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功法全靠捡〕〔霍长渊林宛白小说〕〔神医小兽妃〕〔无敌至尊太子爷〕〔九天〕〔坏总裁的枕上盛宠〕〔最佳上门女婿〕〔神工〕〔全能武修〕〔都市之绝世战神〕〔大龄剩女之顾氏长〕〔江子兮系统〕〔顾少轻点宠〕〔张龙周晴〕〔秦凡夏梦〕〔娇妻归来:宝贝,〕〔近卫狂兵〕〔你是我以墨书写的〕〔我把BOSS公主抱了〕〔超维入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562.杀徐汇元
    作为寻常百姓,谁想过能够随随便便就见到皇帝。

    如果不是赵洞庭是带着飞龙轻骑而来的,怕是这些百姓们都会以为这是有人在假扮皇上。哪怕这是要杀头的大罪。

    “皇上!”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紧接着,周遭便很快跪下许多人去。黑压压的,满地。

    赵洞庭身边只有白玉蟾和萱雪两人。

    他抬抬手道:“大家都请起来吧,这场洪涝,让你们受苦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是让得人群中隐隐响起哭啼之声。

    这啼哭,一是因为这些百姓中的确有许多人在这场洪涝中落得无家可归的凄凉境地,心中酸楚。二则是因为朝廷不遗余力的帮助他们这些灾民,让得他们心中对朝廷生起有无限的感激。而这个朝廷,无疑又是和赵洞庭这个皇帝直接挂钩的。

    赵洞庭仅仅只是一句体恤的话,就足以让得这些百姓们感激涕零。

    赵洞庭轻轻叹息着,没有再说什么,拍马缓缓向着府衙而去。

    大街两侧皆是黑压压的跪满百姓,他们多数都是满身狼狈。

    以这个年代的科技,要想应付这样的洪涝灾害,的确是过于牵强了。

    哪怕是赵洞庭竭尽全力,朝廷短时间内能够做到的,也只是让这些灾民们不至于饿死而已。

    这还是所幸现在大宋的人口并未到达恐怖的地步,要不然,想弄出这么多粮食来都不太可能。

    等赵洞庭到得府衙的时候,赵大已经率着轻骑将府衙门口都给围绕起来。

    作为大宋最为精锐的军队,飞龙军的旗帜已经具备着某种象征意义。周遭有不少百姓围观。

    如今飞龙军作为拱卫皇城的禁军,寻常时是鲜少有事情能够惊动他们的。谁都以为只发生了什么大事。

    “皇上!”

    “皇上!”

    随着赵洞庭的到来,人群中响起惊呼声,然后又都是哗啦啦跪下地去。

    赵洞庭神色稍微缓和些,抬手让这些百姓们起来,下马直接向着府衙里面走去。

    赵大就在里面。

    他持着刀,架在一个人的脖子上。

    那人还颇为年轻,跪在地上。估计是被吓着了,脸色苍白,还在不自主的颤抖。

    在他的后面,还跪着个人,另外有几个站着的。

    “微臣叩见皇上!”

    瞧见赵洞庭进来,也连忙跪倒在地上。

    赵洞庭昂首挺胸,喝问道:“衡州知州马建章何在!”

    人群中起初并无人应答。

    过去十余秒才有个小吏道:“回皇上,知州大人前往耒阳县巡视灾情去了。”

    “嗯……”

    这总算是让得赵洞庭心情稍微缓和些,轻轻点了点头。

    然后看向赵大刀下的那年轻小吏,道:“你便是徐汇元?”

    徐汇元颤颤惊惊,“回皇上,微臣正是。”

    赵洞庭微微眯起了眼睛,“你可知道朕为何过来寻你?”

    徐汇元眼神有些变化,但最终还是道:“微臣不知。”

    赵洞庭淡淡道:“你可真是狗胆包天啊,竟然敢虚造受灾户,以赈灾银来中饱私囊。这,是谁给你的胆子?”

    徐汇元听着这话,当即就差点儿瘫了。

    他自认为这事是做得相当隐蔽的,哪里想过会传到皇上的耳朵里,而且连皇上都惊动过来。

    “说!”

    赵洞庭声音陡然拔高,“是谁给你的胆子!”

    徐汇元却哪里还答得上话来,只回头哭喊:“爹!救我!救我啊!”

