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东北保家仙〕〔李川〕〔皇城金膳斋〕〔寒门娇娇女〕〔网游之开局获得成〕〔九龙归墟〕〔混沌天帝〕〔斗罗之从七杀剑昊〕〔重生之繁花似水〕〔斗罗之躺平麒麟,〕〔亮剑:咱李云龙打〕〔超级妖兽分身〕〔我真是佞臣啊〕〔豪横大宋〕〔蜀山签到三千年,〕〔宗门:这个师尊有〕〔蛰雷〕〔喜遇良辰〕〔天命为凰〕〔刚被悔婚超级天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九章 燕子初误伤青龙门弟子
    !

    待燕巳钦回到玄武门,门前的空地上围满了人,不仅仅是自家门派的弟子,还有其他三个门派的弟子都来了,他平时最讨厌这种事,今天刚被长老院的人教训过,生怕有个万一便也凑了过去。

    </p>

    站在人群中间的是身穿青衣的青龙门弟子,这便是八年前因为超高剑术被破格录取的年轻捉妖师天仁,此人向来自认剑术不凡,自命清高,他又怎会与差了十万八千里的玄武门扯上关系?

    </p>

    只见天仁撸起袖子,右手持剑,喘着粗气指着从玄武门里缓缓走出来的少年,燕巳钦用手捂住眼睛,告诉自己绝不是他绝不是他,只可惜他透过手指缝隙将视线慢慢往门口移,当燕子初不紧不慢朝人群走来的时候他心里一沉,果然又是这小子惹了什么麻烦事回来了。

    </p>

    此时天仁开口了:“燕子初,你的剑呢?说好一决高下,你赤手空拳算什么意思?”

    </p>

    燕子初摊开双手,脸上挂着让人很不爽的戏谑:“谁跟你说好一决高下?你那么想打下山打妖怪去。”

    </p>

    “我今天打的就是你这个小流氓!”

    </p>

    天仁二话不说,持剑而去,燕巳钦哎哟一声闭上眼,贵叔拿着扫帚过来了。“掌门,你侄子又摊上大事了。”“我看到了,这次又是为什么呀?”“前几天,你侄子带了几个朱雀门的姑娘下山看灯会,其中一个是天仁的意中人,天仁知道以后就找上门来了呗。”“又是这种事,子初还真的挺会给我们玄武门找麻烦啊。”他边说边后退,贵叔叫住他:“哎?掌门你不上去制止?”“这种小孩子的事有什么好管的?贵叔你看着便是,我回屋睡个午觉,今天起太早好困哦。”

    </p>

    他刚进屋,他的侄子就被人家打的落花流水,旁边朱雀门的弟子和其他女弟子都咿咿呀呀叫起来。“放开子初!不要打啦!”“天仁你这个王八蛋,你仗势欺人!”“子初没有拿剑,天仁师兄你怎么能动真格?”“天仁你这个卑鄙小人!”

    </p>

    看来这个燕子初确实挺招女孩子喜欢的,无奈帮他说话的女人越多,那个天仁就越火大,尤其是他喜欢的姑娘也在人群中指着他狂骂,他怒了,刀光在阳光下闪着刺眼的光,直朝燕子初的胸口刺去,好在燕子初反应灵敏,转身一让,剑只划破了他的衣服。

    </p>

    “有完没完?这衣服是我师姐刚给我做的!”

    </p>

    “哼!你身为玄武门弟子却不穿门服,我是替你掌门教训你!”

    </p>

    被打就算了,让燕子初忍无可忍的是新衣服被这混账划破了,他突然想起刚才阿笙在给师兄们展示他亲手做的法器,便大声对他说:“余笙,给我拿一把可以打狗的木剑过来!”

    </p>

    阿笙犹豫了一下,从腰间抽出那把他引以为傲的桃木法剑,朝燕子初扔去,后来想想不对,又加了一句:“别打坏了,我下山还能卖个好价钱。”

    </p>

    别说打坏了,那桃木法剑一到燕子初手里仿佛有了灵魂似的,明明是木剑,却隐隐闪出一丝荧光。阿笙自己也觉得奇怪,这可是法剑啊,只有遇到妖怪才发光,怎么到了燕子初手里它也发光了呢?

    </p>

    那把剑在他手里有种人剑合一的默契,燕子初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轻轻一划,就把天仁飞到了天上,然后重重摔下,发生巨大声响,惹得边上的无知少女一阵狂欢。

    </p>

    阿笙也惊讶的捂住了嘴,由于这些时间阿松一直在他面前说燕子初是一个小混.whhryl.混,只会约妹子上街玩,不上课,不修炼,不穿门服,不守规矩,而且他确实也骗过自己,搞得他对燕子初的第一印象特别不好,谁知此刻亲眼看到他干净利落的剑法顿时惊讶到不行,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他对他有了很大改观。

    </p>

    事情就是来的如此突然,被打趴下的天仁恼羞成怒,一跃而起,朝还在唏嘘不已的燕子初拼尽全力飞身而去,不料被燕子初手里的木剑击中后背,他一口热血吐出来,趴在地上不动了。

    </p>

    “我的天,我有这么厉害吗?”

    </p>

    “燕子初,你这下完蛋了!”

    </p>

    几个青龙门的师兄弟一拥而上,观察了一下天仁呼吸尚在,便赶紧背他回青龙门医治,原本只是两个门派的弟子打斗发泄,谁知有人竟被打到吐血昏迷!这事传到燕巳钦的耳里,他从梦中惊醒,打翻了床榻上堆放的桃色小书。

    </p>

    不到半个时辰,方明尧就带着其余弟子找上门来了,燕巳钦早知他会过来兴师问罪戏已做足,方明尧冲进来的时候燕子初和余笙两人齐刷刷跪在祖师爷的画像前。

    </p>

    “燕巳钦!你怎么教你侄子的!降妖除魔不会,打人倒是挺狠,你看看你侄子把我徒弟打成什么样了?”方明尧一进门就破口大骂,

    </p>

    燕巳钦尴尬的点点头,慢吞吞的说:“我正在调查此事。”

    </p>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调查!”

