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金刚不坏大寨主〕〔百炼飞升录〕〔大宋皇家发行商〕〔我在80年代当村长〕〔都市医武战神〕〔不想当大将的我选〕〔我的帝国模拟器〕〔影视从海豹突击队〕〔女相宝师〕〔她总在撩我〕〔全球轮回:一开始〕〔神豪:表白99次,〕〔斗罗之开局剥夺大〕〔我修道靠瞎练〕〔罗曼理论帝之歪着〕〔这个沙盒游戏不靠〕〔重生影后她又逆袭〕〔总裁大叔心尖宠〕〔大昏君〕〔玄幻:我的功法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三十九章 别开生面的对战
    这天晚上用过晚膳,玄武门原本的自由活动全部取消,掌门燕巳钦把门下二十八位弟子召集一堂,正堂中央挂着先祖掌门燕重涯的画像,就算是画像也威严的可怕,每次来到这里大家多多少少都会有所收敛。

    </p>

    而临时召集他们来此的原因就是白天“吃面风波”结束后刘品君单独找燕巳钦“聊了一会天”,警告他不想再听到有关他门下男弟子与她门下女弟子授受不亲的消息。

    </p>

    “你们应该都听说了,白天在饭堂里发生的事,其实我个人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大事情,就是可能会给别的门派带来影响,所以才召集大家过来。”

    </p>

    燕巳钦喝了一口茶,接着说:“那个……上次因为朱雀门的文婵婵,燕子初跟青龙门的……那孩子叫什么来着……”

    </p>

    底下有人提醒:“天仁。”

    </p>

    “哦对……跟天仁打了一架结果把人打伤,我们由此得罪了青龙门;这次,因为我们阿笙跟闻人夜太过于亲近,又不小心得罪了白虎门的叫什么风鸣的孩子,加起来我们几乎把所有门派都得罪了一遍,听起来确实不太好。但是也没办法,人家本来就对我们有成见,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再去招惹朱雀门的女弟子了。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也没其他大事,你们还有什么问题?”

    </p>

    阿松很不买账的跳了起来:“掌门,上次燕子初得罪人家确实罪有应得,但是这次分明就是人家故意来找茬,根本不关我们的事啊!凭什么叫我们收敛?”

    </p>

    “我不是说了嘛,我也没办法,人家刘掌门找上门来了,叫我们离她门下女弟子远一点,她都这么说了我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吧?”

    </p>

    “哼!只要燕子初离她们远一点就好了,阿笙能干出什么事来?”

    </p>

    “你们最好都给我收敛一点,当然了,子初你就更加要当心,现在风口浪尖,你尤其危险,别被人抓到把柄。”

    </p>

    燕子初笑着抖抖腿,不以为然道:“我跟人家下山看个灯就是居心叵测,阿笙跟人家同吃一碗面就是情有可原。燕掌门,你可能搞错了,他们不是看不惯玄武门,他们只是单纯的看不惯我。”

    </p>

    他叔叔又喝了一口茶,眨眨眼:“就算是吧……”

    </p>

    “燕子初只要你收敛一点就好。”见掌门如此没有威慑力阿松回头怼了他一句,谁料燕子初笑着回敬他:“信不信我在我祖师爷爷面前吐你一脸口水?”

    </p>

    “不知廉耻!”

    </p>

    “你夸谁呢?”

    </p>

    “别吵了,过来就是提醒你们的,怎么说着说着又吵起来了。阿松你也是,你比他们都要年长,应该做个榜样出来,怎么里外都要吵?”

