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学霸的妖孽系统〕〔千金律师星光闪耀〕〔从1983开始〕〔我的人生重置了〕〔我是污妖王〕〔时光不复,爱你如〕〔逆流纯金年代〕〔我的奇幻道具〕〔下海潮〕〔全球巨导〕〔我有石磨磨啊磨〕〔鸡毛蒜皮都是情〕〔乡村小医圣〕〔我有一个属性板〕〔都市仙尊洛尘〕〔我真没想重生啊〕〔主角是洛尘的小说〕〔南风已知我心意〕〔全国首富〕〔家财万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131.皇子回宫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 免去追书的痛!

    时间转眼又过去十余天。

    吴阿淼、君天放两人带着李走肖和何家娘子母子也终于是到长沙城内。

    他们途中皆是租车马而行,是以虽山高路远,倒也不显得风尘仆仆。

    马车进城以后,何家娘子掀开车帘,看向窗外,俏脸上满是惊讶之色。

    长沙的繁荣,要远远超过她的想象。

    这样的盛景,是她在西平府内见不着的。都说大宋鼎盛繁荣,现在看来所言真是不假。

    这刻,她的眼神中也是有着希冀之色浮现。

    低头看自己怀中的孩子,她心中轻声呢喃道:“孩子,希望咱们能在这里重新开始生活……母亲必会将你养育成人。”

    心中说完这话,眼神又不自禁看向吴阿淼去。

    她是受雇于这个吴家公子的。以后他们母子两的生活,全须得看吴阿淼会如何对待他们。

    在这里她举目无亲,也唯有依靠吴阿淼。

    只眼神刚刚落在吴阿淼头上,何家娘子却是发现吴阿淼正直勾勾看着自己。

    这让得她不禁俏脸绯红,连忙将怀中孩子往上面抱了些。

    吴阿淼的眼神刚刚实在是太具备侵略性了,而且在看那不该看的硕大地方。

    虽那是何家娘子的骄傲,但被人直勾勾这么盯着,也是羞怯难当。

    吴阿淼回过神,满脸尴尬,连忙瞥过头去。

    只这家伙有个老毛病,看完女人以后喜欢擦口水。这可不,偏头瞬间他很是习惯性地又抬手在嘴角边抹了一下。

    何家娘子脸上都快滴出水来。

    吴阿淼对她的那点心思,她不是看不出来。只终究,她和吴阿淼和认识不久,再者,丈夫也是尸骨未寒。

    她想过要离去的。

    但迫于现实,若是离开吴阿淼,她将无处可去。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吴阿淼虽有些色眯眯,但何家娘子也能看得出来他是个好人。

    这吴家公子下流,但不下作。

    最起码,在从西夏到这长沙的途中,他也只是看,并没有动手动脚。

    君天放也坐在车辇里,虽是眼眸微垂,但实际并未在打坐修行。将这些都看在眼里,不禁是轻轻摇头。

    吴阿淼是剑道奇才,特别是在剑意之道上有着不属于皇上的天赋,但这心性……

    可惜了。

    可惜了。

    马车轱辘行驶在青石板铺就的大街上,咚咚咚的碎响着。

    车内有那么数分钟的沉默。

    何家娘子低头看着自家孩子,始终不敢再抬头。

    吴阿淼也是满脸尴尬之色看着窗外。

    前面驾车的马夫说话道:“公子,请问前面该往何处走?”

    吴阿淼很是麻溜地蹿到了车辇外去。

    然后外面便响起他的声音,“往前直走。”

    声音刚落,脑袋又钻进车辇内,问君天放道:“君前辈,咱们是去皇宫,还是去我家?”

    君天放瞧了瞧在旁边酣睡的李走肖,道:“去皇宫吧!”

    李走肖是皇上亲子,总是要送到皇宫大内去才安心些的。

    “噢!”

    吴阿淼点点头,就又有缩回脑袋。

    “你!”

    这时何家娘子却是抬起了头,惊讶道:“你们并非父子?”

