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少的闪婚新妻〕〔终极特种兵〕〔都市极品医神〕〔影后的咸鱼男友〕〔爆笑Z班〕〔非洲农场主〕〔热血降临〕〔天才校医〕〔王牌宠妃惹君心〕〔绝品豪婿〕〔八零炮灰大翻身〕〔楼乙〕〔都市少年狂兵〕〔一位女帝的自我修〕〔贵女重生:侯府下〕〔重生之神级投资〕〔柯南之毛利姐姐〕〔超神纪元〕〔重生之先声夺人〕〔四爷是棵摇钱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129.右里遇险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 免去追书的痛!

    最快更新重生之老子是皇帝最新章节!

    上元境供奉不敢多瞧,只提剑向着院外飞掠。兔起鹘落般,身影便就又出现在旁侧房屋的屋顶上。

    新宋真武境高手紧随其后。

    不过他倒是并未向着仍旧躲在屋檐下角落里的苗右里看去。

    兴许是见猎心喜,让得他忽略许多东西。

    要不然他应该是能够猜到,这院子里定然还有这个上元境家伙的同伴的。毕竟,外面有两匹马。

    苗右里没有出声,牙齿紧紧咬着。

    这场危机来得太过突然。

    他当然知道自己这些贴身供奉突然掠出去是想做什么。

    他不会是那些新宋高手的对手,如此做,是想以自己的性命为自己争取生机。

    在面对上元境供奉如此的大义下,苗右里心中自不可能不感动。而越感动,心中越是痛楚。

    只现在,他却不能沉浸在悲伤中。

    那位上元境高手已然难以幸存下去,他不能继续留在这里,辜负那供奉用生命争取来的短短时间。

    屋内有灯。

    依稀的灯光洒落在院子里。

    苗右里没有敢进屋去,眼神只是扫过院子。

    他心知肚明,待自己那位贴身供奉被杀以后,这些新宋高手很可能还会寻回来。

    躲进屋去,他同样难以逃出生天。甚至还可能连累得这家人也死于无辜。

    只短短数秒后,他的眼神便定格在院子里的水缸中。

    这刹那他不再有任何迟疑,从屋檐下掠出去,躲进了水缸中。

    水缸中有约莫小半缸水,随着他躲进去蔓延起来,直将他的嘴巴都淹没在水下。

    秋天里的水,很凉,很凉。

    苗右里虽然是修武之人,这刹那也不禁是打了个寒颤。

    但他不敢多动。

    水缸外,也不知道那些新宋刺客又有人到院子里没有。他的些许动静,都极可能引得那些高手注意。

    而在这个时候,那位上元境高手尚且才掠过数个屋顶,终究还是被后面的真武境高手追上。

    有意境瞬间笼罩他的全身。

    这让得他飞掠的动作稍微凝固。

    回头,便只见得有到清冷如月光的剑芒向着自己的喉咙刺来。

    在生命的最后关头,这位上元境供奉的眼神颇为复杂。

    他其实并不想就这么死去的。

    之前躲在屋檐下,选择舍身为苗右里争取生机时,他犹豫过。

    他选择成为安卫殿供奉,是想得到善终的。

    但他最后还是选择这样做了。

    兴许,是因为职责。又兴许,是因为整个重庆府。

    在那个刹那间,他的思想是有升华的。

    他最后的眼神,有着对世界的不舍,也同样有着因为自己的选择而生出的欣慰。

    虽死无悔。

    他这辈子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即便修为是上元境,人生也远远称不上跌宕起伏。

    但在这生命的最后时刻,他的死亡,无疑算是伟大的。

    他的死亡,不是句号。而是感叹号。

    这兴许是他整个人生中最为光辉的时刻。

    而那新宋高手在斩杀他以后,果真又以极快的速度掠回到院子里来。

    重归于冷静的他自然能想得到院子里可能还躲着其他人。

    只当他落到院子里的时候,自是看不到已经多到水缸里去的苗右里。

    再看向屋内。

    油灯仍在亮着。

    他并没有闯进屋去。

    因为他刚刚并没有听到什么响动。

    若是院子里还有其余人,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躲到屋子里去。即便躲进去,也不可能这么快就重归于平静。

