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河洛仙侠传〕〔天策神尊〕〔李川〕〔东北保家仙〕〔大秦:密谋造反,〕〔最强剑帝〕〔从吃下大佛果实开〕〔耕耘贞观〕〔五个校花女神堵门〕〔重返84:从收破烂〕〔娇美娘子种田忙〕〔从民国开始的诸天〕〔洪荒:开局收徒十〕〔我真不是科技巨星〕〔蒸汽时代的卡牌召〕〔万维旅途〕〔花光白富美的小金〕〔拜师九叔,开局加〕〔斗罗之我举世无双〕〔都市逆天仙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六十五章 血洗将军府
    “下雪了……”

    </p>

    阿笙跑到窗边,扒拉着窗棱往外看,诧异的自言自语:“奇怪,最近怎么老下雪?”他回头看了一眼还枕在书上呼呼大睡的燕子初,继续看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雪。

    </p>

    “看什么啊?”

    </p>

    “燕师兄,你快来看,下雪了。”

    </p>

    “不可能吧?”他懒懒散散爬起,贴近窗口一看,大雪纷纷扬扬,煞是奇怪。

    </p>

    “真的下雪了,这个季节应该不会下雪啊……燕师兄你去哪里?”

    </p>

    他回过神,燕子初已经打开藏书阁的门,半个身子都在外面了,忽然想起什么又回头神神秘秘的看他。

    </p>

    “小师弟,你的小狐仙能否借我一用?”

    </p>

    “你.xgchotel.先告诉我你要去哪里。”

    </p>

    “长辈有没有告诉你小孩子别管大人的事?”

    </p>

    “长老有令,禁足期间不能擅自离开藏书阁。”

    https://m.xqula.

    </p>

    “这里只有你跟我,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别问东问西了,我赶着去救人,快点拿出来。”

    </p>

    他拗不过他,掏出了锁妖囊里的铃铛,老老实实说:“你叫一声‘小狐仙’它就能变成坐骑,变回来也是……”

    </p>

    “知道了。”他不等阿笙说完接过铃铛抛向空中,“快现身小狐仙,小爷带你去看雪。”

    </p>

    一道光闪过,铃铛在飞舞的雪花中摇身一变,小狐仙展开羽翼降落在藏书阁,燕子初一跃而上,撸撸它雪白的脑袋,回头朝阿笙做了个告辞的手势。阿笙揣着操不完的心,一再嘱咐他千万要小心,千万要早点回来,千万不要让长老们发现,尤其是小狐仙。

    </p>

    可惜当他风驰电掣赶到王府前还是晚到一步,那庞大又阴沉的乾坤钟在漫天飞雪中傲然挺立,它脚下的亲王府邸鸦雀无声。

    </p>

    他从小狐仙背上跃下,将它收起,隐隐听见野兽的喘息,那纷飞的雪花和潮湿的空气像极了前不久才会过面的山妖。

    </p>

    他寻着声音的痕迹找去,在与王府相邻的街上,那山妖已化为一缕青烟,落入信游的掌心,柳吟儿就站在他不远处,雪白的身影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变得模糊不清,只有那双承载了忧伤与惊恐的眼睛直直盯着前方,随着她的视线望去,一身蓝色纱裙的李蔓枝倒在殷红的血泊里。

    </p>

    山妖杀死了将军的独生女小蔓,在信游出手之前,而柳吟儿是从一开始就在,还是和信游一同出现,目睹了小蔓倒下的瞬间?他不得而知,他只诧异,山妖为何会盯上小蔓,而信游竟没有及时阻止他。

    </p>

    看到视野里多了一个人,信游缓缓开口了:“你怎么来了?”

    </p>

    燕子初看着那具留有余温的尸体,回他:“现在的重点应该是让她的家人来收尸吧?”

    </p>

    “这里我会处理,而你,此时此刻应该在藏书阁。”

    </p>

    “让我来猜一下,你与吟儿姐姐夜游天池,正好被这个胡搅蛮缠的姑娘看到,她对你们恶言相向,而山妖为了保护吟儿姐姐忽然出现并成功杀死了这个倒霉丫头,这一切都顺其自然,只是我不明白……”他无比狡黠的目光转向已稍微平静下来的信游,“你为何没有阻止山妖杀人?”

    </p>

    信游目不斜视望着他,波澜不惊的回道:“这不是你该管的事,回去。”

    </p>

    “那你至少告诉我,我猜的对不对,要不然就凭我这样嘴,天知道会怎么跟别人说。”

    </p>

    .jxpxxs.  “我再说一遍,你不需要知道,因为这个时候,你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p>

    “也行……”燕子初点点头,起身来到他面前,问,“我想跟天下第一的捉妖师连阻止一只小山妖杀人的能力也没有比起来,我犯戒下山这件事应该也不值得一提了吧。”

    </p>

    “你什么意思?”

    </p>

    信游的视线停留在他身上,这诡计多端的小子怕是要以此要挟自己,不料他说:“但如果遇到山妖的人是我而不是你,这件事情就说得过去了。”

    </p>

    “我不需要一个小孩帮我顶罪。”他冷静的回道,俯身检查小蔓的伤口,此时一直处于惊恐状态的柳吟儿缓缓开口了。

    </p>

    “你们、你们都走吧,以后如果问起来,就说你们两人都没来过这里。”她稍显平静的话语穿过冰冷的空气传入他们耳里,不知不觉,雪已小了很多。

    </p>

    “吟儿姐姐,我们天池山的捉妖师才不是胆小怕事之人。”

    </p>

    信游突然一把抓住燕子初的手腕,双目闪过一丝彷徨。

    </p>

    “听她的……”

    </p>

    “啊?”

