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天医〕〔穿越星际:妻荣夫〕〔如果能少爱你一点〕〔豪门妻约:我老婆〕〔都市之绝世战神〕〔腹黑娇妻宠不停〕〔执念成宠〕〔逆袭娱乐圈:我必〕〔我真是个奶爸〕〔重生之绝世废少〕〔一窝三宝,总裁喜〕〔一窝三宝:总裁喜〕〔我的人生重置了〕〔重生之我要上头条〕〔暖婚100分:总裁,〕〔愿有湖光载归客〕〔空间农女:将军赖〕〔娇妻你好甜〕〔至尊不朽系统〕〔陈凡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346.血夺唐州(上)
    随着襄阳府守备军将士离着城门越来越近,双方的将士也是开始对射起来。

    两军将士中,都几乎没有再没有人用冷兵器。

    神龙铳的普及,让得弓箭、盾牌等等诸多旧武器都被以极快的速度淘汰。

    对射间,双方都是有将士阵亡。

    待襄阳府守备军将士到护城河外,城头更是有元军抛掷出轰天雷来。

    但襄阳府守备军将士们仍是奋勇向前面冲杀着。

    直到有士卒跳进护城河内,开始架设浮桥。才有将士自后面扛着沙袋匆匆跑上前端。

    沙袋很快被堆积起来,形成一个个掩体。

    持着神龙铳的将士们匍匐在掩体后,继续和城头元军对射。

    护城河内很快鲜血翻腾。

    面对元军如此火力的抵抗,襄阳府守备军也同样无可避免的付出了颇为惨痛的代价。

    一团、二团中的将领们俱是呼喊不断。

    但将士们仍是只能在掩体后向着城头上射击,为护城河内的袍泽提供火力支援。

    如此直过去约莫两刻钟的时间,唐州城外护城河上才总算是有十余浮桥被拼接起来。

    有士卒从浑浊的河水中露出头来,满是惊喜地呼喊:“桥搭好了!桥搭好了!”

    然后声音在爆炸声中被湮没过去。

    “杀啊!”

    掩体后有将领在射击的同时呼喊。

    有持着号角的士卒站起身来,昂首挺胸吹响了冲锋号。

    大宋的将士喜欢打顺风仗,但也从来不惧打硬仗。

    想想以前,皇上在硇洲岛拥有兵卒不过区区两万,也没神龙铳这些火器,不过拥有最原始的轰天雷而已,还不是将元军打得丢盔弃甲?

    在国力、兵力尚且远远不如元朝时,大宋将士们就是连战连捷。现在,国力不在元朝之下,更应该纵横无敌才是。

    虽这些襄阳府守备军都不是从硇洲岛时就跟着赵洞庭的将士,但他们在军中的系统学习过自赵洞庭执掌大宋以后的“发家史”,对于这个国家,对于这个国家的军队,有着极强的荣誉感。

    正是这种荣誉感,让得大宋的将士们个个都有难匹的勇气。

    冲锋号响起时,一团、二团的将士们有许多冲出掩体,向着护城河冲去。

    搭建浮桥的几个营更是没有退回来,从水中直接攀上岸,杀向城门。

    炮火,不断的响彻着。

    城头、城外俱是硝烟弥天。

    这般阵仗,较之以前冷兵器交锋时看起来实在是要乱上许多。

    “挡住他们!”

    “给我挡住他们!”

    城头上有元军将领面红脖子粗地大喝。

    许多的轰天雷被扔到城下。

    一团团硝烟炸起。

    硝烟中,是热血与泪的悲歌。

    襄阳府守备军的两个团并没有能直接拿下唐州城门。

    在杀到城门下时,遭遇到元军的顽强抵抗。两个团伤亡颇为惨重,团中将领不得不率军再度退回到掩体后。

    军中。

    谭嗣原在军阵中举着望远镜凝望,又沉声下令,“五团、八团,上去将一团、二团给换下来!”

