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妻来袭:九爷,〕〔我的绝色女老板〕〔快穿任务:炮灰来〕〔铁路往事〕〔丹皇武帝〕〔穿越农家之妃惹王〕〔我在大夏开黑店〕〔妃不二嫁〕〔剑破拂晓〕〔豪门影后之步步谋〕〔亿万暖婚之夫人甜〕〔病娇毒妃狠绝色〕〔农家丑妻〕〔穿成赘婿文男主的〕〔都市无敌战神〕〔大宋男儿〕〔燃烬之余〕〔能穿越的乌鸦〕〔重生之万古剑神〕〔法师乔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468.参加婚礼
    离着年关越来越近。

    长沙街头也是愈发的热闹起来。

    有些花魁被富家公子看中,纳入闺中,这成为长沙民坊间的热门话题。

    当然,也有因为月老灯而牵上姻缘线的情侣,也成为佳话。

    就在这些日子,长沙城内每日里都有不少喜事。街道上成亲的花轿那是层出不穷。

    小孩子们最乐意看到这样的喜事了,因为有喜糖可以吃。

    如今哪怕是那些家境寻常的家庭,也都能派得起喜糖。新郎官带着大红花,骑着大马从街上过,随手哗啦啦洒下不少喜糖。

    那架势,就两字,气派!

    也有早早赶到长沙城来准备会考的进士们,瞧着这样的盛景,少不得要吟诗作对几番。

    这为长沙城增添不少文化底蕴。

    当然,深处在皇宫之内的赵洞庭并见不到这些。也就唯有从官员们的嘴里听到些民坊间的事。

    接近年关了,他的事情也多了。各地官员的福利、报表等等,都得需要他过目审核,可谓是忙得不可开交。

    仅有的调剂,大概就是每日夜里从御书房回到寝宫后有诸女作伴,另外,还有美清子那别出心裁的寿司、点心等等。

    个个府衙也同样都是忙得焦头烂额。

    萱雪突然进宫求见赵洞庭,跟赵洞庭说,派去观察苏家的探子回报,苏家苏婉茹姑娘将在两日后成亲。

    赵洞庭问她:“新郎官叫什么?”

    萱雪答道:“聂明辉。”

    赵洞庭轻轻笑着,又问几句,几乎可以肯定是那个机灵少年,“这个名字取得倒是不错。”

    这件事,倒是让他心情颇为不错。不管是这辈子还是上辈子,这应该是赵洞庭首次正儿八经的扮演媒婆角色。

    萱雪微笑着道:“皇上真打算去参加聂明辉和苏姑娘的婚礼?”

    赵洞庭这时才想起来问,“是聂明辉入赘,还是苏姑娘嫁到他们聂家?”

    萱雪道:“是苏姑娘嫁到聂家。”

    赵洞庭想了想,道:“若是后天不忙的话,朕去看看吧!”

    两天的时间转眼就过。

    其实赵洞庭依旧忙碌,但听着萱雪说聂家离皇城并不远。最终还是带着君天放前往聂家所在的村庄。

    两骑出城。

    等他们赶到聂家的时候,苏婉茹自是早已经被大花轿接到聂家。这个时候宾客们也都在席上坐好。

    苏婉茹是不能露面的。

    好在吉时还未到,聂明辉倒是还在外面和他的父母亲一起迎接宾客。

    赵洞庭的到来,顿时吸引不少在座宾客的眼神。不为别的,仅仅因为他身上穿的这身正儿八经的蜀锦。

    这不过是赵洞庭的常服,但对于民间大多数百姓来说,那绝对是可遇不可求的。在市面上说是价值千金并不为过。

    就算在座的人大多数都分辨不出来这便是蜀锦,但也能看得出来价值不菲。

    光鲜亮丽的赵洞庭猛地扎进这村子,不引人注意才是奇怪。

    薛明辉大概是将赵洞庭的模样深深刻在心里的了,瞧见赵洞庭,脸上立刻浮现出惊喜之色来。

    他小跑着到赵洞庭面前,竟是跪倒在地上喊道:“恩公!”

