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细胞监狱〕〔天策神尊〕〔李川〕〔重生南非当警察〕〔超强狂婿〕〔快穿之万界包租婆〕〔穿越世界的赛亚人〕〔走进不科学〕〔法师无惧炮火〕〔我眼中住着神魔〕〔我在镇妖司里吃妖〕〔村花她又想作妖了〕〔大唐之摊牌了朕真〕〔学神:全能打工系〕〔都市修罗〕〔神秘复苏:我,人〕〔我家学霸是键盘侠〕〔斗罗之刷到极品武〕〔开局签到茅山位面〕〔我真不是隐世高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二十一章 夜袭的山妖和天池雪
    风萧whhryl.萧雨渺渺的微凉之夜,巨大的乾坤钟静静矗立在烟雨茫茫的城镇上空,像一座幽魂俯视人来人往。乾坤钟的外围是由无数根粗壮的朱色方柱搭建起来的,燕子初就坐在方柱上目不转睛的盯着王府的别院。好几天了,他始终坐在这个角落望着那处别院,除了吃饭就望着别院出神,今夜雨不大,风倒是有点猛,他头上长长的发带在风中不停飞舞。

    </p>

    xgchotel.

    别院是整个王府最冷清的地方,只有仆人端着茶点进出,很少见其他人进去,也不见她出门。后来燕子初发现她并不是不出门,而是每次都坐在屋檐的阴影下看着院子里的树想心事,偶尔有鸟飞过打断她的思绪,她一抬头,便看到了那口她似乎很厌恶的乾坤钟,眼神中的不安被燕子初牢牢捕捉。

    </p>

    所以他问偷偷上钟楼来玩的文婵婵要了一支笛子,他看不到她在屋檐下的时候就吹笛子,第一次确实引起了她的注意,掀开珠帘看了他一眼,便又转身回屋了。

    </p>

    这细密的小雨是要下一整夜吗?他有些困了,意识朦胧之际却见别院有了动静,一把白色油纸伞陡然盛开在屋檐下,从别院慢慢移动到王府的侧门,然后推门而出。

    </p>

    她怎会在这个时辰出门呢?燕子初的视线一直追随她往西边方向移动,再往前一点就要离开他的视线范围了,还好她在这里停下了脚步,是一家药膳房。

    </p>

    他的脸贴着钟楼的门柱,心想柳姑娘莫不是得了什么急病非要深夜赶着去抓药?也就是转瞬之间一个烟影出现在她白色的油纸伞边,似乎跟她说了什么,她往后一退,雪白的身影散发出来的恐惧哪怕隔了几仗远他也能清楚感觉到。

    </p>

    那烟影朝她慢慢靠近的时候,燕子初拿起脚边的法剑顺着钟楼的支架纵身而下!

    </p>

    柳吟儿双手牢牢抓着伞柄,眼前这只怪物长得其貌不扬,他有着人类的身形,巨兽的爪子,狮子的面孔和野兽的獠牙,身上突起不规则的硬块,双眼射出血红色的光,在这个飘着细雨的无人的街道,紧紧盯着形单影只的她,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既刺耳又恶心。

    </p>

    这只可怕的妖一步一步朝柳吟儿靠近,不是立刻攻击,而是用最慢的节奏欣赏他的“猎物”,正因为他极为缓慢的行动,才给了燕子初飞身赶来的时间,所以当他“唰”一下落到它面前时,那只妖爆发出一阵惊吼,好像有人破坏了它的宵夜。

    </p>

    “快子时了,大家都睡了,你叫那么响真的很不礼貌。”燕子初手持法剑,不屑的望着那只妖,同时把柳吟儿牢牢护在身后,奇怪的是她也没有跑,只是满目仓惶的盯着这个横空出世的少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那天在别院的屋檐下也是他出手阻止了李源智的兽性。

    </p>

    “我还以为何方神圣,原来是个小小的捉妖师。”那只妖会说话,夹着粗糙的杂音的话语就像山谷里传出来的鬼叫,燕子初嫌弃的皱起眉,道:“捉妖师就捉妖师你加个‘小小的’是什么意思?山妖都像你这么没有礼貌么?”

    </p>

    眼见被识破身份山妖唾弃一口,不想与他废话了。“你现在让开我便饶你一死!”

    </p>

    燕子初诧异的“啊”了一声,问:“谁饶谁?”又不以为然的侧过脸,对身后拿着油纸伞的柳吟儿说,“吟儿姐姐先去那边客栈下躲一躲,等我收了它再护送你回府。”

    </p>

    柳吟儿没有给与回应,不过怔怔的望着他,连四周的空气都变得异常冰冷,而眼神中的惊慌又如此让人着迷,搞得燕子初都无法安心收妖了。

    </p>

    “痴心妄想——”山妖咆哮道,直冲燕子初而去,锋利的拳头被他用法剑一把挡开,它后退几步,又展开第二次进攻。

    </p>

     .jsshcxx.;   “吟儿姐姐我求你去别的地方躲一躲,你站在这里我心神不定,你说我是看你好,还是看它好?”

