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宋离周沐雪〕〔无敌小刁民〕〔影帝重回十八岁〕〔重回八零之珠光宝〕〔快穿之这位神仙请〕〔三哥的拳头〕〔灭世武修〕〔萌宝向前冲:带着〕〔精灵手机〕〔砂隐之氪金矿影〕〔第一赘婿(秦立)〕〔军门第一闪婚〕〔神亡禁曲〕〔后海有家酒吧〕〔来世我为神〕〔巨门卷〕〔绝地求生之魔王系〕〔快穿之历劫小妖精〕〔全才天医免费阅读〕〔全才天医小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1568.京兆惨像
    随着时间逐渐接近下半夜。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kans.co

    京兆府的情形再起变化。

    刘诸温所率的大理、蜀中禁军中的特种团将士们依着他的帅令再各自将领的率领下向着城南主街汇聚。

    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因特种团将士们的动静,自是引得整个京兆府的形势都发生变化。

    那些原本在各条街道和特种团将士们交锋的元军见着特种团将士撤退,不出意外地向前压进,也是逐渐接近主街。

    双方将士在移动的过程里都仍旧在不断进行着交火。

    其后不长时间,大宋禁军中有军队也开始向着主街汇聚,想给特种团的将士们清理掉那些尾巴。

    于是乎双方将士都在逐渐向着城南主街靠拢。

    炮火连天。

    不知道多少房屋毁在炮火之下。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便是特种团将士们也没能够轻易就杀到府衙去。

    他们在主街上作为尖刀,只是缓缓向着府衙压进。元军的反抗力道很大。

    邴文轩汇聚在这京兆府内的半数将士都是原来京兆府的守军,可谓是元军中精锐。

    只大宋禁军仍然占着上风,元军的阵线不断向着后面退却。

    整夜就这么过去。

    到得将近黎明时分,刘诸温才下令让将士们暂停进攻,就地休整。

    元军也造势疲惫不堪,大宋禁军暂做休整,他们自是求之不得,也不会发起反扑。

    城内各处都有斥候分别跑向府衙和大宋禁军的临时指挥所。

    刘诸温得知将士们在前沿损失颇重,并没有能一鼓作气杀到府衙,并不意外。

    而邴文轩得知大军挡不住大宋禁军,虽是怒不可遏,却也没有任何的办法。他现在能做的仅仅只有见招拆招。

    因为他这个时候早已经把全部的将士都给压上去了。

    经过这整夜的糜战,大宋禁军在人数方面也得以占据上风。

    他们伤亡近半,元军却仅仅只剩下约莫两万人。当然,并非是说其余将士就全部都阵亡了。

    有的是因为负伤,还有的是因为被吓破胆逃匿。只是说还在前沿抵挡大宋禁军的仅仅只剩下约莫两万人而已。

    大宋禁军中也有许多是伤卒,真正阵亡的约莫一万五千人左右,这个时候在后方设立的临时医疗所早是人挤人,摆都摆不下。

    临时指挥所内。

    在军中火头军给将士们发放着干粮的时候,大理军区都虞候蒲洪振又匆匆钻进指挥所里。

    他在大宋军中并不是那种声望最为拔尖之人,甚至还不如朱海望、郑益杭等这些出名的总都统,但他实是老将。

    尚且还是大宋朝廷没有被逼迫到流离海外的时候,他就是张世杰麾下的某军统帅。

    只其后因赵洞庭扼文兴武,他这个文官出身的统帅才没有能成为某军总都统或是副都统这样的负责军事指挥的将领。

    赵洞庭先是着他到那时候还是称作镇南军区的镇*区做都虞候,锻炼了几年。

    然后,又将他调回到朝中军机处,担任军机处副参知政事几年。再之后才又调到大理军区任都虞候。

    经过这样的锻炼,如今的蒲洪振得以成为文武双全的将领。

    虽然他战术指挥未必很在行,但作为都虞候的经验十分丰富。在整治军纪、灌输信念、管理后勤方面都是高手。

    刚刚钻进指挥所,看着还在低头看地图的刘诸温,蒲洪振道:“刘帅,咱们的粮食不多了。”

    算算时间,他们从蓝关出发也已经过去几天。

    刘诸温抬头,“还能坚持几日?”

