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百炼飞升录〕〔非著名影帝〕〔成道从封神开始〕〔在超自然的世界里〕〔护花神医〕〔我给反派当爸爸[娱〕〔都市绝品医神〕〔贞观三百年〕〔乐队的盛夏〕〔神话之龙族崛起〕〔殿下别这样〕〔六宝团宠:皇贵妃〕〔不败战神秦惜杨辰〕〔我寄人间〕〔在他心尖上〕〔从走路开始修炼〕〔仙丹给你毒药归我〕〔拳之霸者〕〔太古龙尊〕〔全民兽化:从柳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四十二章 突如其来的天池烟雨
    “太奇怪了,刚才还好端端的天,怎么说下雨就下雨,害我衣服都来不及收。”柳吟儿的丫头水仙抱着一堆衣服从外面进来满口抱怨道,柳吟儿不动声色的在廊下沏茶,一抬头,就望到了雨幕下的乾坤钟,守钟的侍卫轮流站岗,不知为何她竟想起了那段时日在钟楼上吹笛子的燕子初。

    </p>

    “很久不见那位吹笛子的捉妖师了,怪无聊的。”水仙放好衣服,回头朝柳吟儿神秘一笑,柳吟儿收回视线倒了一杯茶,平静的回道:“他是受罚才来守钟的,平日都在天池山。”

    </p>

    “咦,柳姑娘你怎么知道?”

    </p>

    “他自己说的。”

    </p>

    “jsshcxx.他是跟你说的吗?什么时候说的?”

    </p>

    “前几日不是来府里捉妖吗?他也来了。”

    </p>

    “哦,那天听秀儿说了,好像还把那位鼎鼎有名的信游公子也请来了。听说信游公子风度翩翩一表人才,年轻有为还法力高强,柳姑娘你说真的假的呀?”

    </p>

    柳吟儿抿了一口茶,道:“就算是真的好了。”

    </p>

    “啊,王爷来了。”水仙匆忙起身行礼,李阔摆摆手让她退下。

    </p>

    自从李夫人被山妖吓疯以后,李阔还没心思来过别院,如今一见柳吟儿,甚是被她倾城容颜解了万千心结。

    </p>

    “王爷,李夫人的病,好些了吗?”

    https://m.xqula.

    </p>

    “要好恐怕挺难,只要她好好的不发病,就谢天谢地了。”李阔叹了一口气,望着柳吟儿面前的茶杯,忍不住笑了。

    </p>

    “幸得柳姑娘有此闲情雅致,其实我也挺爱喝茶的。”

    </p>

    柳吟儿没有说话,只递了一只茶杯给他,他拿起来轻轻抿了一口,顿时被茶的苦涩苦到皱眉。

    </p>

    “苦吗?”

    </p>

    “你怎么会爱喝如此苦涩的茶?但是呢,细细品味倒也有几分韵味。”李阔又抿了一口,缓缓开口,“柳姑娘在这别院住久了,要不要搬去主屋住?这儿朝向不好,抬头就望着那口大钟,把光都挡着了,还是搬去主屋吧,回头让丫头们给你收拾一下。”

    </p>

    先前是李夫人管着不让柳吟儿搬去主屋,现如今她半人半疯,李阔没人管着终于可以开口让柳吟儿搬出别院了。

    </p>

    谁知她想都没想就回绝道:“奴婢搬进王府以后就一直住在此地,这里安静,没什么人打扰,挺好的。”

    </p>

    “好吗?当初让你住在这我就有些于心不忍,还好你不嫌弃,如今你都来了好几月了,是该住像样一点的屋子了。”

    </p>

    “多谢王爷厚爱,奴婢喜欢这里,不想搬。”

    </p>

    “是吗?既然如此,我就不勉强了,只是我来看你,还得多走几步路啊,哈哈哈。”为了掩饰尴尬他故意大笑几声,倒也是个老实守分寸的人,他若有意让她搬去他的屋里,柳吟儿也不好强行拒绝。

    </p>

    又闲聊了一会儿后李阔起身离开,雨也渐渐停了,天还是阴沉沉的。

    </p>

    半个多时辰过去了,燕子初愣是没有使出一丝法力,扒着地面艰难爬行的十个手指和掌心已经渗出了血,却不见他后退,也不听他求饶,尽管外面玄武门的师兄弟已经齐刷刷跪在地上替他求饶,三位长老也还是紧蹙双眉未曾开口。

    </p>

    始终不作声的燕巳钦其实心里比谁都难受,这残酷的法阵如同酷刑,别说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哪怕是自己进去都不一定有他那么强的毅力能够撑那么久。

