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徒之路〕〔神殿倾天之妖妃好〕〔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骑遇〕〔都市超级高手〕〔重回五零当军嫂〕〔至尊狂兵〕〔颤抖吧,渣爹〕〔反套路之吊打诸天〕〔盛芳〕〔悲催村女重生记〕〔我不是兵王〕〔你欠我一个拥抱〕〔重生娇妻撩夫记〕〔诸天之主〕〔盛世医凰:腹黑夫〕〔守婚战〕〔强势锁爱:总裁大〕〔末日仙尊〕〔超神学院之诸天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337.新金丹道
    雪茫茫,有白袍道士经永昌门,缓缓行向御书房。

    仙风道骨,俊秀非凡。

    这本是个道韵非凡的道士,只在其肩上,却是扛着个极大的麻袋。麻袋里有禽类鸣叫声,将他的气场破坏殆尽。

    前面领路的太监频频回头,眼中竟是疑惑。

    到御书房外,便见得穿着龙袍的赵洞庭已是站在屋檐下,面带微笑。

    “玉蟾……”

    待白玉蟾走到近前些,赵洞庭轻笑着喊了声。

    白玉蟾揖礼,“贫道白玉蟾……见过皇上。”

    赵洞庭看这家伙有板有眼的模样,没好气地笑,“你这家伙也给我来这套!”

    然后眼神便是落在了白玉蟾提着的麻布袋上。

    能听得到里面有窸窣的声音。

    赵洞庭眼中微微发亮,“都是些什么?”

    白玉蟾抬头,颇有嘚瑟道:“竹鼠、珍珠鸡、秋沙鸭……都是小道豢养的。”

    “哈哈!”

    赵洞庭大笑,走到白玉蟾旁边直接搂住了白玉蟾的肩膀,“从福建带到这里来,你有心了。今儿个,咱两兄弟必须好好喝一场。”

    以现在如今大宋的国力,宫中山珍海味无数,但在赵洞庭心里,还是以前在无量观时让白玉蟾偷来的那些野味吃得最是痛快。

    白玉蟾千里迢迢从福建带着这些野味过来,着实是有心了。

    旁侧太监看到赵洞庭竟是搂住白玉蟾,露出这般亲近之态,都是惊讶。

    御书房门口,有两个贼溜溜的脑袋冒出来。看到这幕,也同时是极为惊讶。

    赵洞庭搂着白玉蟾往御书房走。

    两个脑袋忙缩回去。

    赵洞庭自是瞧见了,只是轻笑。

    他又问白玉蟾,“这几年在福建如何?朕听闻,金丹道如今在福建已是颇具信徒,你应该是付出了不少精力吧?”

    白玉蟾轻声答道:“和皇上治理国政相比,这算不得什么。”

    赵洞庭耸耸肩膀,“你这家伙,如今倒是越来越学会客套了。”

    进御书房,他直接让白玉蟾在自己的床榻上坐下了。

    李狗蛋连忙斟茶。

    阿诗玛装模作样在书柜旁看书,眼神却时不时在赵洞庭和白玉蟾两人脸上瞟过。

    赵洞庭又道:“福建之战,你出了大力。朕应该感谢你。”

    白玉蟾正襟危坐,眼中却是有着轻松光芒,“若皇上真要谢我,那今儿个就由皇上……亲手烧烤如何?”

    “行!”

    赵洞庭点点头,又是朗声大笑起来。

    紧接着他打量白玉蟾,道:“你如今修为到何境界了?”

    白玉蟾答道:“上元境中期。”

    “嘿嘿!”

    赵洞庭极是自得地笑,“这你可是被朕给远远落下了,朕,如今已是真武境修为了。”

    即便是以白玉蟾的心性境界,也不禁是露出极为讶异之色来,“皇上您这就到真武境修为了?”

    这件事,普天之下也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而以赵洞庭这样的年纪就登临真武境,着实是能让人大惊失色的事。

    赵洞庭又嘿嘿笑,道:“已经突破真武境两年有余咯!”

    也就在白玉蟾、吴阿淼这些个老兄弟面前,他才会露出这副模样来。

    白玉蟾眼中惊讶之色更甚,感慨道:“皇上天赋真是惊世骇俗啊……”

    想当初在无量观时,赵洞庭的修为尚且还不如他。而现在尚且不过短短十年时间都不到,竟然就已经到得真武境。

    这等突飞猛进的速度,可以说较之赵洞庭的年纪还能让人感到惊讶。

    只随即白玉蟾好似也想到什么,忽的笑道:“皇上,小道这些年虽武道进境平平,但也不是没有收获的哦。”

    “哦?”

