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百炼飞升录〕〔美漫胜利之神〕〔混在美洲的新大明〕〔我在末世当暴君〕〔晚唐浮生〕〔一婚二宝:帝少宠〕〔回到2002当医生〕〔我不是械王〕〔重生狂妃之明月罩〕〔穿越远古野人老公〕〔救世主降临〕〔金刚不坏大寨主〕〔大宋皇家发行商〕〔我在80年代当村长〕〔都市医武战神〕〔不想当大将的我选〕〔我的帝国模拟器〕〔影视从海豹突击队〕〔女相宝师〕〔她总在撩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六十一章 密室里的秘密协议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四足鼎里的躁动越来越大,已经可以看到一团青烟包围着整个鼎身,阿笙的体力也逐渐耗尽,身上的衣服也已湿透。

    </p>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身后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随着一声呵斥:“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p>

    封印在四足鼎里的妖灵全都释放出来!在幽暗的密室上空放肆叫嚣!

    </p>

    “你们……这是宗掌门的心血啊!你们两个……你们两个闯了天大的祸了!师弟,快去告诉宗掌门!绝对不要让这两个玄武门的小鬼离开这里!”

    </p>

    阿笙来不及细想身后白虎门弟子的动乱,双眼紧盯乱舞的妖灵,它们的呐喊只有他听得到,那一声声痛苦的吼叫让他也痛苦万分,他捂紧耳朵蜷缩在地上。“不要再说了……求你们……别说了……”

    </p>

    燕子初来到他身边,挡住了正要动手的白虎门弟子,俯身问他怎么了,他喘着气,断断续续道:“燕师兄,把……把剑给我……”

    </p>

    “干什么?”

    </p>

    “先别问,剑给我……”

    </p>

    他只随身带了一把法剑,交给阿笙,阿笙没有拿剑,而是将手腕飞快划过法剑,燕子初立刻收回也来不及,一股鲜血顺着锋利的剑刃流下。

    </p>

    “你干什么啊?”

    </p>

    “我要……让它们……重生。”他用鲜血直流的手当做感化妖魔的神祇,不顾周身的纷乱,只心无旁骛的念咒,一些妖力贫弱的妖灵已产生变化,只可惜白虎门弟子并不认同他的行为,要不是燕子初一直在旁边护着,他们定会将孤军奋战的阿笙撕得粉碎!

    </p>

    很快宗掌门便面色苍白跑了过来,一看这副乱七八糟的画面顿时怒火冲天。

    &nbsxgchotel.p;  </p>

    “给我住手——”

    </p>

    他大叫一声,阿笙心一彷徨,便断了施法,双手撑在地上直喘气。几乎有五成的妖灵已受他感化,静静的落在他身边,他不知道哪个是爷爷和靖云哥,用血淋淋的手陆续捧起每一只妖灵。

    </p>

    “你们两个,打底在干什么?知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p>

    燕子初站起身,面不改色的与他对视:“我们本来知道这是你宗掌门的领地,但现在仔细一看似乎又不太确定,不知宗掌门能否愿意告知,这里到底是用来练法的,还是用来练妖的?”

    </p>

    “你胡说什么啊?!”风鸣鹤指着他的大仇人吼道,宗掌门喘着粗气回头示意他不要冲动,看得出来他老人家定气得不轻,连花白的头发也显得十分躁乱。

    </p>

    “把妖都给我关进神坛,别的什么都不要说!”宗掌门一声令下,他的弟子纷纷展开架势,阿笙气息微弱的抬起手,一句话也没说,继续给妖施法念咒,手腕上鲜血淋漓。

    </p>

    不用问也知道他的心思,倘若这些妖灵落入白虎门手里,必定又要遭受万般折磨,他要用仅剩的力气将这些可怜的妖灵超度重生。

    </p>

    别人不明白,还以为他在跟宗掌门作对,只有燕子初明白他的一举一动,他必须为他争取时间,绝不能让他的血白流!

    </p>

    “难道宗掌门就不怕我将此事告知三位长老?”

    </p>

    “你可以试试看,看三位长老是听你,还是听我。”

    </p>

    “身为掌门,私设神坛,秘密修炼法术,这些罪名足以让你身败名裂。”

    </p>

    风鸣鹤冲过去,指着他骂:“你胡说八道!你私闯我们白虎门境地,这个罪名你担得起吗?还望向反咬我们一口?我看你是活腻了吧!”

    </p>

    “大不了就把我逐出天池,跟宗掌门比起来,我这个代价根本不值得一提。”

    </p>

    “你以为你们两个今天能活着走出这里?你还在念什么咒?给我停下!”风鸣鹤踹起一脚正要踢向还在念咒的阿笙,却被燕子初用剑一把挡下。

    </p>

    “打我可以,谁敢动我小师弟,我不怕与他死缠到底,只问问你自己值不值与我这样的人一般见识。”

    </p>

    &nb.whhryl.sp;  “你……”

    </p>

    “好了,此事我来解决。”宗安煞白的脸面向燕子初,尽量克制心里的怒火,道,“我知道你小师弟想要干什么,叫他不要再浪费鲜血了,就算他把血都流干,也只是徒劳。倒不如现在收手,立刻滚出我的法场,我可以当你们两个年少无知,跟三位长老求个情,最多就是守钟一个月,绝不会影响你们的前程,哦不,是不影响你小师弟的前程。”

    </p>

    “可倘若此事惊动三位长老甚至整个天池,只怕宗掌门地位不保,与我小师弟的前程比起来,你老人家的颜面似乎更加不堪一击。”

    </p>

    “你何出此言?”

