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大叔心尖宠〕〔大昏君〕〔玄幻:我的功法修〕〔我家老婆实在太会〕〔大梦万古,我的修〕〔某霍格沃茨的魔文〕〔第一龙王〕〔从地球被入侵开始〕〔百炼飞升录〕〔NBA:开局抽中篮板〕〔美漫里的无限奖励〕〔奋斗在瓦罗兰〕〔我给反派当爸爸[娱〕〔我能给御兽加载扮〕〔最强钓鱼佬〕〔奶爸:开局女儿堵〕〔我的博浪人生〕〔从四合院开始的人〕〔我可以进入游戏〕〔我在末世当暴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十二章 仙人洞里的审问
    !

    由于乾坤钟里的妖灵在深夜里意外被放出引起百姓一阵恐慌,此事当然很快就传到了四大门派和长老院这边,因此破例取消了隔天的新生首秀大典,而改为严肃调查此事。当晚看守乾坤钟的阿笙与燕子初,以及同时在场的闻人夜都成了这起事件的头号关键人物。

    </p>

    偌大的仙人洞里,四大门派掌门带着各门下弟子站成一排,长老院的三位长老面色凝重的坐在石凳上,茶几上放了泡壶茶。而跪在他们面前的是三个原本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有关系的人,头缠纱布的阿笙看上去最惨,昏睡了一夜的燕子初面色依然不太好,而天生一张厌世脸的闻人夜看上去和平时也没什么区别。

    </p>

    最先说话的是苏登丰,他好像一直都担任开场白的角色,他一开口,气氛就更加凝重:“你们知道乾坤钟是什么地方吗?那是困守妖灵的地方啊!你们两个非但没有严家看守还让妖灵跑出来了惹得大家人心惶惶!这笔账怎么算?”苏登丰一拍桌子,阿笙抖了一下。

    </p>

    “是我……”他刚要自首就被燕子初打断了。

    </p>

    “妖是我放的,与他们无关。”

    </p>

    “我就知道是你!”苏登丰气到站起,他平时最不喜欢的就是玄武门,玄武门里最不喜欢的人就是燕子初,这下被他逮个正着他正愁不知如何处置他。

    </p>

    “你看看你平时不勤于修炼,就知道上街鬼混,现在还带刚入门的师弟闯了那么大祸,你,你简直就是个祸头子!”

    </p>

    苏登丰说完,方明尧抓紧机会借题发挥:“哼!燕子初刚打伤我门下弟子,被罚守乾坤钟,现在又把乾坤钟的妖灵放出来,你可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啊!”说完瞄了一眼燕巳钦,燕巳钦模棱两可的低下头看自己的脚尖。

    </p>

    “燕子初,你说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p>

    “刚才方掌门不是说了很清楚嘛,唯恐天下不乱。”

    </p>

    “混账!”

    </p>

    “苏长老你看看他像什么样子?燕掌门,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徒弟吗?简直就是降妖界的耻辱啊!”

    </p>

    “不是这样的!”阿笙虽然心里害怕的要死,但无论如何也不能看着大家集体围攻师兄,不顾燕子初如何给他使眼色,他还是站出来说道,“妖灵是我放出来的,当时有一只逃亡中的妖灵从我背后偷袭,我被它撞到乾坤钟上,钟声惊动了困在里面的妖灵,妖灵集体作乱就冲出来了。燕师兄和那位烟衣服的师姐一直在帮我把妖灵赶回去,燕师兄还为此受重伤,都是因为我修行不够,被妖灵逮到了偷袭的机会,不能怪燕师兄和那位师姐。”

    </p>

    苏登丰的脸色并没有因为阿笙的自首而好转,他大声叹了一口气,朝旁边两位长老投去烦躁的目光,随后段伊川开口了:“他们两个玄武门弟子在守乾坤钟还说得通,闻人夜你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p>

    如果把她夜间偷跑出来捉妖一事说出来那就是一次大过,长老院必定会对她使出禁足令,禁足就无法自由调查那件事了,所以闻人夜自始至终缄口不语。

    </p>

    段伊川又问了一遍,她还是誓死不开口,三位长老的脸色稍许有点不对劲了。“闻人夜,怎么回事?你向来做事都跟很有分寸的,怎么会跟他们两个混在一起?”

