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在神医逍遥客〕〔都市狂神〕〔穆玄景顾青辞〕〔最强神医〕〔夜少的二婚新妻〕〔万界圆梦师〕〔绝世兵王王旭东〕〔凌天凡〕〔重生之都市修仙洛〕〔秦风李秋雪〕〔镇世武神〕〔乾坤剑主〕〔近卫高手〕〔权少,一吻成瘾〕〔晚安,总裁大人〕〔绝世兵王〕〔重生五零巧媳妇〕〔极品贤婿〕〔极品贤婿韩东〕〔嫡女医妃沈清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074.阿淼提亲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0丨6.com 以免丢失

    只眼泪也遮不住那目光中的浓浓喜意。

    以前阿红从未想过,那个纵是以色眯眯眼神看着自己的小厮竟会是持剑便惊动常德江湖的高手。

    自吴阿淼离开常德府后,她听到有江湖人议论说他是上元境且会领悟有剑意的剑客。

    虽然阿红并不知道上元境和会剑意意味着什么,但从那些江湖人崇拜的眼神中也看得出来,吴阿淼是难得的大高手。

    正是她心中所倾慕的那样的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只阿红后来却又发现,自己对吴阿淼的喜欢,并未因为得知他是江湖高手就增添多少。

    原来的他的身影已经不知不觉中深深刻进她的心里。

    以前卖葱油饼时,他总盯着她,让她觉得不自在。

    而后来吴阿淼离开,无人再那般热辣辣地盯着她,却是让得她更觉得不自在。只好似生命中少去不少东西。

    这些话,阿红都没有跟爹爹说。只是每日夜里,都会祈祷上苍,让吴阿淼平平安安再回来。

    在泷欲离开以后,更是如此。

    因为泷欲的离开,让她忽然觉得吴阿淼可能也永远不会再回来。

    他们师徒两不似是属于这条常德府默默无名街道的寻常人。

    而现在,吴阿淼回来了。

    他穿着金甲、骑着白马回来了。

    阿红当然喜极而泣。

    “吴阿……”

    她忍不住呼喊。

    但喊出两个字后,声音却又忽的噶然而止。然后带着浓浓羞涩向着粉馆里面跑去。

    她跑到门后便边,双手紧紧捂住自己砰砰乱跳的胸口。

    他是回来寻自己的么?

    阿红那位老实巴交数十年的爹爹瞧见女人忽的这般慌张,在柜台内先是微愣,随即意识到什么。

    他问阿红道:“吴阿淼回来了?”

    阿红却浑然没有听到爹爹的声音似的。

    “女大不中留啊……”

    她爹爹瞧着,嘴里轻声感慨。自己却是忍不住匆匆走出柜台,向着门口走去。

    到门口,便正正撞着吴阿淼在门口下马。

    那光鲜的金甲,直让得这位老实巴交的卖饼老汉愣在原地。

    吴阿淼却是嘻嘻笑,连连对着老汉拱手道:“小子吴阿淼见过伯父。”

    然后便大步走进粉馆,直看向躲在门边的阿红,挠挠头:“阿红……我回来了。”

    女子满面娇羞如红霞,轻轻点头。

    老汉仍在发愣。

    吴阿淼支支吾吾又道:“阿红,你、你之前说等我回来,现在我回来了,你、你愿……愿不愿意嫁给我为妻?”

    “啊……”

    阿红低呼,实在娇羞得不行,掩面向着里屋跑去。

    她是寻常女子,虽然赵洞庭推行自由恋爱,开放社会风气,但阿红到底还不能像是那些大家小姐们转变得那般快。

    这需要过程。

    吴阿淼愣在原地。

    随即愣愣转头看向老汉,两人大眼瞪小眼。

    吴阿淼又挠挠头,道:“伯父,小子想娶阿红为妻,请您答应。”

    说着这家伙便从自己怀中掏出两锭金灿灿的金子来。

    这是他问赵洞庭要的。

    虽他现在是皇宫禁卫副统领,但来求亲,自然不可能什么东西都不带。

    将两锭金子塞到仍自愣愣的老汉手中,吴阿淼又道:“小子也不知道买啥好,您自个儿想置办啥便置办啥。”

