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河洛仙侠传〕〔天策神尊〕〔李川〕〔东北保家仙〕〔大秦:密谋造反,〕〔最强剑帝〕〔从吃下大佛果实开〕〔耕耘贞观〕〔五个校花女神堵门〕〔重返84:从收破烂〕〔娇美娘子种田忙〕〔从民国开始的诸天〕〔洪荒:开局收徒十〕〔我真不是科技巨星〕〔蒸汽时代的卡牌召〕〔万维旅途〕〔花光白富美的小金〕〔拜师九叔,开局加〕〔斗罗之我举世无双〕〔都市逆天仙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天池谣 第八十五章 女人香
    暮色降临,临江城除了歌舞升平的焚香小筑照常歌舞升平以外,其余地方陷入一片死寂。

    </p>

    喝了焚香小筑的丫头送来的汤药以后阿笙再次沉沉睡去,也不知睡了多久,只觉得一股热乎乎的气流在脸上摩挲,伴随着一丝淡淡的花香传入鼻尖,他迷迷糊糊睁开眼,四周很烟,但他隐约记得这股香味与师姐头发上的香味一模一样。

    </p>

    “师姐?”他轻轻喊了一声。

    </p>

    “别说话,阿笙,外面有妖。”

    </p>

    师姐难得用如此轻柔的语气与他说话,还靠他那么近,还……摸上了他的肩,几乎就要融入他的胸口,他的心脏扑通扑通狂跳,脸不知发烧还是害羞变得分外滚烫!

    </p>

    “那……我们是不是要出去……捉妖?”

    </p>

    “先不要,我刚与那只妖正面交锋,有点措手不及,阿笙……你让我休息一会儿。”

    </p>

    “师姐你好好休息,让我去……”

    </p>

    他刚要起身就被闻人夜一把搂住,她散着花香的身子投进他的怀里,只听她说:“不要……你不是它的对手……你出去……会受伤的……”

    </p>

    “我不怕受伤。”

    </p>

    “阿笙,我不要你受伤。”她紧紧抱着他,在他胸前轻轻喘息,阿笙红着脸伸出手,在空中徘徊了很久,最后缓缓降落在闻人夜的肩头,在烟暗中偷偷笑开:“师姐……你怎么了?”

    </p>

    “爱我吗?”

    </p>

    什么?!他没听错吧?!在这方面几乎是个弱智儿童的阿笙紧咬嘴唇,心里一个劲想师姐今天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问这种问题?爱我吗?师姐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p>

    “阿笙,你说,你爱我吗?如果我死了,你会难过吗?”

    </p>

    “当然会难过了!”这回他毫不犹豫的回道,“师姐你为何这么问?你受伤了吗?你哪里受伤了?”他慌里慌张的问她,她摇摇头,说:“我没受伤……我就是想知道……我对你来说有多重要……”

    </p>

    他想也没想就回答:“如果你死了,我愿意用我的命与你交换。”

    </p>

    她蹙眉扬起微笑,许久没有说话,而抚摸他的手越发用力,手指几乎就要陷进身体里,他咬着牙一声不吭。

    </p>

    “出来……”她突然声音颤抖的说出两个字,身子也在不觉得颤抖,阿笙低下头,诧异的问:“去哪里?”

    </p>

    她闭上眼睛,似乎在于某种力量做抗争,越发沉重的喘息在阿笙胸口此起彼伏。

    </p>

    难道……

    </p>

    他脑海刚闪过那么一个念头,只觉得紧紧抱着他的师姐忽然松开手,与此同时从她身体里飞出一抹绯色的光影,与她分离后在房间里四处乱撞,闻人夜气喘吁吁的扶着床,没有立刻出手捉妖的原因是脑海里全部都是阿笙那一句:如果你死了,我愿意用我的命与你交换。

    </p>

    “还愣着干嘛?捉妖啊……”冷静片刻之后,闻人夜突然板起脸对着他冷冷说道,与刚才投怀送抱时的温柔截然相反,这才是真正的她啊!而阿笙这会儿还沉浸在人家投怀送抱的环节里。

    </p>

    “哦哦……对……”他敲敲自己的脑袋,一骨碌从床上翻身下地,脚还软着,一个没站稳就朝着那只妖双膝跪地,他师姐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是不是还要磕个头啊?”

    </p>

    他尴尬的笑了笑,来不及找法器,他飞快站起后便凝神念咒,那妖四处逃窜,发出尖锐的嘶鸣,然而四周都是闻人夜早已设下的天罗地网,使它无处遁寻!

