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409.洛陀出宫
    ..,

    他们的行程,不可能瞒得住中兴府内大夏军的眼睛。

    这接连十余日,常常有信鸽或是快马到中兴府内。

    武尚云等人不能说对飞龙军的行程了如指掌,但也能说是仈jiu不离十。

    赵洞庭火速接近中兴府,这实让得武尚云等人颇为紧张。但他们能做的,也只有连连催促拓跋雄让元朝快些出兵相助。

    “报……”

    有信差匆匆跑到中兴府皇宫内。

    武尚云作为西夏素有些威名的将领,又兼之前面连挫赫连城、曲如剑等人,如今暂代着大夏联军都统帅之职。

    他虽并没有到皇宫大殿内办公,只却也鸠占鹊巢,占了李秀淑的御书房。

    信差跑到御书房外后,有些气喘吁吁,禀道:“都统帅,又有宋军最新情报送到。”

    “拿进来。”

    御书房内传出来武尚云颇有些沉闷的声音。

    信差打开门进去,里面只有武尚云。

    他对武尚云道:“都统帅,沔州密探飞鸽传信,宋帝率领飞龙军已是到得沔州城内。”

    因赵洞庭并未隐瞒自己的踪迹和身份,是以他在军中这并不是什么秘密。

    “这么快!”

    武尚云听到这话后却是不禁惊呼,随即喃喃道:“难道这些宋军都是不需要休息的吗……”

    其实从行军速度上,便已经可以看出某支军队的素质了。

    就单凭这火速行军,飞龙军便当之无愧大宋禁军中的禁军称号。

    待得信差出去以后,武尚云在御书房内出神良久。然后静悄悄的离开御书房,向着皇宫御花园去了。

    洛陀这些时日就呆在御花园内。

    作为元朝法王,又是极境高手,哪怕是在武尚云等人面前,他也显得颇为超然。

    已颇显繁花景簇的御花园内,洛陀和他门下约莫十余位弟子正盘坐在地上。个个都穿着黄色喇嘛服。

    武尚云走到御花园门口,洛陀等人便有感应,睁开了眼睛。

    洛陀偏头看他,问道:“武统帅来找本座有事?”

    武尚云抬步走进御花园,稍微沉吟了下,似乎才下定决心,道:“法王,那宋帝率着飞龙军已经到达沔州了。”

    洛陀意味深长地看他,“你担心你们大夏军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武尚云道:“宋帝其人虽然年幼,但高深莫测。自他从硇洲执政以后,宋国禁军几乎从未败过。不满法王,虽然城内有我们数万大军,但在下……对于对抗宋军,的确没有太多信心。”

    洛陀又道:“那你想让本座做什么?让本座传信中都,请皇上快洗调拨援军?还是让本座前去刺杀宋帝?”

    武尚云对着洛陀拱手,“在下想请法王前去刺杀宋帝。”

    他凝着眼睛道:“宋帝乃是军中之魂,若法王能够刺杀他,在下以为,宋军将不再那么难以战胜。”

    洛陀脸上露出慈悲笑容,“这点我也知晓。只宋帝,怕不是那么容易刺杀的,要不然,你以为本座会留他性命到现在?”

    武尚云稍微怔神,然后叹息,“那咱们怕是只能等待援军到来了。”

    洛陀不置可否,并不接话。

    武尚云瞧瞧他,只得向着御花园外走去。

    洛陀身旁,有弟子嗤笑着对他道:“法王,这武尚云竟然想拾掇您去刺杀宋帝,真是可笑。”

    洛陀却道:“可笑,有什么可笑?”

    他悠悠站起身,道:“虽本座没有答应武尚云,但那宋帝,本座还是得去会会的。”

    刚刚说话的弟子不禁迟疑,“法王您刚刚不还说宋帝不是那般容易对付的?”

    洛陀微笑,“本座如今已是极境,天下虽大,但何处还能留下我?”

    说罢,他便又盘坐下去。闭上眼睛,沉浸到静修状态。

    大概等他状态恢复到巅峰的时候,便是前去会会赵洞庭的时候。

    过去两日。

    仍是西夏皇宫。

    后宫深处,洛陀的身影出现在某殿门口。

    有两个颇为娇俏的侍女守在门外,见法王到,当即跪倒在地上。

    洛陀轻声问道:“女帝如何?”

