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幸运古神事务所〕〔星际之星海无尽〕〔重生甜妻,超可爱〕〔逆流人生〕〔乡间轻曲〕〔帝国老公狠狠爱〕〔邪王宠妻:废材嫡〕〔天芳〕〔网游之最强法王〕〔再见亦是爱你〕〔逍遥兵王〕〔万古灵神〕〔重生之易帝传说〕〔褚先生你老婆要离〕〔十九重帝狱〕〔都市绝品神医〕〔变身非常大小姐〕〔狂帝的一品魔妃〕〔亲爱的盛医生〕〔极品全能学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319.八方云动
    李秀淑匆匆散了朝,然后带着仲孙启赋、赫连栋等大臣往御书房去了。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kans.co

    大夏军中竟然有极境强者,这已然让他们不是如芒在背,而是火烧眉毛了。

    纵是整个西夏,也挑不出能够抵挡这等高手的人来。

    若是大夏军队不具备火器,那尚且还好,纵有极境,也难扭转大局。但现在大夏军中也火器齐备,那极境的力量就至关只要了。虽然如今已经不再是兵对兵、将对将的年代,但极境的存在,却是能深深影响双方的士气。

    到御书房内以后,李秀淑并没有要和仲孙启赋等人商量的意思,直接发号施令道:“太师、赫连爱卿,你们即刻调遣甘肃、翔庆两大军司将士前来捍卫皇城!”

    说话间,她已是拿起书案上的毛笔,在纸上奋笔疾书。

    两封书信很快成型。

    李秀淑又将书信递给旁侧老太监,道:“将这两封信分别传往仲孙古格和大宋成都府!”

    老太监忙接过信向着外面跑去。

    仲孙启赋不禁问道:“皇上要死守……中兴府?”

    李秀淑反问道:“难道太师想让朕避其锋芒,逃离皇城不成?”

    仲孙启赋道:“敌军势大,老臣以为……暂且避其锋芒未免不是最为周全的办法。只要皇上犹在,那我们西夏,便就不会亡。”

    “不。”

    李秀淑却是轻轻摇头,“朕虽是女人,但也绝不能作出这等事来。若是朕抛弃这中兴府万万百姓,只会让天下百姓尽皆寒心,让他们对朝廷失望。如此,西夏不亡,也和亡,没有什么区别了……”

    这刻她其实是想到了赵洞庭。

    自赵洞庭从雷州率军击退元军以后,便再也没有逃窜过。

    天子守国门。

    民心乃社稷之重。

    她记得赵洞庭曾跟她说过的一句话,国破民心在,尤可复。国在民心失,早晚必亡。

    李秀淑能坐稳西夏女帝的位置,本就不是个寻常的女人。在这个时刻,她再度露出她极为刚强的那一面来。

    仲孙启赋等人闻言都是动容,看向李秀淑的眼神中有着敬佩之色。

    李秀淑虽是女人,但其心性,着实非其兄李望元可比。

    在这同时,众臣心中也好似生出股热血来。

    死守中兴府又如何?

    纵是中兴府被破,他们也是死得其所。纵是死去,到那阴曹地府,也仍能将脊梁挺得直直的,面对历任先帝们。

    而逃窜,结果实也是难料。

    以前北宋称霸宇内,可面对金时,便送半壁江山,逃窜到南方,建立南宋。

    南宋再遇元朝铁骑,又是节节溃退。皇上被撵着屁股东逃西窜,最终,逃到那硇洲岛,差点就亡了国。

    如果不是赵洞庭横空出世,这时候天下早就没有大宋了。

    这便是血淋淋的例子。

    仲孙启赋虽说撤出中兴府是周全之策,但其实心里也明白,这不过只能延缓西夏被覆灭的时间而已。

    而且能够延缓多长时间,尚且还很难说。

    稍作沉默后,仲孙启赋只又问李秀淑,“皇上传信宋国,是想向宋国求援?”

    李秀淑点头轻叹,“死守中兴府不过是无奈之举,于战局很难再有转圜。也唯有大宋,或许能挡住这些敌军了……”

    “可……”

    仲孙启赋皱眉道:“皇上当真就能肯定那些军火不是宋国提供?”

