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妃难驯:腹黑帝〕〔林浩孟舒然〕〔那年初夏我们正好〕〔斗魂大陆.〕〔盛世余生只为遇见〕〔公子如兰,美人如〕〔农门娇娘来种田〕〔张老板修仙经商记〕〔亘古天阙〕〔武唐第一佞臣〕〔你的爱如星光全文〕〔治世小商人〕〔圣职者的灵气无限〕〔专职高手叶凌天李〕〔穿越财富人生〕〔我真没想重生啊〕〔圣手玄医〕〔娱乐爆料主播间〕〔万兽朝凰〕〔隐婚总裁霸道爱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347.血夺唐州(中)
    虽拿下唐州城南城区大片地方,但襄阳府守备军却也着实为此付出不小的代价。

    甚至纵观赵洞庭从硇洲发家开始,除去梧州城之战等少数几场战役之外,大宋军队很少打过这么惨烈的仗。

    元军虽然还不熟悉热武器的运用,但到底还是不如以前那般好对付了。

    谭嗣原所率的襄阳府守备军十个团,其中尤以最先担负攻城任务的一团、二团折损最是惨重。

    一团副团长在阵亡,其下十个营里,营级别的将领更是阵亡半数以上。

    二团较之一团也没好少太多。

    这唐州城内被占下的每一寸土地,真的是将士们用性命给换回来的。

    谭嗣原麾下襄阳府守备军将士到现在,阵亡数量已然达到有两千四百有余。

    这当然算是极为惨烈了。

    再算上重伤的,襄阳府守备军中的战斗力量可以说已经达到接近四成。

    只谭嗣原听完这将领的汇报以后,并顾不上去痛惜。

    他转身,道:“全力救治这些负伤的将士。”

    然后便抬步向着医疗所外面走去。

    众将跟着他到临时指挥所内。

    说是指挥所,其实不过是临时征用的商铺。

    只其实商铺内已经是重新布置过。

    堂中有用小方桌拼接而成的长条形书案。在墙壁上,还挂着有这唐州城的分布图。

    这样的布置,是出自赵洞庭所写的军事教科书。在元朝军中,大概是很难瞧得到的。

    谭嗣原沉着脸到指挥使内以后,当即便让士卒将麾下十个团的团长都叫到了这指挥使里来。

    他站在书案后面,地图的下面。

    待众将到齐后,说道:“坐!”

    众将落座,他便又看向身边副将,道:“现在元军是何部署?”

    副将眼神扫过屋内众将,道:“元军已被我军逼退到春和街以北,占据着寺阳、寺阴两条街。”

    谭嗣原又道:“大概还有多少兵力?”

    副将道:“初步估算,应该剩余不到两千。”

    “不到两千……”

    谭嗣原手指轻轻叩在书案上,道:“元军就剩这些兵力,竟然还敢死守。看来他们还是抱着希望,想撑到他们援军赶到啊!”

    有坐在下首的将领猛地站起身来,道:“副军长,让我们团上吧!趁夜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谭嗣原却是摆手,“仗不是你这么打的。现在元军也有神龙铳,以逸待劳,定然在防备着我们夜袭,黑灯瞎火的,你带人冒然冲上去,以为能占到什么便宜?”

    那将领支支吾吾两声,又重重坐下。

    谭嗣原沉默了会,朗声道:“高军长、邱军长听令!”

    “末将在!”

    两个将领站起身来。他们,分别是襄阳府守备军四团和十一团的团长。

    襄阳府守备军两万人,二十个团,跟随谭嗣原到南京路境内的只有其中半数。

    谭嗣原又道:“今天你们两个团都没有上去参战,将士们还有充沛的精力。本将命你们于明日辰时率军,半日内攻下寺阳、寺阴两条街道,可能做到?”

    “领命!”

    两个将领俱是答道。

    谭嗣原又是看向另外两人,“葛团长、何团长,你们率军在厮杀起时绕向寺阳、寺阴两街以北,阻元军退路!”

    “领命!”