    </p>

    “燕掌门!阿笙被人欺负我能坐视不管?玄武门被人骂得片甲不留我能忍气吞声?我是做不到像掌门你一样气定神闲,被人指着鼻子骂还无动于衷,一点威信都没有……”他最后嘀咕了一句,被旁边的诗卉听到了,诗卉柔中带刚的话语响彻正堂。

    </p>

    “阿松,你怎么又胡言乱语了呢?燕掌门隐忍内敛,才不会被人抓住把柄紧咬不放,你非但没有领会掌门的意思,还歪曲事实。有心帮着玄武门是好事,若真想自己不被人看不起,明日最后一天轮学,希望你可以战胜其他门派的弟子,为玄武争光。”

    </p>

    阿松心里虽还有怨气,却也无话可说,气呼呼的盘腿坐下,想来想去还是不服气,又冲燕子初嘟哝了一句:“明日你若不赢才是真的丢脸,白瞎了信游这么好的搭档。”

    </p>

    然而他错了,有信zyxta.游这么好的搭档,又怎会轮到燕子初出手呢?信游一个人就能摆平所有人,前几轮对抗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杀出重围,看得三位长老都忍不住开口。

    </p>

    “燕子初你是上天池山来看戏的吗?好看吗?要不要再给你倒一杯茶?”苏登丰坐在高高的山峰下,声音随风飘到燕子初耳里,他朝山峰那边打了个哈欠,看了眼对抗排名,下一轮对战的是排名第四的风鸣鹤与玲珑,他养精蓄锐了那么久,终于可以好好跟那个姓风的玩一玩了。

    </p>

    “信游师兄,我不打女人,玲珑小师妹交给你照顾了,把那个名字里有两只鸟的家伙留给我。”

    </p>

    信游露出诧异的表情:“你确定吗?风鸣鹤力量惊人,很难对付。”

    </p>

    “没打过,试试看。”

    </p>

    四人一上擂台,那个水灵灵的小丫头片子就跑到信游面前,双手紧握放在嘴边,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望着他:“信游师兄,我知道我肯定打不过你的,不如你放我一马行不行?”信游笑着摇摇头,倒也没有出手,玲珑又接着说:“求你了信游师兄,你们先去对付风师兄。”他还是很有礼貌的摇摇头。“那这样吧,你随便打我几下,但是不要太用力哦,我怕痛。”信游无奈的叹了口气,面朝燕子初说道:“子初,这丫头还是给你……”话没说完,风鸣鹤就好像磕了猛药似的“哇”一声吼叫着拿起他的金刚锤朝燕子初飞去,燕子初闪身躲开,边躲边对他说:“饭堂的面有那么好吃吗?还是闻人师姐碗里的特别好吃?”

    </p>

    他这一说可把风鸣鹤气得七窍生烟,本来昨天闻人夜最后把面全倒他头上他就已经够气了,未想这个燕子初今天还当着那么多人面拿此事开涮,他怎会任由他如此这般调侃自己?金刚锤都气得呼呼作响!

    </p>

    “你小子给我闭嘴!信不信我一锤子敲扁你?”

    </p>

    “你敲我干什么?又不是我吃了师姐碗里的面。”

    </p>

    “我警告你别再说了!”

    </p>

    “为什么?你觉得丢脸吗?面是你要吃的,事是你挑起来的,现在还不让人说了?风鸣鹤你怎么回事啊?”

    </p>

    “啊——我杀了你——”风鸣鹤彻底炸毛,尤其是站在边上观战的几位女弟子听得哈哈大笑,那笑声与嘲讽声全都钻进他的耳朵里,只见他挥着金光闪闪的金刚锤来回追逐着身手极为敏捷的燕子初,待他稍微露出一丝疲态,燕子初停止奔跑,将莹莹发光的法剑对着他。

    </p>

    “你……就是用这把……妖术法剑……打伤天仁的吧……”风鸣鹤跟他学,有意用言语激怒他,谁知他笑着点头说道:“没错就是它,你要不要也试试它的妖术?”

    </p>

    “废话少说——”

    </p>

    他冲燕子初猛然冲去,他拿法剑一挡,无奈风鸣鹤力大无穷,加上金刚锤的威力,他被弹出很远,重重摔在地上,看得女弟子们一阵揪心。

    </p>

    “你果然只会耍嘴皮子功夫啊,燕子初,起来啊!继续打啊!我陪你好好耍!”

