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之终焉斗罗〕〔李夜风〕〔斗破之诸天聊天群〕〔夜行手记〕〔木叶之一拳超人模〕〔最后的浮幽之灵〕〔异界第一女主角〕〔我死党穿越了〕〔我进阶成了终极BO〕〔侍劫〕〔龙门之主〕〔这只妖怪不太冷〕〔玩坏世界的垂钓者〕〔玉梳逍遥传〕〔农门小娇妻:山里〕〔我把BOSS公主抱了〕〔这爱妃有毒〕〔地球最强王者〕〔闲妻不下堂〕〔头号战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548.有心无力
    夜。

    突然的暴雨侵袭了大理皇城,让得这个最是气候宜人的地方被浓浓的烟雨笼罩起来。

    原来的皇宫此时已经成为了大理路府衙,偌大的皇宫被划分为节度使府、安抚使府等等许多个区域。

    但挂着大理路节度使之职的段实仍旧还是居住在自己以前的那个寝宫之内。

    此时的他凭窗而立,静静听着屋外雨打绿叶窸窣的声音。

    五年了。

    转眼间,距离段麒麟被杀,大理全境称臣就已经过去将近的五年的时间。

    在这五年时间里,有着最纯正大理段氏血脉的段实老老实实做个傀儡,从未有过任何异样的举动,但真要计较起来,心里大概还是有些不甘的。

    这泱泱大理原本是他们段氏的地盘,他应该是这里的皇,而不是名义上的节度使,实际上的应声虫。

    看着窗外发呆良久,虽然看起来还不算年迈,但实际年岁也就到六十的段实忽的回头,向着床上的妻子看去。

    他这位原配妻子出自大理名门,乃是原朝中元老、最宁府总管燕巍昂的次女。

    自十六岁那年便嫁给他为妃,至今以有四十年的时间。始终都是和段实相敬如宾,也有过曾经如胶似漆的时候。

    虽然这辈子只给段实生了两个女儿,但因其父是燕巍昂,段实又始终没能爬到皇帝的位置上,是以倒也没有换妃的举动。

    只除去她外,又另外纳了两位侧妃,再有共计十余位小妾而已。

    这算不得什么。

    如段实这样的“王爷”,鲜少有家里就只有一个正妃的。

    再姣好的女子,也会有年老色衰的时候。而男人总是有些新鲜劲的,王妃对段实纳妃也从未有过任何阻拦。

    其实至今,他们两已经有近十年的时间没有同床共枕过了。

    王妃年轻时颇有姿色,是大理境内颇具名气的大家闺秀,但到四十岁往后,也只能算是徐娘半老。

    这样的她自是没法和那些正值如花妙龄的府中小妾相提并论。

    但就在两年前,已经沦为大理路节度使的段实却又忽的搬回到她的屋里居住。

    府中的那些小妾有的直接被他打发出去,还有的虽然留在府中,但他却也鲜少再去宠幸。

    这当然并非是什么历经世间繁华后的大彻大悟。而是段实年轻时风流无度,到这个年纪已是感觉到什么叫做有心无力。

    夜里抱着那些妙龄小妾,想做什么,也做不到。饱受着那种煎熬却又无可奈何的段实难免心中对这位备受冷落的王妃生出些许愧疚之色来。

    这辈子陪伴他时间最长的终究还是这位结发之妻。

    索性他搬回到王妃的房间里居住。

    虽然搂着这样年纪的王妃并没有搂着那些小妾那样舒坦,但起码不必再要经历那样有心无力的煎熬。

    看着床上已经失去年轻时光鲜动人容貌的王妃,段实也不知道是想到什么,轻轻叹息了声,向着床边走去。

    燕巍昂都已经于三年前病逝,对他段氏忠心耿耿的重臣越来越少,他在这大理的话语权也是越来越低了。

    如今大理的那些青壮派官吏或是出自大宋,或是对大宋朝廷感恩戴德。他这个节度使,更是和透明人没什么两样。

    只正在他正要褪去衣服睡觉的时候,门外却是有侍卫忽的扣门道:“节度使大人,姜大人来了。”

