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国明月〕〔闪婚豪门,诱拐小〕〔豪婿(超级女婿)〕〔爱你江先生〕〔良缘喜配〕〔状元是我儿砸〕〔重启飞扬年代〕〔都市终极魔少〕〔尚书令夫人脾气有〕〔镇魂风云录〕〔医疗系养成系统〕〔阴司之人间炼狱〕〔从1983开始〕〔非洲农场主〕〔我的光影年代〕〔地表超能保镖〕〔我就是富豪〕〔神级狂婿〕〔都市古仙医〕〔今生唯有许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265.雁羽之殇
    在雁羽堂内,他们这些人和空千古相交数十年。空千古在他们心中是老大,也是哥哥。

    这个时候忽然听闻空千古坐化,便是以无名的心性,也实在压抑不住心中悲恸。

    虽空千古走得蹊跷,但他们也从未想过,空千古竟会就此坐化。

    匡扶大宋社稷是堂主的夙愿。

    如今,大宋欣欣向荣,可他竟是无福享受这个盛世。

    无名没有抬手擦拭眼泪,任由眼泪流淌,只对着赵洞庭拱拱手道“臣告退。”

    然后便很是落寞地向着院外走去。

    赵洞庭看着他的背影,深深叹息,终是没有出言留住他。

    他知道空千古的死必会让无名这些人都伤心至极,但他却不知道如何劝。而且,以无名等人的心性、年纪,也无需他劝。

    无名流泪,不是因为别的,仅仅只是为空千古的坐化而悲恸而已。

    这种事情,本来就没有什么好劝的。

    赵洞庭知道,这个年关夜,武鼎堂怕是不会太平静了。

    他抬首再仰望空中绚烂的焰火。

    其实人和这焰火又有什么区别

    于时间长河而言,谁都不过如这些火焰般,只是白驹过隙而已。

    只是如空千古这般,是那最为璀璨的火焰。而天下绝大多数人,都不那么显眼罢了。

    但再璀璨的焰火,也不能长久。

    微微沉默后,赵洞庭回首看向众女。显示神色有些忧伤,只随即不知忽的明悟什么,嘴角又有笑容浮现。

    管他生命的长与短,只要在这世上,便尽力让自己活得精彩便是。

    赵洞庭忽的走到李秀淑旁边,眼中熠熠生辉。

    怀中抱着李走肖的李秀淑瞧他这般眼神,有些诧异,随即又泛出些羞涩,“你这般瞧着我做什么”

    饶是以她这般年纪,也有些难以习惯赵洞庭的这种眼神。

    这眼神,便好似是赵洞庭在和她做那种事时的眼神。太过夺目,因此也就有着不容置疑的侵略性。

    赵洞庭直问道“你可愿长陪在我的身边”

    他其实心里也有些模糊,不知自己到底是喜欢李秀淑的人,还是李秀淑的身子,但现在在赵洞庭看来,这都不重要。

    重要的,只是自己想将李秀淑留在身边便是。

    李秀淑眼中神色更为诧异,“你这话是何意”

    赵洞庭道“若是你想,我有方法可以让你永远留在这长沙皇宫之内从此以后便呆在我们的身边,和我们共同生活。”

    李秀淑闻言眼中立刻放出光彩来。

    只随即,却又悄然黯然下去。

    她些微沉吟,然后道“若是我留在这,西夏又该怎么办”

    赵洞庭道“立走肖为太子,让仲孙启赋、赫连城辅国,代掌朝中大事。若你信得过我,我可以派遣干吏前往西夏,虽不参与国政,却也可以作为我大宋在西夏的代表,让得你下面那些群臣不敢因你不在而就肆意妄为。”

    李秀淑轻轻嗔他,“到如今,我还有什么信不过你的”

    要是赵洞庭是不值得她信任的那种人,那在西夏内战时就可以趁机将西夏拿下了。

    赵洞庭要拿西夏,完全没有必要用这样派遣大臣的方法。

    李秀淑俨然有些动心了。

    嗔过好似忽然间与以往有些不同的赵洞庭后她又问道“那我以何种名义留在长沙”

    赵洞庭轻笑道“你便传信回西夏,说要留在长沙学习大宋政策便是。”

    李秀淑微微蹙眉,“若如此,我那些臣子们还不得以为是你强行将我软禁在长沙”

    “那又如何”