    </p>

    “就从你私自藏妖开始说起,九百九十九只妖,又不是女人要那么多干嘛呢?”

    </p>

    “与你何干?”

    </p>

    “确实与我无关,但是与你有关,与你有关就与天池有关,除非宗掌门有胆识说一句你的行为与天池无关。”

    </p>

    “那也轮不到你来怀疑我,你要知道,我稍微一动手指,你便粉身碎骨。”

    </p>

    “不过就是发现了您老人家的小秘密,用得着粉身碎骨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值得你要用到这四个字,宗掌门?”

    </p>

    “燕子初,就不要浪费口舌了,我看你小师弟的法力也用得差不多了,若我不松口你们绝不可能从这里走出去。”

    </p>

    “怎么,还想把我们两个跟你的小妖精一起关进鼎里吗?”

    </p>

    “你小师弟还有进到这个鼎里的价值,而你,一文不值,别自取其辱了。”宗掌门一说完,风鸣鹤跟着哈哈大笑,宗掌门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他渐渐收起尴尬的笑意,清了清嗓子,装模作样的说:“燕子初,就算把你扔进火炉烧水都觉得分量太轻。”

    </p>

    “燕师兄……找到了……咳咳……”阿笙伸出血淋淋的手,两只青白色的妖灵安安静静落在他的掌心,尽管已被感化,却再也无法还原初形,阿笙一边咳嗽一边默默落着眼泪。

    </p>

    “别哭了,阿笙,妖灵还在,总有一天他们还会回来的。”

    </p>

    “那至少……得要继续修炼……三百年……到那时……我早就……不在了……”他踉踉跄跄站起,一双可怜兮兮的泪眼望向宗安,“宗掌门,能否把这两只妖灵还给我?”

    </p>

    “你要这个干什么?”

    </p>

    “它们……是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恩人……现在它们失去身形……我想把它们……留在身边……”

    </p>

    宗安略有所思,风鸣鹤抢先说道:“胡说什么呢!这是我们抓到的妖,凭什么给你?”

    </p>

    “鸣鹤,不要冲动……我问你,你怎么知道,它们就是你要找的妖灵?”宗安微蹙双眉,试探性的问阿笙,阿笙看着手里微微发光的妖灵说:“我跟它们一起生活了八年……我可以听到……它们跟我说话……它们不想留在这里……所以我要带它们走。”

    </p>

    “真是说笑,你能听到妖说话?那它们都说什么了?”

    </p>

    “它们说……不要再受折磨了。宗掌门,并不是所有的妖都是坏的,跟人一样,世上有好人也有坏人……”

    </p>

    “我们掌门还需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来说教吗?识相的赶紧把妖放进鼎里!”另一位长着胡子的弟子愤愤开口,眼看就要碰到阿笙手里的妖灵,宗安说话了。

    </p>

    “等一下。”

    </p>

    “掌门……”

    </p>

    “我可以把这两只妖灵给你,但是作为交换条件,你不能把我这间藏妖密室透露出去,别的没什么,只怕有jsshcxx.心人听到会起疑心。”

    </p>

    阿笙拼命点头,泪光闪闪的答应他:“我发誓,绝不会说出去!”

    </p>

    “你发誓了,你的燕师兄呢?”

    </p>

    “燕师兄也不会说的,燕师兄……”阿笙心急如焚的看向燕子初,燕子初目光狡黠的回道:“要我不说也可以。”

    </p>

    “你还想如何?”

    </p>

    “我记得数月以前宗掌门曾经答应过我,只要我通过法阵,就会带着门下所有弟子到我玄武门前跪地道歉,宗掌门是不是记性不好已经忘了这件事了?”

    </p>

    “你还想纠缠不休不成?”

    </p>

    “身为掌门言出必行啊,你这样出尔反尔怎么教育门下弟子?”

    </p>

    “你的意思是要当众羞辱我?”

    </p>

    “让你的弟子跪地道歉,又不是你,你只要带他们过去就行了,咱们此事也就翻篇了。”

    </p>

    宗安气得别过脸低声骂道:“哼,燕巳铖怎么能生出你这样胡作非为的儿子!”

    </p>

    “忽然提起一个死了十几年的人干什么呢?你还好好活着,还得继续培养下一代,一定要谨言慎行千万不要培养出像我这样胡作非为的弟子来。”

    </p>

    “好……三天以后,我会带他们过来!”

    </p>

    “三天太长,只怕宗掌门贵人多忘事,不如就明日卯时好了,我和小师弟在玄武门前拭目以待。”

    </p>

    宗安瘪瘪嘴,不耐烦的挥挥衣袖,声音也有些虚了:“行了行了,出去出去,把我这里弄得一塌糊涂!”

    </p>

    从白虎门出来没走多久阿笙就晕晕乎乎倒了下去,燕子初摇着头将他扶起,他手腕上的伤痕太深,还在往下滴着血。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无限辉煌图卷〕〔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我只是外门弟子〕〔超神学院:开局穿〕〔猎谍〕〔偷香(杨羽)〕〔十方武圣〕〔重生之老婆爱上我〕〔御兽王者〕〔国啤(秦东)〕〔我给重生丢脸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