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男神别跑我〕〔第九特区〕〔我居然是富二代〕〔秦先生的朱砂痣〕〔新欢有点儿帅〕〔重生九八:全能女〕〔异侦实录〕〔田园之医妻有毒〕〔我的老婆修仙归来〕〔我在大夏开黑店〕〔最甜不过邱小姐〕〔洪峰〕〔极品上门女婿〕〔近战狂兵〕〔超品赘婿〕〔近身狂婿〕〔龙抬头〕〔总裁校花赖上我〕〔我什么都懂〕〔摧毁玛丽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156.明珠进宫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 免去追书的痛!

    曲如剑眼神有些深邃,轻轻摇头道:“赫连将军你也觉得他可能是别有用心么?”

    赫连城道:“现在我们西夏除去军中以外,其余各界都受宋国影响颇重,我实是有些担忧的。百姓们对宋国没有警惕之心本已然不是什么好事,若是连大军日后都对宋国毫无戒心。那要是有朝一日两朝翻脸,我们西夏怕是难免被宋国吞并的结果。”

    这话他说得颇重,也可谓是掏心置腹了。

    “是啊……”

    曲如剑也是轻叹,“连朝中许多文武现在都是口口声声宋国仁义,这对于我们西夏而言,真未必是什么好事。”

    “嘶!”

    赫连城闻言好似忽的想起什么,接口道:“那你说圣上为何对此没有任何的举措?”

    曲如剑又只摇头,“圣上的心意哪是我能揣摩得明白的。要明白,也应是你这最受圣上青睐的家伙明白才是。”

    赫连城忽的微微眯起眼睛,闭口不言。

    这刹那他想到太多太多,而其中有些猜测,连曲如剑都不能告诉。

    女帝让他们全力配合宋军作战。

    赫连城不知道,这是女帝心中已有成为宋国属国的打算,还是只为偿还宋国的恩情。

    但不管如何,两人对岳鹏都没有什么怨念和不满。

    过半晌,曲如剑又轻轻说:“或许是我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赫连城也点头,“希望如此。而若真是如此,那不得不承认,大宋皇帝,还有这位岳元帅,其胸襟都远非我们可比啊……”

    两人在言谈中渐行渐远。

    而在大宋军营内,岳鹏和文起、杜浒等人坐在离舞台最近的地方,眼睛虽看着台上,却也是在轻声谈笑着。

    是杜浒问岳鹏,“元帅,您怎的忽的想起给西夏将士这样的好处?真是当初采买时买多了?”

    文起等人闻言也都是看向岳鹏。

    他们虽然年纪都不算太大,但身居高位,思想自然也就要复杂许多。

    这世上很难有无缘无故的坏,同理,也很难有无缘无故的好。

    虽岳鹏为人极是不错,但刘子俊等人自也不觉得岳鹏会毫无缘由地对西夏军示好。

    就算是牲畜买多了,留着以后宰杀便是,也完全没必要送给西夏军。

    岳鹏轻笑,“西夏军来帮助我们攻打潼川府,我军在这里庆祝,总也不能冷落他们不是?”

    杜浒嘿嘿笑,“那元帅您为何早些知会赫连城、曲如剑两位将军呢?”

    岳鹏却只意味深长道:“那样就没意思了。”

    然后便不再多说。

    这让得杜浒等人仍是弄不清楚岳鹏的意图,但虽满眼疑惑,却也只得作罢。

    他们总不至于去逼问岳鹏。

    九月初九。

    大宋军营和西夏军营内仍是平静,并没有要攻打潼川府的迹象。

    长沙。

    有数百人的队伍出现在城外。

    队伍中有看起来极为华丽的车辇。

    旁侧还有数百大宋禁军拱卫。

    是图兰朵的车队。

    自他们落足襄阳府以后,队伍的安全问题自是交由大宋禁军负责。出襄阳府时,刘子俊派遣五百精锐同行。

    途中经江陵、常德等城池,图兰朵这行人俱是受到热情款待。

    元明珠公主嫁与大宋皇帝为妃,这现在已经是天下皆知的事情。

    大宋各地官吏也都对图兰朵表现出应有的尊敬。

    只图兰朵始终都是清清淡淡,不曾有半点要和这些各地官吏亲近的意思。

    队伍在长沙北城门外停下。

    车旁的太监对着里面轻声说道:“公主,长沙到了。”