    赵洞庭颇有些意气风发道“纵是他们如此以为,也不能奈何我。兴许反倒会因此而同仇敌忾,励精图治。只要你在这长沙城内过得舒心,西夏又不会分崩离析,何须去管他们会如何想若你实在不愿他们误会我,以后想回西夏时便回西夏时去看看便是。你朝中那些大臣,其余人不明白,但知道走肖是你我血脉的仲孙启赋等人,还能不明白你的心思”

    李秀淑又是沉默。

    然后她颇为玩味地看着赵洞庭,“你这是想将我留在你的身边了”

    赵洞庭很果断地点头,“若不想,也就不会和我说这些。”

    “再容我考虑考虑。”

    李秀淑轻声说着,低头看向怀中的李走肖,嘴角却是有着最为温暖的笑容浮现。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爱上这个小自己许多的男人,但对他牵肠挂肚却是事实。

    以往赵洞庭对她虽好,但也有限度。而现在,赵洞庭忽的说出这番话来,的确让她芳心极是喜悦。

    不管是因什么而引起的牵肠挂肚,但只要记挂着对方,那便差不离是爱了。

    皇宫内武鼎堂。

    无名神色哀伤地回到了武鼎堂内。

    众供奉正齐聚着渡过新年。

    即便是已贵为国丈的乐无偿、君天放,也都是在武鼎堂内,和武鼎堂内的诸多供奉们共度新年。

    瞧得无名回来,青衫、雨女等雁羽堂旧人便都围拢上来。

    让无名去问赵洞庭空千古的下落,这是他们提出来的。

    “堂主在何处”

    青衫发话问道。

    无名凄笑摇头,“堂主他在离开军中后数日,已坐化于潘阳湖内了。”

    众人皆惊、皆愣。神色全部凝固在脸上。

    随即雨女惊呼道“这、这怎的可能堂主好端端的怎会突然坐化”

    他们在雁羽堂解散以后都仍旧跟着空千古,在蜀中创立藏剑阁。若说感情,比之无名和空千古之间怕还要更甚数分。

    无名眼睛仍是红润,“这是皇上亲口所言。堂主他忽然离去,实是感应到了大限将至。”

    众人再度沉默。

    皇上不会拿这种事情诓骗他们。

    再者他们心中其实也很清楚,以空千古的年纪,坐化是早晚的事情。

    刚刚雨女如此激动,也不过是不愿接受这个现实而已。

    “堂主”

    莫问道忽的悲呼,对着潘阳湖方向跪倒。

    一时间,青衫、雨女等人都是跪倒在地上,泣不成声。

    这么多真武境高手忽然间全部失态,自是很罕见的。也让得周围正在喝酒取乐的供奉们都向这边瞧来。

    空千古坐化的事情很快传开。

    武鼎堂内众供奉皆是黯然。

    原本喜庆的气氛突然间消散殆尽。

    空千古虽是极境,但在武鼎堂内平易近人,在座的供奉中有许多都或多或少受过他的指点。

    在他们的心中,空千古不仅仅只是他们的长辈,也是他们的恩人,还是他们的偶像。

    已经拜空千古为师的李堂归、李雁南兄弟两个更是忍不住嚎啕大哭。

    “为何”

    “为何在临走之前都不向我们辞行”

    “堂主”

    “千古”

    容貌虽不算苍老,但实际上年龄也已许大的雨女喃喃自语,眼中有泪默默留下。

    而后在众人的惊呼中,她嘴角亦有鲜血流出。

    “雨女”

    青衫悲呼。

    莫问道、剑十四、铁虎、铁离断等人都看向她,跑到她的面前,神情更是悲恸。

    青衫哭着道“你这是何苦这是何苦啊”

    雨女道“诸位兄弟不必为我伤心。我爱慕他数十年都不敢明言,如今能够随着他死去,是我最好的归宿”

    说罢,雨女就此溘然。

    弥留之际,她的嘴角浮现笑容。

    那年也是有雪,天下皆白。

    在当初的皇都临安。

    他在院中习剑,雪花纷飞。

    她在旁也习剑,却只是做做模样,眼神时不时地瞧向他去。

    那段时光,可真是幸福啊

    只可惜,他醉心武学,又志在匡扶危朝,虽明知她有意,却也始终和她保持着距离。

    那年,虽江湖中还没有江湖榜,但她可也是江湖中颇具艳名的仙子啊

    虽不曾结连理,但这份爱,刻骨铭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鲜妻太甜:偏执老〕〔五代梦〕〔萌妻十八岁〕〔亿万豪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