    赫连栋等人在旁都是深深皱眉不语。

    局势的突然恶化,让得他们没时间再去查大夏军中的那些火器出自哪里。也让得他们,拿捏不准宋国到底是什么立场。

    也许可以说,整个西夏朝堂之内,仍旧深信大宋的,只唯有女帝李秀淑。

    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李秀淑仍旧是坚定不移地选择相信赵洞庭。

    她沉声道:“朕相信他。”

    仲孙启赋等人只能住嘴。然后,便就告退离开御书房去。

    有些话再说出来已经没有什么意义。

    李秀淑这是将整个西夏都赌上了。

    就赌大宋是他们真正的盟友,赌赵洞庭不会对她背信弃义。

    仲孙启赋等人虽明明知道李秀淑若是错信了宋帝,那西夏便是万劫不复的下场,但还能说什么呢?

    此时,除去寄希望于大宋以外,他们也并没有别的选择。

    时间仅仅过去两日。

    仲孙胄庭率着残军撤到中兴府西南侧的顺州城内。

    前线败报随之而到。

    顺州城内人心惶惶。

    原本坐镇于定州、翔庆军司境内的甘肃、翔庆两军将士匆匆向中兴府汇聚。

    西夏这是要放弃诸地,独守中兴府。

    虽明面上看这是舍弃各地百姓,但实际上却并非是如此,而是要将大夏的军力全部吸引到中兴府去。

    毕竟,没有军队镇守的各地,其实对于大夏军来说并没有什么用。

    西夏大军既然齐聚中兴府,那他们只需拿下整个中兴府,便等于是将西夏覆灭了。

    或许西夏大军的这种调动,还正合了大夏军中那些人的心意。

    仲孙胄庭率军到顺州城后,顺州知州出城相迎。

    原本八万禁军将士,到现在,竟是仅仅只剩下四万余人。

    而且这些将士,也都是三日没有进过粮了。

    他们的粮食都被遗弃在大营之内,匆匆逃窜之时,根本没有时间去将那些粮草运输出去。

    还好的是,因长城距离中兴府不远,是以他们倒也没在那里堆积太多粮食。休养生息多时的西夏还不至于有断粮的凶险。

    这里是他们的地盘,后勤还是有着充分保障的。

    进城以后,顺州知州当即开仓放粮。

    满是凄凉的禁军将士们总算是能吃顿饱饭。

    军中不知道多少人在啃着干粮的时候嚎啕大哭。

    这几日没命的逃窜,或许是他们这辈子都难以遗忘的痛苦回忆。

    原本信誓旦旦攻打横山渡,谁也没想,短短时间内,竟是落到如此境地。

    翌日。

    中兴府便有使臣到,命仲孙胄庭率军回中兴府。

    仲孙胄庭没敢迟疑,当即率领离开顺州,往中兴府去。随之同行的,还有无数顺州百姓、官吏。

    而这个时候,长城那边已经是又传来动静。

    大夏军在匆匆整军以后,也已是向着这顺州城压来。

    在中兴府内,李秀淑等人再收到紧急军情。

    夏州以北,黑山威福军司内有大军两万向南进发。

    很显然,大夏这是要合围中兴府。

    或许,黑水镇燕军司和西平军司这个时候也应该有动静了,只是消息还没有传到中兴府而已。

    大宋成都府内。

    副帅张光宝坐镇成都府。

    夜里。

    有城内西夏商人柯叔元求见。

    柯叔元的身份在成都府内其实并不算是什么秘密。虽是富商,却也实是西夏安排在成都府内的“使臣”。

    张光宝这时倒是不知道西夏禁军长城败北之事,只因和柯叔元也打过数次交道,自也没将其拒之门外。

    只让他没想到的是,柯叔元竟是带来李秀淑的密信。

    才刚刚到府衙内见到张光宝,柯叔元就是红着眼睛央求道:“还请张元帅解我西夏之困啊……”

    只差点没哭出来了。

    张光宝看着他手中的信,自是讶异。等接过信看过,也是变色。

    西夏禁军在拥有大宋提供的火器的情况下,竟然还被白马强镇军司的军队打得这般凄惨。这……这实在是出人意料。

    只张光宝虽明知西夏、大宋乃是盟友,却也不敢轻易答应柯叔元。

    这不是他能够草率定夺的事情。

    稍作沉默后,张光宝对柯叔元道:“这件事情……只怕还得皇上下令才行。”

    柯叔元连道:“我朝皇上已经派信往长沙求援了!还请张元帅先做定夺才好。不然,我西夏中兴府危矣啊……”

    张光宝轻轻皱起了眉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透视小春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