    他整夜未眠,这个时候眼睛里也是布满血丝。

    作为元帅,他无需亲自上前线厮杀,但心理压力,可谓是全军将士中最大的。

    蒲洪振答道:“最多还能坚持六日。”

    “六日……”

    刘诸温微微沉吟。

    这样说来,军中的粮草的确已经颇为紧张。毕竟他打下京兆府后,率领这些将士们回去的途中,也是需要粮草补给的。

    除非是空竹已经说服荣乐勇,他们能够在蓝田县内得到粮草补给还差不多。

    而这个时候,刘诸温却是不知道蓝田县内情形到底如何。

    虽然暂且还没有收到关于蓝田县内元军的任何动静,但这并不代表荣乐勇就已经给空竹给说服,愿意投诚。

    沉吟过后,刘诸温道:“告知前沿将士们,就说粮草只能再支撑最多两日!让他们尽快拿下府衙!”

    说完,他自己也是向着指挥所外走去。

    蒲洪振微愣,“刘帅你去哪里?”

    刘诸温轻轻叹息道:“我先去看看那些受伤的弟兄们,然后去前沿督战。”

    蒲洪振不禁有些担忧,“你要亲临前线?”

    刘诸温回头看了眼跟在自己后面的两个真武境供奉,道:“有两位供奉在,你难道还担心我发生什么意外不成?”

    说完钻出了指挥所。

    蒲洪振张张嘴,没能再说什么,也只得走出指挥所,安排将士去前沿通告那些将士们。

    他知道刘诸温的意思,这是要让前沿将士们做好破釜沉舟的准备了。

    刘诸温带着两位供奉还有些许亲兵到了临时医疗所。

    为不给城内百姓造成太大的骚动,这所为的临时医疗所,其实不过就是在大街上摆下许多草席或是茅草而已。

    这些草席、茅草,也都还是后勤将士们去跟城内的百姓们买的。

    整条大街上,不计其数的伤兵们或坐或躺,都看不到其尽头。哀嚎遍野,痛叫声不绝于耳。

    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和中草药的味道。

    许多带着白袖章的随军郎中还有他们的弟子们在街道上穿梭着,个个都是手忙脚乱。

    伤兵太多了,怕莫得有几千人。而且这还都是已经基本丧失战斗能力的。

    那些伤势不怎么眼中的伤兵们这时候都还在前沿。

    遍地哀嚎中,断胳膊断腿的不在少数。

    饶是刘诸温见惯阵仗,看到这场面,眼中也是露出极为不忍、痛惜之色。

    才刚刚站到这里,他就亲眼看到有血淋淋的伤兵在郎中给他包扎的时候,因为疼痛太过剧烈,就那么痛死过去。

    还有断腿的伤兵在给旁边已经动弹不得的袍泽喂着干粮。

    他那同伴已经连嚼碎东西的力气都没有。

    这伤兵便自己将干粮嚼碎,然后吐到手里,去喂那同伴。

    但那同伴的嘴只是张合几下,便没了动静。

    伤兵泣不成声。

    这一幕幕,都太过惨烈了。

    其实有些人伤势过重,根本就没有治愈的可能性了。

    但出于人道,大宋军中从来没有放弃伤兵的习惯。这是赵洞庭下的死命令。

    在前线受伤的战士只要没有落气,抬也得抬到后方救治。

    这是种信念。

    “元帅!”

    “元帅!”

    刘诸温缓缓从街道上走过。

    有认出他的人纷纷开口喊他。

    也有伤兵挣扎着起来。

    喊着喊着,又有人泣不成声。

    刘诸温满脸不忍、愧疚之色。他带着这些将士们来这京兆府,却不知道还能带多少人回去。

    这些伤兵里,只怕是有太多太多的人都不能再跟着他回蓝关。

    直到走到大街的尽头,前面再无伤兵,刘诸温才有折回来。

    然后,去往前沿。

    就在他视察的这短短时间里,便不知道有多少伤兵就此咽气。

    前沿硝烟味浓烈扑鼻。

    在刘诸温赶向前沿的途中,也可见到有不少将士抬着伤兵退往后方。

    地面上到处都是坑坑洼洼,还有焦黑的痕迹。

    放眼望去到处满目狼藉。

    刘诸温出现在主街前沿的时候,大宋禁军将士们就躲在掩体后啃着干粮。这些掩体,还是元军布置的。

    前面仅仅不过数十米处,便是元军的阵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