    这年头下跪不像后世那么罕见。

    赵洞庭将薛明辉扶起来,笑道:“今天穿着这么好看喜庆的衣服,别跪坏了。”

    薛明辉脸上惊喜之色不减,连忙回头又对着他那看上去就知道常年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亲道:“父亲、母亲,这便是我和你们说起的恩公。若不是恩公,我和婉如也没法成就姻缘。”

    赵洞庭笑着摆摆手,“我只算是牵个线而已,能娶到苏姑娘这样的女子,还是你自己有能耐。”

    其实连他都有些好奇,不知道薛明辉到底是怎么入苏家的法眼的。

    薛明辉的父母亲听到薛明辉的话,脸上也是立刻布满了感激之色。

    薛明辉父亲说道:“快,快,明辉,快请恩公到里面上座。”

    薛明辉看向赵洞庭。

    赵洞庭抬步向着里面走去。

    只在这个时候,却是有宾客忽的起身,以极为震惊之色看着赵洞庭。

    然后这人猛地离座跪倒在地上,大喊道:“叩见皇上!”

    赵洞庭在长沙露脸的次数不多,但仅有的几次都是声势浩荡,引得万民围观。

    在这些宾客里,有人曾在人群中见过他,也不算是奇怪的事。至于能记得他的模样,那就更算不上稀奇。

    赵洞庭可是皇上。

    这辈子能够见到皇上,那绝对是值得吹嘘的事情。但凡是见过他的,想必都很难忘记他的样子。

    这个客人突然的举动,让得周遭原本乱哄哄的声音都在顷刻间消弭。

    赵洞庭也是微愣。

    他倒是没想在这村子里还有人将自己给认出来。

    不过到这份上,又有君天放在侧,他也懒得再去掩饰自己身份,笑道:“诸位无需多礼,今天朕只是作为寻常客人来吃喜宴的。”

    他这话说出口,周遭便是哗啦啦的跪下许多人去。

    薛明辉和其父母亲站在赵洞庭的旁边,直接懵了。

    他们哪里敢想眼前这位恩公竟然就是当今圣上,这几率,和天上掉钱大概都没有什么区别了。

    紧接着,也是连忙跪倒下去。

    赵洞庭苦笑着,只连连让这些百姓们起身,向着屋里走去。

    他知道,自己的出现,必然会给以后的聂家都带来不小的影响,甚至整个聂家的命运都将由此改变。

    来之前,他是没有想过这些的。

    不过事已至此,再多想显然也没什么用。

    其后,因赵洞庭的存在,整个聂家的气氛难免显得有些沉闷。赵洞庭在屋里,连屋外那些宾客都不敢大声交谈。

    聂家人更是诚惶诚恐地陪在赵洞庭身边。

    到村里边长辈主持婚礼的时候,连喊话的声音都发着颤。

    赵洞庭等到苏婉茹被带出来,不得不坐上主位,接受苏婉茹和聂明辉的敬茶。

    他是皇上,又是媒人,这杯茶不得不喝。

    到那些颇为繁琐的礼仪结束,赵洞庭终是没留在聂家吃饭,带着君天放匆匆离去。

    也没谁敢留下他。

    骑着快马出村子,赵洞庭苦笑着对君天放道:“早知道要被人认出来,朕不应该来参加这婚礼的。”

    君天放在旁边道:“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能显得皇上您平易近人。”

    “呵呵。”

    赵洞庭轻笑着,“平易近人。坐在这龙椅上,想做到平易近人都难,你看看他们,哪个看朕不是满怀着敬畏?”

    这大概就是做皇帝的代价。

    虽说名义上整个天下都是赵洞庭的,但实际上,真正能让赵洞庭融入进去的,不过是后宫寝宫那区区微不足道的小片地方。

    就这,还是他经过多年的努力,才让得众女不再将他当成皇上看待。

    高处不胜寒,大概就是这样了。

    其后回宫的路上,赵洞庭只是沉默。聂家之行,算是坚定了他心中某个萌发已久的想法。

    而至于自己的出现,其后会在聂家村子里兴起怎样的议论,赵洞庭没有去深思。想来,也不过是民坊间成为热谈而已。

    回到宫中以后,他只是又扎进御书房。

    不过这回没有再批阅奏折,而是从墙上许下大宋国境以及周边数国的地图细细看起来。

    越李朝、元国,这是大宋边疆和大宋不交好的仅剩的两个国家。当然,再远还有真腊、满剌加等国。

    赵洞庭凝神看着越李朝的那片区域许久,最终轻轻摇了摇头,眼神定格在疆土浩瀚的元国上。

    越李朝不过区区小国,又在大宋手中吃过大亏,便是留着,也不足为虑。接下来,还是当以覆灭元国为首要任务。

    过良久,赵洞庭嘴里轻轻呢喃道:“等灭了元,应该就快能够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兵王归来〕〔诸天最强大BOSS〕〔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手术直播间〕〔相逢不过三两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