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暴君他又黑化了〕〔林疑志〕〔无敌从入赘开始〕〔丞相大人赖上门〕〔那时青春太狂放〕〔我有一座古灵山〕〔特种岁月〕〔仙凡同修〕〔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网游之王者再战〕〔全球诸天时代〕〔修真轩辕〕〔沈少,你老婆又上〕〔迈向克里玛莎〕〔武心潜龙〕〔长生三千年〕〔头狼〕〔从火凤凰开始的特〕〔快穿之我只想种田〕〔重振中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462.少年游
    真是冰天雪地,却仍然挡住这些人临江赏美的热火如潮啊!

    不过赵洞庭倒也乐意见到这样的盛景。

    民间能有这样的闲情逸致,这说明他们已经不在为填饱肚子而烦恼。要不然,没谁会在这样天气出来关上花魁大会。

    美人固然好看,但绝对没有填饱肚子重要。

    他两世为人,都深信那句“饱暖思淫欲”。在饱暖问题没解决之前,什么都是扯淡。

    观潮客栈。

    一行人闲庭信步般在人群中缓缓而行,过观潮客栈,赵洞庭在这里顿足抬头。

    乐舞微笑,眼中也是浮现出回忆之色。

    当初就是在这,皇上找到她和玉玲珑,然后将她带进宫去的。那时候,她为赌那口气,宁愿出家为尼,现在回想起来。难免会觉得有几分幼稚。只是乐舞也不悔,没有当初的经历,又怎么会明白今时今日的来之不易。

    乐婵等女都是听过乐舞说这些事,看到观潮客栈牌匾,都是露出微笑来。

    只这微笑藏在面纱下面,周遭人自是饱不到这样的眼福。

    赵洞庭带着众人抬步进客栈,很是财大气粗,“最大的包间,最好的酒菜。”

    “您楼上请……”

    迎客的小厮早练得火眼金睛,看赵洞庭等人穿着便知道这回是遇上大主顾,忙不迭以颇为夸张的语气高喊起来。

    然后便领着赵洞庭等人往楼上走去。

    虽然他也被诸女的气质和身形惊到,但知道这不是自己能觊觎的女人,是以并不敢多看。

    只客栈里的其余人就没有这么客气了,自从众女进楼,眼神便几乎未曾离开过。

    甚至有人窃窃私语,这会不会就是前来参加花魁大会的花魁们。但按理来说,这个时候花魁们应该不会露面才是。

    正是愈发瞧着兴起,众女却是随着赵洞庭已经消失在阁楼拐角处,这只让得许多人都好生意犹未尽。

    但看出来赵洞庭并非凡俗,也就没谁敢冒着踢到铁板的凶险追到楼上去。

    赵洞庭等人被小厮带到最大的包间。

    古色古香,有老者带着看似他小孙女的女孩坐在雅间中以帷幔隔出来的小空间里。

    瞧着赵洞庭等人进来,都是带着谦卑起身,“恭迎客官……”

    盛世再好,也总会有人过不上无忧无虑的生活,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便如再繁华的长沙,也同样有许多乞丐那样。

    赵洞庭知道如老者、小女孩这般卖唱的,也就唯有每日里遇到些大方的客官打赏些散碎银子过活,有时候运气不好,整天饿肚子怕是常有的事。这从帷幔后那小女孩仍然看得清的面黄肌瘦便可以想象得到。

    他对着老者和小女孩点点头,让君天放等人和诸女各自去坐,自己走到帷幔前,轻声问道:“会唱什么曲?”

    小女孩如数家珍,怯生生道:“蝶恋花、少年游、望边山……”

    赵洞庭从袖中掏出银钞,不算太多,但也是让老者和小女孩同时瞪大眼睛的百两面值。

    他将银钞塞到小女孩的手中,柔声又道:“给哥哥唱少年游听听,若是唱得好,哥哥再另有赏钱。”

    小女孩偏头看向自个儿师傅。

    老者好似怕赵洞庭将银钞又要回去,忙不迭收到怀里,吐气开声道:“唱。”

    他抱着二胡,以感激之色看着赵洞庭,胡弦轻曳。

    小女孩以好奇之色打量赵洞庭,带着羞涩开嗓,“长安古道马迟迟,高柳乱蝉嘶……”