    </p>

    “我说,听她的。”

    </p>

    燕子初倒吸一口诧异的凉气,信游起身,目不斜视的望着他,一字一句分析道:“没有保护好李姑娘,无论是谁说出去都会坏了天池山的名声,但如果现场只有她们两个,就不一样了。”

    </p>

    “所以一条人命还不如一个破名声重要?如果有人问起来,为什么死的是李姑娘一人,为什么只有吟儿姐姐活下来,你要吟儿姐姐怎么解释?”

    </p>

    “无论怎么解释,也不需要你来操心。”他声音不大,却充满威力,眼中的彷徨和无助却一览无遗。

    </p>

    飞雪停止,四周回温,三人陷入短暂的沉寂,最先打破僵局的是柳吟儿:“你们再不走,一会儿将军府的人就要找来了,到时就会惊动整个天池。”

    </p>

    话语间,远处已传来些许动静,信游再次抓过燕子初的手腕,严厉的问道:“你走不走?你别忘了你还在禁足期间,若是被他们发现你私自下山,谁都救不了你。”

    </p>

    燕子初毫不退让:“要走三个人一起走,我不可能把吟儿姐姐一人留下。”

    </p>

    他的话让信游动摇了,向来意志坚决的他头一次被一个少年说动,只因他一句“不可能将吟儿一人留下”,也许“冲动“与“偏执”是不谙世事的人才有的权利,这一次,他愿意听他的。他双手拖起地上的尸体,道:“我来跟将军府的人解释。”话音才落下,灯火便从拐角处转来,伴随着家丁的呼喊,他抱着小蔓的尸体朝他们走去。

    </p>

    “是小姐!是小姐!她怎么了?她怎么浑身是血?快去通知将军和夫人啊!”带头的家丁恐慌又愤懑的指着他们三人说,“你们都不要走,必须把这件事说清楚!”

    </p>

    “我们不走,等将军来了以后我会解释,现在……先把李姑娘带回去。”

    </p>

    “小姐?小姐……是死了吗?你说啊!”

    </p>

    “先回府。”

    </p>

    等他们来到将军府门前,心急如焚的李源智和夫人正迎面赶来,母亲看着女儿冰凉的尸体早已哭成泪人,父亲也失去理智急急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p>

    倘若让信游说谎,会让他心有余罪,柳吟儿正因为对他了如指掌才在他编造谎言之前先一步开口:“我与小蔓约了在屋外见面,不料遇到了妖,小蔓还没躲过,就……”

    </p>

    李源志双眼通红,声音也在颤抖:“这么晚了……你们有话……为何不来家里说?难道……你们要说的话……真与这位大名鼎鼎的捉妖师有关?还是……与这个臭小子有.jsshcxx.关?”李源智的视线最后停留在燕子初身上,他记得数月前在王府被这小子坏了自己的“好事”,既然女儿被害他也有份,那就正好老账新账一起算。

    </p>

    “将军误会了,两位捉妖师赶来的时候,小蔓已经遇害了。”

    </p>

    “那只妖呢?”

    </p>

    “妖被后来赶到的两位捉妖师制服,已挫骨扬灰。”

    </p>

    小蔓的母亲突然带着极度悲伤的面容扑向柳吟儿嘶吼:“那为何你毫发无伤?为何只有小蔓一人遇害?你是不是与那些妖是一伙的?小蔓一直跟我说你不是人,我今天就要拔掉你这只狐狸精的皮!”

    </p>

    她还没碰到柳吟儿,柳吟儿就被燕子初挡在身后,而她自己也被信游伸手拦住,两人同时的举动再次让她几近疯狂,又迫于无法手刃敌人,她只能朝天哭喊。

    </p>

    “夫人悲痛欲绝我们当然理解,但也不能因此迁怒于他人,柳姑娘是人是妖,别人看不出,难道我们还看不出吗?”信游冷静的解释并没有得到理解,反而被李源智讽刺一句:“谁知道你们是不是也被她鬼迷了心窍!”

    </p>

    “将军所言极是,人心可能被迷惑,但我们身上的法器不会骗人,请将军和夫人不要再怀疑柳姑娘了,没有及时制止山妖害人,是我的责任。”

    </p>

    “小蔓平日里最相信最依赖的人就是你,你却没能保护好她,你叫我怎么……”李源智含泪摇头,无法再说下去。

    </p>

    “确实是我失职,发生这样的事也不是我们所想,事已至此,也只能节哀顺变。”

    </p>

    “你一句‘节哀顺变’就结束了,我养了二十年的女儿啊,如何节哀?你告诉我如何节哀?!”李源智怒火冲天一把揪住信游的衣襟,眼中含着的仿佛不是泪,而是鲜血。

    </p>

    “老爷你怪他做什么?小蔓已经不在了,你怪谁都没有用啊……”李夫人仿佛从噩梦中清醒,扒着李源智的衣袖,声音里满是无奈和伤痛。

    </p>

    硬朗无敌的男人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二十岁,苍凉的明月照在他紧促的眉间,那双尝尽血腥的眼,最终失去了仅有的温柔,注定要在今晚与女儿冰冷的身体一起埋葬。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