    左侧那娇俏侍女并不敢抬头,卑微答道:“女帝她……仍是老样子,不让任何人接近她。”

    洛陀些微眯起了眼睛,终是推开门向着房间里走去。

    门的吱呀声才响,屋内坐在床榻上的李秀淑竟然就嗖的钻到了床角去,用龙凤被裹住了自己。

    走进屋的洛陀只看到如同受惊的小猫咪般,簌簌发抖的李秀淑。

    他眯着眼睛打量李秀淑许久。

    李秀淑只是躲在床角,怯生生地看着洛陀。估计他要是再走近些,现在的李秀淑便能吓得哭出来。

    哪怕是以洛陀的眼力,此时也是拿捏不准了。他真看不出来,李秀淑这到底是装的,还是真的患了失心疯。

    良久后,洛陀终是向着屋外走去,到门口,对侍女道:“照顾好女帝,谁也不得接近她。”

    然后便就直接飘身而起,向着宫外去了。

    两个娇俏侍女愣愣看着洛陀的身影消失在她们的眼中。

    那在殿宇上极速掠动的身影,真是如同神祗。

    而此时,赵洞庭率着飞龙军尚且还未赶到凤翔路的边境线。距离中兴府,以常规军队的正常行军速度论,大概还有半个多月路程。

    赵洞庭之前在大宋境内时率领飞龙军日夜兼程,到现在,即便是以飞龙军将士的体魄也是有些支撑不住了。

    赵洞庭虽担心李秀淑,却也不得不暂缓行军速度。再这么火速行军下去,哪怕是飞龙军将士,也得废掉。

    最近两日,赵洞庭都会在距离日落还有约莫半个时辰的时候便让大军就地休整。夜里,不再赶路。

    只大概是担忧李秀淑的原因,赵洞庭这些时日来,夜里都并没有什么睡意,辗转反侧。

    没有消息最是折磨人,也许,纵是李秀淑似了,赵洞庭会伤心、会暴怒,但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夜夜失眠。

    从长沙赶到这里的这段时间里,他已经有几个夜晚是看着夜空,彻夜未眠。

    这夜,又是如此。

    夜色已是极深了,大军扎营的荒野上,放眼空旷。唯有明月悬在空中,远处,有条蜿蜒的河流在月光下如同白色的玉带。

    赵洞庭呆在军营内,坐在帐篷的顶上。就这么睁眼看着夜空,其实有些睡意,但只要闭上眼睛,就会浮现李秀淑的身影。

    他穿越到这个世界十年,见过太多的太生死别,见过太多的人死在自己面前。但是,他还从未让他的女人受过伤害。

    更别说,如同李秀淑这般不知生死,不知去向。

    “唉……”

    夜色中,有轻轻的叹息声响。

    本来是仰卧在帐篷顶上的赵洞庭忽的又坐起身来,这个动作,他已经不知道重复多少遍。

    当初,应该死死将李秀淑留在长沙的。那样,也不至于出现现在这样的情况。

    有俏丽身影悄然飘身落在帐篷顶上,赵洞庭的旁边,缓缓坐下。

    是柳飘絮。

    她如今也是上元境的修为,和赵洞庭两人并肩坐在帐篷顶上,帐篷竟也没有任何吃力的迹象。

    柳飘絮轻轻问道:“又睡不着?”

    赵洞庭点点头,“是啊。”

    柳飘絮偏头看他,美眸温润如水,“是又在想女帝么?”

    赵洞庭稍微沉默,然后道:“也不知她现在到底是生还是死。我是真担心,这趟西夏白来了。”

    在外人看来,他来西夏是为挫败大夏军。但其实在赵洞庭的心里,若是不能见到李秀淑,这趟西夏,便算是白来了。

    在他的心目中,西夏纵然失去,也不过是一时得失而已。他更在意的,是李秀淑。

    柳飘絮闻言亦是轻叹,忽的将脑袋倚在了赵洞庭的肩上,“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女帝她定然不会有事的。”

    赵洞庭为柳飘絮这大胆的动作而感到惊讶,同时,也有些感动。

    。m.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HP之达力的逆袭〕〔战神之巅峰奶爸〕〔精灵之新兴时代〕〔羡慕嫉妒系统〕〔武道人间〕〔龙玄传奇〕〔医路芳华〕〔全民武修〕〔大梦境中的武侠〕〔禁咒法师〕〔乡路有花香〕〔鬼命阴倌〕〔祭司大人:别撩我〕〔我的少女城主与无〕〔一代骄雄吴诗诗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