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家小甜妻:腹黑〕〔美漫世界阴影轨迹〕〔九龙拉棺〕〔弃女轻狂:毒妃狠〕〔绝世战神〕〔武道凌天〕〔重生当首富继承人〕〔帝后世无双〕〔道祖,我来自地球〕〔苏羽马晓璐〕〔快穿之醋王系统总〕〔武术巨星〕〔无敌继承人〕〔妖孽龙皇在都市〕〔我在英伦当贵族〕〔恋战新梦〕〔绝代狂兵〕〔最后一个上门女婿〕〔男装大佬在娱乐圈〕〔执念成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512.破虏请辞
    ,。“臣铭记于心!”

    片刻后,张破虏跪倒在地上,对着赵洞庭郑重说道。

    赵洞庭摆摆手,“起来吧,别动不动就跪,将朕的话记在心里便行了。”

    张庭恩出御书房后,匆匆跑到了中枢内阁。

    说是中枢内阁,其实就是将原来在皇宫内的那些衙门多数给圈了起来。陆秀夫等人还是在各自的衙门办公。

    张庭恩进中枢内阁后,直往陆秀夫的国务省衙门而去。

    陆秀夫作为国务令,虽名义上和苏刘义、赵与珞、王文富等人是平起平坐,但他在众人之中的实权应该是最大的。

    大宋文武两根支柱,文天祥是武柱,他是文柱。

    赵洞庭从不吝啬对于下面大臣的信任,在城里中枢内阁后,又给陆秀夫挂上了内阁常务副阁主的名头。

    只除此之外,又再派了十余个官吏常侍陆秀夫左右,做他秘书,怕这位为大宋殚精竭虑的老臣累着。

    张庭恩的爷爷张世杰原来和陆秀夫平起平坐,又是多年交情。私下里,自也是和陆秀夫熟识。

    到国务省衙门里陆秀夫的办公室,他敲门进去,便笑眯眯地喊:“陆爷爷!”

    陆秀夫在书案后抬起头,将手中的毛笔轻轻放下,道:“皇上派你来的?”

    张庭恩很是不满道:“陆爷爷瞧您这话说的,难道我就不能来看看您么?”

    陆秀夫轻笑,“你小子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现在是当值时间,你会敢偷溜出来?而且要想看我,怎么都不见去我家做客?”

    张庭恩只讪讪地笑,“好吧,真是皇上让我来的。陆爷爷,皇上要您国务省再设科技部,让中枢内阁下诏,封李照恩为科技部尚书。”

    “谁?”

    连陆秀夫都是微愣。

    张庭恩道:“祥兴十一年的进士,李照恩。”

    陆秀夫张开嘴,喃喃道:“这还真是一飞冲天啊……陈文龙那个老家伙怕是要乐坏了。”

    李狗蛋当初以十岁出头的年纪高中进士,又蒙赵洞庭直宣到御书房做小黄门。对于他,自是连陆秀夫都有些了解。

    而陈文龙和李狗蛋之间的知遇之恩,这在朝中也不算什么秘密。

    陈文龙对李狗蛋是有着极大期望的,没少在陆秀夫等人面前说过李狗蛋以后的成就定不会小。

    陆秀夫等人当初也觉得这是理所当然,毕竟皇上最先召进宫做小黄门的朱海望、朱河琮兄弟两个成就斐然。一个是天究军总都统,一个是国务省财务部尚书。

    但陆秀夫怎么着也没有想过,李照恩竟然这么快就能出人头地。而且一当官就官拜尚书之职。

    这都直接和朱河琮平起平坐是,是实打实的朝廷二品官衔。

    直愣住好半晌,陆秀夫才对张破虏道:“若是我没有记错,李照恩今年才满十五岁吧?”

    张破虏点头道:“正是。”

    陆秀夫忽的哈哈大笑起来,“十五岁的尚书,哈哈,可见我大宋如今是人才济济啊!”

    然后又连提起毛笔,道:“你回去禀报皇上,就说我这便拟旨。”

    “好呢!”

    张破虏点点头,向着门外走去。

    “等等!”

    陆秀夫却是又忽的将他喊住。

    张破虏顿足回头,“陆爷爷您还有事吩咐?”

    陆秀夫轻轻瞥他两眼,道:“我家那小丫头最近可是念叨你几次了,你真不去看看她?”

    张破虏讪讪挠头,“我这不是在御书房当差,没时间嘛!”

    “哼!”

    陆秀夫轻轻哼了声,“皇上可没有让你晚上也在御书房伺候。我家那丫头虽然不是生得绝美,但也知书达理,不算辱没你张家吧?你要真是瞧她不上,便尽早去和她说明了,免得她每天缠着我问。”

    “没。”

    张破虏想了想,道:“我不是不喜欢瑶瑶。”

    陆秀夫放下笔道:“那你怎的最近两年都刻意疏远她?是觉得自己小黄门以后前途无量,瞧不上我家丫头了?”

