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细胞监狱〕〔天策神尊〕〔李川〕〔重生南非当警察〕〔超强狂婿〕〔快穿之万界包租婆〕〔穿越世界的赛亚人〕〔走进不科学〕〔法师无惧炮火〕〔我眼中住着神魔〕〔我在镇妖司里吃妖〕〔村花她又想作妖了〕〔大唐之摊牌了朕真〕〔学神:全能打工系〕〔都市修罗〕〔神秘复苏:我,人〕〔我家学霸是键盘侠〕〔斗罗之刷到极品武〕〔开局签到茅山位面〕〔我真不是隐世高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三十三章 四人下山初探王府
    苏长老话音刚落,底下就开始窃窃私语,轮到段伊川说话时他先仰天吸了一口气,接着才缓缓开口:

    </p>

    “两个月前我们曾派人去过王府捉妖,最后也因为狐妖迟迟不现身而不了了之,现如今李夫人确认已疯,不记得人事,口中只念叨有妖,王爷才派人上来通知我们必须尽快收妖,这事刻不容缓,就怕这妖再伤人……”

    </p>

    上次也是李夫人说王府有狐妖搞得府里上下人心惶惶,安静了几天又开始玩装疯卖傻的把戏了吗?

    </p>

    “既然王爷有令,我们就不能坐视不管,不管这妖是真是假,李夫人真疯假疯,我们都下去看看,各位掌门有何看法尽管开口,这事刻不容缓。”

    </p>

    苏登丰的头号马屁精方明尧立刻点头附和:“是是是,必须严阵以待。信游啊,要不你先带一些人去王府看看?”

    </p>

    信游没有拒绝,想都不想就与鹿离使了使眼色,鹿离面无表情的回了声“是”,紧接着他的目光不约而同与燕子初撞在了一起。他竟破天荒的与方明尧耳语,希望燕子初一同前往,方明尧竟然全身一颤,大声问:“谁?燕子初?”

    </p>

    他这一问,所有人都听见了,底下又是一阵窃窃私语,他为什么会选燕子初与他一起去王府调查案情呢?四大门派没人了吗?包括三位长老听闻后也都面面相觑,尤其是掌门燕巳钦,全身上下都在用力反对。

    </p>

    “这个……子初能力有限……恐怕帮不上什么……忙……信游你要不要……再想想?”

    </p>

    信游抛开所有人的非议,语气平缓却很有很有分量的解释:“这几日与燕师弟轮学下来,发觉他其实很有资质,思维也敏捷,便想带他一起前去王府。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余师弟也一起前去,同时也给他们两个一次锻炼的机会。”

    &nbjxpxxs.sp; </p>

    三位长老有胡子的撸撸胡子,没胡子的在背后搓手,还是宣平长老先一步打开僵局:“也……未尝不可。”

    </p>

    于是一个时辰以后,信游与鹿离,燕子初与阿笙便来到山下,一路上阿笙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信游只是面带谦和的微笑,他自己谢了不够,还催燕子初谢他,燕子初跟在他们后面,冷冷的扬起嘴角。

    </p>

    “燕师兄,这次多亏了信游师兄,我们才有机会去王府捉妖,再也不用偷偷摸摸的进去了。燕师兄,你又可以见到那位天下最美的女子了。”

    </p>

    信游听到回头问了句:“哪位天下最美的女子?”

    </p>

    燕子初接话:“跟你最熟的那位。”

    </p>

    阿笙诧异:“什么?信游师兄跟那位柳姑娘很熟吗?那正好,燕师兄特别喜欢那位柳姑娘,信游师兄可以介绍你们认识啊。”

    </p>

    燕子初收起冷笑,只剩下冷:“小孩子瞎操什么大人心?你不知道柳姑娘是李阔的妾室啊?”

    </p>

    “你不是说没成亲就不算?守乾坤钟的时候还给人家吹笛子来着……啊……”话到一半,阿笙就被燕子初一把勾住,他笑眯眯的看着小师弟,笑眯眯得问:“那个闻人夜挺了不起啊,你才跟了她几天就懂了很多事,她怎么教你的?”

    </p>

    阿笙笑容僵硬,老老实实交代:“才没,闻人师姐根本不跟我说话,她说得最多的两个字就是‘闭嘴’,我们除了修行就是修行,还都是大晚上没人的时候。”

    </p>

    “大晚上啊?”

    </p>

    “对。”

    </p>

    “没人的时候啊?”

    </p>

    “对。”

    </p>

    “练什么?”

    </p>

    “练剑,练法力,练静心,反正什么都练。”

    </p>

    “大晚上没人的时候练剑练法力,你是哪里来的神仙小木头?我好不容易把万里挑一的女人给你弄过来你就给我做这些有的没的?”

    </p>

    “当然不是!我答应闻人师姐这次轮学一定会帮她拿第一,因为她每次都是第二,每次都输给信游师兄,她很不甘心,所以我们一定要打败你们。”

    </p>

    “很好,我已经被你打败了。”燕子初拍拍他,不经意瞥到信游,他毫不伪装的如沐春风般的笑脸是如此温暖,暖到可以融化柳吟儿那拒人千里的寒冷。

    </p>

    “王府到了,别再聊天了。”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话的鹿离突然板着脸回头教训了那两个叽叽喳喳的人,一进王府大门便可看到院子和屋檐上贴满了辟邪符,这比上一次来王府时看到的景象严重多了。

    </p>

    李阔不在家,带他们去李夫人卧房的是她的贴身丫头秀儿,也就是那日亲眼看她使唤轿夫把柳吟儿的轿子推下山谷的那个丫头。

    </p>

    “夫人在这里,四位师傅请随我来。”她说话声很轻,眼中藏着恐惧,走路时基本没有声音,在回廊拐了几个弯便来到了李夫人的房间,哪怕房门禁闭也可以听到从屋里传来的近乎疯狂的嘶吼。

    </p>

    “夫人已经这样叫了一晚上了,早晨请大夫看过,大夫说是患了失心疯,可王爷觉得是被狐妖上身了,王爷出门办事要晚些时候才回来。”

    </p>

    听罢,信游先问:“可以进去看看吗?”