    “嗯。”

    里面也只传出来图兰朵清淡的应答声。

    她好似心中并没有什么波澜,起码从声音中听不出来。

    车旁太监也习惯这副模样的图兰朵,只是心中轻轻叹息。

    以前那个无忧无虑、天真开朗的公主殿下,怕是很难再见得到了。

    随着他们大元渐渐式微,这位最受宠爱的公主殿下终究还是没能避免嫁往异国他乡的结果。

    老太监也不打算劝图兰朵走出车辇,只自己向着城门口走去。

    以前到其余各城,都是城中官吏率先来迎他们,但如今到长沙自是不同。

    在城门口,是财务部尚书陈江涵带着数名官吏站着。

    他是赵洞庭的代表,当然不可能主动上前去迎接图兰朵这些人。

    图兰朵是因为战败才嫁到宋国来的。大宋不可能将姿态摆得那么低,纵是做样子,也有限度。

    老太监走到陈江涵等人面前,尖着嗓子道:“奴婢见过诸位大人了。”

    陈江涵轻咳两声,“咳咳、本官乃是大宋财务部尚书陈江涵。奉皇上之命,前来迎接明珠公主进宫。”

    老太监的腰弯得更下些,“原来是尚书大人,奴婢有礼了。”

    她是随着图兰朵陪嫁过来的,以后余生怕是都得在宋国皇宫内讨饭吃。自然,也就不介意对陈江涵等人谦卑些。

    陈江涵轻轻点头,“明珠公主可在车辇内?”

    老太监道:“在的。”

    这个时候,护送图兰朵这群人往长沙的天雄军将领也驱马到前面来。

    他对着陈江涵拱手道:“诸位大人,末将奉命护送明珠公主前来皇城!还请诸位大人接明珠公主进城,末将好赶回去复命。”

    陈江涵闻言又点点头,便向着车辇走去。

    老太监忙在前面领路。

    到车辇前。

    车帘仍没有要拉开的迹象。

    陈江涵对着里面说道:“公主殿下?”

    里面响起图兰朵的声音,“有劳大人前来迎接了,既然到长沙,那这便进城吧!”

    陈江涵稍微有些愕然。

    因为他没想到图兰朵竟然会是这样的态度。他以为,图兰朵应该是要谦卑、低调才是。

    不过他自也不会去说什么。

    不管图兰朵高调与否,以后在宫中吃不吃苦头,这和他陈江涵都不会有半点关系。

    他答应了声,便就又向着城门口走去。

    到城门口,和那天雄军将领交接完毕,陈江涵只大喊:“迎明珠公主进城!”

    然后就带着众官率先向着城内走去。

    他也没太将这当回事情。

    只当来走个过场。

    毕竟在大宋众文武官员们看来,以后这位明珠公主都不太可能会受到皇上宠爱。

    就如此,图兰朵进大宋皇城。

    她的到来,并没有让长沙城内兴起什么波澜。

    到皇宫中以后,图兰朵这行人便被大太监乾公公接手过去。

    刘公公是伺候在赵洞庭身边的大太监,这位乾公公,则是统管着宫内诸多大小生活事物。

    在他旁边,还有位年约五旬的嬷嬷。

    这两人安排其宫女、太监来自是炉火纯青的。

    随着图兰朵陪嫁过来的那些宫女、太监很快都被他们分派到各监、各局里去。

    真正能继续伺候在图兰朵身边的,其实也就原来那十余个在元皇宫内就伺候着图兰朵的宫女,还有老太监等少数几人。

    待得将这些宫女、太监安排妥当,乾公公和老嬷嬷才又领着图兰朵等人往深宫里去。

    自始至终,图兰朵都未曾走下车辇。

    直到内功某处院子,乾公公和老嬷嬷才停下,乾公公对着车辇里道:“公主殿下,您以后便就住这思元宫了。”

    “思元宫……”

    车辇内的图兰朵终是有些动静,“这名字,是你们皇帝取的么?”

