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谋妻〕〔三伏〕〔媚色无双〕〔折月亮〕〔请错祖师爷之后〕〔殿下〕〔天策神尊〕〔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夜的命名术〕〔玄浑道章〕〔贞观憨婿〕〔狩猎好莱坞〕〔仙丹给你毒药归我〕〔重生1992〕〔从唐人街开始崛起〕〔斗罗之日月光华〕〔超神:我的人生模〕〔开局签到天罡地煞〕〔家族修仙,我家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四十一章 验法阵地
    “小姐,天池是出了名的降妖地啊,我们难得下山一次,为何非得来这里玩呢?”

    </p>

    “因为天池有捉妖师啊!三弟说了,捉妖师个个法力高强,我想找一个来玩玩。”

    </p>

    &nbs.zyxta.p;  “开什么玩笑,找捉妖师玩?”

    </p>

    “你看,那里就有一个,我盯他很久了。”.jxpxxs.说话的姑娘面容姣好,言行举止中透着一股灵气,她指了指面馆前那位正吃着面的青龙门捉妖师。

    </p>

    “可是小姐……”丫头根本来不及拉她,她就呼的一声跑过去,坐在那位捉妖师对面,盯着他看。看了很久,那人才后知后觉抬起头,眼睛长得十分清澈却不知为何还透着一股愚钝之气。

    </p>

    &nb.jsshcxx.sp;“姑娘有何事?”他问,那女子故意皱起眉,紧张兮兮的说:“你是青龙门的?”他“嗯”了一声,害羞的低下头不敢直视人家,悄然撩起一根面。

    </p>

    “你是捉妖师?”

    </p>

    “嗯。”他把面撮进嘴里,还是不敢抬头。

    </p>

    “小师傅,我遇到妖了。”

    </p>

    “哪里?”他瞬间从凳子上跳起,抓起桌上的桃木法剑四处张望。

    </p>

    “就在那儿,一条金色的蛇妖,特别可怕。”

    </p>

    “姑娘别怕,待我去收了它!”他没再问下去,拿着剑就朝街上跑。

    </p>

    鬼灵精怪的姑娘伸手示意她的丫鬟去吓吓这个木讷的捉妖师,丫鬟只得无奈的拍拍他的肩,他回头一看,一条浅黄色有人那么高的巨蛇朝他大叫一声。

    </p>

    “是、是蛇妖……”捉妖师异常震惊,同时由于蛇妖现身,街上的百姓疯叫着四处逃窜。

    </p>

    “大家别怕!”他手忙脚乱从腰间掏出一只三清铃,“人有心,妖也有心,我不会收你,只求你放下歹念,做个好妖。”然后开始摇铃念咒。

    </p>

    做个好妖?

    </p>

    这家伙是个十足的傻子吗?

    </p>

    蛇妖都不想逗她玩了,无奈那边小姐还示意她继续,她只能装装样子,十分配合的冲他吼了两下,又软软的放下身子,最后很无聊的蜷缩在地上。

    </p>

    “好了,没事了,大家不必惊慌,只是一条百年蛇妖。”这位捉妖师伸手把蛇捧在手里,路人纷纷投来诧异的目光,这时第一个说“有妖”的漂亮姑娘也过来了,指着他手里的蛇说:“你好厉害,这么快就把它感化了吗?”

    </p>

    他羞涩的望着她精灵一般充满活力的眼睛,回答:“也没有,就是稍微施了一些法,它本来就没有恶意。”

    </p>

    “那你接下来要带它去哪里?”

    </p>

    “我看它挺乖的就不送去乾坤钟了,带它回天池山。”

    </p>

    “带回天池山啊?会不会要了它的命?”

    </p>

    “不会,我会把它放进洞里养着。”

    </p>

    “那你可以把它送给我吗?”

    </p>

    “你不怕妖吗?”

    </p>

    “它不是已经被你感化了吗?”

    </p>

    捉妖师腼腆的低头笑了:“也对,它已经没有妖念了,我可以把它送给你,但是希望你也不要养太久,毕竟人妖殊途。”

    </p>

    他把蛇放进她的手里,她抬头望着他微红的脸,忽然又问:“不知公子尊姓大名,我要亲自上天池山感谢你。”

    </p>

    他赶紧摆手阻止:“不不不,只是举手之劳,姑娘不必放在心上。”

    </p>

    “那就没办法了,如果以后这只妖继续出来祸害人间,我也没办法去找你算账咯?”

    </p>

    “这样啊……”他努力想了想,然后摸着脑袋说,“要道谢的话就算了,但如果以后它在人间作乱,你就到青龙门来找我,我叫余千里,余是余下来的余,千里是……”

    </p>

    “千里迢迢……的千里?对吧?”“对,你真聪明。”“你叫千里,我叫有缘,所以咱们两个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她笑弯着眼随口一说,他就真的信了。

    </p>

    “真好啊,有缘姑娘,有缘千里来相会!”

    </p>

    “下次上天池山来与你相会哦,余公子再见。”

    </p>

    “再……”他吞吞吐吐说了半个再,她就抱着蛇奔奔跳跳消失在了人海里,他独自一人站在原地依依不舍。

    </p>

    回去的路上,那蛇早已化作人形,一脸的不高兴。“还有缘千里来相会呢,土不土?”“你不觉得那个人很有趣吗?傻乎乎的。”“傻子有趣什么?”“傻的可爱啊!”“小姐,你还真要去天池山找他吗?”“有何不可?”

    </p>

    丫头发出一声惊叫:“那里可是捉妖师的境地啊,你不想活了吗?”

    </p>

    “那又如何,这人间啊,还没有我不敢去的地方!”

