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宁帝军〕〔三国骑砍〕〔凤鸣在天〕〔祖宗在上〕〔美剧世界有点乱〕〔自走棋入侵异世〕〔星际争霸之渐变世〕〔从选择灵兽圈开始〕〔海贼之黑暗操纵〕〔燧灵记〕〔我的正义在射程之〕〔漫威之我家英雄很〕〔桑泊行〕〔农家科举之路〕〔校草居然是你前男〕〔斗破之魂风〕〔咱家有颗仙灵果〕〔我在NBA当大佬〕〔别叫我歌神〕〔全职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135.高手殆尽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 免去追书的痛!

    覆盖在城头上空的大宋热气球上将士们带着满腔愤慨,向着城头扔下了轰天雷。

    数百颗黑黝黝的轰天雷在几瞬之后,齐齐在城头上炸响。

    炮声遮盖住其余任何声音。

    那原本场面颇为混乱的城墙瞬间被烟尘覆盖。

    谁也不知道会有多少大宋将士阵亡在其中。

    只可以想象,待这些烟尘消散,那段城墙必定是满目疮痍。

    破军副宫主所在瓮城同样被轰天雷覆盖。

    在这刹那,他根本就来不及去呼喊那些随他而来的高手。只匆匆向着城下掠去。

    纵是登临伪极境修为,他也同样是挡不住神龙铳和轰天雷的威力。特别是轰天雷,谁也扛不住其爆炸的威力。

    若是傻乎乎继续站在瓮城内,莫说他伪极境,便是极境,也很可能饮恨。

    而其余诸新宋高手自也是各有应对。

    他们在看到轰天雷落下的那个瞬间就已经齐齐色变。

    有人掠向城内。

    有人掠向城外。

    有人以绝强修为登空而起。

    但唯独没有人敢继续站在城墙壕沟之内。

    这些轰天雷太过密集,纵是以他们的速度,也很难瞬间在城头上找到安全的落足点。

    只是,不管是掠向城内、城外,亦或是腾空而起,无疑也都是有凶险的。

    他们周遭不再有大宋将士能够形成掩护,众人悉数暴露在其余并没有被炮火覆盖的大宋将士眼中。

    霎时间枪声如雨。

    甚至还有许多箭矢齐齐向着这剩余的九个新宋高手射去。

    登临空中的那个新宋高手很快为自己的选择而后悔。

    他这种举动可谓是愚蠢至极了。

    虽腾空十余米,避开轰天雷的轰炸,却将自己暴露在宋军眼前不说,还不便落足。

    真武境可没有如极境那般长时间立于虚空的本事。

    醒悟过来后,他忙在空中扭转身形,想要向着城内射去。浑身内气爆涌。

    只随即刹那,他的身影便顿在空中。

    有子弹穿透他的护体罡气,在他身上打出血洞。

    然后,这新宋高手的身躯便在空中如筛糠般抖动着。

    城头未被炮轰的瓮城和壕沟内,有许多离着他不过数十米远的大宋将士此时都抬着头。神龙铳都指着上空。

    数十颗子弹先后射入到他的身体内。

    这新宋高手尸体无力往下坠落。

    九人再折一人。

    从破军副宫主率领十五高手到重庆府,到现在,他们也是被射杀五位之多,还有三个中弹离开城去。

    其中屁股中弹那个,纵是未死,也几同被废。以后很难再现真武境实力。

    这种折损,不可谓不大了。

    纵观数国大战,不管是哪场战役,都还未出现过这么多真武境强者阵亡的情况。

    新宋高手在大宋禁军火器面前也受到血淋淋的教训。

    而他们的折损,并未就此结束。

    还有个往内城蹿去的高手也被城头将士集火,射杀当场。

    这个高手,甚至拥有着真武境中期的修为。

    若是在人群中,大宋将士想要以神龙铳射中他绝对是极为艰难的事情。但蹿下城头,却造成他的死局。

    新宋高手仅剩七人。

    往城外的数个高手倒是都得以安全落到地面上。

    毕竟他们的速度极快,在这短短瞬间之内,大宋军中除去那些枪法奇准的神枪手,大多数人甚至都来不及作出反应。

    而纵是神枪手,要打中他们,也需得带着极大的运气成分。

    不过,安全落地,却也不代表着他们就能安全离开。

    在轰天雷落下的那个瞬间,城头的大宋将士们早就红了眼睛。