    段实微怔,向着门口走去。

    姜大人,自是原来的大理国舅,善阐府的总管姜夔。

    虽然段麒麟兵败被杀,但为大理路境内的太平着想,这位善阐府的总管并未被正法。

    他现在在大理路府衙内担任着财务厅下巡视官的职位。

    这相当于是财务厅下的监察机构,只是作为普通的巡视官,显然并没有太大的权利。

    姜夔在大理的话语权,远远不能再和以前还贵为善阐府总管的时候相比。

    到得门外,段麒麟看到虽然打着油纸伞,但还是被雨水打湿衣襟的姜夔。

    他大概是那种喝水都能够发胖的体质,这几年来生活不可能还有以前那样舒坦,但却好似是又胖了几斤。

    连那把寻常的油纸伞都没法完全将他遮住。

    段实直接将姜夔请去偏房,问道:“姜大人怎的这个时候来了?”

    “节度使。”

    姜夔先是给段实施礼,然后轻轻叹息道:“下官睡不着,所以过来看看节度使大人。”

    段实微微挑眉,知道姜夔应该是想要说些什么,便就这么看着姜夔。

    姜夔又道:“大理军区的禁军们此时已经离开大理三个月有余了吧?”

    段实眼中有着若有所思之色划过,道:“的确如此。刘诸温元帅率军离去多时,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已经赶到前线没有。”

    姜夔走到段实旁边的客座上坐下,瞧了瞧屋外,“前两日赵大人到府城时,到下官的府邸内和下官叙了会旧。”

    段实些微动容,“说什么?”

    他当然知道姜夔嘴里说的赵大人是谁。

    现在还在大理路内任职的原大理官员虽不算少,但出名的也就剩下那几个。姓赵的,只有原秀山郡总管、秀山王赵良才。

    他在秀山郡拥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在大理全境称臣以后还在秀山郡担任着监察官之职。只是现在已经退休了。

    姜夔道:“赵大人不是有两个儿子么,原来都是秀山郡任职。可是后来副节度使大人主持对大理路内的官员们进行复考,让他们学习朝廷的治政知识,并对连续两年不达标的官员进行降职、三年不达标的官员进行清退处理。赵大人的两个儿子治政其实是有些才能的,但奈何如今记忆力已经不能和年轻时候相比,几年又未能达到分数,快要被剥除官位。赵大人见下官,就是想让下官给节度使大人您带句话,看看您能不能到副节度使大人那里去说几句话,求个情。”

    段实微微眯起眼睛,轻笑道:“你觉得我的话,能有那么管用么?”

    姜夔脸色忽然变得肃然起来,贴近到段实的耳边,“那不知道王爷可否有过重新立国的心思?”

    段实猛地色变,幽幽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姜夔道:“随着赵大人他们退休,我们这些大理老臣如今在大理的话语权越来越低,或许再过个几年,我们这些人怕是连个接班的人都没有了。王爷您是皇室血脉,只要您登高一呼,我们必然奋起响应。现在刘诸温率着禁军前往元朝,各城守军内还是有些我们的人的,或许我们可以……”

    不仅仅是段实不甘,其实姜夔这些原大理众臣心里又怎么可能甘心。

    大宋可没有世袭罔替的说法,只要他们这些人退休,那渐渐的,他们这些人的家族也只能沦为寻常的富贵之家了。

    而以往掌握重权在手的人,谁又甘心以后只具备财富,却并不具备权利呢?

    以前刘诸温在时,他们这些人虽是被余飞航等人不断打压,但尚且不敢有任何的异动。而现在刘诸温离开,显然是个机会。

    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五年过去,但原来大理派系的那些臣子显然在大理还是有些力量的。

    段实听到姜夔这胆大包天的话,深深沉思起来。

    他也知道这是个机会,甚至这些时日以来,连他也不止一次的泛出过这个想法。

    他现在在府衙内要吃有吃,要穿有穿。对女色也渐渐失去兴致,还能让他感兴趣的,就只有重新立国复辟了。

    但这事看起来容易,实际上当然不是那么简单的。

    段实心中还有着太多的疑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