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余生有你,甜又暖〕〔我被唤醒了〕〔王妃她每天都想被〕〔创世游戏法典〕〔凤落西秦〕〔傅暖容与〕〔道破逆乾坤〕〔都市无双战神〕〔最后的道族〕〔冷酷爹地娶一赠二〕〔慕北屹顾小陌〕〔龙婿〕〔简惜靳司琛〕〔契约总裁小萌宝〕〔亲爱的少帅大人〕〔姜星楚容霆〕〔一世豪婿〕〔小妻爱你如初〕〔豪婿临门〕〔最佳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第1376章 韦州之战(十一)
    连军中都有士卒受他的影响,匍匐在地上,嘴里叼着根草。那些许甘甜,但实际上更为涩口的味道,好似还是让他们乐此不疲。

    有士卒从西侧猫着腰跑过来,到何兴武面前,道:“军长,元军过来了,还有两里路左右。”

    “呸!”

    何兴武将嘴里边的青草吐出去,道:“那些家伙有多少人?”

    斥候禀道:“据我们观察,大概有万人左右。”

    “格老子的!”

    何兴武有些骂骂咧咧道:“竟然有他娘的这么多人,你小子他娘的看清楚没有?”

    士卒也并无不满,知道何兴武性格,讪笑道:“看清了。”

    “格老子的!”

    何兴武又骂,然后揉捏着脑门道:“韦州城的西边总共才他娘的四个寨子,这他娘到底是来了两个还是三个寨子的元军?”

    “算了,不管了,格老子的!”

    说着却是猛地摆手,对着后面的将士们大声喊道:“兔崽子们,都给老子做好准备了!等会儿元军过来,给老子狠狠干他娘的!”

    “干他娘的!”

    “干他娘的!”

    天哭军中将士们都是如此呼喊着。

    军中。

    却是有老卒猛地偏头,一巴掌扇在身旁稚嫩士卒的脑门顶上,“干什么干,等下记得躲在老子后面。”

    老子四十有余,看似六旬。

    嫩卒十八出头,稚气未敛。

    无缘无故被扇巴掌的新兵蛋子愤愤偏头,“凭什么躲在你后头,老子要冲到最前面去,老子要捞……”

    话还没有说完,老卒的巴掌又落在他的脑门上,新兵蛋子捂着脑袋痛呼,话也噶然而止。

    “冲什么冲,你小子几个脑袋!还捞军功……捞个屁!先学着怎么保命吧!”

    新兵蛋子仍是愤愤不平,气鼓鼓瞪着老卒,“老子就不!我爹说了,咱们当兵,就是要捞军功做将军!”

    老卒微怔,随即眼睛瞪得更圆,“那你爹呢?”

    新兵蛋子低头沉默,半晌,吐出两个字来,“死了……”

    几年前,他爹死在战场上。但到现在,容貌好似已经有些模糊。从军十余年,军中只送回来爹的腰牌。

    老卒轻轻叹息,“将军……不是那么容易当的。你小子还小,以后有的是机会。”

    新兵蛋子很犟,气鼓鼓道:“我就是要当将军!”

    ……

    元军渐渐近了。

    有斥候出现在官道上。

    何兴武吐出不知何时又叼在嘴里的草,挥枪大声喊道:“将士们,杀呀!”

    天哭军奉命挡城西元军,虽元军万人,但仍然奋勇直前。

    听到何兴武的喊声,新兵蛋子猛地从老卒身侧蹿了出去。

    只还没有来得及迈步,就感觉被人拽住,刚回头,便看到老卒鼓瞪的双眼,“乖乖躲到老子后面去!”

    老卒是真怒了。

    新兵蛋子还是有些怕他的,或者说是敬他,瘪瘪嘴,但终究没有再往前冲。

    他跟在老卒的后面,跑动着,看着老卒的背影,眼中满是不满。

    难怪这家伙当兵十余年都还只是个小卒,这胆儿也太小了。

    但当冲杀出去的天哭军将士们看到元军,双方展开厮杀时,新兵蛋子却是有些愣了。

    他还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

    之前在城南,天哭军并没有列阵在前线。

    他很想往前冲,却感觉腿肚子有些打摆。

    隔着人群,看到那人群前中枪或是被炮火覆盖的双方将士。他头次感觉到死亡离自己这么近。

    “傻站着干什么!”

    正愣着,被老卒拽着向前跑去,“你小子想死啊!”

