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我把BOSS公主抱了〕〔农家娘子有点辣〕〔无敌从做主播开始〕〔绝代狂兵〕〔柯南之酒厂清洁工〕〔前任遍仙界〕〔玩坏世界的垂钓者〕〔妖孽龙皇在都市〕〔神工〕〔霍少的闪婚暖妻〕〔隋少,你老婆又复〕〔我的人生重置了〕〔重生之超级银行系〕〔阴倌法医〕〔总裁的绝命爱人〕〔玄门妖王〕〔锦绣农家女〕〔扶明录〕〔君倾心与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329.满剌加使
    这副娇羞女儿态,让得赵洞庭不禁又是微愣。

    他发现自己在面对阿诗玛这等绝色时,意志力真的远远没有自己所想的那般坚定。

    这大概是男人的通病,见到美女就走不动道。之前只认为阿诗玛是个男儿身还好,现在得知她是个女人……

    “咳咳!”

    赵洞庭轻轻咳嗽了两声,不敢再多瞧阿诗玛,只又低下头去批阅奏折。

    不过到底有几分心思是真正放在奏折上,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阿诗玛俏脸微红,走到旁边坐着,也没有再说话。

    李狗蛋挠挠头,眼神疑惑,完全不知道两个人为何会露出这副模样,只觉得两人都显得有些古怪。

    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忽有太监禀道:“皇上,有满剌加国使臣在宫外求见。”

    屋内赵洞庭和阿诗玛都是微愣,随即阿诗玛眼中浮现出些许担忧之色来。

    满剌加突然遣使来到大宋,且这般悄无声息,她难免回去揣摩满剌加国的意图。

    满剌加大军在南海区域被大宋海军打得丢盔弃甲、溃不成军,派遣使臣前来,会是想做什么呢?

    赵洞庭瞧了瞧阿诗玛,对着御书房外喊道:“宣!”

    他之前也并没有收到半点满剌加要派使臣前来的消息,但却也无需去怀疑这些满剌加使臣的身份。

    皇宫内外的禁卫们并不是摆设,若非是确定那些使臣的身份,是不会轻易就来禀报的。

    阿诗玛幽幽看向赵洞庭,问道:“天帝,阿诗玛需不需要回避?”

    看她模样,显然是不想离开的。

    赵洞庭也知道阿诗玛的心思,摇头轻笑道:“不必,亲王在这里坐着便是。”

    阿诗玛眼中瞬间露出些微感激之色来。

    只她能留在这里,那不管满剌加使者前来觐见天帝是何意图,那她都还有转圜的余地。

    时间约莫过去不到两刻钟时间,御书房的门便从外面被打开。

    铁离断、莫问道两个武鼎堂供奉带着两个颇为奇特的人走进御书房里来。

    看模样倒是和大宋人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面色稍微黝黑些。

    刚进屋,两人都是横手在胸前,对赵洞庭施礼。

    稍前面那人嘴里说了句什么,旁边那人翻译道:“满剌加外务大臣希德离见过大宋皇帝。”

    外务大臣。

    这个名讳赵洞庭倒是有所耳闻,是满剌加、越李朝等国专门负责外交事务的大臣。

    只没想,这回满剌加的觐见竟是如此的正式,连这外务大臣都亲自赶了过来。而且是在这接近大宋年关之际。

    他轻轻点头,道:“希德离大人有礼了。不知希德离大人突然来见朕有何事啊?”

    希德离显然听不懂汉语,眼神只是在屋内扫过。掠过沉默不语的阿诗玛时,稍微露出异色。

    虽然他未必知道阿诗玛的身份,但想必从阿诗玛的服饰上也能看出些许端倪来。

    他眼中有道隐晦的光芒流淌而过。

    直到他旁边那人跟他翻译过赵洞庭的话,他才又做回答,“希德离奉国王之命前来,想问宋帝为何在海外向我满剌加大军开战。”

    赵洞庭冷笑道:“渤泥、麻逸皆是我大宋盟国,你们向渤泥、麻逸宣战,我大宋又岂会袖手旁观?”