    根本无需再让将领吩咐,早有士卒自发将轰天雷向着城外抛去。

    这让得城外也是爆开朵朵烟尘。

    有个新宋高手刚刚落地,还来不及作出任何的举动,就有轰天雷同时落在他的旁侧。

    轰隆炸响过后,他虽然还站立着,但浑身衣衫却已是破烂不堪。

    血液顺着他的伤口流淌出来,斑驳不堪。

    他回首望重庆城头,眼神复杂。

    再回望正杀向城来的泸州大军,眼神终是定格。然后无力摔倒。

    他大概是有些不甘的。

    虽死,却并没有能看到大军攻破重庆府的盛况。

    新宋高手仅于六人。

    他们这些人可谓是死得有些不值的。宋军的神龙铳,让得他们这些高手的用武之地再不如从前。

    随着神龙铳在大宋军中的渐渐普及,这世间大概已是很难再现如当初赵洞庭在福建闽清率着六大真武横挡数万元军的盛况。

    起码,这在大宋军中是不可能的事情。

    试想若是当初元真子、元淳子等人随赵洞庭面对的是拥有神龙铳的元军,他们也不可能在城门口和元军相持那么长时间。

    原本能面对数千上万寻常士卒的真武境高手,怕也就能同时面对不过数百神龙铳手而已。而且随时会有阵亡凶险。

    破军副宫主带来的这些人便是例子。

    想来此回纵是能够拿得下重庆府,段麒麟以后也再不会让这些真武境高手前去和大宋禁军硬拼。

    没有哪个国家的武力机构能够经受得住这样的消耗。

    烟尘稍微消散时,那被炮火覆盖的城头上,已然再看不到多少还立着的身影。

    大宋将士在炮火中阵亡的更是不计其数。

    那几段城墙几乎成为死地。

    为迫离这些新宋高手,他们同样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

    谁都没有赚到便宜。

    苗右里嘶声力竭,“杀!全力挡住泸州军!”

    他旁侧令旗兵用力挥动着大纛。

    又有令箭升空。

    这刻,天伤军将士谁也不会再去顾及那些新宋高手。因为,泸州大军也已经掩杀到城下。

    掷弹筒错过最佳的炮轰时机。

    但城头上掷弹筒和冲天炮都仍在持续开炮。

    空中有新宋的热气球被炸成碎片。

    团团火光在空中爆裂开来。

    大宋军中热气球并没有向着前面迎去,只是稍微向南,出城头,便往下不断抛掷着轰天雷。

    城下被炮火覆盖。

    泸州军中出现阵亡。

    但他们终究还是有很多将士得以冲到那沦为死地的几段城墙外。

    轰天雷响。

    这数段城墙脚下都很快被轰炸出大洞来。

    有泸州军顺着大洞冲杀进城。

    城内,有庞文波的重庆府守备军。

    只却再没有多少神龙铳手。

    他军中绝大多数神龙铳手都在城头瓮城之内。

    可见有圆溜溜的轰天雷在空中划出抛物线。

    两军将士皆以轰天雷应敌。

    双方互有折损。

    然后,两军终是有将士贴近厮杀起来。

    破军副宫主等人当然不能说没有建功,若是没有他们,泸州军休想如此轻易的破开城墙。

    只他们取得的成效无疑又远远没有达到秦寒的期盼。

    大宋禁军并未大乱。

    他的泸州军虽破城,但无时无刻都仍不在付出着伤亡。

    而城内、城外,那些剩余的新宋高手又是再度冲杀起来。

    在城内的破军副宫主等人又杀到大宋将士群中,剑芒爆涌,剑意升腾,如入无人之境。

    他们始终是个极大威胁。

    特别是登临伪极境的破军副宫主,他斩杀大宋将士的速度快到让人咂舌。

    在他落下的那处,原本有数百大宋将士。但只在短短数分钟内,却是被他给杀个精光。

    那处墙角,再无立着的大宋将士。

    到这个时候,重庆府内阵亡的大宋将士已是无法预估。

    而其余那几个新宋高手,也同样都个个杀得浑身是血。只这,都是大宋将士的鲜血。

    他们的衣服都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城外的新宋高手再没有人敢轻易掠上城墙,只是顺着城墙破口也杀到城内。