    他这事其实倒是未必就有人指使,只到这刻他也明白,估计他这颗脑袋是很难保得住了。

    而跪在他后面的衡州财务厅副官徐成华这刻也是哆嗦个不停。

    看着自己儿子泪流满脸的惊慌模样,他知道这事他兜不住,但还是不得不求情,猛地叩头,“请皇上开恩啊……”

    脑袋叩在地上咚咚作响,是真用力。额头很快就见了血。

    赵洞庭却并没有动容,冷冷道:“子不教父之过,你儿子作出这样的事情来,你还有脸求朕开恩!”

    衡州财务厅副官,说起来也不算什么小官了,在地方上绝对是上得台面的。但在赵洞庭面前,显然什么也算不上。

    徐成华不敢再多说半句,只是叩头不止。

    可怜天下父母心这话是不假的。

    看徐成华这模样,估计能把自己给磕晕过去。

    赵洞庭见他这样,心里也是有些不忍。

    有军情处盯着,这徐成华为官如何,他心里还是有数的。徐汇元行事荒谬,但徐成华的确是个不错的官。

    他也从萱雪嘴里知道徐汇元此事并非是受人指使,刚刚发问,只是想诈诈徐汇元而已。毕竟军情处也不能保证面面俱到。

    这世上聪明人从来都不少,有的有大聪明,有的有小聪明。军情处哪怕做得到无孔不入,也总有人能够瞒天过海。

    但即便是心里不忍,赵洞庭也没有要饶过这徐汇元的想法。

    有些事,是决不能容情的。

    或许徐汇元并不觉得他自己这样的作为有多么恶劣,但是,因他贪墨的那些银两,却很可能造成有些百姓得不到救助。

    赵洞庭缓缓从腰间将湛卢剑拔出,眼神扫过眼前的衡州官吏们,道:“谁胆敢在赈灾银两中打主意,徐汇元便是下场!”

    剑芒划过。

    徐汇元人头落地。

    在这个刹那,徐成华也不知道是磕晕的,还是受到的刺激太大,总之就这么晕厥过去。

    赵洞庭收剑回鞘,摆摆手道:“将徐大人抬下去,让他告老还乡。”

    虽然徐成华和徐汇元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关系,但赵洞庭还是不打算再继续让他为官。

    因为他毕竟亲手斩杀了徐汇元,徐成华就算是再忠心耿耿,也难免会心生怨念。他不想斩了徐汇元以后,日后还要再斩徐成华。

    有飞龙军将士连忙将徐汇元的尸体,还要徐成华给抬了下去。

    赵洞庭扭头走出府衙,对着外面的百姓道:“大家谁要是听闻有官员在赈灾银中贪墨之时,可直接上报衙门,朕绝不姑息!”

    府衙外刚刚有百姓看到他挥剑斩杀徐汇元,这刻都是连忙低下头去,又山呼万岁。

    其后,待赵大集结飞龙军,赵洞庭便又上马,向着长沙城而去。

    这时候要再赶回到长沙城,显然都得是夜深了,但他还是没有留在衡州的打算。

    这可以说是种责任。

    有乐婵、颖儿她们在宫中等待着,若非是迫不得已的事情,赵洞庭现在并不想在宫外流连。

    只稍微可惜的是,在他到衡州的这个过程里,红裙小姑娘都没有再来衡州。

    要不然,她要是看见赵洞庭,定然是能够认得出赵洞庭来的。

    又是夜。

    刘诸温率领轻骑杀到距离京兆府仅仅不过十余里处。

    场面甚是混乱。

    虽无大战,却是有着许多股小股元军不断地在他们周围进行骚扰。

    这些元军来自于京兆府周边各个镇县。

    在京兆府内的邴文轩得知有宋国轻骑杀向这京兆府后,已是匆匆调军到这京兆府内。

    整个京兆府如临大敌。

    城头火光通亮。

    邴文轩在得知刘诸温所率轻骑的大概数量后,知道单凭城外那些将士想要挡住宋军不大可能,自是准备在这京兆府挡住宋军步伐。

    此时此刻,他便立在城头上。

    虽然十余里的枪声他听不到,但偶尔响起的炮声,却是隐约能够传到这里。

    邴文轩的神情并不好看。

    他也从来没想过宋国大军竟然能够悄无声息地绕过蓝田县,且杀到这京兆府来。

    不断有斥候跑上这城头来禀报城外的动静。

    元军的那些小股部队的确没能给刘诸温率领的轻骑造成太大的阻碍。

    也不知到什么时候,炮声悄然停了,好长时间没有再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六宫凤华〕〔手术直播间〕〔重生北大荒〕〔龙神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