    他眼中锋芒毕露。

    希德离向着阿诗玛看去,却是顾左右而言他,“不知这位是……”

    赵洞庭耸耸肩,“这位是渤泥王国的亲王殿下,特来我大宋学习治国之道。”

    希德离面色稍微变得难看了些。

    赵洞庭这般毫不避讳的让阿诗玛留在这,且言明阿诗玛的身份,无疑已是表现出他铁定支持渤泥的立场。

    但希德离自也不会这般放弃。

    他轻轻笑了两声,又道:“宋帝果然重信重义,让希德离佩服。只渤泥、麻逸皆是海外之国,国力又若,希德离以为,以两国之力,实不够资格和大宋结成盟友。希德离此行代替国王而来,正是想替国王呈上结盟之书,我们满剌加国愿意和大宋结成盟友,只需得大宋日后和我满剌加国不再敌对,麻逸、渤泥两国每年对大宋上交的贡币,我们满剌加国愿两倍奉给大宋。”

    他眼中有着颇浓的自信。

    阿诗玛在旁听着脸色则是猛地难看起来,冷哼道:“大言不惭!”

    但她也确实没法辩驳。

    有越李朝等国相助的满剌加如今实力强悍,的确不是他们渤泥和麻逸能够抗衡的。

    说罢,她看向赵洞庭,忙道:“天帝陛下,我们渤泥王国也愿意以后每年奉上双倍的岁币,不,三倍!”

    她没法不开口,虽然心痛,但却更担心赵洞庭真会被希德离许诺的利益给打动。

    要是大宋和满剌加结成盟友,不说去帮助满剌加,就算是两不相帮,他们渤泥也大概只会有灭国的结局。

    “不,不,不!”

    赵洞庭摆手轻笑,“亲王不必如此许诺,朕可承受不起。”

    他这话说得阴阳怪气,霎时让阿诗玛脸色变得惨白起来,希德离则是露出嘚瑟。

    他对于此次出使还是颇有信心的。因为在他想来,宋帝没法拒绝这样的条件。

    毕竟满剌加不是渤泥、麻逸可比,若是大宋和满剌加加盟,那便代表大宋在南疆以外将拥有极为强大的盟友。

    这对大宋来说绝对是好事。

    但紧接着,却又听得赵洞庭道:“渤泥以后仍按往年数目进贡便是。朕不是那般出尔反尔的利益小人。”

    阿诗玛惊喜,眼中流露极浓的感激之色。

    希德离则是露出不敢置信之色,“难道宋帝不欲选择我们强大的满剌加,仍然要和渤泥、麻逸保持盟友关系?”

    赵洞庭轻蔑地笑,“或许你以为你们满剌加国是强国,但在我们大宋眼中,你们又算得什么?渤泥、麻逸和我朝交好已久,朕岂会因为这区区点利益,就作出背信弃义的事情来?”

    希德离真是太过小看他赵洞庭了。

    他的志向可从来不仅仅只是和满剌加、越李朝等国结盟而已,而是要让大宋成为这个世界的霸主啊!

    满剌加不过是个弹丸小国而已,只说进贡,却不说俯首称臣。赵洞庭怎会动心?

    再者即便满剌加愿意俯首称臣,以赵洞庭的性格,也必然不会做出那种背弃盟友的事情来。

    这是他坚守的底线。

    国与国之间讲究利益,但他赵洞庭作为国君,却还讲究个“信”字。

    人无信而不立。

    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赵洞庭都始终秉承着这个字。

    希德离好说不成,眼神中也是浮现出些怒色来。只很快,又压抑下去。

    他也知道,以满剌加的国力的确远远没法和大宋相较。要不然,也不会在海外被大宋打得那么惨。

    但他还是颇为不满地说道:“难道宋帝不觉得我们满剌加国更有资格成为您的盟友?”

    赵洞庭道:“有资格。但可惜,你们来得太晚了。”

    有些话,他也没有说出来。

    满剌加在海外被支永寿、陈吊眼等人打得那么惨,他才不相信满剌加会能放弃这段仇恨,真正成为大宋的坚定盟友。

    希德离听到赵洞庭这话,眼神阴恻恻起来,“那宋帝是执意要和我们满剌加为敌么?”

    赵洞庭的眉头猛皱起来,“你这是在威胁朕?”

    阿诗玛在旁神色复杂。

    “不敢。”

    希德离连道,只随即又说:“只是希德离也听闻,现在大宋西疆有吐蕃进犯,北边还有大元始终和大宋争锋,也不知是真是假?”

    这些事,他铁定是已经得到确切的消息了,只是故意这么说而已。

    赵洞庭也能听得出来希德离的意思。

    意思便是,大宋要是不和满剌加结盟,那两国便是敌对。满剌加大概不会介意在这样的机会下也对大宋落井下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蛊真人之齐天传〕〔约会从美食开始〕〔重生日本当神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