    </p>

    “苏长老你稍微注意一下用词,什么叫混在一起?多难听啊。”

    &nbwhhryl.sp;   </p>

    苏登丰把愤怒的视线转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燕子初,他又招来一顿骂:“混账!谁让你说话的?”

    </p>

    “师姐不想说我来替她说……”闻人夜心里一紧,谁知道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祸头子要说什么出来,果然……

    </p>

    “月朗星稀,小风徐徐,我约师姐到乾坤钟上看月亮,聊一聊人生理想。”

    </p>

    “一派胡言!闻人夜,此话当真?”

    </p>

    “你这么逼问人家,人家怎么可能大大方方告诉你,况且四大门派有规定孤男寡女不能坐一起看月亮吗?不过苏长老你可能是真的没有这种经历。”

    </p>

    “混账东西!燕巳钦!你看到没有,你教出来的丧家之犬!就是这样丢降妖界的脸!”

    </p>

    燕巳钦看完脚趾,又摸了摸脸,露出一副苦笑:“这个……他爹娘死得早……我就是稍微宠了一点……他就……这样……”

    </p>

    “我们这里无父无母的孤儿多的是!哪个像他这般出格?再说了他不是还有你这个叔叔吗?你怎么管教的?”

    </p>

    燕巳钦摸完脸,又摸头,最后迫不得已装模作样数落了亲侄子一句:“燕子初你太不像话了。”边说边把眼睛往刘品君那里飘,也许现在能帮他们的就只有她了。

    </p>

    “这件事到底怎么一回事?”永远只有一句台词的宣平长老慢悠悠问道,然后思绪又云游四海去了。

    </p>

    “让那个……余笙是吧?余笙你来说,你看上去不像是会说谎的孩子,昨晚上的情况你再详细说一遍。”

    </p>

    阿笙“哦”的同时看向燕子初,燕子初闭着眼睛朝他慢慢点头,用口型告诉他——大胆说谎。

    </p>

    “其实……燕师兄说的没错……那位烟衣服的师姐……跟师兄赏月……”

    </p>

    “什么?”这个谎闻人夜自己也听不下去了,跟男人赏月似乎比被人看到半夜捉妖还要恶心的狠狠瞪了阿笙一眼,阿笙瘪瘪嘴,燕子初提醒:“阿笙,我和师姐赏月的细节就不必多说了,直接说妖灵出现那一段,那一段精彩。”

    </p>

    “是的,后来那只妖灵就冲了过来,我们三个吓得不行,因为那只妖灵的灵力实在太强了。燕师兄和烟衣服师姐对付不了它,我被它撞到钟上,就唤醒了钟里的妖灵,之后的事你们都知道了……”

    </p>

    “所以闻人夜,余笙说的都是真实的吗?”

    </p>

    闻人夜低头沉默不语,心里十万个不想承认,可又无法说出真相。

    </p>

    “师姐,跟我赏月又不是丢脸的事,有什么不敢承认的?还是你在害羞啊?”

    </p>

    “闭嘴!”闻人夜暗暗骂了他一句,最后很不情愿的点点头。

    </p>

    “阿夜,事情真的是这样?”刘品君听了特别吃惊,那表情好像自己养了很多年的白菜被猪拱了一样。

    </p>

    闻人夜轻轻回道:“……是。”

    </p>

    “阿夜你怎么会跟燕子初在一起?”

    </p>

    燕子初听罢又张开了不安分的小口:“我发现你们这些人好像对我跟师姐的私事,比对我们如何把妖灵收回乾坤钟更感兴趣嘛。”

    </p>

    “燕子初你还有脸说?”苏登丰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喘着粗气说,“不给你点教训你越来越无法无天了!给我拿戒棍过来!”