    陆秀夫的孙女陆瑶瑶,年纪比张破虏也就小两岁。尚且还是宋朝廷未颠簸流离之时,陆、张两家就有颇多来往,张破虏和陆瑶瑶也算是光着屁股蛋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这在朝中某个圈子不是秘密。

    两人之间有意,张世杰和陆秀夫也没有要反对的意思,只没想,张破虏在入宫当差以后,却是很少再去找陆瑶瑶。

    陆秀夫大概是越想越觉得不爽,又道:“进我陆家求亲的人可也不少,你不要以为,我家丫头也就非嫁你不可了。”

    张破虏闻言登时有些急了,道:“陆爷爷您听我说呀……”

    我微微低下头去,道:“我……我是想等皇上将我派到下面衙门当差以后,再去您家提亲的。现在我……”

    陆秀夫闻言,稍愣,脸色缓和许多,“男人志在四方,这样也好,那我今日回去,便和那丫头说几句。”

    张破虏点点头,“多谢陆爷爷。”

    然后向着房间外走去。

    张世杰两个儿子,大儿子官拜广南东路副监察使,而张破虏的爹,却只是国务省下的五品官员。

    或许,这终究还是让得张破虏缺乏些自信吧!

    待得张破虏走后,陆秀夫在房间内面带着微笑自言自语,“还知道进取,我家那小丫头倒也没看走眼。”

    而回到御书房内的张破虏,却是直接跪倒在了赵洞庭的面前。

    赵洞庭微愣,道:“你这是做什么?”

    张破虏抬头道:“皇上,臣请命从军,到边疆为国效力!”

    这下连张庭恩都是愣了。

    赵洞庭沉默半晌,问道:“你怎会突然有这般想法?”

    张破虏道:“其实臣早已经有这样的想法,只是……始终没有下定决心而已。”

    赵洞庭又道:“那你现在怎么下定决心了?”

    张破虏苦笑,“皇上让臣多学知识,臣……觉得自己实在没有那个天赋。那些数字、公式认得臣,臣却是不认得他们。臣认为自己更适合随军出征。”

    赵洞庭微微挑眉。

    其实他也看出来,张破虏在武道、兵法上的兴趣,远远要比对数理化的兴趣大得多。

    或许以张破虏的天赋,这辈子都很难考中个进士。

    他当初让张破虏进宫,也未尝没有体恤张家,想要给张破虏另辟蹊径的意思。只要他在御书房呆几年,再勉勉强强将进学的知识也都学会,派到地方任个知州什么的,倒也足矣。较之从军入伍去积累军功,这样的路子显然要安全、稳妥许多。

    但他没想,张破虏会自己提出来要前往边疆作战。

    赵洞庭没有直接答应,只又道:“可你张家,不论是你爷爷,还是你伯伯、父亲,可都是朝中文臣,你……”

    “臣以为,不是爷爷是文臣,臣就也得做文臣。文臣武将,都是为国效力,臣觉得自己更适合从军!”张破虏重重说道。

    赵洞庭能从他的话语里听出坚毅。

    这也让得他露出些微笑容来。

    张破虏能有这样的想法未必不是好事。真要整个朝廷大员的后辈都想着蒙先辈蒙阴,那对大宋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他摆摆手,道:“既然如此,那朕准了。你回去且先和你爷爷他们商量商量,若是他们也答应,朕便派你前往北疆。”

    “臣,谢皇上!”

    张破虏对着赵洞庭叩首,站起身来,仿佛整个人在这刻轻松许多,也自信许多,看了眼张庭恩,大步向着御书房外走去。

    “皇上……”

    张庭恩也看向赵洞庭。

    只才刚张开嘴,却是见赵洞庭呵斥道:“你闭嘴,就老老实实在御书房里呆着!”

    张庭恩微愣,满脸委屈地又缩回到角落里看书。

    赵洞庭瞧瞧他,轻轻叹息,没有再说什么。

    张破虏可以去,是因为张世杰家还有其他后辈,但张希在家里,就张庭恩这根独苗了……

    张希在一辈子都在为大宋付出,最后旧伤复发而死,连他的儿子也早年死在军中。赵洞庭不想他后继无人。

    他将张庭恩宣到御书房里来做小黄门,是打定主意要将张庭恩培养成才。哪怕张庭恩最后实在是没什么能力,他也绝不会让张家就这么彻底衰落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最佳赘婿〕〔洪荒之六道真人〕〔重生北大荒〕〔日渐崩坏的地球〕〔龙神至尊〕〔禁地密码〕〔六宫凤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