    元军派遣出斥候探路,果真是有防备的。在天哭军将士冲杀出来的瞬间,前排的将士就已经组成枪阵。

    这会是场苦战。

    大宋禁军虽然经过艰苦训练,但肉体,终是挡不住子弹。

    厮杀才刚刚开始,便显得极为残酷。

    前排的将士不断在枪炮中被湮灭。

    残肢遍地。

    战旗在燃烧。

    元军后面的将士匆匆向着前面涌来。

    两军在官道沿线进行着对射。

    老卒果然极有经验,带着新兵蛋子约莫跑到神龙铳的射程极限处,便就匍匐到了地上。

    他们小队的人也都匍匐在这里。

    个个都举枪对着对面元军进行射击。

    新兵蛋子手有些发抖,连打两枪都没有斩获,似乎有些气恼,问什长道;“班长,这太远了,咱们怎么不再往前……”

    话没说完,脑门上便又挨了老卒一下。

    什长回头,轻轻瞥了眼新兵蛋子,没有说话。

    在这里,他们倒是没有什么凶险。

    前面的袍泽大声嘶吼着,不断向着元军军阵冲去。

    他们进,新兵蛋子便也跟着进。

    虽然战争这才刚刚开始,但大宋禁军的士气着实非是元军可以相提并论。

    有四个团的将士从两侧密林中迂回出来,从两翼袭杀向元军。

    只元军却也是很快做出应对。

    两军战线拉得极长。

    军旗在军中飘摇。

    谁也无法纵观整个战场是什么模样。

    此时,只有厮杀。

    不知过去多长的时间,元军中忽的鼓声雷响。

    大概是承受不住来自两翼的压力,他们终究还是决定打算强行突围了。

    大纛摇动间,原本被压制的元军瞬间向天哭军发动了反攻。

    直面天哭军大部队的元军忽的不再被动防御,而是向着上面压来。

    战况刹那间变得惨烈许多。

    前头厮杀声和惨叫声混杂,前排的天哭军将士们伤亡加重。

    新兵蛋子道:“他们压上来了!”

    只没有人理他。

    老卒眯着眼睛,只是对着压上来的元军射击。

    他的枪法很准,准到让新兵蛋子有些自惭形秽,几乎每枪都能撂倒一个元军。

    随即,新兵蛋子的眼中露出狐疑之色来。

    他不知道,以老卒这样的枪法,怎么会到现在还只是个士卒。就单凭他这短短时间的斩获,就足以做个班长了。

    只是,一个人的枪法,却并不足以影响整个大局。

    受到极大压力的元军这刻迸发出来的求生欲望不可小觑。

    原本占着上风的前排天伤军将士竟然有隐隐被压制的迹象。

    新兵蛋子面露焦急之色。

    这时,军长何兴武的声音不知道又从哪里传过来,“弟兄们,他们的三板斧也就这一下了!给老子把他们打回去!”

    然后便是军鼓声如雷。

    冲锋号响。

    “杀!”

    “杀!”

    好似突然有热血灌注到体内,让得体内如同有团火焰在燃烧。

    新兵蛋子在这刻好似忘记畏惧,或许说是已经麻木,鬼使神差地向着前面跑去。

    他端着枪,大喊着:“杀呀……”

    声音还有些稚嫩。

    后面老卒焦急呼喊:“小邓子!”

    只这声音,却好似并没有被新兵蛋子听到。

    他眼中只剩下元军,还有刚刚军长的那句话。杀,将这些元军给杀回去。

    不知不觉,新兵蛋子已是跑到前沿。

    他端着枪,叩下了扳机。

    有一个元军应声而倒。

    他眼中露出极为惊喜振奋之色,终于是打死一个元贼了。但紧接着,面色有些变得有些苍白起来。

    如果不是在军营中受过训,也看过处死那些犯人的场景,他这刻怕已是呕吐起来。

    他也不知是因害怕还是兴奋,身子颤抖得更厉害。

    枪杆也随着发抖。

    再眯着眼睛要去瞄准另外一个元军时,却是感受到有股剧痛从大腿上传来。

    “啊……”

    还在向前跑的新兵蛋子痛呼,摔倒到地上去。

    再抬头,只看到自己前面接连有几个袍泽中枪倒地。

    还有轰天雷在不远处炸开。

    不知不觉中,他前面竟是没几个人了。原来他已经是冲到了最前沿。

    热血,在这刻悄然被胆怯也冲淡了许多。

    但好似也来不及了。

    新兵蛋子好似突然间明白,为何自己那投军前信誓旦旦要成为将军来接他和娘的父亲,最终回来的只是块……腰牌。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兵王归来〕〔诸天最强大BOSS〕〔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手术直播间〕〔相逢不过三两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