    毕竟从他落到院中的那刻起,到他重新落回到院子里的这刻,时间总共才过去那么十余秒时间。

    这真武境高手的眼神在院落中游离起来。

    而在院外大街旁侧的几个民宅内,也同样都有新宋高手在搜寻着。

    破军副宫主等人仍然留在街上。

    时间约莫又过去那么十余秒,这真武境高手的眼神也定格在院子里的水缸上面。

    这是个很寻常的人家,院落中的摆设也很悉数寻常。除去这个大水缸外,再也没有能容人的地方。

    真武境高手眼中杀意渐渐升起,向着水缸走去。

    到离着水缸不过那么数米远处,他忽的将自己手中的剑给举了起来。

    他甚至都不打算去打开水缸。

    因他自信,只自己的剑芒掠过,这水缸内若是躲着人,也定然没法幸免。

    而这个时候,仍然躲在水缸里的苗右里自是不知情的。

    他连呼吸都不敢太重。

    “走!”

    而就在这个时候,自院外大街上却是有轻喝声响起。

    是破军副宫主的身影。

    他们在大街上看到有宋军军卒正向着这里驰马。

    他这声低喝,算是又惊又险的救下了苗右里的性命。

    院内听到低喝的真武境高手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是都不愿再耗费丁点时间摧毁水缸,直接向着院外掠去。

    兴许,是他心中觉得那人躲在水缸内的可能性并不大。

    因为若是按常理来推断,若是院子里之前还躲着其余的人。在自己追杀那上元境家伙的时候,这人应该会惶惶逃走才是。

    这才是正常人应该会作出的选择。

    他终是不知道躲在水缸里的会是天伤军的军长苗右里,没有太过重视。要不然,绝不会就这般离开院子的。

    即便是宋军就杀到眼前,他都怕仍会现在这院子里找到苗右里斩杀了再说。

    转眼间,这真武境供奉便落到街道上,破军副宫主等人旁边。

    谁也没问他有没有什么收获。

    因为刚刚他斩杀上元境供奉的动静,实都被破军副宫主这些人看在眼里。

    破军副宫主只微微问:“就那一人?”

    这真武境剑客点点头,“没发现其他人。”

    两人对话间,其余高手也都是重新落到大街上。

    而这时,在前面大街上,大宋铁骑的身影距离着这里已经不过数百米。军中士卒持着的火把清晰可见。

    破军副宫主带着众高手再往屋顶上掠去。

    他之所以这般匆匆叫众人出来,自是不想继续和宋军厮杀下去。

    不是怕,而是担心会被这些宋军士卒给缠住。

    虽然他们有足够实力斩杀这些宋军,但他们在城内的位置也必然会暴露。到时候可能接连有宋军会杀过来。

    他们再想忽然到城头暴起,也就将是不可能的事情。

    大宋铁骑在街道上掠过。

    夜色中,他们刚刚并未能发现破军副宫主这些人的身影。

    只是之后,破军副宫主这些人也没有再找到继续落下去搜查的机会。

    因为街道上不断有宋军铁骑驰骋而过。

    这自是城内军营的大宋铁骑们接到苗右里的调令了。

    当然,这也和破军副宫主等人没太将那两匹马放在心上有极大关系。

    他们没去想过自己会走大运的在这里碰上天伤军的军长。军长大概是不可能单独行动的。

    而区区上元境高手,也不那么被他们放在眼里。

    他们这些人都是真武境高手,纵是那个幸存的家伙最后到得城头上,于他们而言也并没有什么影响。

    夜色中,破军副宫主等人只是找到僻静地方躲藏起来。

    杀到现在,他们也是有些许疲乏了。

    天色,渐渐亮了。

    黎明前的黑暗最沉,也最是让人不可捉摸。便如黄昏,说逝去便逝去了。

    重庆府内极大部分将士都已经赶到西城墙。

    这让得西城墙处士卒看起来熙熙攘攘。

    将士们神色多是愤慨。

    那些新宋的高手杀进重庆府,让得军中有不少袍泽阵亡。

    城头上那些袍泽们的遗体,还有血迹,于大宋禁军而言都是种屈辱。

    大宋禁军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打过。

    哪怕是江湖高手,也鲜有人敢在大宋禁军头上作威作福。

    《完本》网址: 书友超喜欢的【全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tx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兵王归来〕〔诸天最强大BOSS〕〔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手术直播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