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毁灭木叶之佩恩霸〕〔最强枭皇〕〔重生之神极兵王〕〔绝品女婿〕〔齐欢〕〔外挂傍身的杂草〕〔你是我以墨书写的〕〔拯救巫师世界〕〔至尊人生〕〔妙女多娇〕〔我原来是富二代〕〔鸿元至尊〕〔我爸是大富豪〕〔朱氏娇〕〔妖医倾城,鬼王的〕〔空间医女:穿梭古〕〔农门辣妻喜耕田〕〔叩天门〕〔我真的不是穷人〕〔超品农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564.京兆苦战
    .ku.,

    “妈的!”

    饶是以张宏范的性子,瞧见这样的状况也是忍不住低骂。 . .co

    自他投降于大宋以后,还没打过这样的仗。

    瞧着冲进甬道内的那些将士们不断倒在血泊中,他心里真是滴血似的疼。

    这些可都是他麾下的弟兄。

    这样的战争真的是太惨烈了。

    但转念想想,这似乎又是避不过去的事情。

    以现在宋元两国的实力对比,就算是现在大宋禁军不和元军苦战,以后也总会有这样的时候。

    元朝是大宋周边的一块硬骨头,始终如此。要覆灭它,必然要比覆灭大理、蜀中、吐蕃困难许多。

    “上!”

    没过几分钟,张宏范再度对着后面大喝。

    同时他自己都站起身来,端着神龙铳往甬道里面冲去,“给老子拿下这个甬道!”

    不计其数的天闲军轻骑将士们喊杀震天,跟随着张宏范向甬道里面杀去。

    城外这时冲天炮也都开火了。

    空中有团团火光炸开。

    城内刚刚飞出城的热气球在空中被炮弹击中,爆炸开来,化为一团团火光坠落向地面。

    遍地的战马不安嘶鸣,四蹄不安地躁动着。好在毕竟训练有素,这才没有惊慌逃窜。

    张宏范率着天闲军将士们冲杀到甬道内,这让得枪炮声更是密集起来。

    甬道半空中轰天雷之类的来来回回飞个没停。

    火光不断在甬道内炸起。

    张宏范这回无疑是豁出去了。

    他们视死如归的气势也终于得以见效。这股气势将甬道后的元军稍微镇住。

    其后不过短短数分钟的时间,便有天闲军的将士冲出甬道。

    这个恶魔屠宰场他们总算是淌过来了。

    只这当然并不意味着他们就能够拿下京兆府。

    哪怕冲过甬道,战争也仍旧惨烈。

    双方将士都能说是密密麻麻,就在城门内进行着极为惨烈的交锋。时刻有人中枪倒在血泊之中。

    连张宏范都受了些伤。

    他的右臂被碎弹片划过,甲胄都裂开了,鲜血淋漓。

    时间缓缓流逝。

    因天闲军将士们始终挡在前面浴血奋战,将甬道后的元军渐渐逼退些许。城外便又有了动静。

    得知到这种情况的刘诸温下令,向京兆府发动了总攻。

    全军将士都向着京兆府城下跑去,即便是那两个负责拱卫左右两翼的特种团也是如此。

    元军的热气球在空中并未被全部炸毁,不断在地面上扔掷轰天雷。但这,却并没有能抵挡住气势如虹的大宋禁军。

    论士气,没有任何哪个国家的将士能够和大宋禁军相比。因为,他们心中是有信念的。

    古往今来,有信念的军队,往往无敌。

    朱海望、蒙托还有各团的那些都统们,各自率着麾下的将士杀到城下。有的直接涌进甬道,还有的则是向城头元军射击。

    这样场面的战争,即便是放在赵洞庭上辈子生活的后世,也绝对算是颇为浩荡的场面了。

    虽然双方军卒各不过十万,但他们争夺的地盘也仅仅只是这个京兆府而已。

    这么多人的汇聚在这城头沿线,说是摩肩擦踵并不为过。

    邴文轩看着大宋禁军杀到城内,在城头不断暴喝:“挡住他们!挡住他们!”

