽突围而出,但江湖义士们的折损却是太过惨重了。顶尖高手几近死绝。

    这无疑让得长乐郡的形势显得更为不利。

    在众江湖义士的遗体焚化以后,黄华将城防之事交给支永寿,向着子城府衙而去。

    子城是长乐郡的真正权利中枢。占地不广,但福州最顶尖的衙门,以及最位高权重的大臣们都住在这里。

    虽是夜深,府衙内仍是灯火通明。

    在长乐郡风雨飘摇的情况下,上至权臣,下至百姓,没几人能够睡得安稳。

    福建路节度使廉黎明坐在府衙正殿之内,亦是丝毫没有睡意。

    他已经有两夜未曾安睡了,此刻双眼泛着浓密血丝,且眼神中满是担忧之色。

    这长乐郡,真是岌岌可危。

    他不是怕死,甚至已经做好为国捐躯的打算。只是,长乐郡破,便几同于大宋东大门破,他廉黎明有愧圣恩。

    直至现在,廉黎明心中都清楚的记得那幕。

    那时的他,还不过是区区福建路汀州漕运使而已。莫说在整个福建路,便是在汀州,都算不得什么大权之臣。

    而他又向来不愿趋炎附势,同流合污,更是隐隐被其余官员排斥。

    曾有人笑言,汀州漕运使,不过是个夜游神而已。

    但在那日,就是福建变天后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军机令文天祥却是折节亲至廉黎明家中。

    当时的廉黎明虽诧异文天祥为何会亲至,却也只以为文天祥是来让他表态。毕竟,福建不再是蒲家的福建。

    于是廉黎明不等文天祥发问,便直言道他已无心官场。

    这些年来的满腔热血,济国济民之心,终是在不堪入目的现实眼前被击打得体无完肤。

    他实在是已经是心如死灰。

    可文天祥听到他这话后,笑容只是更为浓郁,说道:“早闻廉漕运使刚正不阿,一心为民,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然后他笑眯眯从袖中掏出了一卷黄彤彤的圣旨。

    文天祥将这卷圣旨放在廉黎明身旁,只又说:“皇上说了,这旨,廉漕运使你接不接,全凭你自己心意。”

    紧接着便起身,就这样离开廉黎明的家去。

    廉黎明傻愣愣看着圣旨,甚至连相送文天祥都忘记。

    等再回过神来,文天祥的身影已经是远去。

    廉黎明带着些许沉重和好奇打开赵洞庭的圣旨。

    上面的字眼,却是让得他的眼睛立刻鼓瞪起来,充斥着不可思议之色。

    泱泱福建,朕唯听廉大人出淤泥而不染,刚正不阿,两袖清风。以榜眼之身,屈居汀州漕运使十余载不曾升迁,受百官相轻,却仍旧福泽汀州百姓。这份大毅力、大爱之心,当为福建群臣之最。朕,愿意福建路节度使之职待之,廉大人自作思量。

    圣旨上的所有字眼,都是褒扬廉黎明的。

    只最让廉黎明触动的,却是赵洞庭最后那句话。

    做不做这福建路节度使,任由他廉黎明自己拿主意。这足以体现圣上对他是何等的尊重。

    说是皇恩滚滚,都丝毫不过。

    说到底,他廉黎明只是区区漕运使而已,纵是榜眼出身,相较于皇上,其实又算得什么?

    皇上若非是敬重他这个人,根本无需给他自己拿主意的权利。

    皇上是天。

    谁敢违抗皇上的旨意?

    更莫说,这封圣旨还是给廉黎明升官的。而且是连升数级。

    看到圣旨后的廉黎明怔神良久,最终眼眶都是泛红起来。十余载怀才不遇的悲凉,好似在这刻全部都化为暖意。

    他廉黎明虽为汀州百姓做了些事,但何德何能能当得皇上如此?