    </p>

    “可以。不过……我不敢进去。”她眼睛里写满恐惧,信游点点头,示意她不必进去,他们四人进去便可。

    </p>

    他话音刚落,行事雷厉风行的鹿离便用力推开了房门,第一个走了进去,其余三人也陆续跟着走进屋子。屋子很大,光很透,把砸的乱七八糟的家具和首饰照得清清楚楚。而面色苍白,脸部扭曲到变形的李夫人早已失去往日风韵,像一个千疮百孔的巫婆被捆在梁柱上,她嘶哑的声音一阵一阵袭来,听了无不叫人痛心。

    </p>

    阿笙的罗盘握在手中,罗盘上的指针全无异样,他走着走着就走到了李夫人身边,指针依然无恙。“妖走了?”他回头看着信游问道,信游摇摇头,也跟着来到李夫人面前。

    </p>

    他把手伸到她乱发横飞的额头前,问:“李夫人,昨天晚上,你看到了什么?”

    &nb.jsshcxx.sp;   </p>

    她近乎是用吼的,仔细听便可听到:“……妖怪!是妖怪来找我了!它很大!会发出难听的吼叫……哈……这样……啊!”她尖叫着挣扎着,被绑着的身体摇摇欲坠。

    </p>

    鹿离把腰间的三清铃放到她眼前,只摇了一下,那铃竟然就“叮铃叮铃”响个不停,信游看着他的铃,脱口而出:“怎么会这样?”

    </p>

    “我的三清铃从没有出过错,李夫人确实是见了妖,不过现在屋子里明明没有妖灵,三清铃为何一直作响?”

    </p>

    “可阿笙的罗盘并没有动静啊。”

    </p>

    鹿离白了阿笙一眼,道:“谁知道他那个破东西灵不灵?”

    </p>

    阿笙自己也怀疑了,上下摇了摇罗盘,自言自语着:“奇怪,莫不是前几天下雨被淋坏了?”

    </p>

    “阿笙,过来看看这个。”

    </p>

    燕子初指着案几问道,那案几上放了几本书,纸和笔,砚台和镇纸,和一盆点心。阿笙走过去,闭着眼在茶几上拂袖一过,二过,三过,睁开眼:“试了三遍,安全。”

    </p>

    “多谢,没事了,你去忙吧。”燕子初笑了下,席地而坐,抓起盘子里的点心就开始吃,还用毛笔在纸上随意乱画,看上去一点也不像个正经捉妖师。

    </p>

    “师兄,摆阵吧。”

    </p>

    人狠话不多的鹿离收起三清铃,对还在试图与李夫人对话的信游说道,信游不语,阿笙听到回头说了句:“现在一点头绪也没有,摆阵是不是太早了?万一妖已经走了呢?”

    </p>

    鹿离凶狠的看着他,那眼神好像阿笙是他杀父仇人似的,语气则极为阴冷平静:

    </p>

    “摆阵不仅是为了捉妖,有时,还能引妖入阵,天池山最有天赋的新生,怎么连这个道理都不懂?”

    </p>

    阿笙思索片后豁然开朗:“说的有道理!”

    </p>

    “等一下,阿笙说的对,先不要摆阵。”

    </p>

    .xgchotel. “师兄,你……”

    </p>

    信游放下手,环视了一下四周,正要解释给心有不满的鹿离听,旁边坐着吃点心的人说话了:“王府那么大,摆阵三个人怎么够?”

    </p>

    “你不是人?”

    </p>

    “我不会。”

    </p>

    燕子初抬起头,露出你能拿我怎样的表情,鹿离气到七窍生烟。

    </p>

    “两个废物!”

    </p>

    “让废物来告诉你,目前从这个屋子来看除了你的小铃铛会响,就再无其他妖留下的痕迹。如今王府只有李夫人一人疯疯癫癫,谁知道是被妖吓得还是被人吓得?倒不如把整个王府都观察一遍,任何一个隐匿的别院都不要放过。”他狡黠的视线最后停留在信游身上,“对不对?信游师兄?”

    </p>

    信游抿嘴一笑,点头道:“子初说的对,我们去其他地方看看。”

    </p>

    鹿离还在坚持他最后的倔强:“你们去,我继续留在这里。”

    </p>

    “好咧。”燕子初吃完东西一跳而起,阿笙正要随他们出门不小心被他刚才胡乱画画的纸吸引,突然震惊万分的叫出来:“哇!这是降龙法师的符燕师兄没想到你也会啊!”

    </p>

    “降龙法师是我爷爷我喝奶的时候就会画了很奇怪吗?”

    </p>

    “燕师兄……这张符……能送给我留个纪念吗?”

    </p>

    “把这张贴在门口的匾额上,回头我给你画一个系列出来再签上我燕子初的大名,你下半辈子就不愁吃穿了小老弟。”

    </p>

    小老弟激动的两眼发直,鹿离异常凶狠的拿过那道符,瞄了一眼,讽刺道:“光会画符有什么用,这道符没有法力就是一张废纸。你自己拿去玩吧。”

    </p>

    “我来施法,燕师兄说贴匾额上……”他快快乐乐拿着那张纸来到门前,跟到景点一日游的孩子一样充满了期待。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