    </p>

    倾盆大雨落在蔓延几百公里的天池山,山中仙气缭绕,云海飘摇,远看似梦似幻,近看则如镜花水月,三分真实,七分虚构。

    </p>

    仙人洞深处人所不及之处是天池验法阵地,三位长老面容异常严肃,他们盘腿而坐,四周围满了看热闹的弟子。

    </p>

    紧接着他们开始凝神运气,在原本极为隐匿的石洞里筑起法阵,瞬间五光十色,流光溢彩,变幻莫测的充斥着石洞,若不是深知它的可怕之处,还真的会被其美轮美奂的阵势给吸引。

    </p>

    法阵筑成,苏登丰收回双手,轻呼一口气,闭着眼睛说:“可以了,走出法阵,才算结束。”

    </p>

    有人窃窃私语,却没人敢起哄,都满心好奇的等着燕子初如何走过去。

    </p>

    燕巳钦欲言又止,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想要告诉燕子初不行就求饶,这孩子就已经飞快步入法阵,法阵的威力是从浅到深,一进去他就停住了脚步。

    </p>

    “怎么了?”

    </p>

    “怕不是这会儿就要求饶了吧?”

    </p>

    “这才走了几步呀?”

    </p>

    “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

    </p>

    在一片贬低与唏嘘声中,猛的传来阿笙振奋人心的声音:“燕师兄,我在这里等你,等你出来,你会平安出来的……”

    </p>

    他在里面根本听不清他说什么,就朝他豁然一笑,而此时他已经感觉到了法阵的威力,还没过十分之一就已经走不动了。

    </p>

    “怎么又不走了?”

    </p>

    “二十年前有一位挺厉害的前辈,走到一半的时候吐血身亡,这玩意可不是闹着玩的,燕子初还没人家那么高深的法力呢,这回怕是不行了吧。”

    </p>

    “什么?吐血身亡?你们说的是真的吗?”阿笙慌里慌张的询问他们,回答的人自己也模棱两可:“二十年前我还没上山,也是听人家这么说的,此事是真是假,等你燕师兄过去就知道了。”

    </p>

    “就怕是过不去吧!你看他脸色都不对了。”

    </p>

    “哼,咎由自取,谁叫他走旁门左道不学好,这可是犯了大戒,没立刻要了他的命是三位长老仁慈。”

    </p>

    阿笙听了又气又急:“你们别胡说!燕师兄才没有走旁门左道!他是靠自己的实力打败那个名字里有两个鸟的师兄的!”

    </p>

    “哎哟小师弟你才来天池山几天呀?你知道燕子初什么德性吗?就跟个娘们似的被他迷晕啦?我就跟你说了,他若是不用歪门邪术根本赢不了风师兄,你想开吧。”

    </p>

    “你们胡说!”

    </p>

    “呵呵,是不是胡说,一会儿就知道了,看他能承受多久。”

    </p>

    两人相视一笑,好像就在等着法阵里的人出洋相似的。阿笙说不过他们,气呼呼的跑到燕巳钦跟前,心急如焚的告诉他:“掌门师傅,刚才有两位师兄说曾经有一位前辈死在法阵里,这不是很危险吗?”

    </p>

    燕巳钦难得一本正经的专注于现实,也是满面愁容无处哭诉:“确实很危险。”

    </p>

    “那为什么不告诉大家真相呢?燕师兄根本不会歪门邪术,他是因为……”“不能说,阿笙你也不能说。”“为什么不说?这样下去燕师兄会死的!”看着法阵里才十七岁的少年还没走完一半路程忽然跪倒在地,燕巳钦无奈的低下头,痛苦才刚刚开始啊,他怎么忍得过去?

    </p>

    别说燕巳钦看不下去,旁边的女弟子们早就已经心急如焚,甚至有人低声哭泣了。

    </p>

    “阿笙我跟你说过,子初不喜欢别人说他那件事,你是一个守信的人,所以要保密。”

    </p>

    阿笙看着哪怕跪在地上,却也不曾后退的燕子初,紧咬嘴唇,捏紧的双手瑟瑟发抖。

    </p>

    而此时,才刚过了一半而已!万箭穿心的感觉在这短短几步路里让他感受到了一次次死亡考验!然而绝对不能认输,不能回头,不能求饶!他要让所有人都看着侮辱他们的人上门道歉,他要让这么多年来始终看轻他们的人心服口服。

    </p>

    他撑了没多久,只觉得心头一热,开始吐血,接着腿下一软,便倒了下去,四周随即又发出一阵唏嘘,还好文婵婵被刘品君撵回去了,否则看到他这样非哭死不可。

    </p>

    “怪事……”此时苏登丰呢喃一声,他看了看两位长老,段伊川撸撸胡子,略有所思的问:“这如何是好?”“再看看。”“他到现在都没用过一点法力啊。”“还有一半没有过去,再看看好了。”

    </p>

    越往前走,加倍的痛苦就铺天盖地袭来,意识也越来越模糊……他想起那日心血来潮跑去镇上玩,吃完了镇上最出名的糖画后爬上一棵矮树上乘凉,旁边就是西山客栈,紧挨着矮树的窗户开着,一位楚楚动人美若白雪的女子映入他的眼帘。

    </p>

    如果时光停留在那一刻该多好,他不必知道她即将嫁入王府为妾,不必知道她的身世,也不必为她承受那之后的一切生离死别。

    </p>

    如今他满身荆棘趴在地上,慢慢伸出颤抖不已的手,慢慢往前爬,也不能停下……好像,此时她就在前方,用她波澜不惊洞穿万物的眼神,唤他过去。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