    </p>

    看来老家伙动真格了,燕巳钦赶紧上前一步护犊子:“等一下嘛,这就动戒棍了,事情还没调查清楚。”

    </p>

    “不是调查的清清楚楚了?整件事情的罪魁祸首就是燕子初,他不去招惹人家闻人夜,好好看守乾坤钟,那妖灵也不会趁机偷袭余笙,乾坤钟里的妖灵也不至于逃出来!”

    </p>

    “那……他最后不是还把妖灵收回去了嘛……”

    </p>

    “不收回去如何?难道看着它们拍手叫好吗?燕巳钦我还没说你管教无方,你倒来跟我据理力争?那我们问一下其他人好了,看看大家是否觉得燕子初应该收罚!”苏登丰话音刚落,他的头号跟屁虫方明尧就开口了:“我们青龙门一致认为燕子初不教训不行,以后翅膀会更硬。”

    </p>

    接着是白虎门的宗掌门,点着头像模像样的说:“燕子初年纪尚小,就屡屡触犯戒规,别说闻人夜了,他还时常把我门下女弟子私带下山,我认为这种行为十分不雅,对修行的捉妖师们来说影响极差。”

    </p>

    听闻这些原本跟乾坤钟妖灵一事完全无关的指控后燕子初本人轻蔑的笑了一下,看来这顿打是逃不掉了,燕巳钦一个劲在边上嘀咕:“子初,快认错误,快道歉啊,你真想挨打啊?”

    </p>

    “不就打一顿嘛,别废话了,来吧。”他不屑的看了眼苏登丰,这个角度视线再往后一点就看到了闻人夜,发现闻人夜也在看他,他又朝她暧昧的眨了下眼睛,闻人夜冷漠的移开视线。

    </p>

    苏登丰下令三十下戒棍,结果打到十五下的时候他就忍不住吐血了,要不是昨晚动了法力也不至于如jxpxxs.此不扛打。

    </p>

    这可急坏了围观的女弟子们,想要开口劝,又不敢劝,只有诗卉一人跑过去跪在苏登丰面前求饶,还回头劝燕子初承认错误,只可惜“认错”对他来说比死还难受,打死他也不可能说出口。

    </p>

    于是又挨了三棍后他撑不住晕倒了,手持戒棍的弟子停了下来,苏登丰怒吼:“你为何停下,三十棍到了吗?”

    </p>

    “可他已经这样了……”

    </p>

    “继续打!”

    </p>

    “行了吧。”对这件事一直没有表态的刘品君终于开口了,燕巳钦朝她使眼色使的都快成斗鸡眼了。

    </p>

    “刘掌门你也要为他求情吗?”

    </p>

    “戒棍是为了让孩子们知错,如果他一直不认为自己做错了再打下去也只是徒劳,反而看上去倒是苏长老不近人情了。依我看此事就到此为止吧,该打的也打过了,他也吃到苦头了,好在那些妖灵最后又被他们三个收了回去,否则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p>

    她一番话说完燕巳钦歇了一口气,再看看三位长老的神色也稍作缓和些,此时段伊川站出来打破僵局:“品君说的也对,虽然祸是他们闯的,但毕竟最后也弥补了,也没.jsshcxx.造成很恶劣的影响,此事就过去吧。”

    </p>

    宣平也跟着点点头,依然看不出他脑子里在想什么。

    </p>

    “既然刘掌门也为你们求情,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把燕子初带回去,伤好了以后继续去乾坤钟思过。”苏登丰慢慢踱步到阿笙面前,从上而下俯视他,他思绪全都在昏迷不醒的燕子初身上,要不是燕巳钦用胳膊肘戳戳他,他大概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上面的人盯着了。

    </p>

    “你等一下回去。”

    </p>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玉如墨谢怀瑾彭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无限辉煌图卷〕〔超神学院:开局穿〕〔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偷香(杨羽)〕〔十方武圣〕〔御兽王者〕〔国啤(秦东)〕〔我给重生丢脸了〕〔开局带宇智波逃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