    </p>

    他干咳了几下,飞快站起,眼看信游站在边上蠢蠢欲动,他立刻伸手阻止,信游只能退回原位,那个鬼灵精怪的玲珑在信xgchotel.游出神之际想搞偷袭,伸出的剑还没碰到他就被他下意识躲开,玲珑铺了个空四脚朝地吃了一口黄土。

    </p>

    “呸呸……”

    </p>

    “你没事吧?”信游赶紧过去拉她,她笑着说:“没事,我刚看到你身上有只虫,想帮你拍掉……”

    </p>

    “哦,谢谢你。”

    </p>

    对话到此结束,两人相视尴尬一笑。

    </p>

    与此同时燕子初与风鸣鹤的对战迎来一波高潮,几乎所有人都投入到观战的队伍中,连刚刚结束对战的闻人夜也远远的看着他们俩。风鸣鹤的金刚锤在天池山排的上名次,燕子初能排上名次的只有他的三寸不烂之舌,而吸引闻人夜多看他们一眼的是燕子初手里的法剑,因为那是阿笙做的。

    </p>

    不知何时燕巳钦也收起小书投入到观战的队伍中,见他一来,刘品君也悄然踱步到他身边,陪在燕巳钦身边的诗卉很识趣的与门下小师妹一同往旁边靠了靠。

    </p>

    “难得你侄子认真一回,可真让人感动。”

    </p>

    “刘掌门说的是啊……”燕巳钦确实有点想哭了,人家随便用个法力就把燕子初击倒在地,燕子初只能靠一支木剑来防身,想到这里心中便隐隐作痛。

    </p>

    “子初也不赖啊,单打独斗都能撑这么久,我还以为他撑不过半刻。”

    </p>

    “子初这孩子极有天赋,稍微练一练就事半功倍,随我嘛……”

    </p>

    “你可真不要脸。”

    </p>

    &n.whhryl.bsp;  “哎可惜……倘若他身体里没有生死符,该是多了不起的捉妖师。”

    </p>

    “是么?燕掌门你身体里没有生死符,也没见你多了不起。”

    </p>

    燕巳钦尴尬低下头对着刘品君轻声耳语:“师姐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损我?”

    </p>

    刘品君轻蔑一笑:“别靠我这么近,免得你诗卉师妹看了不开心。”

    </p>

    他慢吞吞抬起头,朝诗卉那边偷瞄一眼,诗卉正皱眉观战,忽然用手遮住双眼,燕巳钦突然意识到什么把视线放回擂台。

    </p>

    尘土飞扬的擂台边上,技高一筹的风鸣鹤终究还是凭借超强法力把身形单薄的燕子初压在身下,他的法剑已被打飞,他就只能徒手抵挡金刚锤的力量。

    </p>

    风鸣鹤压在人家身上,得意的裂开血盆大口:“你就这点本事,还想一个人撂倒我?你以为你是谁啊?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就算你们玄武门所有人都上来,都不是我的对手!”

    </p>

    信游的手刚抬起,就被燕子初用余光瞥到,他努力侧头阻止道:“别出手……信游师兄……求你……别出手……”

    </p>

    “我不是帮你,我不想输。”信游准备念咒,燕子初继续大声阻止:“信游师兄你若出手……我就退出……”

    </p>

    “你……”

    </p>

    他的手停在半空,随又缓缓放下,他究竟是要干什么?!再这样下去他会被风鸣鹤压死。

    </p>

    风鸣鹤的笑声响彻天池天际,在灼热的烈日下迅速蒸发:“哈哈哈……你那么想死在我手里吗?那我今天就成全你,你听清楚了,燕子初,还有所有玄武门的败类,我就一一收拾你们,直到天池再无玄武!”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无限辉煌图卷〕〔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我只是外门弟子〕〔超神学院:开局穿〕〔猎谍〕〔偷香(杨羽)〕〔十方武圣〕〔重生之老婆爱上我〕〔御兽王者〕〔国啤(秦东)〕〔我给重生丢脸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