    她眼神中有着不加掩饰的愤怒、失望之色。

    因在赶往长沙的途中,吴阿淼对君天放都是以父亲相称,从未对她说过实情。

    吴阿淼脸色瞬间有些讪讪,为难道:“请夫人莫要生气。我们一路隐瞒,实有难处。稍后,我必会给你解释。”

    君天放也在旁轻轻点头。

    何家娘子偏头向着窗外看去,这刻,有泪水从眼角滑落。

    她只觉得满腹的委屈。

    原本是想着跟着吴阿淼来到长沙,能够重新开始生活。但现在看来,却是所遇非人。

    而她这副梨花带雨的落泪模样,自是让对她有着心思的吴阿淼瞬间有些手足无措。

    他半个身子都钻进到车辇里,慌忙摆着手道:“我们真不是坏人。”

    何家娘子只是哭,却不做言语。

    她终究只是个弱女子而已。

    或许到现在,吴阿淼是不是个坏人都已经不那么重要。哪怕是因为看中她而可以将她诓骗到这长沙来,她也无可奈何。

    在这里,她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再带着孩子,除去继续跟着吴阿淼,她好像并没有其余的选择。

    马车进城愈深。

    当听到君天放说要去皇宫时,车夫也是露出极为惊讶之色。

    只他不过是个寻常车夫,自也不敢多问。

    尚且才到前大街,马车便被守在前大街外的侍卫拦住。

    车夫对着车辇里说道:“公子,只能送到这里了。”

    话音刚落,便见得吴阿淼钻出车辇来。

    他刚刚露面,那十余侍卫便都是单膝跪倒在地,“叩见副统领!”

    车夫懵了。

    车内的何家娘子也是懵了。

    他们自是从未想过,这个虽穿着荣华,但却没什么架子的年轻人竟然是会大宋的副统领。

    而且看起来是统帅皇城禁卫的。

    吴阿淼只对着侍卫们说道:“放我们进去!”

    十余侍卫都忙让开路来。

    车夫驾车继续往深处行。

    如此直到皇宫门口。

    到这里,便是有吴阿淼在,寻常马车也不可能进入皇宫了。

    吴阿淼钻回到车年内小心翼翼将李走肖抱起,又瞧瞧脸上仍是挂着泪痕的何家娘子,轻叹。

    强扭的瓜不甜。

    这句话,他听赵洞庭在他耳边唠叨过许多次。

    吴阿淼虽喜欢何家娘子,但因其成长环境,实际上也是个颇为敏感的人。何家娘子不信任她,再强留她,也是无用。

    稍作思虑以后,她对着何家娘子说道:“若是你不想跟着我……我可以替你在这长沙城内置办宅子,以后你们母子,便就在长沙城内生活便是。”

    何家娘子微怔,咬了咬唇。

    然后她问道:“不知将军打算带我前往何处?”

    吴阿淼道:“若是你愿意,去我家中也是可以。我家娘子正怀着胎儿,也需人照料。”

    何家娘子抬头看他,颇有些幽怨。

    这家伙,有妻子也未曾说过。

    不过这倒也不太重要,毕竟这年头有妻子还在外面寻花问柳的人实在不在少数。

    约莫过去十余秒,何家娘子终是轻轻点了点头。

    虽吴阿淼说会替她在长沙城内安家,但她孤儿寡母的,终究不是个事。又要持家,又要养育孩子,不是她个女人能轻易撑得起的。

    而到吴阿淼家做工,总能衣食无忧。

    吴阿淼既是大宋副统领,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坏人。若是坏,也不会说替她置办宅子,直接将她掳到家中去,她也没有选择。

    何家娘子出自西夏,只是以西夏国内的情况在判断这些事。自不知,若是吴阿淼敢这么做,赵洞庭必得打断他的腿,三条腿。

    随即,何家娘子抱着孩子也跟着吴阿淼还有君天放下车。

    宫门口禁卫皆是单膝跪下,给吴阿淼和君天放两人行礼。

    何家娘子这时才知道,原来君天放也不是简单人物。

    几人向宫内行。

    车夫眼巴巴看着,满脸苦涩,几度欲言又止。

    吴阿淼这货却是忘记付车马钱了。

    可他不过是个寻常车夫,又如何敢提?

    好在吴阿淼走到宫门口时,总算是想起这事来。回头看到正翘首以盼地车夫,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他笑道:“忘了,忘了。”

    然后从怀中掏出张银钞来,甩手向着车夫扔了去。

    薄如蝉翼的银钞,竟是如同暗器般射到车夫面前。然后,又忽的飘落下去。

    车夫怔怔接住。

    吴阿淼摆了摆手,很是意气风发道:“多余的便不用找了。”

    这便是吴阿淼。

    人生得以须尽欢。

    大男人,该出手时就出手。风吹屁股蛋,财去人安乐。

    《txt2016》网址:超【十万】完本书籍站,手机可直接下载txt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鲜妻太甜:偏执老〕〔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