    </p>

    最后它被阿笙投出的符咒静止下来,房间里已一片狼藉,他把手放在它奄奄一息的光影下,闭眼聆听,然后点点头,对闻人夜说:“师姐我可以感受到它的痛苦,杀人绝非它所愿,我想赎它。”

    </p>

    她冷漠的看着阿笙真挚的双眸,站起身,不带任何情感的道了句“随便你”便转身出了门。过不久阿笙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手腕上已绑了一层止血布,他还特别自豪的举起锁妖囊对她说:“又救了一只,救了它,等于救了千千万万人。”

    </p>

    她毫不领情:“杀了它也等于救了千千万万人。”

    </p>

    面对她无情的回答他依然摸着脑袋傻乐,还问:“师姐,它为何会上你的身?”

    </p>

    “只有这样才能引它出来,没想到最后还被它控制了。”她双目冷冽的盯着双眼星芒的阿笙说,“刚才我对你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你最好全部忘掉,知道吗?”

    </p>

    “哦……可惜……”他嘟哝道。

    </p>

    “可惜什么?”

    </p>

    “没没、没什么……我会忘记!”

    </p>

    “嗯。”

    </p>

    “但是,我对你说的都是我自己想说的,没有受人控制,我不想忘记。”

    </p>

    闻人夜的心就算是死的这会也不可能静如止水了,她背过身,望着没有焦点的地方假装没听到,心却跳的哪怕念咒也无法将其平息。

    </p>

    她就这么看似无动于衷的在原地站了很久,四周万籁俱静,以为阿笙没有得到她的回应早就离开了,谁知她一转身又差点撞上他,原来他一直都没走,还被突然转身的师姐吓得不轻。

    </p>

    &nbxgchotel.sp; “你怎么还在这?”她理理碰乱的头发,凶巴巴的问。

    </p>

    “你没叫我走啊。”他一脸无辜,进退两难的样子。

    </p>

    “进去吧,明天一早回天池。”

    </p>

    “哦哦。”这么快就要回去了吗?他还想和师姐两个人单独相处几天,她被妖灵附身时的女人香还停留在指间,即使像大多数时候那样漫无目的的跟在她倔强的背影之后,他也莫名喜悦。

    </p>

    问了十几个人才摸到皇宫门口的两个人已精疲力尽,谁知当燕子初拿出李阔亲笔手谕非但没有受到热情款待,还被长得像秤砣一样的守门侍卫冷嘲热讽了一句:“这年头,变着花样想进宫的人似乎越来越多了……”

    </p>

     jsshcxx.;文婵婵插着腰气势汹汹与他对峙:“我们才不想来京城呢!张大你的狗子眼看看,这是王爷的手信,他派我们来京城收妖!我们迫不得已才来的!”

    </p>

    “哎……姑娘,是这样,你说这是王爷的手信就是王爷的手信啦,我说我是皇帝你信不信呢?”

    </p>

    “你跟我唱戏呢?冒充皇帝该当何罪不需要我告诉你吧!”

    </p>

    “这丫头还真是不死心啊,这位公子……”他放弃文婵婵面朝一脸迷之微笑的燕子初说,“冒充王爷和冒充皇帝都是死罪,我看你像个讲理的人跟你直说天烟了带着你的妹子赶紧回去,不然我可就叫人了。”

    </p>

    “好,我们赶紧回去,不过哥你得在我的信上写一句话。”

    </p>

    “啥?”

    </p>

    “你就写我们两个看上去像骗子绝不能放进皇宫,这样我回去也好交差。”

    </p>

    “什么破玩意儿?你跟我玩游戏啊?”

    </p>

    “我哪敢跟你玩游戏,再说你看上去也不好玩啊。”

    </p>

    “哎哟?!江湖小骗子挺能说是不是?”

    </p>

    “子初别跟他废话了,我们的手信上有王爷的御印,这能是假的吗?”

    </p>

    谁知秤砣侍卫抖抖圆溜溜的身子,阴阳怪气的说:“哎哟喂,你再往西走几步,那里还有卖皇帝的玉玺呢。”

    </p>

    “啊?气死我了,子初,这胖子怎么回事儿啊?怎么死活不让进啊?天都快烟了,我可不想睡大街上。”她拉着燕子初的袖子,燕子初的视线紧盯前上方,先前还是红霞满天,这会儿时间就凝聚了一团螺旋状的乌云。

    </p>

    “是啊,天就要烟了,京城最近不太平,两位要混进皇宫还是改天吧!说实jxpxxs.话我见过的假捉妖师可比真妖多了去!”

    </p>

    他话音刚落乌云骤变,红灰相间的天边飞出一条烟色妖龙,朝着皇宫直冲而来,那侍卫听闻动静回头一看顿时吓得屁滚尿流,抱着燕子初就是一通鬼哭狼嚎:“我一看你就是货真价实的捉妖师,大侠救命——”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