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废材逆袭:鬼帝的〕〔穿越到游戏商店〕〔最强上门女婿〕〔七等分的未来〕〔影帝重回十八岁〕〔这个明星来自地球〕〔蜜婚娇妻:老公,〕〔从观众席走向娱乐〕〔许你浮生若梦〕〔经年情深:苏律师〕〔帝国老公狠狠爱〕〔99次翻译:吻安,〕〔剑域神王〕〔诸天万界神龙系统〕〔都市有神王〕〔大魔王又出手了〕〔剑骨〕〔末日赘婿〕〔妖孽高手〕〔自在神医逍遥客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292.煤矿塌方
    “何人挡道!”

    还不等县令等人回过神来,便有士卒忙冲到赵洞庭面前,作势欲要拔刀,喝问道。

    赵洞庭满脸从容淡定之态,有着无需去彰显便自然存在的贵气,问道:“城外发生了何事?为何出动如此多的守军?”

    好不容易才回过神的县令等人瞬间便又愣了。

    这人是谁啊?

    他以为他是谁啊?

    怎的上来就是这般颐指气使的态度?

    他们脑中念头转动着,只以为赵洞庭莫不是哪家的大公子哥。

    但即便是大公子哥,县令等人心中也仍是不喜。

    皇上当政以后,最是厌恶国内有那些仗着家世横行霸道的事情发生。到现在,各地可以说都已经处理过不少大家族公子哥。

    若是平时,他们倒也不愿和这种公子哥交恶。但现在,却是十万火急,顾不得许多。

    县令喝道:“速速让开!勿要妨碍本官执行公务!”

    他这已经算是客气的,要不然,便是以横拦官架、妨碍公务的名头,便足矣将眼前这个“公子哥”给关押起来。

    赵洞庭不动声色,只是从腰间解下块金色的令牌来。

    县令等人见到这块令牌,都是瞬间色变。

    六龙令。

    虽然这令牌没法和五爪金龙令还有九龙令相提并论,但六条栩栩如生的龙,也足以说明赵洞庭的身份高贵到何种层次了。

    赵洞庭于数年之前重新改制朝中令牌。

    五爪金龙为尊、凤令为次。

    其后,便是九龙令、八龙令……再到虎令、狼令等等。

    而能够手持金龙令的,除去是皇上特使钦差以外,便也只有朝中那些地位最高、也最是德高望重的老臣们了。甚至,连绝大多数皇亲国戚都没能拥有金龙令。因龙、虎等令,还都具备着实权。持令者,是有权临时调动各地守军的。

    六龙令,莫说是他们这些县级的官员,便是州府官员见到,那怕也不敢大声喘气。

    县令、主簿等人眼中都不禁露出极为震惊之色来。然后慌忙下马,对着赵洞庭施礼道:“下官见过上差!”

    赵洞庭轻轻点头,将六龙令又别回腰间,也不理会街旁惊讶疑惑的行人们,只又问道:“城外发生了何事?怎的如此慌急?”

    县令不敢怠慢,忙答道:“回禀上差,我等匆匆出城,实是城外煤矿上……发生了事故。”

    “事故?”

    赵洞庭皱起眉头道:“什么事故?”

    县令道:“塌……塌方了。”

    赵洞庭脸色瞬间发生变化。

    塌方……

    这可不是小事。

    这些年来赵洞庭仁政爱民,如今的大宋可不再像以前那样,人命那么不值钱。

    难怪县令这些人如此焦急。

    赵洞庭当即也不再拦着县令等人,忙道:“那速速前去救援。”

    说着便向旁边让去。

    县令等人深深看赵洞庭几眼,虽觉得这般离去必然怠慢上官,但这话是赵洞庭说的,且城外又的确事故挺大,也只得向赵洞庭告罪,然后慌忙又向着城外疾驰而去。

    赵洞庭微皱着眉头回到街边众女身旁。

    乐婵等女脸上也都有着担忧之色。

    乐婵道:“夫君,煤矿发生塌方这样的事情,只怕是颇为严重吧?”

    赵洞庭低声叹息道:“那得看塌方的地方有多大了。”

    说完又道:“咱们也去看看!”