    赵洞庭惊讶道:“莫不是……金丹之道上又有什么突破?”

    “正是。”

    白玉蟾点头,颇为得意道:“以前小道的金丹道只具其形,而现在,可以说是身形具备了。”

    赵洞庭更是动容,“详细说说。”

    白玉蟾端起茶杯饮了口茶,缓缓道:“自皇上您教小道天文知识以后,小道始终都在思索。人体内窍穴金丹对应周天星辰,而周天星辰时刻都在运转,为何,咱们体内窍穴就不能运转呢?就在两年前,小道总算是琢磨出来些许门道。”

    说着,他眼中有着有绽绽神光浮现,“皇上不如现在点点小道的穴试试。”

    赵洞庭抬手,轻轻点在白玉蟾的胸膛处哑穴上。

    他自是明白白玉蟾是想要像他证明什么。

    而紧随其后,白玉蟾的表现果然是印证了他的推测。

    被点住哑穴的白玉蟾轻轻笑着,“皇上,如何?”

    赵洞庭脸上也不禁是浮现极为诧异之色来,“你、你体内窍穴真能在体内随意变换位置?”

    “这倒不是。”

    白玉蟾摇头轻笑道:“随意变换位置尚且还做不到,但可以让穴道循着内气运转路径而进行运转。”

    “厉害,厉害。”

    赵洞庭不无惊叹道:“有此妙术,以后对敌,完全可以避开要害穴道。当真可以说是妙用无穷啊……”

    “还不仅如此。”

    白玉蟾脸上自得之色更甚,又道:“小道在修行此法以后发现,当各窍穴运转起来时,内气的恢复速度较之之前要快上数倍不止。”

    赵洞庭更是动容,“如此,岂不是说休此法者,内气更能算是源源不断,很难有枯竭的时候?”

    白玉蟾点头,“正是如此。”

    “了不得,了不得!”

    赵洞庭大声赞叹,朗声大笑,“玉蟾,你将金丹道研究到如此巧妙的地步。光凭这点,便足矣成为江湖一代宗师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是空千古,也是不如白玉蟾的。

    空千古虽修为至强,但并没有自创绝学。而白玉蟾的新金丹道若是传扬开去,却能让得整个江湖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新金丹法之妙、其宝贵程度,必然还要超过如枯刀法、逍遥游等那些江湖绝学。

    赵洞庭的确没有想过,白玉蟾在福建闽清数年,竟是能有这样的造化。

    随即他忙问白玉蟾道:“你能不能将此法教与朕?”

    若是能将此法传于武鼎堂,那武鼎堂的实力必然将再得到极大的提升。

    白玉蟾闻言轻笑,“这是自然。”

    只随即又面露些许讪讪之色,“不过……这种法门却是只有兼修金丹道之人才可修习,皇上想要将其推广出去的话,怕是很难实现了……”

    赵洞庭微怔,脸上不禁露出些些许失望之色。

    现在整个大宋皇宫之内,也就他兼修有金丹道而已。如武鼎堂铁离断、乐无偿、洪无天那些高手,却是都未曾修习过金丹道。

    他想要将这妙法传于武鼎堂众高手的想法看来是只能落空了。

    毕竟以铁离断等人现在的年纪,想要再去修习金丹道,短时间内难见成效。倒不如继续苦修其本法,或许还能再有突破。

    不过赵洞庭转念又想,铁离断等人虽不适合再修习金丹道,但武鼎堂内却还有诸多年轻天才,如小豆芽那些人,现在要修金丹道却还是可以的。或许过许多年,他们都能够成为江湖的佼佼者。

    想到此处,赵洞庭重重拍着白玉蟾的肩膀,朗声笑道:“你这回真是帮了朕的大忙了。”

    李狗蛋和阿诗玛两人都不知道金丹道,在旁听着,只是露出满脸茫然之态。

    从御书房离开后,赵洞庭让刘公公去告诉乐婵等女他不回宫用膳,直接带着白玉蟾去了御花园。

    即便是在这个季节,已经掌握大棚技艺的皇宫花匠们仍是让这御花园内百花盛开。

    赵洞庭、白玉蟾两人对坐着,有太监将赵洞庭始终放在寝宫里的烧烤架抬了过来。

    白玉蟾忽的喃喃感慨了句,“还是无量山的竹山更怡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神乾坤〕〔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五代梦〕〔亿万豪婿〕〔女总裁的贴身强兵〕〔蝶谷修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