    </p>

    “油嘴滑舌的小鬼——我要将你粉身碎骨——扔进万丈深渊——”

    </p>

    “那你也要有这个本事啊,丑八怪。”

    </p>

    这一次争锋相对持续了较长时间,山妖力大无穷,燕子初只能以快制胜,身穿灰衣的他在湿漉漉的山妖周身盘旋,只有隐隐发光的法剑如闪电一般划过烟夜。无奈这只山妖法力高强,燕子初起先以为他不过是一只夜猎小山妖,打了以后才发现它绝非泛泛之辈,没有千年修行绝不会有如此高强的法力。

    </p>

    奇怪的是此时的空气变得越来越寒冷,呼吸都可以清楚看到白色雾气,照理说这个季节就算夜间下雨也不可能冷成这样,这只山妖难道还有隐藏的法力吗?

    </p>

    “吟儿姐姐要是觉得冷的话,就跟我说话吧,说话就不冷了。说你为何大半夜出来抓药呢,还是说你愿不愿意跟我上天池山看云海?”

    </p>

    这时候还有空调侃人家,这个心不在焉的捉妖师可把山妖惹急了,巨声咆哮后将燕子初压在身下,要不是他用法剑挡在胸前那山妖就一拳贯穿他的身体了。

    </p>

    看到这一幕,柳吟儿吓得面色苍白,惊慌之余迈出一步说了两个字:“不要……”

    </p>

    这是燕子初第一次听到她说话,她连声音也如此轻柔,仿佛飘落掌心的初雪,尽管难以支撑,还是可以穿过寒冷落在他心里。

    </p>

    被山妖压在身下的他吃力的问:“……不要什么……不要跟我看云海吗?还是不要……不要我死啊……”

    </p>

    她眉心紧锁,嘴唇也失去了光彩,心里一遍遍祈祷山妖可以放开他。可惜放开他是不可能了,这样僵持下去燕子初必定不是它对手。

    </p>

    “你真的是捉妖师吗?”居高临下的山妖突然开口,湿哒哒的口水落在燕子初的脸上,他立刻转过脸万分嫌弃的“呸”了好几声,山妖的话在耳边回荡,“天池山的捉妖师就这么点本事吗?你除了耍剑还会什么?不用法力还想对付我?简直痴心妄想!”

    </p>

    “说话就说话喷什么口水……”他嘀咕一句,看准了时机双手一松,从山妖身下迅速窜了出去,一个翻身又从它身上纵身一跃捡起地上的法剑,整个动作不过一眨眼的时间。

    </p>

    快到他体力的极限了,他吃力的喘着气,把隐隐发光的法剑竖在眼前,可惜阿笙的法剑对这只山妖的作用不大,看来今晚不用法力是无法抽身了,时间紧迫来不及思考,他决定铤而走险!

    </p>

    每次使用法力都是一场生死考验,所以他只能放弃施法仅靠剑术取胜,从而成为其他捉妖师的笑柄,但他身体里埋藏的天赋又是毋庸置疑的,只要看一遍就能轻松记住的法咒在脑海里日积月累,瞬间就爆发而出的强大法力让人望尘莫及,可惜施法带来的痛苦又让他望而却步。要不是为了保护柳吟儿,他绝不可能冒这个风险!

    </p>

    此时空气冰冷,天空渐渐飘起雪花……

    </p>

    他手里的法剑已由荧光转为巨大的光芒,像一个屏障隔开了两个时空,把恶心的山妖隔绝在了另一个世界,与此同时从心口传来的痛楚几乎将他吞没,他要赶在法力殆尽之前,把山妖收服!

    </p>

    只见屏障缓缓凝聚,把山妖笼罩其中,它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小小的捉妖师居然会有如此强大的法力,它在屏障下进退两难,妖术也无处施展,再这样下去必定损伤惨重!

    </p>

    偏在此时屏障渐弱,法剑落地,燕子初也跟着倒了下去,眼看就要将山妖收服,心却像千刀万剐般疼痛,呼吸也变得异常困难,他不得不停止施法。就在功亏一篑之际一道符咒毫无预兆从天而降,所到之处万物不生,即刻将山妖彻底击退,山妖的呐喊声在天池上空回荡,最后被风吹散。

    </p>

    燕子初倒下的一刻被那个及时出手相救的人扶住,他抬起疲惫的眼睛看了那人一眼,原来是他,难怪仅凭一道符就能轻松击退山妖了。

    </p>

    “你在这等我,我先送柳姑娘回府,再带你回天池山。”信游的语气永远都是这么平静,给人一种与世无争的感觉,真让人讨厌。燕子初把视线转到不远处的柳吟儿身上,她眼中的安然让他瞬间明白了,也许她不是来抓药的,而是本来就和信游约好了在此见面。

    </p>

    他把手从信游身上抽离,摇摇晃晃的站稳,气息微弱的说:“……你送她吧……我不回天池山……我还得守那口破钟……”说罢拖着法剑,艰难的迈开步子。

    </p>

    那晚最让他欣慰的是柳吟儿走到他面前,还将手里的伞伸到他面前,如雪一般轻柔的声音从粉色花瓣的双唇传来:“下雪了,伞给你。”

    </p>

    要知道这六个字足以让他承受千刀万剐的疼痛!

    </p>

    他却笑着把伞推到她那边,告诉她:“……我已经淋湿了……再湿一点也没关系……你别着凉就好。”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