    又有两个团向着前面跑去。

    他们冲到掩体后,以很快的速度将建制不完整的一团、二团给换了下去。

    然后,又是攻城。

    炮声到这刻也是悄然稀疏下来。

    这并非是因为双方军中都没有炮弹了,而是因为城头上已是满目疮痍。

    在这唐州南城门的正上方,已经被炮弹炸得千疮百孔。约莫有数十米的范围内都看不到元军的将士,更莫说掷弹筒。

    襄阳府守备军中两百挺掷弹筒,这等火力较之元军那不过百挺掷弹筒,终究还是要占着便宜的。

    除去在远处的掷弹筒还在开炮以外,这城门上空,元军已经并没有多少防御力。

    五团、八团两个团的将士得以杀进城去。

    枪声在城内密集的响起。

    何立马、张良东两个人这时也已不在城头上。

    城头许多元军跑下城墙,在城内布开阵线,阻挡进城的襄阳府守备军将士。

    冲进城的将士中,接连有人中枪倒在地上,或是在爆炸中被湮没。

    枪声和炮声,交织成这个年代最为热血的曲谱。

    谭嗣原在城墙被炸出几个豁口之后,率领全军将士顶着炮火杀进了城内。

    只交锋,并没有就这般结束。

    神龙铳的威力较之刀枪当然要大上许多,但在双方都拥有火器的情况下,双方将士的折损并不像之前冷兵器作战时那般快。

    天色从灰蒙蒙变得阴沉沉。

    然后又从阴沉沉渐渐变得灰暗。

    灰暗再转夜。

    元军虽拥有火器,但到底还是不如大宋将士这般熟悉热武器战。论枪法,也是不及襄阳府守备军中的将士们。

    自襄阳府守备军破城后,有那么约莫半个时辰的僵持。然后,城内元军终是被杀得渐渐往后退却。

    他们布置的防线被襄阳府守备军将士们逐个突破。

    到现在,厮杀已是由城门口蔓延到外城深处。

    双方将士有多少折损,谁也没有心思去算。

    张良东和何立马,还有城内元军的那些将领们脸色都不好看。

    他们却是没有想过,在同样拥有火器的情况下,他们数千精兵守城,竟然还是被宋军给这般压得连连后退。

    这些宋军,就好似是打了鸡血似的,让他们颇为不解,颇为茫然。

    总想不明白,为何宋军就会那般的悍不畏死。

    到底是什么,给他们这么大的勇气?

    相较于宋军的枪法还有行进间的配合,张良东等人觉得,宋军的这股悍不畏死的勇气,才是他们最难对付的地方。

    这样打下去,莫说再坚持半个月,或许等到天亮,这唐州城就会被宋军给攻占下来。

    但张良东等人却是并没有什么办法。

    眼瞧着阵亡的将士越来越多,何立马组织的数次反扑都无功而返。张良东心中对坚守这唐州城已然不再抱有太大的希望。

    或许从襄阳府守备军杀进城内的那刻起,他们就已经落败了。

    何立马想要依靠着唐州护城河和城墙抵挡襄阳府守备军,本来就是个错误。

    那还是老古板的思想。

    有掷弹筒这等火器在,城墙和形同虚设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待得这夜枪声终于停止时,唐州城内南城区已是被襄阳府守备军拿下大半。

    元军退至春和街后,两军以春和街为隔,暂且休兵。

    街道上,到处都是沙袋、木栅栏布置成的掩体。有许多都已是布满弹孔。

    街面上有血,还有双方将士乃至百姓的尸首。

    更有许多被炸弹炸裂的坑洼。

    这场双方都不算投入太多兵力的交锋,到现在,其实都已经算得上是伤亡惨重了。

    谭嗣原在春和街南匆匆整军。

    临时搭建的理疗所内,充斥着将士们的痛哼声和惨叫声。

    谭嗣原率着几位将领和武鼎堂供奉出现在临时理疗所内,脸色凝重。

    看着那些中弹或是被炸伤的躺在床上、地上的将士,以及匆忙奔走的军医们,谁都心中发麻。

    这副场面,并不比那街上的尸首要来得让人轻松。

    有的将士甚至连双腿都被炸断,血肉模糊。

    军医在给这些将士们包扎的时候,双手都不禁在簌簌发抖。

    这个年代的麻醉药还没法做到像后世那般真让人毫无知觉。

    有的将士牙龈咬得出血,实在是忍受不住那种痛楚,嘴里嘶吼:“杀了我!杀了我!”

    这比那些痛晕过去的将士还要让人觉得难受。

    谭嗣原微微闭上了眼睛。

    这时,有军中将领匆匆跑到他旁侧,道:“副军长,伤亡数量已经统计出来了。”

    “念。”

    谭嗣原道。

    那将领摊开手中的纸,“一团阵亡四百二十三人,重伤九十八人,轻伤两百零九人……一团副团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帝国吃相〕〔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