    现在唐州城内的局势颇为明朗,众将也就都没有什么疑惑。

    不管是热武器交锋,还是冷兵器交锋,其实说到底,都不过是双方兵员、士气、火器的比拼。

    而在这三点上,襄阳府守备军如今都是大占着优势。

    覆灭城内的元军,只是时间问题。

    只不过在众将离开指挥使后,谭嗣原却还是带着数百亲卫和供奉立卡指挥使,向着春和街去了。

    饶是夜里,也有许多将士匍匐在掩体后,严阵以待。

    虽静悄悄,但位于两军之间的春和街上空却好似有着无穷的杀意在涌动着。

    谭嗣原这帮人的到来,稍微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大宋军中俱是青壮,见到谭嗣原,嘴里都是连连喊着副军长。

    谭嗣原也是一路点头。

    直到距离春和街不远,他和众亲随才在掩体后蹲下来。

    谭嗣原看向旁侧亲卫。

    那亲卫笑呵呵,梗着脖子便对着春和街那边喊道:“元将出来答话!”

    那边很快便有回应,“本将葛世恒在此!有屁快放!”

    “葛世恒……”

    谭嗣原嘴里嘀咕了声,眼神些微茫然,并没有听过这将领的名号。

    两军才是刚刚交锋,他对于城内守军的了解也是有限。大概,这葛世恒也不是什么太高级别的将领。

    但他还是喊道:“本将谭嗣原,特来招降你等!以你等之力,已断然守不住唐州城,何不弃械投降,我大宋军中向来优待俘虏,尔等投降以后,我军发放银钱,放你等回家和家人团聚!如何?”

    那边突然间静下去了。

    夜色中,有不少元军的确露出动容之色来。

    真金可以机缘巧合得以仿制大宋的热武器,但也有许多东西,是他模仿不来的。

    赵洞庭在大宋劳心费力将百姓、军卒们的觉悟给提升起来,不知道用了多少办法,这,就是真金做不到的。

    说起来,要模仿赵洞庭的治国之道,较之仿制军火还要更难许多。

    毕竟整个元朝,都绝不具备如赵洞庭那般拥有后世眼界的人。

    乃至整个世界,也就唯有赵洞庭这独一号。

    还是那句话,大宋将士都知道他们是为何而战,而元军却未必知道,这便是区别。

    元军中有爱国的,有是为捍卫朝廷而投军的。但同时,也有许多是生计所迫,为求口饭吃而来的。

    对于后者而言,活命才是最重要的。不管是投宋、还是回家,都比呆在这里继续死扛要好。

    那葛世恒不答话,想来心中也是有些动容。但这等事情,他却又不敢轻易开口。

    他真要是开口说愿意投诚,说不得张良东、何立马得知以后,立刻就会将他斩首示众,以振军心。

    而就在这时,又听得谭嗣原喊道:“我军明日巳时便会大举进攻,尔等若想活命,现在便弃械出来投降。只迈过这春和街,我军便不再将你们当做敌人。我朝皇上有言,你等多是汉民,我们也是。大家血脉同源,实没有必要自相残杀。北宋、南宋都是大宋,你等莫要忘记,你等的先辈,也曾都是我大宋的百姓、臣民。你等投降,不是耻辱,而是回家。”

    元军中仍是没有人答话。

    随即,谭嗣原也没有再说下去。

    夜色中,他率着数百亲卫又向着指挥所去。

    途中,有亲卫问他:“副军长,您说真的会有元贼投降么?”

    “希望有吧!”

    谭嗣原轻叹道:“我刚刚虽是想麻痹他们,但也确实希望他们中间能够有人投降。说不杀他们,也是真的。以前岳元帅在军中说过一句话,你们可还记得?”

    “什么话?”

    “岳元帅说,皇上曾说过,这普天下的百姓、将士,都是炎黄子孙。”

    说罢,谭嗣原自己便是轻轻感慨起来,“以前我没法理解皇上这句话的意思,觉得我们和元军之间仇深似海,非要杀那些个元军屁滚尿流不可,哪里还有放过他们的道理。但随着吕将军投诚,皇上不仅仅接纳我等,更是对我等信任有加,我也就渐渐明白皇上这句话了。皇上的眼界,实非我们这些人可比啊……皇上能给我们这些之前走错路的人机会,我们,又何尝不能给这些元军机会呢?”

    “厮杀……厮杀……杀到最后,那只能是无休无止的仇恨。以诚服之,才是最好的结果啊!金灭北宋,元灭金,就想用我们汉族人来打我们汉族人,我们若是被仇恨蒙蔽,只会正中他们的下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