    </p>

    可他到底不是神仙妖魔啊,血肉之躯怎么拼得过那三位长老深不可测的道行?燕巳钦深深叹了一口气,下定决心转身离去,有人耻笑他懦弱,其实他是去找救兵。

    </p>

    不一会儿他带着刘品君快步走来,路上燕巳钦沉默不语她就觉得情况不对,如今亲眼看到那孩子艰难的在法阵里爬行,被誉为“铁石心肠”的刘品君顿时感到一阵心酸。

    </p>

    燕巳钦推推她,强忍眼泪求她:“看在我哥的份上,救救他……”

    </p>

    她瞪了他一眼:“为何现在才来……”数落完以后她如风一般穿过半是求饶半是嬉笑的人群,毅然决然立于三位长老眼前,义正言辞的声音响彻仙人洞。

    </p>

    “三位长老,品君不是有意冒犯,倘若验法的目的是为了测他法力,那么大家都看到了,他身上确实一点异样都没有,所以我请求停止验法。”

    </p>

    “可是……这不是还没到终点吗?”

    </p>

    “还需要到终点吗?他都这样了,你们究竟是验法,还是上刑啊?”

    </p>

    段长老是第一个妥协的,他说:“品君说的对,他如果会邪术,不可能到现在一点痕迹都不露啊。苏长老,宣长老,我看就到此为止吧。”

    </p>

    宣长老模棱两可的舒展双眉,回道:“倒是可以。”唯独苏登丰还未点头,刘品君见状继续加重话语:

    &nbswhhryl.p; </p>

    “苏长老,燕子初确实桀骜不驯又特立独行,屡屡犯戒不知悔改,但这是他的个性,并不是他的罪行。我们来这里是验他法力,与他的行为作风无关。”刘品君一席话渐渐把苏登丰推向了动摇的边缘,可白虎门的人不买账,尤其是掌门宗安,一旦燕子初通过验法他们就要上门给人家道歉,这脸谁丢得起?

    </p>

    于是宗安上前一步,同样言辞凿凿:“刘掌门你应该知道天池山的规矩,验法是要完全通过法阵才行,不到最后怎知他有没有隐藏的法力?”

    </p>

    “宗掌门你进去试试看,他才十几岁,按照他的修为到了这里还能隐藏什么法力?难道非要把人折磨死才算清白?”

    </p>

    “话不能这么说,规矩就是规矩。”

    </p>

    “如果宗掌门是因为担心他通过验法而你们就要上玄武门跪地道歉,那么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这个脸,你们丢定了。”

    </p>

    “刘掌门,你为何处处维护那小子.jxpxxs.?难道你跟他爹真的有……”“宗掌门这件事我不需要跟你解释!”刘品君愤愤回头,面朝三位长老,再次请求,“我话已至此,道理大家都懂,真相也有目共睹,继续下去无非就是徒增他的痛苦。还请三位长老看在他父亲曾救过大家一命的份上停止验法!”

    </p>

    说到这里,三位长老一同陷入短暂的沉默,接着段伊川伸手收回法阵,紧接着是宣长老,千变万化的屏障逐渐减小范围,还没等苏登丰收回法阵阿笙已经冲了进去,一把扶起奄奄一息的燕子初,其他师兄师姐也跟着冲了过去,随着苏登丰摇头叹气仙人洞里那炫彩斑斓的光影彻底消失。

    </p>

    “燕师兄,燕师兄,你听得到我说话吗?”阿笙眼泪汪汪的,可惜他燕师兄此时已完全失去了意识,手上、脸上、胸口的衣服上鲜血淋漓。

    </p>

    仙人洞里人群退去,三位长老静守空洞,其中宣平长老率先打破沉默:“这么多年,我都快忘了燕巳铖,要不是刚才刘掌门忽然提起。”

    </p>

    “是啊,倘若他还活着,玄武门必然不会变成现在这样,燕子初也不会如此不受管教。”

    </p>

    “罚也罚过,打也打过,我对那孩子已经无能为力了。”苏长老叹气唏嘘不已。

    </p>

    “他确实从头到尾都没有用过法力,那瞬间击倒风鸣鹤的是什么呢?”

    </p>

    “难道真的是有灵魂附体,那一刻有人帮了他一把?”

    </p>

    “这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p>

    “等他醒了,再去问吧。”

    </p>

    “别白费心机了,我断定那孩子是不会说的。”

    </p>

    “两位长老别多虑了,回去吧。”

    </p>

    阴雨过后,天也烟了,天池山被无尽烟夜笼罩,今夜没有繁星,只有一轮苍月在山间云烟若隐若现。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玉如墨谢怀瑾彭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无限辉煌图卷〕〔超神学院:开局穿〕〔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偷香(杨羽)〕〔十方武圣〕〔御兽王者〕〔国啤(秦东)〕〔我给重生丢脸了〕〔开局带宇智波逃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