    或许是从未见过赵洞庭这样出手大方的,有些紧张,以至于声音有些发颤。

    但她的声音,却是让赵洞庭仿佛回到自己当初在硇洲岛时,四面楚歌的那年。

    他缓缓闭上眼睛,沉醉于老者的二胡和小女孩的嗓音中。

    这样的弹唱,较之韵景、张茹的琴音相去甚远。但听取人沉醉其中,便会觉得这是天下最好的曲子。

    小厮瞧着赵洞庭这样大方,喜形于色,悄然关上包间门,对着楼下高喝:“楼上天字雅间,好酒好菜速速端上。公子不差钱。”

    他还得为自己的生计劳累,没法像赵洞庭这样凭窗听曲,沉醉其中。

    不知不觉,曲毕了。

    小女孩轻咬着唇,怯生生看着赵洞庭。

    她不知道自己唱得好还是不好,却也明白,能否有赏钱,都看眼前这位公子的心情。

    老者却是二胡音忽变,对着小女孩道:“继续唱。”

    小女孩垂下眼帘,又唱。

    只此时赵洞庭却是再没有刚刚那种心境了。

    他知道老者是什么心思,不过是拿太多的钱,想多唱两曲,好让自己拿这份钱更为心安理得。

    他自然不会去计较老者这点儿市井之人通常都有的市侩心思。

    “好了,不用唱了。”

    赵洞庭伸手进帷幔,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今天赚的钱应该够了,便早些回去休息吧!”

    说着又从袖袍里掏出张百两银钞,还是递给小女孩,对老者说:“本公子这赏钱,是给她的。等她再大些,给她许个好人家,也好过这样拉着她继续卖唱。看得出来她很听你的话,你对她好,她不会不给你养老送终。”

    老者伸出来接手的枯槁手臂僵在半空中。

    赵洞庭将银钞塞到小女孩手中,道:“这钱你自己做主,以后想用来做什么便做什么。至于你今天想吃什么,去楼下让厨房给你做,就说都算在我的账上,我请你。”

    小女孩怯生生接过钱,由老者牵着往包间外走去。

    到门口,似是鼓足勇气,忽的回头对赵洞庭道:“大哥哥,谢谢你,你是个好人。”

    赵洞庭还以微笑。

    好人……

    这得看从哪个方面说了。

    自穿越到这个年代,赵洞庭不知让多少人过上安稳日子,但这双手,却也不知道沾染多少人的鲜血。

    很快,楼下那小厮气喘吁吁地跑上楼来,“公子!”

    赵洞庭只以为是将小女孩点的菜都记在自己账上的事,道:“都记在本公子账号,不管他们点什么。”

    “不是。”

    小厮咽着唾沫,带着很是讶异之色道:“那小姑娘放了一百两银钞在柜台上,说是替您付的钱。”

    赵洞庭愕然。

    包间内乐婵、乐舞等女也都是愕然。

    这样的小女孩,不得不说是极讨人喜爱的。

    乐婵轻声对赵洞庭说道:“要不咱们再去将她叫回来?”

    赵洞庭却是摇摇头道:“不必了。我想好人有好报,她有这份心,以后不会过得太差。”

    其实他是在想,自己总不能将天下所有卖唱的小姑娘都带到宫里。纵是全带走,天下间总会又层出不穷。

    说罢,赵洞庭自顾自地走到窗台边。

    老者牵着小女孩刚离客栈不远,在熙攘的人群中似有感应,回头向着窗台看来。

    她手里拿着串糖葫芦,对着赵洞庭挥挥手,笑得很开心,然后在赵洞庭点头后,蹦蹦跳跳跟着老者渐行渐远。

    老者似是担心她在人群中被撞到,叫住她。蹲下身去,让她骑到自己辈上。

    小女孩将糖葫芦递到老者嘴前,老者没耐住,只能张嘴咬了口糖葫芦。

    这湘江湖畔的繁华热闹好似和他们无关,但他们,却有着他们的温馨。

    赵洞庭手指轻叩窗台,嘴里清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萧鼓,吟赏烟霞。”

    曲,望海潮。

    等老者背着小女孩在人群中再也见不着,他才走到桌旁坐下。

    有小厮将各种琳琅满目的菜肴端进包厢。

    赵洞庭和众女都不再说刚刚的小女孩,回忆起以前的点点滴滴。

    不知到何时,窗外忽有欢呼如潮。

    一众人都向着窗外瞧去。

    数十花舟张灯结彩,自湘江下游向着这边缓缓驶来。

    湘江两侧,焰火冲天。

    这刹那,夜景如繁星漫天,银河倒挂。

    无数才子蜂拥如潮,向着江边挤去。好似,隐约间还有人被挤落水的惊呼声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五代梦〕〔亿万豪婿〕〔女总裁的贴身强兵〕〔万能神医〕〔逆天妖妃撩君心〕〔重生日本当神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