    他大概是这年代提亲提得最不讲究的人了。

    不过两锭十两的金子,却着实算是重礼。

    这能到银号里去换二十万文的银钞。

    而到现在,赵洞庭虽发布银钞有些年头,但民间却是十万元户都是不多见的。

    寻常人家提亲,聘礼约莫也就不过数千文而已。也就是几贯钱。

    赵洞庭发布的银钞以文为单位,分为文、五文、十文、百文、千文。其购买力在寻常情况下,一文等同于一个铜板。

    当然,大宋在经过赵洞庭数年发展后,民间生活水平提高了。一文钱也没有以前那么高的购买力了。

    以前包子约莫也就一文钱。而现在,市面上包子大概得需要两文。

    老汉怔怔看着自己手中两锭金子,也不知是被吴阿淼的扮相惊住,还是被金子光芒刺得发傻,或者两者皆有。

    以他的人生经历,大概是想不到有人竟然能够在短短时间内发生如此翻天覆地变化的。

    哪怕是他也知道吴阿淼在常德府持剑杀贼的事迹,也从未敢想过吴阿淼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发迹。

    两锭金子,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伯父?”

    吴阿淼见老汉怔着,轻轻又喊。

    老汉回过神,却好似是金子烫手似的,连忙塞回到吴阿淼手中,“这、这,老汉得需去问问女儿的意思。”

    然后他便也匆匆向着里屋走去。

    留下吴阿淼和十余金甲禁卫在外面大眼瞪小眼。

    吴阿淼嘴里嘀咕,“难道是聘礼还不够?”

    这家伙神经极粗,以前吃泷欲的,用泷欲的,也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什么价。

    估摸着,他要是聘礼再下得重些,能将阿红的爹爹给活生生惊得心肌梗塞不可。

    当然,这个年代还并没有心肌梗塞这个词汇。

    老汉跑到里屋。

    刚进屋,就见着自己女儿满面羞红地坐在床榻边。

    床上,是他那身子骨不好的妻子。

    老汉问阿红道:“女儿,那吴阿淼向我家提亲,你可中意?”

    阿红轻咬着唇,随即道:“女儿但凭爹爹做主。”

    老汉心中其实早有答案,听着阿红这么回答也不觉意外。

    他当然知道自己女儿心中早有那吴阿淼的身影。

    只他心中却还有些顾虑。

    他也走到床边,道:“吴阿淼为人老实勤奋,本是相当不错的。可现在他……咱家怕是配不上他了。”

    阿红听着,顿时只觉得心中酸楚万分,差点流泪。

    她刚刚在惊喜、娇羞中,倒是未曾想过这点。

    而她躺在床上的母亲则是道:“咱们就这个女儿,还是娶个门当户对的好,免得过门以后不受人待见。”

    她常年卧病,对吴阿淼和阿红的情况却是不太了解。

    老汉轻轻叹息,看着阿红,“要是以前便答应这吴阿淼便好,也不至于让咱家显得势力。现在嫁他,却是高攀了。”

    他们真是本本分分的老实人家。

    阿红低着头,“阿红只想留在父亲、母亲身边。”

    她是喜欢吴阿淼的,但家里这种状况,却是也放不下。她没法做到像其余女子那样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现在吴阿淼做了官儿,她要是嫁给他,随他去了,年迈的父母亲可怎么办?

    “别啊!”

    而这时候,吴阿淼的脑袋忽然从门外露出来。

    他脸色有些焦急,道:“伯父、伯母,阿红,只要能娶阿红,这官小子不做也罢啊!”

    他的出现,和这句话,让得屋内三人都是愣住。

    谁也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毕竟在这年代,人们是将功名利禄看得极重的。在这样圣明的朝廷下,有官不做,和“傻”等同。

    但老汉、阿红还有阿红她母亲自然也为吴阿淼这话感动。

    这说明吴阿淼将阿红看得比功名更为重要。

    阿红又低下头去,眼中喜意却是止不住。

    老汉却道:“这、这如何使得……”

    老实巴交的他在此刻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吴阿淼道:“反正我也不喜欢做官,只是让皇上封我个闲职而已。嘿嘿,以后就留在这常德府开粉馆也挺好。”

    说着又眼巴巴看向阿红。

    这刹那,阿红忽的抬起头,好似生出极大的勇气来,道:“父亲、母亲,我想嫁给阿淼。”

    这大概是她这辈子勇气最大的一刻。

    吴阿淼面露惊喜。

    搜【完本小说網】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金珠传说〕〔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今天也没变成玩偶〕〔我为人类谋长生〕〔神级上门女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神乾坤〕〔一世独尊〕〔永恒国度〕〔你的爱如星光〕〔鬼手神医:王妃请〕〔高冷老公,抱一抱〕〔黄小仙的狐朋狗友〕〔神魂丹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