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功法全靠捡〕〔霍长渊林宛白小说〕〔神医小兽妃〕〔无敌至尊太子爷〕〔九天〕〔坏总裁的枕上盛宠〕〔最佳上门女婿〕〔神工〕〔全能武修〕〔都市之绝世战神〕〔大龄剩女之顾氏长〕〔江子兮系统〕〔顾少轻点宠〕〔张龙周晴〕〔秦凡夏梦〕〔娇妻归来:宝贝,〕〔近卫狂兵〕〔你是我以墨书写的〕〔我把BOSS公主抱了〕〔超维入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266.元皇驾崩
    青衫等人个个闭目,伤痛不已。 . .co

    虽明明知道这是雨女的选择,但雨女,终是最受他们疼爱的妹妹。

    最终,青衫却不知为何忽的哈哈大笑,悲怆向天吼道“老了老了啊”

    垂暮之年

    垂暮之年

    其实这才是英雄末路。

    面对着大限将至,面对着故友亲人接连逝去,最为无奈的末路。

    纵然他们可以堪破自己的生死,却也难以堪破这般情感的牵连。

    天下有许多人能够直面自己的死亡,但未必有许多人,能直面亲朋好友的逝去。

    洪无天、乐无偿等人也都是黯然摇头不已。

    许夫人轻轻握紧了洪无天的手。

    两人相视,有浓情。

    过不多时,赵洞庭也得知雨女自断心脉的消息。他匆匆赶到武鼎堂。

    虽知道雨女是追寻空千古而死,但也忍不住叹息。

    连洪无天等人都堪不破故人的离去,以他年纪,更是堪不破。

    待得青衫等人情绪稍微平静些,赵洞庭轻声叹息道“待寒流过后,朕会在潘阳湖中心建湖心岛剑神庙,雨女前辈也和剑神前辈同葬于剑神庙吧”

    青衫、铁离断等人对着赵洞庭拱手,“谢过圣上”

    然后青衫道“待我们这些人坐化,请皇上将我们也都葬在剑神庙吧我们这大半辈子都跟着堂主,死后,也仍想跟着他。”

    赵洞庭轻轻点头,不再多言。

    他没有说什么青衫等人必然还能长存于世的话。

    这并不现实。

    自古以来,任是何等的英雄豪杰,纵然是冠绝天下,最终也都逃不过匆匆岁月。

    莫说是青衫这些人,便是赵洞庭自己,又知道还能再活多少年呢

    生死无常无常

    大年夜悄然过去。

    这个年,因蜂窝煤的出现,大宋境内各地都仍是喜庆洋洋。

    但寒流并未被这股喜气给冲走。

    也不知老天爷是发什么疯,竟似有要冰冻三尺的迹象。

    各地煤矿都是夜以继日,如火如荼。

    到年初六。

    赵洞庭又在李秀淑的房间内睡觉。

    这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

    众女甚至都已经和李秀淑姐妹相称。

    只杨淑妃、图兰朵和李秀淑之间仍是显得颇为古怪而已。必将,李秀淑的年纪都和杨淑妃差不多了。

    *过后。

    香汗淋漓的李秀淑趴在赵洞庭的怀里,忽的抬头向他轻笑,道“我已经传信回中兴府了。”

    赵洞庭也露出笑容来,“真舍得放着皇帝的宝座都不去坐”

    李秀淑嗔道“还不是你。若不是你提出来,我又怎会有这般想法”

    但脸上却是有着不加掩饰的幸福笑容。

    终于作出这个决定以后,她心中也是轻松不少。

    以后,她大概可以不再可以带上那层铁血的虚假面孔,留在这长沙皇宫内,做个真正的小女人。

    其实,她本来就是个颇为柔和的女人。

    赵洞庭将李秀淑搂住,“我保证,不会让你为自己的决定而后悔便是。”

    李秀淑轻轻点头,“那你打算派谁去西夏”

    赵洞庭沉吟道“西夏已有驻宋大使古树茶,古树茶还年轻,应派个老成持重的人去才是。”

    他没有说是谁,但心中显然也是已经有了决定。

    “那你到底打算”

    “皇上”

    李秀淑正打算再问,只这时,房间外却是忽的响起太监的喊声。

    在这样的夜里,太监忽然间呼唤,显然是有不小的事。

    赵洞庭微微蹙眉,对着外面问道“何事”

    外面太监道“刚刚易公公传过来消息,元太上皇忽必烈于大年三十的午夜时分驾崩了”

