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食供应商〕〔天医神尊在都市〕〔重生八零:家有媳〕〔荒野之活着就变强〕〔都市绝品仙医〕〔原来我是富二代〕〔兵之神〕〔一剑飞仙〕〔凤图传〕〔我老婆是冰山女总〕〔生活系文娱教父〕〔王牌大高手〕〔我的绝色总裁未婚〕〔狂傲小邪医〕〔看书就能掉装备〕〔若有情爱〕〔总裁的双面娇妻〕〔恃宠不骄枉为妃〕〔穿越之兽世种田记〕〔我家长姐凶且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353.参加诗会
    柳飘絮微颤,低眉顺眼道:“徒儿只想侍奉在师父左右……”

    元袖子又是叹息,“你以后便是真元观观主了,我在山上,哪里需要你侍奉?又哪里能照料得了你?”

    柳飘絮咬唇,不再说话。Ω Δ看书 阁.ΩkΩshu.co

    元袖子又道:“情字最是弄人啊……但凡你爱上这天下任何哪位男子都好,为何却偏偏喜爱上了他呢……”

    她对自己这徒儿还是有自信的。且不说别的,光就说姿色,这天下能对她不上心的男子大概凤毛麟角。

    但那位……

    想想赵洞庭身边的张茹、乐婵几女,元袖子不禁又是摇头。

    倒不是说柳飘絮的姿色就不如乐婵几女,只是在几女面前,最多也只是平分秋色了。

    一件儿珍宝,摆在寻常的瓷器面前,当然显眼,谁都难免喜爱,但若是放在堆满珍宝的箱子里,可就……

    ……

    时间转眼便过去两日。

    谭嗣原拿下蔡州的捷报才是刚刚传到襄阳府,然后又从襄阳府火速传往长沙。

    这件事自然也还没有来得及在民间传开。

    在大宋北疆的襄阳府、均州等城内,百姓们只知道将士们好似在元朝境内和元军开战,但到底打成什么样了,谁也不知道。

    岳鹏、赵虎两人率军距离邓州、蔡州更近,只是要兵临城下,大概还得那么三两日的时间。

    邓州处于山地,蔡州地处平原,地形截然不同,但两州知州都是如张良东那般选择收缩兵力。打算据城死守。

    赵洞庭傍晚时分带着李狗蛋、阿诗玛,还有君天放微服出宫,往岳麓书院。

    其实阿诗玛他是没打算带的,是阿诗玛自己要求。说想要见识见识大宋才子们的诗会。

    赵洞庭也没多想,就答应了。只当在宫门口见到已经打扮齐整在等候自己的阿诗玛,又有些后悔。

    这个女人可真是个妖精啊!

    女扮男装比所有男的都俊俏,简直是男女通杀。

    带他去,那大概自己的“帅哥光环”也就黯淡无光了。

    一路上,街道上并不再如白日间那般热闹,但阿诗玛还是吸引到无数人瞩目。

    赵洞庭很是凄凉的感受到被人忽略的感觉。

    他破天荒的有些埋怨赵昰给自己的这副皮囊还不够帅……

    随即喃喃感慨,“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被人众星捧月般久了,这突然间不再受人关注,心里边的确有那么几分古怪。

    “公子说什么?”

    阿诗玛没听清楚赵洞庭嘀咕的什么,出声问道。

    赵洞庭摇头,“没什么。”

    然后鬼使神差地问阿诗玛,“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没曾想阿诗玛的眼神竟是瞬间幽怨起来,“公子有些烦我了么?”

    妖精啊妖精……

    赵洞庭猛地打了个激灵,摇摇头,不说话了。

    这世间能够在男女神态之间变幻如此之快的,大概也只有阿诗玛这个从小就女扮男装的亲王了。

    阿诗玛又偏回头去,嘴角有着浅浅的笑容勾起。

    到岳麓书院。

    有两个穿着青衣,带着小帽的家丁站在门口。

    见着赵洞庭、阿诗玛几人到,眼神果真也都是落在阿诗玛的脸上,客气问道:“公子可是来参加诗会的?”

    阿诗玛含笑看向赵洞庭,赵洞庭抬头看天,面无表情地将请柬从袖口中拿了出来。

    “公子请!”

    家丁这才知道赵洞庭才是受邀的人,连忙请赵洞庭几人入内。只话说完,眼神又是落到阿诗玛脸上。

    几人向着岳麓书院内走去。

    两个家丁看着阿诗玛的背影,许久。

    “这位公子长得可真……俊。”

    “是公子么?我怎么感觉有点像是女子?”