    </p>

    “起因我已经知道了,就是孩子们争风吃醋,子初把你弟子的妹子带出去玩了……”

    </p>

    “妹子?听闻燕掌门为人十分随便但这也太随便了吧!”

    </p>

    “是我用词不当,是天仁的意中人,跟子初出了一趟门,这件事被天仁知道了,天仁就不开心了嘛,说要与子初一决高下,起因是这样吧?”

    </p>

    画像前的燕子初面无表情点点头,方明尧又问:“比试切磋很正常,可你侄子竟然使用法器将天仁打伤了!”

    </p>

    “其实你我都是同行,我们都知道法器只对妖怪有用嘛。”

    </p>

    “燕掌门的意思是天仁技不如人?”

    </p>

    “天仁是晚辈当中的佼佼者我知道,可是这一局确实是子初……”

    </p>

    “要不是你侄子使用法器他怎么可能打得过天仁?谁知道你们在法器里面动了什么手脚?”

    </p>

    “这也不能怪法器,那把桃木法剑我也看过了,是昨天才来的新生自己做着玩儿的嘛,所以你要说它威力多大那也不可能啊。”燕巳钦慢条斯理的推托让方明尧非常气恼,他要求亲自检查那把剑。

    </p>

    “就在这里,你看看,跟普通法器没什么两样。”

    </p>

    “不要出声,我自己看!”他一把夺过木剑,上下打量了一下,然后握紧剑把挥舞,确实与一般的法器没什么两样。

    </p>

    然而他还不肯善罢甘休,怒视着燕巳钦质问:“这是普通法剑,可如果加上法力,那威力就不一样了!”

    </p>

    燕巳钦叹了一口气,摇着头说:“四大门派都知道,长老院的各位长老也知道,整个降妖界只有一个门生无法使用法力,就是燕子初,所以我才教他用剑的嘛。”

    </p>

    说到无法使用法力的时候阿笙偷偷看了一眼燕子初,燕子初朝他做了个滑稽的鬼脸,于是两人私底下悄悄聊开了。“师兄,原来你不会法术?不会法术怎么当捉妖师?”“济公喝酒吃肉照样当活佛。”“佛法在心中,济公活佛在喝酒吃肉的时候并没有觉得那些是酒肉。”“那你为何不近酒肉?你为何不跟活佛学?”“我已经习惯吃素了。”“我也习惯用剑了。”“但是不对啊,既然你没有法力,那为何法剑到你手里就发光了呢?”“那是因为我天生光芒万丈。”

    </p>

    “喂?你们两个聊够了没有?两位掌门在此你们也敢窃窃私语?燕巳钦,新来的不懂规矩就算了,燕子初是你一手带大的,也这么没规没矩吗?”

    </p>

    “方掌门说的是,子初确实缺乏管教……”

    </p>

    “那就是你掌门的错!你怎么教人的?说出去像话吗?”

    zyxta.   </p>

    “不像话不像话,特别不像话。”

    </p>

    “你打算怎么处置他们两个?”

    </p>

    “既然他们打伤了你门下的徒弟,还请方掌门亲自指教。”

    </p>

    方明尧像模像样的来回踱步,其实早就想好了要如何出这一口恶气。

    </p>

    “让他们两个去守一个月的乾坤钟吧。”

    </p>

    天池捉妖师们抓到的妖怪只要没有消亡的都会送进乾坤钟里关押,所以此物十分凶险,若妖怪作祟,必定引起一场浩劫,让两个十几岁的孩子去守钟,分明就是方明尧在故意整燕巳钦。

    </p>

    燕巳钦一听他这么说也露出几分为难,他的理由是:“后天就是新生首秀了,阿笙是我们玄武门唯一新入门的弟子,我希望他可以好好表现,如果去守乾坤钟,必定会影响他的成绩。”

    </p>

    “你叫我亲自指教,我指教了你又不要。呵呵,其实我们并没有特别期待你门下的新生能发挥的多么出色,今年新人赛,我们青龙门势在必得,所以燕掌门也不要想太多,你们新生出不出场都无所谓的。”

    </p>

    燕巳钦被他说的哑口无言,最后只能看着他扬长而去。

    </p>

    “人走了,你们起来吧。”

    </p>

    贵叔在旁边面露难色:“掌门,真让两个孩子去守乾坤钟吗?那可太危险了呀。”

    </p>

    “我能怎么办?他都这样说了,我难道说不行吗?子初你也真是的,随便搞搞就算了嘛,干嘛下手那么重?”子初拍拍衣服站起身,阿笙也跟着站起来。

    </p>

    “守那口破钟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阿笙你留下来好好准备后天的新人赛。”

    </p>

    “那怎么行,误伤青龙门师兄我也有份的。”

    </p>

    “你只是做了一把厉害的法器,误伤他的人是我,跟你没关系,你没必要跟我一起承担责任。”

    </p>

    “不行啊,人家都看着的,如果我没去守乾坤钟,掌门师傅会被他们抓住把柄的。”

    </p>

    燕子初笑着拍拍阿笙的肩:“我看你对那口破钟挺感兴趣的嘛。”

    </p>

    阿笙也笑了,露出一脸的天真无邪:“我只听说过乾坤钟,还没亲眼见过它长什么样,没想到刚来玄武门两天就能去守钟,其实我挺期待的。”

    </p>

    &nxgchotel.bsp;“它不会让你失望的小笨蛋。”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