    乾公公道:“正是。皇上担心您到咱们大宋以后思念故乡,还特意将这思元宫改造成了您在故国时所住的明珠宫模样呢!”

    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车帘被拉开。

    露出图兰朵稍微清减的脸颊。

    她刚露出头,便是向着眼前的宫殿看去。

    这里的布置,的确和她在元中都所住的明珠宫一模一样。

    这让得她的眼神瞬间有些复杂起来。

    赵洞庭这真是颇有用心了。

    只到底是何用心,却是值得揣摩。

    沉默好半晌,图兰朵忽的偏头看向乾公公,问道:“你们皇上在哪?他难道不打算来见我?或者说,是准备就让我这辈子都呆在清冷的宫殿中么?”

    乾公公躬身,道:“公主误会皇上了。皇上并非不来见您,而是现在已经往重庆府去了。临行前他还特意交代老奴,让老奴好生伺候着您呢!”

    “去了重庆?”

    图兰朵两道眉毛不自觉地微微皱了起来,“他去重庆做什么?是真去……还是假去?”

    思元宫。

    这不知是不是带着讽刺意味。

    而现在赵洞庭在明明知道她即将到长沙来的情形下,还往重庆府,就更是让图兰朵怀疑他的用心。

    她觉得赵洞庭这就是在故意给她难堪,要让满朝文武都看她的笑话,也看看元朝的笑话。

    这和下马威并没有什么区别。

    图兰朵来的路上不是没想过这些,只那时,她想着即便是遭受到这样的对待,自己也只不管不顾,静心如水便是。

    但现在,她却是发觉自己心中有着隐隐压抑不住的怒火和怨气。

    这甚至差点让她淌出泪来。

    那家伙,当初在福建就那般折磨过自己。难道现在还非得要这般对待自己么?

    她觉得赵洞庭实在是小肚鸡肠。

    而再想到以后自己将要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宋皇宫渡过余生,就自然更是觉得苦楚。

    这时,乾公公答道:“公主您可能多想了,皇上是真去了重庆。您或许不知道,现在西边新宋那弹丸之国又在挑起和我们大宋的战事呢,皇上是要前往重庆去督战的。他还说过在覆灭新宋以前不会回来,这事,您要是信不过奴婢,找宫中任何人询问都可以知道。”

    图兰朵微怔。

    不知为何,听得乾公公这句话,她心里竟是好受些。

    那个让她恨得牙痒痒的家伙总算是没有再针对她。

    只随即,又想到赵洞庭还得等覆灭新宋才回来,她忍不住又问:“那他何时能灭新宋?”

    乾公公道:“这奴婢可就不知道了。”

    图兰朵也察觉自己这话问得傻,便点点头,向着思元宫内走去。

    宫内,假山、水池、亭台楼榭、回廊等等,都和她的明珠宫没有任何的差别。

    若真要鸡蛋里挑骨头,也只是院子里的树木长得有些不同。但连品种,都是相同的。

    乾公公又说道:“公主殿下,这里以后便是您的寝宫了。”

    图兰朵点头,“有劳公公了。”

    说罢,又向着屋内走去。

    乾公公等人正欲要跟上去,却发现,走进屋内的图兰朵直接关上了门。

    连图兰朵那些贴身侍女都被拦在外面。

    乾公公微怔,但很快想到什么,对着旁边人摆摆手,悄然向着外面退去。

    屋子里,图兰朵在哭。

    或许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要哭。

    是因为彻底离开故国?

    还是因为被的什么?

    只这刻,想哭的冲动却是怎么也压抑不住。

    明珠公主到大宋,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是明珠了。

    《txt2016》网址:超【十万】完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tx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生活系男神〕〔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