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徒之路〕〔神殿倾天之妖妃好〕〔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骑遇〕〔都市超级高手〕〔重回五零当军嫂〕〔至尊狂兵〕〔颤抖吧,渣爹〕〔反套路之吊打诸天〕〔盛芳〕〔悲催村女重生记〕〔我不是兵王〕〔你欠我一个拥抱〕〔重生娇妻撩夫记〕〔诸天之主〕〔盛世医凰:腹黑夫〕〔守婚战〕〔强势锁爱:总裁大〕〔末日仙尊〕〔超神学院之诸天霸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125章 重庆夜乱(下)
    “是!”

    当即,有一个士卒领命向着外面跑去。

    上元境供奉也抓着苗右里往屋外跑去。

    到院中。

    有水池,水池中有假山。

    水面上有数朵水莲正在绽放着。

    上元境供奉松开苗右里,率先飘身落于假山之上。

    假山巨石,上面镶嵌有两个铜筑的虎头。

    上元境供奉双手仅仅抓住虎头,吐气开声,竟是将这重量起码在千斤往上的石头给提了起来。

    石头下有个不过水缸般大小的黑黝黝的洞口。

    饶是这供奉有上元境修为,这刹那也是脸色涨得通红。

    苗右里也飘身掠上假山,没有多言,直接向着洞口中跳了下去。

    上元境供奉放下巨石,也飘身跳进洞口。

    洞口不深。

    他站直着身子,肩膀尚且都还露在洞口外。

    他又握住巨石上的两个狮头,将巨石缓缓移将过来。

    而后,才缩下身子去。双手从巨石底部举起巨石,将巨石搬回到原位,直到将整个洞口完全封住。

    巨石底部可有线条。

    这些线条颇有奥妙,同如机关。能将巨石原原本本恰合到原位置上,让得外面的人很难看出破绽。

    做完这些,这位上元境供奉额头也是见汗,头顶有氤氲白雾升腾。

    苗右里已经在洞中吹燃火折子。

    上元境供奉也缩到洞中。

    这座假山内部已然完全被挖空了。

    刚刚搬动的那块巨石其实是后来加上的,便好似是个水壶,刚刚那块巨石既是壶盖。

    整个密室的造型有点像鹅颈瓶。

    入口处颇窄、颇深,但密室里面的空间却并不算小。起码容下苗右里和这位供奉两人并不拥挤。

    待得这供奉在苗右里身旁坐下,苗右里便又将火折子熄灭了。

    这假山周遭有凿出几个不过小拇指粗细的洞口用以空气流通,虽然这些空气孔外也有绿植遮挡,但若是在洞内点燃火折子,光线自然仍会透出去。在白天倒是无妨,这样的深夜,极容易被人发现。

    外面,密集的枪声仍旧能清晰的传到这密室内。

    苗右里和上元境供奉都是不语。

    上元境供奉神色凝重。

    苗右里只是沉思。

    新宋在泸州军出动之后派遣这么多的高手前来行刺,他不得不去深思其中深意。

    那些新宋人大概也不敢断定这些高手就必然能成功行刺自己。而他们大军却是提前出动,这只能说明他们还有其他后招。

    苗右里用赵洞庭教与军中诸将的逆向思维思考着。

    新宋军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必然是拿下重庆府。

    如此,这些高手进重庆府,只单单会是来行刺自己的么?

    若成功行刺自己,他们的斩首行动当然算是成功。但想要以此就破重庆府,却也不是易事。

    大宋禁军中将领层次分明,纵是军长级别将领全部死绝,下面那些团级将领们也个个都有领军厮杀的能力。

    而这点,已经和大宋禁军作战过的新宋军会不知道么?

