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器有灵〕〔扭曲界域〕〔面具下的爱情〕〔顶级宠婚:闷骚老公〕〔顾晚〕〔总裁宠妻进行时〕〔戴面具的爱情〕〔沐暖暖慕霆枭〕〔总裁蜜宠替嫁妻沐〕〔都市至尊药王〕〔古神教父〕〔大明流匪〕〔美女校花爱上我〕〔邪王轻轻爱:王妃〕〔重生九零:鲜妻甜〕〔望云山传说〕〔启禀陛下,娘娘又〕〔都市绝狂兵王〕〔随身桃花园〕〔漫威世界中的赛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352.这间屋子
    赵洞庭满是古怪地打量青荟子,摆摆手,“都是过往之事,真人不便再提了。”

    说罢便就起身向着屋内走去。

    他总算想起那幽怨的眼神了。

    好似以前乐舞也用这种眼神瞧过他。

    坏事了。

    赵洞庭瞧瞧屋里,不自禁的想着,要是后宫再多个青荟子……

    他忙摇摇头,将这念头甩了出去。

    虽然修有房中术,但是……也照顾不过来这么多吧?

    “皇上!”

    而这时,青荟子却是又叫住了他。

    赵洞庭回头,纳闷道:“真人莫非还有事?”

    青荟子眼神似乎更是幽怨了,从袖中掏出两瓶丹药,“这是我们天师道刚刚炼制的两瓶金丹,特来献给皇上。”

    “噢!”

    赵洞庭点点头,“替朕谢过天师吧!”

    自有太监去接过丹药。

    赵洞庭又回头,继续向着用膳的房间走去。

    他对龙虎山的这些丹药显然并不是特别感兴趣,不管是对修为有裨益的,还是能疗伤解毒的,都是如此。

    增补修为的,以前他有李元秀、张天洞传输的功力,用不到这些。现在到真武境,就更难得有金丹可以对他有什么裨益。

    至于疗伤解毒的,现在整个百草谷的神医们都在皇宫,他就更是用不到了。

    青荟子看他这样,又咬了咬唇,更是幽怨。

    天师道炼制这些金丹不容易,特别是这两瓶,更是出自几位祖师之手。但没想,皇上竟是这般不感兴趣。

    似乎现在天师道真的如天师们所说那般,对朝廷、对皇上已经越来越难有帮得上忙的地方了。

    “青荟子告退……”

    青荟子将丹药放到太监的手中,深深瞧了赵洞庭两眼,终是打算离开。

    眼神有意无意看过那显得有些昏暗的房间,眼神有些黯然。

    房间昏暗,但房间内的那几位娘娘,却个个都是那般的国色天香。

    这间屋子,说大,很大,大到可以掌控整个天下。

    这间屋子,说小,也很小。小到除去皇上和几位娘娘外,再也难以容纳下其他的人。

    柳飘絮不记得皇上的身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刻印进她的脑海里的。

    或许是她在后山沐浴时,被他偷摸地瞧见。又或许,是她持剑将皇上撵得在山上乱窜。

    也许,是她以为自己必死之事,皇上派遣的高手不仅仅救了她,还帮她帮了大仇。

    也许,是在山上时,偶尔听闻哪里哪里大捷,脑海中便会泛出皇上穿金甲,领千军万马的身形。

    这位出尘脱俗的天师道仙子一步步向屋外走,却好似一步沉重过一步。

    如果当时自己早些意识到自己的心迹,又早些向皇上坦明,或许自己也可以……

    “皇上,青荟子真人怎的来了?”

    颖儿以前随赵洞庭去过衡山,见过柳飘絮,见柳飘絮的背影,稍微有些疑惑地问。

    不知为何,她从柳飘絮的背影里好似看到几分孤独的味道。脑海里,忽的泛出当时自己一席红衣出皇城时的场景。

    那时候的自己,背影应该也是这样的吧?

    赵洞庭挠了挠鼻子,道:“她来为我们赴奠基仪式道谢,另外,还献上了两瓶龙虎山的丹药。”

    “这都什么时辰了。”

    颖儿轻轻嗔他,“真人从岳麓山上赶来,定然还是没有用膳的,你也不知留她下来用膳。”

    这是皇上的寝宫,也是历朝历代以来最不像寝宫的寝宫。

    没有以往皇宫内院的森严,看起来,更像是个寻常的家庭。当然,这个家庭里的女眷们都漂亮得有点过分。

    赵洞庭哑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做皇帝的,没必要这么客套吧?