    从那时起,赵洞庭在廉黎明心中的身影便是变得无比高大起来。虽然,那时候他其实连赵洞庭都没有见过。

    而其后两年,廉黎明进长沙给赵洞庭汇报政务,两度都是和赵洞庭促膝长谈,对赵洞庭就更是佩服到五体投地。

    这位小皇帝的种种政治见解、治政手段,以及个人魄力,都让廉黎明深深折服。

    大宋能有如此明主,他廉黎明有什么理由不舍生忘死?

    皇上待他如此圣恩,他廉黎明有什么理由不感恩戴德?

    于是乎廉黎明自赴任以来,可谓是克忠职守,把这福建路当成自己的家在打理。

    而现在,家门外有强盗抢进家来,廉黎明又如何等不忧心忡忡?

    他可是在赵洞庭面前发过誓,要在有生之年,为皇上打造出繁荣昌盛的福建路。

    “廉大人!”

    在廉黎明怔怔出神时,黄华从外面走了进来。

    廉黎明有些茫然抬头,瞧见是黄华,眼中终是露出些许光彩,问道:“黄大人,支军长他们如何了?”

    他是福建路的主官。而黄华,作为福州路安抚使,便是这福建路的守护神。

    当然,驻军在福建路境内的文天祥不算。

    廉黎明也是知道支永寿被围的消息,刚刚才这般忧心忡忡。没有福州守备军,这长乐郡,他可守不住。

    黄华走到廉黎明旁边自顾自坐下,叹息道:“支军长他们被救回来了。只是,江湖义士们死伤不少,涌泉寺罗汉堂诸位高僧更是几近全部圆寂了……”

    廉黎明愣住。

    最终长叹,“唉……”

    他消瘦的脸颊此刻自是显得有些颓然。

    他也知道,守长乐郡,这些江湖义士们是股很大的助力。这个消息,当真是让人心中生寒。

    过半晌,廉黎明才又问黄华,“那黄大人这般匆匆来寻我,是……”

    黄华叹息道:“眼下城内守卒仅剩不过四千有余,我想请廉大人再……再征召些壮年上城头助我们抵挡元贼。”

    “这……”

    廉黎明脸上立刻露出了迟疑之色来,“民为国之本,我身为福建父母官,又……又如何能狠下心发出这样的征召令啊……”

    黄华道:“我也不想让百姓们去抵抗元贼,但是你可曾想过,元军若是破城,百姓们还能好好活着么?”

    接着又道:“我知道廉大人你是爱惜百姓,只眼下,却也是无可奈何啊。元贼来势汹汹,我们福州守军怕是……”

    廉黎明微微蹙眉,“黄大人你能否给我交个底,若不征召百姓上城,你们还能阻挡元贼多久?”

    黄华答道:“这得看元军主帅阿术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了,若他不计代价,估计内城至多也就坚守两日。”

    廉黎明轻轻点了点头。

    然后他道:“等元军攻城,我会亲率众官上城,做万民表率。只这征召令……我真是无颜下达。”

    百姓愿不愿意上城阻挡元军,那是百姓们的事。而发征召令,味道可就变了。

    自赵洞庭执政以后,大宋都还从没有强迫百姓上城作战过。

    黄华见廉黎明这般,也只得拱手,“如此,便有劳廉黎明了。”

    他当然也不希望形势真走到需要百姓们上城厮杀的地步,但现在,却不得不未雨绸缪。

    只希望,当廉黎明率官上城头时,能有百姓被他们触动。

    如此,长乐郡兴许能多坚守住些时日。

    而只要等到广南东路守备军赶到,这长乐郡的形势,便总要好上些许。

    这夜,悄然过去。

    阿术没有再率领大军攻城。

    他麾下元军只是盘踞在外城内,对内城形成合围之势。

    城头火把彻夜通亮,许多将士彻夜未眠。

    紧张的氛围始终凝聚在空中不曾散去。

    黄华、高天纵等人都已经是做好最坏的打算。那就是在这内城和元军拼死。

    他们已经退无可退。

    而大概谁也没料到的是,情况会在翌日清明突然出现转机。

    搜【完本小说網】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