    城内墙下不过数千重庆府守备军将士,形势眼见着危急起来。

    然而城上瓮城之内的重庆府守备军将士看到袍泽们岌岌可危,却是始终没敢下城援助。

    他们能做的的仅仅是在瓮城之内以神龙铳和轰天雷进行火力支援。

    这不仅仅是因为军长庞文波没有下命令,更是因为他们都明白,此时留在瓮城比下城头更为重要。

    瓮城不可失。

    失瓮城,城下那些个新宋高手将能肆无忌惮地直掠上城头。而到时候,城头便也会大乱。

    结局将会无法预料。

    眼瞧着越来越多的泸州军涌进城内,城下重庆府守备军将士们抵挡愈发艰难。

    纵有先进的甲胄和兵刃,他们终究只有这些人。

    莫说是此时面对着不计其数的泸州军,便仅仅是那些个新宋高手,就已然能够对他们造成巨大压力。

    但没有谁向后撤退哪怕半步。

    喊杀声不歇。

    重庆府守备军将士们用自己的行动捍卫了自己的尊严,也捍卫了大宋的尊严。

    纵战死沙场,也绝不临阵而逃。

    空中,两军热气球也终是对射起来。

    火箭在空中飞窜。

    这些绑着燃油的火箭只落到热气球上,便会粘在上面,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将其球囊焚烧起来。

    双方皆有热气球向着下面坠落。

    面对大宋军卒的拼死抵挡,泸州军的折损也不在少数。

    秦寒中军始终未动。

    他脸色平淡如水,但并不难发现他眼中也是有着凝重之色。

    按眼下的局势来看,单凭他率领过来的前军想要攻陷重庆府只能说希望缥缈。

    才厮杀到现在,泸州军的阵亡怕是就已经达到他心中原本的预估了。

    但事情既然都已经到得这步,他自然不可能再率军撤退。若退,便等于之前的折损将全部没有任何意义。

    日头渐渐升起。

    厮杀持续到约莫两刻钟时间。

    城下的重庆府守备军将士已然是越来越少。

    粗略估算,大概只余不到两千人。

    且这两千人便好似是惊涛骇浪中的扁舟,随时都可能有覆灭的凶险。

    瓮城内庞文波实在不忍城下将士再这般继续折损下去,终是下令,“让城下将士们都撤上城来。”

    只能暂且先放弃城下了。

    虽如此泸州军能够长驱直入到重庆城内。但想必,泸州军并不会这么做。

    秦寒率来的千军共计也不过万余人,他们想要拿下城墙都颇为艰难,不可能再分兵去往城内。

    因为纵是拿下府衙,那也并没有什么意义。

    重庆府内的大宋将士,此时可是多数都汇聚在这西城墙处。唯有覆灭他们,泸州军才能够真正拿下整个重庆。

    令旗兵摇动令旗。

    有传令兵对着城下大喝:“撤守城头!撤守城头!”

    这喊声,自是传到城下将士们的耳朵里。

    有将士顺着阶梯往上奔跑。

    只在这个途中,却仍旧时刻有人阵亡着。

    他们有的是死在破军副宫主等人手中,有的,则是被轰天雷炸死,也有的死在泸州军刀枪之下。

    不过在城头大宋将士的火力掩护之下,最终还是有半数人得以回到城头上。

    追击的泸州军多数被神龙铳射杀。

    城下遍布两军将士遗体,显得甚是凄凉。

    泸州军向着城头发起冲击。

    破军副宫主等人这刻也是再度杀向城头。

    只城头枪声密集。

    在他们掠向城头的时候,又有个真武境高手被神龙铳打中,无力往地面上坠落下去。

    新宋真武境高手仅于五人。

    城外。

    秦寒中军中同样不平静。

    有立马在他旁侧的将领看到军中将士付出这么大的伤亡,早就不忍,此时问秦寒道:“王爷,咱们是不是暂且将他们撤下来?”