    城头城下都是无数都将士在奔走着。

    京兆府这夜注定难安。

    不断有爆炸声自城内传来,有火光蔓延。不知道多少百姓在自家屋里簌簌发抖。

    ……

    赵洞庭在深夜时分回到了长沙城内。

    作为大宋的皇城,即便是夜里也颇为热闹。沿着沩水的几条街道更是常年热闹,夜夜灯火辉煌。

    长沙城也从来没有什么宵禁的习惯。

    这出自于皇城内禁军、飞龙军以及飞天军还有武鼎堂的极度自信。

    不管是龙是虎,到这长沙城内来,便是是虎你得趴着,是龙你也得卧着。

    哪怕是极境强者,若是敢单枪匹马来闯这长沙皇宫,能不能活着出去也是个未知数。

    随着齐武烈等紫荆山庄的高手的到来,现在长沙城内的伪极境高手已经有两位,真武境高手更是如云。

    虽然当初赵洞庭是汇聚大宋境内几乎全部高手,且是以跌境作为代价才创下斩杀极境的壮举。但再算上长沙城内的大宋禁军,未必就不能够和极境硬碰硬。甚至再创下斩杀极境的壮举。

    飞龙军、飞天军作为大宋国内仅有的两个特种军,飞龙军将士更是号称特种兵中的特种兵,可不是闹着玩的。

    赵洞庭带着飞龙轻骑进城,自是无人敢拦。

    长沙城内这条主大街上倒是不甚热闹,这个时候街边的店铺已经悉数关门了。

    长沙的夜生活多数都汇聚在沩水两侧的那几条街上。

    咚咚咚的马蹄声惊乱宁静的夜色。

    赵洞庭带着白玉蟾、萱雪,和那百个飞龙轻骑自街道上疾驰而过,整齐的队列上空凝聚着肃然的杀气。

    只有飞龙军将士们才有这样的气势。

    有打更的更夫连忙让到道路旁边去,看着这支飞龙轻骑,还有在前面驰骋的赵洞庭,直接懵了。

    等骑兵队伍过去许远,他才猛地回过神来跪倒在地,“草民叩见皇上!”

    再起身,还忍不住揉了揉眼睛,“我瞧见皇上了?我瞧见皇上了?”

    他脸上满是惊喜自豪之色。

    单就这事,怕就足够他吹嘘大半辈子。

    而赵洞庭自是不知道这些的,他回到皇宫以后,直接往寝宫里去。

    众女果然都还没有睡觉,在院子里等他。

    乐婵、乐舞、图兰朵、颖儿、韵景、李秀淑、岳玥、朱青瓷、朱青蚨、美清子……

    赵洞庭这后宫如今是越来越大了。

    赵洞庭才刚刚出现在寝宫院落门口,众女便都站起了身来。

    乐婵匆匆走到赵洞庭面前,带着些微的责备语气道:“你匆匆出宫去哪了,怎么到这个时候才回来!”

    赵洞庭在得到萱雪的禀报以后就率军出宫前往衡州去,徐汇元的事情,宫内几乎再无人知道。

    哪怕直到此时,怕是连陆秀夫等人也都还不知情。

    赵洞庭带着些微歉然道:“收到军情处的线报,衡州有财务厅小吏从朝廷拨下去的赈灾银中中饱私囊,一时间气不过,就带着赵大他们直接过去了。”

    乐婵闻言微怔,然后有些不可置信道:“还有这样的事?”

    其余众女神色各异,有的若有所思,有的义愤填膺。

    这样的事情在她们看来当然荒唐。

    赈灾银那是拿去救命的,真没想过还会有官吏在这样的钱上动手脚,当真是丧心病狂了。

    赵洞庭想起这事都还有些余怒,道:“我刚听说的时候也觉得荒唐,但这是事实,连那人现在都已经被我斩了。”

    “斩得好!”

    乐婵道:“这样的人,就算碎尸万段都不为过。”

    这刻的她脸上满是清冷之色。

    赵洞庭看着怔怔出神。

    仿佛间,他好似再回到硇洲岛的时候。那时候乐婵带着乐舞刺杀他,眸子里好像也是这样清冷的目光。

    当初也正是因为这种目光,让得他一下将乐婵记在了心里。

    那时候看到这双眸子的他,有种心脏突然被爱神之箭给射中的感觉。

    现在时隔多年,这种感觉竟是再度浮现出来。

    “啊!”

    在乐婵的惊呼声中,赵洞庭直接将她拦腰抱起,向着卧室里急窜而去。

    后面,乐舞、岳玥、韵景、颖儿等女都是懵了。

    “砰!”

    赵洞庭抱着乐婵进屋,房门被关上。

    乐舞丫头瞧了瞧岳玥等人,呐呐道:“几位姐姐,皇上他这是怎么了……”

    韵景等女却是哭笑不得,个个都答不上话来。

    谁能想得到赵洞庭刚刚还和乐婵说得好好的,转眼间就会起那样的心思。

    不过她们倒也渐渐都习惯了。

    如今都算是老夫老妻,也就没有那么多的拘束。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兵王归来〕〔诸天最强大BOSS〕〔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手术直播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