    然后一行人便在城内租了几辆马车,匆匆让车夫载着他们往城外煤矿赶去。

    这年头矿业还并不发达,以前更是连煤矿都罕见的。虽天灾过后各地都兴开煤矿,但这岑溪县外也不过只有一座煤矿而已。

    这是赵洞庭下的令,严格控制着各地煤矿的数量。

    因为单是这座煤矿,就已经能够满足岑溪县百姓的需求。

    再者,在这山清水秀,环境纯然的年代,赵洞庭实在不希望因过度开采而影响生态环境。

    这也同样是他始终纠结要不要提前在这个年代展开工业革命的原因。

    工业兴盛、科技兴盛,是有利有弊的。譬如后世,虽科技已发达到让人匪夷所思的地步,但生态环境却也同样遭到极大的破坏。

    赵洞庭是自后世穿越而来的人,也就愈发珍惜这个年代的原生态。

    出城约过半个时辰,便可以瞧见那煤矿了。

    山上黑乎乎的,到现在,整个山头都已经是被推平。

    有数条道路自平整的山顶上蜿蜒而下。

    这都是供运煤马车、人力车行走的道路。

    但此时,却是可以看到有的道路已经被黄土、黑煤覆盖。

    大半座山看上去都是满目疮痍。

    赵洞庭刚刚掀开车帘,看到这幕,眉头便不由自主地再度紧紧凝固。

    这场塌方,较之他想象的还要更为严重。

    只怕……

    只怕是下面的矿洞已经是坍塌近半了。

    而这个年代的矿山都是以人工在运作……

    那么被掩埋在下面的工人们只怕是……不计其数。

    随着马车离着那煤山越来越近,赵洞庭的心情便是愈发的凝重起来。

    直到山脚下。

    可以看到有不少浑身脏兮兮的煤矿工人们在这里三五成群的汇聚着,多数人脸上都仍有死里逃生的余悸。

    他们俱是在议论纷纷,对着山上指指点点。

    而那县令等人此时也是没敢上山。

    岑溪县的守军也只是将几条山道都严格把守起来。

    有亲人或是朋友还未下山的工人哭喊着想要冲上去,都被这些士卒给拦下。

    县令等人满头大汗,俱是手足无措。甚至连赵洞庭等人带来都没有发现。

    但直到此时,地面都偶尔还会发生震动。也既是说矿坑内尚且还有地方正在垮塌,他们这些也不敢上山去。

    一众官员俱是安抚着这些工人和其家属们。

    但群情,仍是止不住的越来越汹涌。

    赵洞庭深深皱着眉头,这刻,也是有种颇为无力的感觉。

    在这种情况下,莫说调遣禁军根本来不及,就算是来得及,以这个年代的设备,也很难上山去救人。

    强行去救,其结果只可能是让更多的人被掩埋在里面。

    就这么过去十余分钟,震动好似不再有复发的迹象。

    满头大汗的县令终是轻轻松口气,忙对着工人们说道:“大家稍安,本县这就派遣士卒前去搭救被困的乡亲们!”

    他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能救下几个算几个。

    赵洞庭站在人群内也没有开口。

    在县令等人令下,很快有两百余士卒颇为凝重地向着山上走去。

    他们大多数都没遭遇过这种事情,实是紧张得很。

    赵洞庭看着,心中叹息不已。

    以这点兵力,想要去解救那些被埋的工人,实在是不太可能。

    且不说别的,光是那些掩埋山道的黄土、黑煤等等,就不是他们短时间内可以移走的。

    果然,很快便就有士卒跑将下来,对着县令道:“大人,泥土松软,咱们……咱们爬不上去啊……”

    县令忙和周围主簿、守军团长等人商量对策。

    到最后,只见得县令咬咬牙道:“那就炸!用轰天雷给本官炸出条道路来!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山上的那些百姓们!”

    这倒是让得赵洞庭对这县令颇为赏识起来。

    这倒是个好官。

    只他还是站出身来,喊道:“慢!”

    他这一出声,便让得在场的许多人都看向他来。

    县令等人忙又向他施礼。

    赵洞庭摆摆手道:“不能用轰天雷!若是用轰天雷去炸,可能引起再度塌方,到时伤亡只会更大。”

    县令苦着脸,焦急道:“那、那上官您说如何是好?”

    “大老爷,你们不能见死不救啊!”

    “是啊,那你说怎么办!”

    人群渐渐又是有些激愤起来,甚至有人出言颇为不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今天也没变成玩偶〕〔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神乾坤〕〔金珠传说〕〔一枪爆头〕〔极品透视医仙〕〔位面之狩猎万界〕〔传奇法师莫林〕〔道魔洪荒之铁马冰〕〔神级上门女婿〕〔斗罗之乱神传说〕〔玄灵霸主〕〔一世独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