    “真人。”

    这时颖儿已是喊住了柳飘絮,“天色已晚,不如留下来用膳再走?”

    柳飘絮回头,连忙给颖儿施礼,“青荟子见过德妃娘娘。”

    眼神却是瞟向赵洞庭。

    只不知为何的,眼眶忽的就红了。

    赵洞庭莫名其妙,但也能看得出来柳飘絮眼中的神色,轻轻咳嗽两声,道:“真人就留下来用膳吧!”

    青荟子咬唇,对赵洞庭和颖儿道谢,缓缓进屋。

    张茹、乐婵等女也都见过她,且对这位出尘脱俗的真人有不浅印象。见她进屋,都是对她点头浅笑。

    青荟子忙着揖礼,眼中不无讶异之色。

    大概很难有人想到,深宫内院的皇上寝宫会是这个模样。

    如果不是桌上的菜肴繁复,几位娘娘又都穿着华丽,且有太监、宫女侍候,这当真和寻常家庭没有太大的区别。

    柳飘絮行过礼,又隐晦地瞥了眼赵洞庭。

    皇上还真是与众不同呢!

    正经儿用膳时,赵洞庭坐首位,柳飘絮坐末席。

    很古怪。

    坐在首席和末席的两个人从开始到结尾,都未曾说话。只乐婵、颖儿、乐舞等女倒是有说有笑。

    赵洞庭的后宫里,从来都没有那么多的规矩。

    赵洞庭偶尔感受到众女含笑看来的眼神,只低头吃饭,如坐针毡。

    连他都看得出来柳飘絮在自己面前有些异样,以众女的机敏,看不出来那才奇怪了。

    可这真不是他去招惹的啊……

    当时在后山,也是那没正经的元真子让小三儿特意诓他去的。

    现在……

    柳飘絮不会这么保守,只看过她洗澡,就要让自己负责,还非自己不嫁吧?

    想到此处,赵洞庭心里咯噔。

    看柳飘絮的年纪……按理说也该是早找道侣了。

    这顿饭,赵洞庭无疑吃得有些恍恍惚惚。吃完,就忙不迭跑去院子里修习剑术去了。

    再从竹林里回来时,柳飘絮已经走了。只众女却都在含笑看着他。

    赵洞庭摸摸鼻子,“你们都这么看着朕做什么?”

    乐舞浅笑嫣然地走到他旁边,“皇上,你以前跟舞儿说过少男杀手、少女杀手,还有什么少奶杀手的故事吧?”

    “啊……”

    赵洞庭微怔,“是,是吧!”

    女儿嘛,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会脾气特别暴躁,做什么都无趣。

    赵洞庭这么多如花美眷,那几乎是每天都没有消停的。后世看过的那些笑话、格林童话、段子等等,也当然是说过不少。

    这少男杀手之类的段子,他倒是不记得什么时候给乐舞说过,但十有*是真说过。

    紧接着,便又听得乐舞说:“那皇上你是不是仙女杀手?”

    她看向乐婵几女,如数家珍,“你看,张茹姐姐是巫山仙子、姐姐是洛神仙子……”

    “呵呵!”

    赵洞庭干笑。

    乐舞说道重头戏,“现在这位龙虎山仙子……好似也很是青睐你呢!”

    饶是以赵洞庭的脸皮,也是有些红了,“没有的事,别瞎说。”

    好在乐舞也没有再继续揶揄他,嘿嘿笑两声,便不再说了。

    乐婵几女也只是含笑看着。

    如今宫中有几位姐妹,她们也没想着在拾掇皇上再去找姐妹回来。再找,这后宫院落怕是得扩建了。

    再者说,现在太后身边还有朱青瓷、朱青蚨姐妹在排队不是?

    只是看她们浅笑的模样,大概赵洞庭就算是真将柳飘絮给添进这后宫,她们也不会说什么。

    柳飘絮有些失神地离宫。

    真元观还没建好,她和还没有离开长沙的元真子等人都是在城内客栈住下。

    进屋,她师父元袖子还未睡下,正盘坐修行。

    “师父……”

    元袖子的道侣是元淳子,因元淳子这趟没有下山来,是以她和柳飘絮住一间屋。

    元袖子缓缓睁开眼睛,瞧柳飘絮模样,便是轻叹,“进宫见到皇上了?”

    “见到了。”

    柳飘絮低声答道,想想,又道:“天师让我献给皇上的丹药,也已经献了。”

    元袖子深深看她几眼,“你也年岁不小了,该找道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重生日本当神官〕〔帝国吃相〕〔佛系古玩人生〕〔约会从美食开始〕〔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