    “嗯……笑起来的时候真像。唉,要是我能娶到这么好看的婆娘,少活十年,不,二十年也愿意啊……”

    另一个家丁不着痕迹地站远了些。

    诗会的地点,就在岳麓书院前坪广场上。

    作为国立书院,且是现今众书院中风头最劲的,温庆书能在这里设诗会,显然也是有些背景。

    已经有些人先赵洞庭他们前来赴约。

    大理石铺就的广场上摆着许多书案,有约莫十个婢女来来回穿梭忙碌着。

    书案上除去摆放着些许酒水小吃外,自少不得还有笔墨纸砚等等。

    赵洞庭摸摸鼻子,心里嘀咕,这样的诗会较之花魁大会,怕是要无趣许多。

    而他和阿诗玛的到来,也是很快引起已经在座的才子、佳人们注意。

    只大家都是读书人,且是读书人中的佼佼者,倒也没谁对他们指指点点。眼神,也多是都落在阿诗玛的脸上。

    有人窃窃私语。

    他们这些人赴皇城赶考,各种宴席已然不是头一遭。互相之间不说熟识,多数还是打过照面。

    赵洞庭和阿诗玛这样的生面孔突然出现,自是诧异。

    再看君天放和李狗蛋,也能察觉这两位公子应该也是来历不俗。

    只也有人轻轻冷哼,似是不悦。大概是将赵洞庭当做是富家公子了。

    有些读书人还是不愿意和这样的“纨绔”为伍的。

    赵洞庭坐在书案后,目观鼻,鼻观心,见着自己没几个人注意,索性也就当个透明人。

    随着时间的缓缓流逝,前来赴会的人越来越多。

    赵洞庭不着痕迹地打量过后,不禁微微皱起眉头。

    他发现这次前来参加诗会的,学问不好说,但个个家境应该都不差。鲜少有人是没有带着书童或是婢女来的。

    难道前天遇到的那个女人,这般肤浅?

    是因为自己穿着华丽,所以才请自己来参加这什么诗会?

    该不会又是什么拉拢关系的场合吧?

    赵洞庭虽然呆在宫里,但也不是没听说过这样的事情。整个朝廷关系错综复杂,举生们各分派系也是难免。

    但这却并不是他愿意见到的情况。

    若天下贫富举生分为两帮,这是不是意味着以后朝廷众臣也会如此分帮?

    要是这些个富家学子们真是联合起来,以他们的家境,那些寒门学子,纵是真有真才实学,想出头,容易么?

    他皱眉沉思。

    不知不觉,这场诗会的东道主温庆书便也来了。

    沉思中的赵洞庭被打招呼的声音唤过神来,看向前面,正好和温庆书的眼神对上。

    温庆书对他点头浅笑,算是打过招呼。

    赵洞庭淡淡点头回礼。

    也再没有其余人还来关注他。

    在场,约莫数十人左右。

    温庆书在书案后蹲坐下去后,浅笑嫣然道:“诸位应都认识,庆书便不在这里多做介绍了。”

    说罢只看向赵洞庭,“唯有这位赵洞庭赵公子,庆书在游春之时有幸听到赵公子赋诗,诗才斐然,庆书自觉不如,特意相邀。诸位……”

    众举生们刹那间都是看向赵洞庭,低声私语起来,眼中不乏惊讶。

    温庆书何等人也?

    她便是此届长沙解元,“状元”的热门人物。且在之前就以诗才斐然而出名。连她都自称不如赵洞庭,这岂不让人惊讶?

    而且这位赵公子并非是此届举生中的出名人物。

    有人对着赵洞庭拱手,算是打过招呼。

    赵洞庭也是一一拱手还礼。

    虽温庆书说他诗才斐然,却也没惊起太大波澜。

    直到温庆书又将赵洞庭“作”的那首诗念出来,众人才对他另眼相待几分。

    以这诗才,赵洞庭的确有资格赴这样的诗会。

    只也有人眼中生疑。毕竟这诗到底是不是赵洞庭所做,也说不准。

    然后便见得有翩翩公子起身道:“庆书姑娘,既然人以到齐,那咱们这便开始,如何?”

    看他直呼庆书,显然和温庆书是颇为熟悉的。

    温庆书含笑点头,“既是诗会,那咱们还依着老规矩,先即兴作诗一首,然后再畅所欲言,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生活系男神〕〔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