    军中已想过三通鼓。再杀下去,那只能说是消耗战。

    秦寒却是摇头,冷声道:“宋军不好对付,决不能给他们喘息的机会。此时若是撤下来,要想再杀进去又得付出极大代价。”

    “可!”

    这将领颇为急切道:“可继续这般攻下去,咱们的将士还能活下来几人?”

    秦寒只道:“只要能坚持到后军赶到,重庆府必破!你应该知道,重庆府对于咱们新宋的重要性。”

    然后,他便不再多言。只挥挥手,将这将领的话全部堵在腹中。

    这将领重重叹气,只得闭口不言。

    又过些时候,城下泸州军阵亡也得有数千之众。

    他们剩余的将士,甚至还远远不如城头上的大宋军卒那般多。

    但是城外始终不曾有鸣金声响,他们也只得继续往城头上冲杀。

    当然,他们的这种勇气更多来自于破军副宫主那些高手。

    破军副宫主带着数人混乱的人群中终是得以再度冲杀到城头上。

    他们意境所摄之处,大宋将士个个面露恍惚。

    五人破开城头防御。

    在他们的意境影响下,有不少泸州军得以钻到空档,冲杀到城头上。

    城头逐渐混乱起来。

    两军厮杀不休。

    破军副宫主等人在其中自然极为打眼。

    但那么多人纷乱厮杀,大宋军中的神龙铳手们想要射杀他们,自是希望渺茫。

    庞文波的重庆府守备军仍旧镇守于瓮城之内。

    这等于将连绵近十里的重庆府城墙分为了十余段。

    泸州军想要攻破城墙,必须得一段一段的破开。

    当然,只要拿下这西城墙,那便和拿下整个重庆府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重庆府内再无多少大宋将士。

    破军副宫主几人成为尖刀。

    枪声、炮声、哭喊、喊声,声声震彻人心。

    阳光渐渐炽热。

    几近正午。

    厮杀都仍未结束。

    泸州军所剩怕是不到三千人,却还在城头上厮杀。

    破军副宫主等人更是始终没有下城。

    城墙内侧瓮城被泸州军拔除四个之多。

    大宋将士虽仍然余有近万之众,但却也不能轻易灭掉这些泸州军。

    空中双方的热情球早没有再往下扔雷。

    他们能扔的轰天雷都已经扔光了。

    破军副宫主等人可以说在此役中居功至伟。

    若非是有他们破局,泸州军根本不可能坚持到现在。甚至,连杀上城头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苗右里和庞文波不得不针对这些新宋高手作出对策。

    虽数个高手,但已然能影响到整个胜负。

    天伤军中特种团破军,以及庞文波重庆府守备军中的侦查团将士不再死守,向着破军副宫主等人发起冲击。

    只他们杀到现在,军中建制自也早就不再健全。

    哪怕是破军团,也仅仅只剩余数百将士。

    他们个个都持着神龙铳。

    在城头上,他们也能算得上是所向披靡。所过之处,泸州军将士尽是死于他们手中。

    最终,得以和新宋高手遭遇。

    团长巴成安出声大喝:“杀!”

    有破军团将士不计性命向着那新宋高手掩杀过去。

    而后,在冲入到意境范围内的瞬间便被意境所摄。

    后面的将士都向着那新宋高手开枪射击。

    只那新宋高手并非木偶,他在城头上左右蹿动,身形实在难以捉摸。

    太乱了。

    城头太乱了。

    在这样纷乱的局势下,纵是集火战术也难以见到以往的功效。

    最终,在破军团和侦查团都付出不小代价的情况下,都只硬生生拼死两个新宋高手。

    当然这种战绩已经是颇为傲人的了。

    毕竟破军副宫主带着十余位真武境高手前来,现在加上他自己也仅于三人。

    单这重庆府内阵亡的真武境高手,怕就已经占据段麒麟手下剩余高手的大多数了。

    破军学宫底蕴再为深厚,想来宫中也不可能还有多少高手。

    这应该同样出乎段麒麟的意料。

    兴许,他若是早知道会打成这样,甚至都不会让秦寒不计代价拿下重庆府都说不定。

    《txt2016》网址:超【十万】完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tx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