    苗右里渐渐想到,这些高手前来府衙,真正的目的怕是要让重庆彻底陷入混乱之中。

    如此,正在赶向重庆府的泸州军才有机可乘。

    只现在,他如何应对却也是个难题。

    十余真武境高手正在府衙之内掠动,必是遇人杀人,他根本不可能出得去府衙。

    再者,即便能够出去府衙,如何应对这些真武境高手也是个难题。

    若想覆灭这些人,除非是将重庆府内的大多数将士都调过来才行。毕竟这些人都是真武境强者。

    他们个个都是能在万军之中直取敌将首级的强横之辈。

    若是那些没有神龙铳的军队,便是数万人也未必能留得住他们。甚至可能被他们冲破都说不定。

    眼下看来真的只能任由各团将领随机应变。

    苗右里在苦思无果之后,干脆不去想如何应对这些真武境高手。而是假想泸州军到来以后,自己该如何应对。

    挡不住泸州军,纵是杀掉这些真武境高手,重庆也会易主。

    而若是能挡住泸州军,在这些真武境高手再厉害,也不可能拿下重庆。毕竟他们总共只有十余人。

    所以说到底,能否挡住泸州军才是关键。

    府衙内。

    在苗右里躲在密室中沉思的时候,破军副宫主等那些真武境强者仍在肆虐着。

    他们当真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到得府衙内深处以后,他们甚至每个房间都没有放过。

    府衙内不知多少无辜的佣人、侍女死在他们的剑下。

    他们都是手无寸铁的人,但破军副宫主这些人却仍是没有放过他们。

    或许,他们是在防备苗右里或是府衙内其余人会佯装成佣人来躲避刺杀。

    府衙内的明哨、暗哨士卒也是损失极重。

    有些微的血腥味在风中被吹荡着。

    以苗右里安排在府衙内的这些士卒,或许能挡住那么三两位真武境高手的行刺。但要挡住这么多真武境,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大宋禁军再强,也没法打破这种实力上的差距。

    若是天伤军全部汇聚在这里,情形或许会有不同,但现在,府衙内士卒终究只有数百。

    夔州路副节度使在他身旁供奉的带领下,也是带着家人躲到了密室中去。

    只他的密室并没有在屋外,而是在他卧室的地板之下。

    里面的空间较之苗右里躲避的地方也要大上许多。

    时间缓缓流逝着。

    府衙内的将士们始终没有放弃对破军副宫主等人的抵抗。

    枪声连绵不绝。

    甚至还偶尔有轰天雷的炸响声。

    只不知这些轰天雷是那些真武境高手所扔,还是府衙内的将士们所扔。

    原本颇具格调的府衙深处很快显得有些狼藉。

    许多地方有尸体横陈。

    而在府衙外围和前门,尚且仍有许多士卒向着里面冲杀进来。

    这里的响动早就惊动整个子城。

    这些士卒无疑都是在子城巡夜的士卒。

    他们也许知道前来府衙行刺的都是高手,也许不知道,但他们终是杀过来了。

    至于在内城、外城巡逻的士卒,显然没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赶过来。城头的军营内的将士就更是如此。

    府衙内不可避免的血流成河。

    有真武境高手落在苗右里的院落中。

    院内有数个持神龙铳的士卒向他放枪,却都没有能打中,然后被这供奉以极为鬼魅的步伐接近。

    剑意起。

    剑芒现。

    几个士卒都死在这真武境高手剑下。

    这高手脚步没有丝毫的停滞,只接连在个个房间内看过。

    最终,他自是看不到苗右里的身影。

    只苗右里留在卧室内的甲胄稍稍让他留神。

    但不管他再如何寻找,自也是找不到躲在假山中的苗右里两人。

    约莫过数分钟,这高手终是放弃,向着院外掠去。

    院内只留下几具士卒的遗体。

    苗右里在假山中脸色难看。

    刚刚的枪声和哼声他都隐约听到了。

    甚至那意境,他在假山中都略微有些感觉。

    他知道,那些士卒定然是都死于非命了。而那些士卒,都是他的亲卫。

    在军中,他们是上下级。在私下间,他们的关系也是相当不错。

    这都是战场上这些亲卫们用性命守护苗右里换来的。

    而现在,苗右里知道他们在外面被屠戮,却是无能为力。这种感觉,这种滋味,当然不好受。

    只需是有些血性的人,在这种情形下只怕都会想不顾性命的冲杀出去。

    但苗右里不能。

    他是军中军长,不能那般意气用事。

    他活着,还有许多的事情需要去做。守住重庆府,比任何事情都要更为重要。

    为此,他心中宁愿背负着自责和愧疚。

    实非将军无情,而是有些事情,将军根本没有选择。这正如赵洞庭,有太多太多事情,他只能以整个大宋为重。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神乾坤〕〔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五代梦〕〔亿万豪婿〕〔女总裁的贴身强兵〕〔蝶谷修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