    房间内,赵洞庭和李秀淑都是微微愣住。

    然后赵洞庭轻声道“朕知道了。”

    外面响起太监离去,踩在雪上的嘎吱声。

    “等等”

    赵洞庭想想,又对着门外喊道“去将这个消息告诉端妃娘娘,让她今夜去思元宫陪陪丽妃娘娘吧”

    “是”

    屋外太监并未走远,自是听到赵洞庭的声音,连忙答应。

    赵洞庭轻轻叹息,对着李秀淑道“没想到元皇忽必烈竟然就这么驾崩了,连年关都没能熬过去”

    他的到来,终究还是改变了这个年代太多人的命运。

    忽必烈一代雄主,原本应气吞山河,尽得天下。可因他的到来,却最终落得个黯然驾崩的结局。

    赵洞庭不用想都知道,忽必烈临死时,只怕都是极为不甘的。

    他当初毕竟差点就要彻底尽覆大宋了。

    如今天下局势变成这样,便等于是他在胜券在握时被人翻盘。这种事落在谁身上,心里都不会好受。

    李秀淑也是轻轻摇头叹息。

    虽元和西夏、大宋都是敌对,但他们对忽必烈,都谈不上恨。哪怕是李秀淑,纵是有恨,也绝对恨得不深。

    忽必烈软禁她和李望元,这并非私怨,而是绝大多数皇帝都会去做的事情。

    至于忽必烈和赵洞庭之间,那就更谈不上私怨。

    元攻宋是大势所趋。大宋兴起抗元,那也同样是大势所趋。

    做皇帝,许多事不由己。

    赵洞庭叹息,是为忽必烈这位人杰雄主的陨落而叹息。

    房间内良久的沉默。

    赵洞庭、李秀淑两人叹息,但自也不会太将忽必烈驾崩的事情放在心上,更谈不上会伤心。

    李秀淑忽的坐到赵洞庭的身上,眼神颇为玩味地看着他,道“你对图兰朵有意”

    赵洞庭微怔,随即苦笑道“她只是个小丫头,我只是不忍她在思元宫中太过伤心而已。”

    “说得你自己好似年纪多大似的。”

    李秀淑没好气地嗔他,又道“既不忍心,你又何不亲自去陪她你去,比之乐舞妹妹去,应该更会有效吧”

    赵洞庭微怔,随即哭笑不得道“我可不去。元皇驾崩的消息才刚刚传过来,我现在去看她,她不得和我拼命”

    他至今都还记得图兰朵当初在他肩膀上咬出两排牙印的事。

    那个小丫头是属狗的。

    李秀淑哼唧两声,又趴回到赵洞庭的怀里,“其实图兰朵那丫头在这皇宫之内,真的挺孤苦伶仃的。说起来,倒也是我的过错,若我不在这,她来你这寝宫的次数应是要多些。自我来了以后,她便几乎再没怎么来过了。”

    在长沙皇宫内的图兰朵,虽说已被封为贵妃,但实际上真是颇有些格格不入的。

    赵洞庭闻言也只是轻叹,不知说什么才好。

    他当然知道图兰朵的处境,甚至很早很早之前就预料到这样的情况。但对此,他也没有什么办法。

    家仇国恨,那是那般容易就能够化解的

    其后,赵洞庭瞧着李秀淑好似还要再说这事,索姓翻身将她压住。

    李秀淑呜呜两声,所有的话都全部被堵在嘴里。

    乐舞在得知忽必烈驾崩的事情以后,匆匆往思元宫去见了图兰朵。

    但出乎她意料的,在她告诉图兰朵这个消息后,图兰朵并没有悲痛欲绝。

    她只是看着窗外白雪趟泪,嘴里轻声呢喃道“其实我知道皇爷爷熬不过许长的时间了”

    甚至说,忽必烈能够熬到现在,都已经是上天眷顾。

    乐舞在旁叹息,道“谁都逃不过生死病死,你皇爷爷寿终正寝,已是难得的长寿皇帝,姐姐你”

    图兰朵轻轻摇头,“我不伤心。只是觉得愧疚,皇爷爷是最喜欢我、最溺爱我的,可我在他卧病之时,却没能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其实”

    乐舞道“如是你想回去看看,皇上应该是会答应你的。皇上对你看似绝情,但心中其实是关切着你的。今夜,也是他让我过来陪你。”

    图兰朵偏头,咬着唇,看着乐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六宫凤华〕〔手术直播间〕〔重生北大荒〕〔龙神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